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十七、施主

望山 苏雷白 2153 2017-05-06 10:31:11

  大腿舞俱乐部的报名表韩柳填的有点后悔,感觉像是入了邪教一样。蒋琬给她普及了一下教义,她说:“我们社团啊是个正经的舞蹈社团,我们社团啊指导思想是语言是花朵行动是果实,所以一切说出来的都是虚的,我们重要的是看行动。那作为一个正经的舞蹈社团,我们的行动就是无休止的训练,其实你不要怕累,要知道舞蹈训练是很能美体塑身的,不是有名人说过吗,平胸穷三代,腰粗毁一生。脸大不是病,腿粗要人命。所以你是在为了自己的幸福奋斗,这就是你的动力啊!你看你从入了社团就跟个幽灵成员似的,需要你的时候你总是不在,这样不好这样不好,从今天开始训练必须到,活动必须到,需要你时你要在,不需要你时当布景你也要在。”

看见韩柳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的时候,蒋琬又指了指在一边,这会儿拿个奶瓶喝牛奶的蒋瑜说:“你也可以这么想,看见了吗?那个就是我们社团之花,想摘果子就要努力啊。出勤多相处的时间才会多,一切才有可能对不对?”说着一巴掌拍韩柳后背上,拍的人一个踉跄。

某社团之花很有吉祥物的自觉,甩头摸发风骚的招手致意。

韩柳看看哪好看的脸,想想忍忍也是值得的,握拳。

刚想着上前套近乎表忠心,电话就响了,看一眼号码,接起来喂一声,就听那边传来无限深情的声音:“被人忽视吗?受人欺负吗?没人爱你吗?不要紧!就算这世上没人爱你、理你、重视你!我的大门依然为你敞开!兽都精神病院,给你一个五星级的家!”前半部分听的眼皮直跳,后边眼睛就眯成虾条了,那颗刚刚火热的心啊,滋啦一声熄火冒烟了。

韩柳清了清嗓子,对着电话:“我正在上课,学习很重要的哲学问题,就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你说九妹你到底是个神马玩意儿?”

“嗷嗷,开玩笑不带生气哒。我这不就关心一下你感冒好没好吗?”那边贱兮兮的回。

“嗯,我估计你有病是在精神病院治好的。”说完韩姑娘就利索把电话挂了,转头对上蒋琬马上换表情,可怜兮兮的搓手:“师姐,我不是不想多参加社团活动,你看我是真的分不开身,要不这样吧,只要咱吉祥物出席的活动我全部参加咋样。”说着从包里翻出自己的课程表,真诚状,双手呈上递过去。

“师妹你的目的性不要那么明目张胆好不好。”说着话,蒋瑜叼着他的奶瓶,探过头看向蒋琬手上那张课程表。

“我记得你是学经贸的吧?”蒋琬看向手上的课程表,看的直皱眉。除了专业课还有好些不搭嘎的奇怪东西,抬头看一眼韩柳,继续低头看着念:“药理学、组织胚胎学、生理学、生物化学、病理解剖学、病理生理学、微生物学、寄生虫、人体解剖学……”

蒋琬瞠目结舌,下巴掉下来没合上,蒋瑜抬手给她推上,昂了昂下巴示意韩柳:“解释解释。”

韩柳抽回自己的课程表,认真的层层折叠收起,貌似羞涩的笑了笑说:“我不是比较好学嘛,当然了我这些主要都是为了我未来老公学的,希望他能明白我的苦心呵。”

蒋琬的下巴又掉下来了,蒋瑜的奶瓶子掉了不自知,半天才说出一句:“希望你嫁不出去。”

韩柳撅嘴说:“师兄做人要厚道。”

蒋瑜态度诚恳的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女施主下手轻点啊。”

韩柳双手合十说一声:“善哉。”

蒋新哲在胸口画个十字说:“花开生两面,人生佛魔间。女施主保重,人的缘分总是聚散无常,我们就此不见吧。”

韩柳点头说:“好!不见不散。”

另一边挂了电话的金俊九,被骂了就觉得舒服多了,咋吧咋吧嘴转头虐待别人。

“来,跟着我念,说,我就是个没毅力没节操还感觉自我良好的死胖子!”

此时的金俊九正一边啃着猪肉包,一边对着云晓楼念纸条。

对面的云晓楼则是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委屈的撅着嘴,嘟嘟囔囔。

金俊九抬头瞭他一眼,把手上的包子全塞嘴里,手就又伸到一旁的食品袋里抓一个出来。咽下嘴里的,总算腾出时间来说话:“我说老云啊,你最近胖了多少你知道吗?整整15斤肉啊,这要是剃下来能做多少肉包子啊。”

在金俊九冒了金光的眼神里,云晓楼深感危机,小心的退了一步,更小心的侧了侧身体像要掩盖一下自己的体积。

金俊九又大口咬了一口包子,一边继续训话:“老云,咱公司教舞蹈的邱老师可是点名说了,对于一个想上台的人来说,您老人家太肥了,她还说单位的免费午餐也不是让你吃来长废肉的,注意他说的废肉不是肥肉,是废弃的废哦。”

“知道你识字,怎么这么啰嗦。”云晓楼撅着嘴,小声的继续嘟囔。

金俊九消灭手上最后一口包子,表情沉痛的拍了拍云晓楼的肩:“我姐她老人家说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小腹三层非一日之馋,所以为了你的未来着想,你以后就把正餐戒了吧。”

云晓楼哀嚎:“那怎么行!老邱太太都跟食堂打好招呼,中午只让我喝粥了,你再不让我吃点补充体力,我要怎么活啊我……”

金俊九继续拍他的肩:“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等你掉个十斤二十斤废肉再说吧啊。”

“哎呀,小九啊,你最好了,我一定能减下来的,你看我运动量上去了,午饭只喝粥,那少吃点其他的不会有影响的。”

面对云晓楼的求饶,金俊九摇了摇手指头,夸张的撇着嘴说:“NONONO别说小舅,大舅也不好使。我姐说过乐观是失望的第一步,随时都不要对自己的目标放松。”

“呀,你姐有病啊,没事那来那么多废话要说啊,我不管,我要吃饭,我管韩柳那老太婆说什么!哼!”饿疯了眼的云晓楼扒过食品袋想找包子吃,却只能对着空空的袋子哀嚎:“金俊九怎么不撑死你啊,八个山东大肉包子啊55555我的荣记肉包子啊55555……”

这边云同学涕泪横流的时候,韩柳莫名的打了个打喷嚏,让她忍不住回了回头,感叹是不是有人在背后骂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