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二十三、心魔

望山 苏雷白 2315 2017-06-02 21:03:14

  散场时金俊九和蒋瑜走到一边,语重心长的劝:“如果你对我姐有什么非分之想,为了彼此好,就到此停止。毕竟,你不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人。再说你俩真不合适,你说她一个爱喝酒的女人,找了个爱喝奶的男人,这就是你俩的感情生活。你看,多不靠谱。”

“有一种东西叫奶酒,我想你该知道。现在你也可以告诉我,她是什么样的人,来打消我可能存在的某种想法。”蒋瑜洗耳恭听状。

金俊九眯着眼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敲着下巴,觉得这有些无从诉说,因为感慨太多,让人不好总结,半天才说:“那我就举例说明,她呢,就是那种小时候大家玩捉迷藏,等别人藏好了,她就回家吃饭的那种人。”

“我觉得总结的很中肯,很到位。”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的云晓楼,胳膊搭金俊九肩上在后边点头作证。

“金俊九!”远处的韩柳冲这边喊人,勾手指。

金俊九拍了拍蒋瑜的肩,貌似语重心长:“哥们,人生大事,你好好想想。”说完就嬉皮笑脸的奔向韩柳。

韩柳顺手就掐上对方的耳朵:“说我什么坏话了?”

“没有,你那有坏话可让我说,对不对?嘿嘿。”

望着那两人打闹离开的背影,蒋瑜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晓楼摇摇头,拿着球叹一声,多情自古伤离别。

蒋瑜转头看他:“那两人里有你的菜吗?你多谁的情?”

“我最近吃素,连盐都不加的纯素。”云晓楼说着只有自己能听懂的蠢话,转身,和这没交情却总拿他当傻子套话的人分道扬镳。

韩柳和金俊九回家吃饭,她娘好像和亲儿子久别重逢一样,慈祥的让人后背发麻。不过金俊九适应良好,该吃吃该拿拿。韩柳就撇着嘴,拿白眼翻他俩,让她娘看到,一筷子敲她头上,舒服了。

韩爸拿了一张名片给金俊九:“你找个时间,按这个地址找名片上的人,我让他介绍你换个公司,我和你爸打过招呼了,既然要走这条路,总要靠谱点。”

“谢谢姨父,那我可不可以带个朋友一起?”金俊九乐呵呵接过名片,想起云晓楼忙问一声。

“想去就一起去吧,没什么大事。你呢,也不用谢我,我就只能给你帮点小忙,就只能到这个份上了,一切还得看你自己,这也是你爸的意思。还有就是,你爸过年让你回家,我今年过年这边应酬比较多不能回去,过了初二让你小姨回去,不过到时候也帮不上你什么了,你这顿揍估计是躲不掉了。”

金俊九捏着名片,愁眉苦脸,转头看韩柳。

“看我干吗?你需要我回去帮你爸递藤条吗?”韩姑娘习惯性的幸灾乐祸了。

韩妈瞪自己闺女一眼,安慰金俊九:“别怕,不是还有你妈和你几个姐姐在家呢,一堆人还能护不住你了,放心吧,让你爸揍几下出出气,就什么都过去了。”

“是啊,是啊,不打折你的腿,都是下手轻的。”韩柳端起果盘,转身回自己屋。

“你这死孩子,会不会说话。”韩妈骂着韩柳,想伸手拍人,那人却先有自知之明的躲了。

韩妈的手转身拍在金俊九身上,继续安慰:“不用听她的,男孩子挨几下打,能怎么的,死不了人。”

金俊九觉得自己比不了韩姐姐,还是不太习惯这种安慰,只好哼哈的应承着,一边站起身,觉得还是韩姐姐说话更顺耳些,有时候直接伤害真的小于间接伤害。

“这都放假了,小九这几天就住这儿吧,别来回折腾了。”

“行,那我去看看韩柳干嘛呢。”金俊九撤退。

“这俩孩子感情可真好。”韩妈笑着说。

看着人上了楼,韩爸才说:“你有时间和柳说一下,都老大不小了,别还和小时候一样瞎闹,毕竟不是亲姐弟,女孩子总要多注意点。”

“你可真能瞎操心。”韩妈不以为意,这俩小的一块长大,和亲生的有什么区别,有时候看他俩,打来闹去那默契劲儿,让人觉得比亲生的还亲呢。

上了楼的金俊九,直奔某人香闺。

看见韩柳拿了本书窝在沙发里,没有理自己的意思。金俊九转着眼珠子,想办法给自己找乐子。

“我们看电影呗,你这儿有啥片子都?我挑挑。”

听了这话,韩柳还真抬头看他一眼,冷嗤一声不再理他。

金俊九吧嗒吧嗒嘴,想起了前段时间,他和敏姑娘约会的时候还拉着韩柳看电影来着,然后上午看的鬼片,灯泡韩柳非要坐中间,等电影放到让人害怕的地方,两边没出息的俩人,都要靠中间的人寻找安全感,韩柳的衣服都快让他俩给拽掉了,想想那场面,真是别开生面的尴尬。后来他们还一起看过一部烧脑片,这次韩柳自觉的坐到了旁边,结果观影过程不停的被问这个情节是什么意思,那个噱头怎么解释,韩柳似乎能感到身后有人诅咒,剧透死全家。到了观影结束,那小情侣志同道合的一起问,结局是什么意思。韩柳觉得自己不是豆瓣,不是知乎,其实她更爱不用动脑的傻白甜。

明显被鄙视的人,只好自己找话题,从学校的饭难吃,最近有几个妹子爱慕自己,说到公司老板说他现在年纪太小,再过一两年,一定能迷死一大票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

韩柳一页页的翻着书,那人就在身边胡说八道着。她眼都不抬,好像什么都没听,只是认真看书的样子,其实那书上写的什么,谁会在意。身边人,无关内容,听听声音,也能一解遥远的相思。

不被人理睬的人,坐在地毯上,脑袋枕在沙发扶手上,诉说里就有了困意,慢慢合上眼,清浅了呼吸。

韩柳放下书,看着他睡着后安详的脸,稚嫩里似乎看到记忆里的样子。忍不住用手指隔空小心描绘,感觉有些思念在发烫。

现实让人知道什么是咫尺天涯,好像一个被遗忘的人,自己上演着独角戏,却不能让别人看到。是不是缘分在另一个时空已经消耗殆尽,今生就只能成为过客?总是奢求更近一步,却又无路可走。

手指描绘到微微张开,粉润的嘴唇,着了魔一样的俯下身子,唇与唇轻触分开,担心那如同擂鼓的心跳会不会吵醒了某某。

靠在他身边合上眼,把书盖在脸上,欲盖弥彰,解我相思。

不知怎么就真的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见金俊九背对着自己蹲在电视前面翻碟片。听到身后的声音,回过头,摇了摇手里的碟片:“你这都是什么爱好?天线宝宝?摩登原始人?海绵宝宝?小恐龙阿贡?”

韩柳打个哈欠,在沙发上翻个身:“你房间在隔壁,请圆润的离开。”

……

等待,不是为了你能回来,而是找个借口不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