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二十二、单纯

望山 苏雷白 2286 2017-05-30 19:37:54

  吃了睡,睡了吃的假期真是无比惬意。

对于她拿自己当猪养的状态,韩柳爹妈很满意,不出去惹事最好。

所以快中午的时候,韩柳在被窝里接的电话,金俊九在那边说:“要不要出来打篮球。”她想都不想果断拒绝,男生打篮球,女生就是个傻子一样的背景,要么是给人家跑腿打杂,要么就是扮花痴满足男人好胜心的,她才没那么无聊。

没过几分钟,电话又响了。接起来对方说:“师妹,没事的话,出来玩啊。”韩柳想了想,好像是没什么事,所以,那就出去玩吧。

到了约定地点,看着篮球场,脑子里突然有灵光一闪,所以当看见蒋瑜身边站着的金俊九时,她是想当然没什么惊讶的。

“你说有没有你这样的,我约你出来你不来,随后别人给你打电话你就痛快的答应了,到底和谁亲啊你?”金俊九一脸阶级斗争的控诉道。

“当然是和你亲,可是他又没说是打篮球,只说出来玩。要不然,我也是会拒绝的。”说完还无比真挚的点着脑袋,睁眼说瞎话和真事没关系的某人。

金俊九在一边瞪眼,蒋瑜介绍了一下自己这边的几位同学,有男有女,韩柳也没往心里去。看金俊九这边,带着云晓楼和一个她不认识的朋友。

“我们刚才碰上,小九和那个蒋哥认识,就说喊你出来玩。”云晓楼讪笑着,蹭过来讲解过程。

韩柳“哦”一声,转头不再理他。虽然说姐姐也看不上你,但是被嫌弃的感觉可没那么好忘记。

“行啦,别生气了。你说你不好好踢你的足球,和人家打什么篮球,拿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比,这不是傻吗?”韩柳拍金俊九的脑袋。

“我还在长个子好不好?明年我就能长到一八几,你信不信?”金俊九扑棱脑袋,瞪眼睛,明显对自己的短处无比在意。

韩柳就呵呵了,她记得对方的身高止步于178,当然那些今后百科数据写成的182,估计要垫两个增高垫来完成了。

“你要不要下场打一会儿?”蒋瑜拿着球过来,对韩柳说。

“我?”韩柳有些惊讶的用手指着自己:“摆姿势拍照吗?我可不是十项全能的女生。”

“自己不会,还说的想当然的,人懒就直接认好了。”金俊九嘲她。

“女生打篮球不就是讨好男生的?我需要吗?”韩柳掐腰回呛。

“你得罪人的本事倒是一等一的。”金俊九抱着胳膊望向不远处其他女生。

“算了,你们先玩吧,我去买点喝的回来。”韩柳看那边一眼,摸摸鼻子闪人。

韩柳磨蹭着买了两大口袋的饮料和零食,拎回来放一边,有不认识的男生过来说:“美女还真能干,自己拿这么多回来,少买几瓶水就可以了。”

韩柳笑笑,不搭话,转头看看场上的形式。

那男生翻了翻袋子,从里面拿出几盒牛奶,回头对场上的蒋瑜喊:“嘿,这位美女挺了解你口味啊,知道你还没断奶。”

蒋瑜恰好抢到个篮板球,回头一笑,也不知是冲谁笑的那么荡漾,反正场边的姑娘们都在跟着笑。

休息时,蒋瑜喝的矿泉水,手里拿着个牛奶冲韩柳晃。韩柳撇嘴,手里拿着的牛奶塞到金俊九手里:“想长个,就得多喝奶,没看人家真的一八几,都还没断奶吗?”

“我不喜欢这个味儿,酸奶行吗?”金俊九问的认真。

韩柳想想,回头问蒋瑜:“喝酸奶能长个吗?”

“你不像他姐,你像他妈。”蒋瑜开了牛奶喝。

韩柳眨眨眼,看金俊九:“你和他说你是我弟的?”

“大嘴巴云晓楼,户口本都让他给介绍清楚了。”金俊九不甘愿的喝着手里的牛奶,又抓了一瓶矿泉水过来,打算喝完冲淡一下味道。

“挺大个老爷们喝个奶,怎么那么费劲。”韩柳一脸的怒其不争。

“你不觉得你的话怪怪的?应该是挺大个老爷们干嘛要喝奶才对。”某人意有所指。

“你想不想长个了?以后真要是有机会拍戏,比女生矮好看啊?”

“你不咒我能不能活?”

“犟嘴!”

啪……脑袋上挨了一下的某人消停了。

看热闹的某嘶一声,退一步。

“完了,你的形象彻底毁了。”金俊九凑到韩柳耳边幸灾乐祸。

韩姑娘翻个白眼:“我要形象那种东西干嘛?当饭吃?要知道有一天一旦你学会破罐子破摔,你会发现世界豁然开朗。别废话,把奶喝了,晚上跟我回家吃饭,你的老姨和姨父要大刑伺候你。”

“你又在背后说我啥坏话了?”

“你有什么好话可以让我说吗?请问?”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你该庆幸你和我不是一个根生的,不然你就活不到今天了,替天行道的事我能做的出来。”

“我不就是给你介绍了个不靠谱的对象嘛,你至于这么记恨吗?你不喜欢咱可以再选啊。”

冷飕飕的小眼神瞟过来,金俊九缩了缩脖子,抬手自己在自己嘴上封上拉锁。

一边的蒋瑜问身边的云晓楼:“他俩一直这么相处?”

云晓楼看那边一眼,习以为常的点脑袋:“据说小九同学就是在家暴中成长的。”

“据说?据谁说?”蒋瑜听弦音知雅意。

“就小九的女朋友啊,他们一起长大的,这感情啊都是在暴力中增长的。你知道一般女人都爱问我和你妈掉河里你先救谁的问题吧,轮到小九这儿被问的是,女朋友和姐姐一起掉河里你先救谁。”

“他怎么回答的?先救谁?”蒋瑜还真是好奇了。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问过。”云晓楼笑容真挚,看人眼神坦诚。

可是蒋瑜眯起眼,就觉得这孩子好像和想象的不太一样。

“师兄很喜欢和单纯的人聊天。”韩柳走过来,看一眼单纯的云晓楼。

“韩柳,你看咱们是不是别师兄师妹的了,也不是一个学校的,而且这么叫总让我有走错片场,拍武侠片的错觉。”

“好的,师兄。”韩姑娘答应的痛快。

“你弟给你介绍朋友了?是个什么样不靠谱的人,把你气这样?”

“我觉得就冲你的这个问题,我就还得继续叫你师兄。”

“怎么就非要把纯洁的男女关系搞得那么复杂呢?”

“那师兄你听说过没?所谓纯洁的男女关系,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女生很爷们儿,还一种就是男生很娘们儿,师兄你觉得咱俩是哪一种呢?”

“师妹,年纪太小,别想太多。”

“师兄,你一看就是经常想很多的那种。”

“韩柳,你今天是自带斗鸡属性出门的吧?”

“这种属性估计会持续一段时间。”说着话目光深沉,关爱的落到一边云晓楼的身上。

云晓楼看天,看地,看空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