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十四、怨梦

望山 苏雷白 2710 2017-04-30 19:21:27

  老祖宗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事实是……

韩柳的上铺,那个叫苏苒的女孩,军训时叠被子没叠好,求了韩柳一次,韩柳帮了,当第二天她又开口的时候,韩柳看着她笑了笑,转身就走了。没想这姑娘是个脸皮厚的,中午又说自己肚子痛,让韩柳帮她买点吃的和用的,韩柳又给办了,钱自然是没还的,隔了一天又求帮忙……这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意思?韩柳从这一刻起就自动无视她了。

军训结束后的晚上,韩柳觉得自己的小身板都要瘫了,撑着去外面洗了个澡回来,一进寝室就觉得气氛怪怪的,她也没理,爬上床打算休息。

某室友走过来推了推她,韩柳把干发帽里的头发散开,抬头瞄一眼对方:“有事?”

“你看看你丢没丢东西,咱们寝丢东西了。”

韩柳挑挑眉,从善如流的打开自己钱包,又翻了翻柜子。

“没丢,我的东西都在。”

那一直跟身后的室友哦了一声,然后说:“咱们寝室八个人,除了你都丢东西了,大多都丢的是钱,还有零食不见的。”

“呵呵,这贼倒真不挑,胃口还挺好。”韩柳甩了甩头发,说完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寝室八个人,七个人都丢东西,就她没丢,这是什么情况?

沉吟了一下,韩柳环视了一下寝室,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果然,忍一时得寸进尺,退一步变本加厉。

韩柳想了想,从桌子上拿起自己的手提电脑:“哦,八人寝,七个人都丢东西了,那我还真是太不合群了,这样不好,那我就也填点损失,凑个数吧。”说着就用力的将手提电脑摔在了地上。

那离的最近的女孩吓得惊叫出声,那声音跟石头划在玻璃上一样的刺耳,韩柳皱着眉捂了耳朵。

寝室里一团乱,韩柳站起来:“我觉得钱可能不太多,报警学校也不能同意,你们研究研究是不是要告诉学校一声,让学校处理。”说完披上衣服出了寝室。

在走廊里深呼吸半天才压住自己的气,忍不住嘲笑自己,这暴脾气总是突然爆发,平时装冷静装的跟性冷淡似的白装了都。

在外面晃了半天,还是回了寝室。

她那肢解了的手提电脑,不知被那个好心人捡起来放到了她床边上。

韩柳想笑笑,又觉得现在笑不太对。找了盒子把电脑放进去扔床底下。抬头对所有人说:“我脾气不太好,大家见谅,我不习惯拐弯抹角,习惯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我只是觉得八人寝,七个人丢东西,只有我没丢,这个贼如果是咱们中的一个,智商应该有点问题,而且开学没几天就和我结了仇,我竟还不知道。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咱们八个女人这戏的制作有点大,我明天就不住校了,本来想大家明后天找地方聚一聚,现在看来也不用了。”

一室沉静。

第二天,韩柳就拿了行李走,至于那些还没怎么用的生活用品,连同那个摔坏的电脑,她一股脑的装进垃圾袋和舍监老师打了招呼,让一个收废品的老人进来拿走。她就是用这种幼稚的行为,表达自己的态度。走时,真的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洒脱?不,很郁闷。

因为,她知道那个小贼是谁。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她们寝室的人也没上报,那天摔电脑的动静那么大,也就解释说东西摔坏了而已,倒是她第二天搬走,有人八卦说她们寝打架不合。

打架?呵,金俊九不是说打架要找他吗,真是乌鸦嘴。

韩柳无来由的迁怒穿越空间,另一边的走在路上的金俊九连着打了几个喷嚏,连嘴里的面包渣都喷了,一旁的云晓楼躲啊躲。

莫名的金俊九就心有灵犀的觉得韩柳想他了,拿起电话拨过去。

金俊九说,姐姐你想我了。

韩柳说,想的都想不起来了,你晚上回家吃饭,你老姨想念孝顺的你。

金俊九说,那是你娘,那是你爹,轮不上我尽孝心。

韩柳说,我过几天考完试,咱们姐弟好好亲近亲近。

金俊九打个哆嗦,翻个白眼。啃完了手里的面包,把手在裤子上蹭了蹭,电话拿到另一边接着唠。抬头的时候看见一家理发店,看了看旁边玻璃橱窗里映照的自己,问:“如果我要染个发你觉得咋样?”

