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二十、笑话

望山 苏雷白 2498 2017-05-14 10:51:40

  “你说爱情是什么?荷尔蒙碰见多巴胺,早死早超生。下一秒你可能就碰见另一个让你心跳加速的,现在这样不就省了你再找和她分手的借口了吗?”说着话,韩柳哥俩好的拍拍对方的肩膀

“你爱过人吗你?谈过恋爱吗?小丫头跟我一口一个爱情,什么是爱情,你懂吗?”蒋瑜觉得俩失恋的人,在一起谈爱情很悲壮。

“不懂啊。”韩柳爽快的摇头:“不过这和爱没爱过人,淡没谈过恋爱没关系。就像那些爱情小说一样,你从头看到尾也不明白怎么就相爱了的,死去活来的,看的人也跟着入戏,伤春悲秋,只能用化学反应解释才最正确。不是有话说,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日久生情都是权衡利弊,连白头到老都是习惯使然。你也只能想,爱情就是找个合适的人过合适的日子,碰见长的好看的,就能摸大奖的碰见一见钟情了。不过万一对方不喜欢你,那就悲剧了,像你。”

“能不能好好聊天了,说我干嘛,说你自己。”蒋瑜不乐意的瞪她。

韩柳哈哈的笑:“说我?那就不是悲剧,是笑话了。知道我最爱看的片子是哪个吗?‘哈尔的移动城堡’,因为那个女的都是老太太了,男主还是爱她。”

“你没看懂片子吧,那个片子讲的明明是战争与和平,男女主的成长与彼此救赎好不好。“

韩柳大口喝酒,听到反对意见,不高兴的皱眉:“做人能不能直接点,哪怕你叫那是浅白,像我,只知道那个男的就是老太太也还爱。”说着话,声音又小了下来:“可是我还真就是一直没看懂,他们彼此看上了对方什么。所以其实爱情里,相遇才是最重要的,换了个人,换了个时间,那感情恐怕就不是你的了。”

蒋瑜看着韩柳情绪不对,忙把话头拉回来劝解:“那就只能说你选人没眼光了,刚才那小子看着不大,你不是这就看上了吧?也没什么好的。”

韩柳笑着低头喝酒不语,那个现在看着也就那样的小子,以后就是你的对手,小看敌人可是失败的开始。

两人喝着小酒讨论爱情的时候,金俊九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站到桌边喘着气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蓝德敏呢?”韩柳拿着酒杯晃,歪着头看他。

“我给她打了个车,把地址给司机了。”

“你还真放心。”

“是个女司机,而且我把车牌号都记下了。”

“小弟弟,脚踩两条船很容易淹死。”蒋瑜伸手按住韩柳还想倒酒的手。

金俊九掐腰,大声回呛:“你谁啊你?和你有什么关系啊?你知道什么啊你?”从这个人出现,他就看着不顺眼了。

“行啦别吵了,说话就不能小点声,两个大男人吵什么架,不知道能动手别吵吵啊!”韩柳站起来,才觉得好像是有点喝多了,有点晕,扶额。

金俊九扶住人,看看桌上:“你又喝了啊,你可真是。喝这样你还回什么家啊,上我那住一晚吧。”

“我本来也没说回家啊,你今天要是不回来接我,你就死定了!”韩柳狠叨叨的用手指头点金俊九的鼻尖。

韩姑娘挥手和蒋瑜告别,金俊九深深看一眼蒋瑜,还想说什么,手边的韩柳差点没站稳,忙伸手把人揽住,被对方抱怨的用力拍打。

看着两人离开,蒋瑜那桌有朋友过来搭上他的肩说:“嘿,别看了,又是一个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你最近恋爱运有点衰啊。”

“你说的是他们俩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吧。”

“你拉倒吧,人家都同居了,你没戏了。”

“你见过恋爱的女生不嫉妒的吗?再大度的也不会让自己男朋友在自己面前和别的女生亲亲我我,然后扔下自己送别人回家吧?”

“这么说,他们俩好像是有点奇怪。”朋友摸着下巴思索。

蒋瑜也做思索状,这个情况是很奇怪。

出了店门,外边还下着毛毛雨,一把伞两个人用有点挤,韩柳对金俊九说:“你背我吧。”

金俊九啊一声,不情愿:“干嘛要背啊,一喝酒就要背,你好沉的。”

“就当是生日愿望,快点蹲下。”韩柳拍着他的肩膀,那人嘴上抗议着,却只好听话的蹲下。

“你就让我这么背着你回去啊,会累死的。”

“又不是太远,抱怨什么。男人别总说累啊累的,没听说过,冻死迎风站,饿死不说没吃饭。这种,才是男人的骨气好不好。”韩柳一手打着伞,一手搂紧对方的脖子,死活不松手的架势。

“你说的那不是骨气,是傻好不好。”

“你本来也不聪明,要是能傻成那样,还有用些。”

金俊九背着人走啊走,没忍住问:“你和刚才那个人认识?”

“嗯,学校认识的。”韩柳没打算多说。

“你们刚才都聊什么了?”金俊九继续追问。

“聊了电影,说了我最喜欢看的‘哈尔的移动城堡’,你们男人都太无趣,明明是部浪漫爱情电影,非说那是个反战题材。”韩柳把脑袋靠在金俊九脑袋旁边,说话声音小小的。

金俊九觉得耳朵有点痒,却没有动。想着自己好像也看过那部片子,讲的是什么来着?有奥特曼好看吗?

“你最爱看的不是‘樱桃小丸子’吗?什么时候变成‘哈尔的移动城堡了?”

“因为所以,科学道理。因为小丸子一直不长大,一直没有嫁给花轮,所以那就不是我的最爱了。”韩柳认真的胡说八道着。

“你为什么总爱看动画片,不看真人演的呢?”金俊九早就好奇了,这人都这么大了还是只看动画片,如果说偏爱二次元,可这几年动画片好像也看的少了,过的一点不像个正常年轻人。

“就是不爱呗,这就像是爱情,怎么能说的出为什么。”她能说什么,说看见真人演绎,就会分分钟出戏吗?

“刚才那个男的是不是喜欢你啊?”

“他喜不喜欢我,你该问他,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那你喜不喜欢他,你总知道吧?”

韩柳状似深思状:“你要是不问,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那师兄长的还真不错,也许可以喜欢喜欢。”

“没想过就不要想了,你就当我没问过,男人长的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女人不要那么肤浅好不好。”金俊九忙扯回话头。

韩柳嘿嘿的笑,别的男人好看,能不能当饭吃,她是不知道,他俩的好看都是谋生工具倒是真的,饭可以吃的很饱。

“喂,我和你说,你要是真和他处朋友,我就告诉你爸,你爸不打死你,也会打死他。”

“是啊,会打死。”韩柳用力点头,附和着,心里想着,真的是差点打死你。

趴在那并不宽厚的背上,韩柳觉得莫名安心,女人的感性有时候总是莫名其妙,就想找到那莫名其妙的甘心。回忆里他一直都不坏,最后,被伤了的其实是彼此。谁让她病了,到死也没好吧?一个人的精神病,要用分离来治,对于她来说不如死了的好,这不是个笑话,所以别笑好吗。

夜里。

韩柳躺在床上,把被子拉到脸上,深呼吸,那是金俊九的味道,少年的味道。手指抚摸着那个戒指,发出悠长的叹息。

再等等,再等等,我们互相原谅,因为明明都没有错,只要彼此好好的,是不是真的可以重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