韩柳沉吟后给出理性意见,说:“染个金发吧……嗯,好看。”

“真的?”对于这么正经的答案,金俊九挑眉求证。

“嗯,看起来比较值钱,不会那么……贱!”

好吧,这个答案听起来就舒服多了。

金俊九看着橱窗映照里的自己,想想金发的样子,好像是挺值钱的样子,忍不住呲牙乐,视线里除了自己好像又看到一个人……

记得东村儿的莎士比亚说过,当你第一次遇见一个人,体温在38.6°那就是一见钟情……

哦,他好像看见当年那个据说看见他时体温瞬间38.6°的人了……

他转回头,看向那个人,那个妹子,那个挺漂亮的妹子,那个有些熟悉的妹子,那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漂亮又熟悉的妹子……

“嗷嗷~亲爱的~你咋在这儿啊?”

下一秒云晓楼就眼看着刚刚还在他身边的金俊九冲到了对面,把一漂亮妹子搂怀里了。

蓝德敏被金俊九搂怀里晃,觉得自己是不是太高兴了,兴奋的有点头晕。

“诶,金俊九别晃了,别晃了,我晕嘿。”

金俊九这才停了手,把敏姑娘从上看到下,不错眼珠的看啊,那个稀罕劲儿啊,旁边的云晓楼都产生了自己应该立刻消失的自觉。

敏姑娘很喜欢这种感觉,她自己都不记得金俊九有这么喜欢她,就不知哪一时段的感觉才是错觉,难道距离真的产生美?

金俊九高兴过了才想起旁边还一云晓楼,忙抓了人过来给介绍:“嘿,老云啊过来认识下,这个是我前女友,敏姐姐。”

两位刚见面满脸堆着笑,打算礼貌着打招呼的人,在他的话音里瞬间僵硬了表情。

“不是金俊九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前女友啊?你意思你现在外面有新人了呗?”

“不是我什么意思,是你什么意思啊?你一声不吭就走了,连个天气预报都没捎一个,怎么个意思我见了你还得痛哭流涕,然后鸳梦重温啊?”

“金俊九,你讲不讲理啊,我什么时候一声不吭走了啊?我那是搬家好不好,我走之前都告诉韩柳了,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金俊九梗了梗脖子,伸着手指头抖擞着点人家脑袋:“我就是不知道啊,你搬家是FBI行动啊,还让别人临时通知,是你没长嘴还是我没长耳朵啊?”

“金俊九!”

“蓝德敏!”

面对两个斗鸡一样所谓的情侣,云晓楼感觉欲哭无泪,这边劝那边拽的,别吵了,都有人来围观了,太丢人了啊喂。

电话一直没挂断,韩柳在那边听的断断续续,有点不太过瘾,挖了挖耳朵,才又把耳朵凑到听筒上。就听那边传来云晓楼的声音:“韩柳你来劝劝好不好?”

“那边有个号称金俊九前女友的出现了?”韩柳忍不住想笑。

云晓楼磕磕巴巴的把情景补充了一下,言而总之,总而言之就是让韩柳过来给说和说和。

“开打了吗?”

云晓楼怎么就从那声音里听出了兴奋的感觉,暗示自己那一定是错觉:“姐姐你能不能现在过来啊?”

半晌云晓楼才听见,那边扔给他一个问句:“这和我有毛关系?”

云晓楼傻了一会,很想回她一句,那和我又有毛关系,但他不是那样的人啊,语重心长的说:“姐姐,人家都说做人要厚道,宁拆十个庙不毁一桩婚啊,你当时传话不到位,让人家小两口错过了,你不得负责啊?”

“想想好像是那么个道理哈,那我过去看看吧。”

云晓楼怎么觉得那话里看戏的兴奋感这么强呢?又是错觉?

……

“爱一个不爱你的人,就像在机场等一艘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