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二十五、避免

望山 苏雷白 2580 2017-06-18 19:46:27

  开学前夕,韩柳再次接到蒋瑜的电话,约她出来见面,在矜持的想了一秒后,欣然赴约。

可惜某宅是个路痴,地点又没问清楚,下了车就晃了半天,在路边挠着脑袋,看看周围的店面,考虑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确定一下。

这时身旁停下一辆车子,摇下的车窗探出个头来:“我看见你在这转半天了,你要上哪啊?”

韩柳挑眉,这是被搭讪的节奏?看向那人,稚嫩的脸也是秀色可餐的丰盛,怎么就有点眼熟了?“你是?”

那小子明显没想到会有人忘记自己,愣了一下又好脾气的笑了:“你好,我叫萧洛,年前在附中操场打篮球见过,我和云晓楼他们一起的。”

“哦。”韩柳一副恍然的样子,其实她当时根本就没注意人家,不过听了名字,想起的也不是他介绍的那些。

“你和金俊九他们是一个学校的?”

“对,我们都是附中的,不过我比他们高一级,我高二。”

“你们学校还真是人杰地灵啊,集齐七个龙珠就可以召唤神龙了,呵呵。”韩柳这无厘头的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因为从听到萧洛这个名字,她就知道为什么眼熟了。这位以后在圈子里也是红的发紫的,一部戏片酬上亿,呵呵,这个物价和老百姓以为的真的不是一个世界观。

“你要去哪?这附近我熟。”这孩子很热情。

“这附近是不是有个叫‘飓风’的理发店?

萧洛挑眉,要不要这么有缘啊?:“上车吧,我正好要去他家,你找错街了,还要隔两条街,我带你过去。”

“那就谢谢你了。”韩柳也不矫情,痛快的上了车。

萧洛一笑,桃花眼亮闪闪的。不过韩柳现在累计前世活了半百多的人,看惯了开到酴醾的花,对于没长开的蓓蕾还是免疫的。

“说起上次打篮球,你们后来谁赢了?”韩柳随便找了个话题。

“你不是一直到最后才和金俊九一起走的吗?你怎么会不知道输赢?”这孩子还真是直白。

“篮球场边的女孩子,有几个是真去看球的?”韩柳更是直白,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你说的倒也是。”萧洛笑着点头:“我们输了,那边太厉害,当然我觉得主要是身高优势,再过个一两年就不一定了。”小男生的想法是如此雷同,这和金俊九不谋而合。

“你是金俊九的女朋友吗?”

“谁和你说的?”

“我听说他有个比他大一点的女朋友,看你和那几个大学生也熟的样子,我就以为你是,不过云晓楼说不是。”

“那他怎么没告诉你我是谁?”

萧洛默了一下,摸摸鼻子:“他说让我珍爱生命,远离好奇心。”

韩柳挑眉:“嗯,没想到他还挺能拽词的,我就说以前看错他。”本以为就是一只单纯的猪,没想到那猪不只成了精,还是个元帅。

“我叫韩柳,金俊九的姐姐,但不是他那个老女友。”说起蓝德敏,好像真是有一阵子没看到她了。

到了理发店,蒋瑜还没到,在理发店干坐着等人,好像不是那么回事,韩柳决定稍微修理一下自己的头发。

韩柳和萧洛并排坐着,做头。萧洛的要求是特别再特别一点,一定要在人群里脱颖而出。韩柳的要求是简单再简单一点,不要引人侧目。

萧洛挑眉,投去疑问的眼神。

“姐是靠气质取胜。”韩柳随手拿了本杂志:“不过这眼看就要开学,你把头发又是染又是烫的,你们老师会扒你皮吧?”

萧洛靠在椅子上,表情有点郁闷的意思说:“心情不好,刚和女朋友吵架。”

“输了赢了?”

“我向来以理服人。”

“讲道理?好想法,如果赢了就恭喜你分手成功了。”

萧洛沉默了一下:“我都说算我错了行吧?然后她还是不依不饶。”

“问题是什么叫算你错了?不想分手就必须是你错了。”韩柳觉得小男生的思路还真是可爱。

萧洛眼睛瞪的大大的:“对,她也是这口气,说什么叫算你错了。然后就开始无限循环的吵来吵去,烦的我开车就走了。”

韩柳翻书的手顿了一下,歪头看他:“你不会是把女生扔大街上,自己就走了吧?”

“啊?啊。”萧洛茫然的眨着懵懂的大眼仁。

“渣男!”

“我怎么就渣男了,生气了再呆在一起就是越吵越凶,那才没救了。”

“难道你以后和你老婆吵架就分居吗?”韩柳的视线再次回到手中的杂志上。

“没事,我老婆会哄我的。”

“哄你的只能是你妈。”

“你们女生真烦。”

“有本事你可以找不烦人的男生。”

“这位姐姐,你的话题有点重口哦。”蒋瑜在后面听了一段,感觉这两人说相声样。

“这位哥哥,你迟到了知道吗?听没听过,失信于女人,何以取天下。”

“我没打算要啥天下,整个天下不是一直都在我脚下。”这人装的时候,如果手上不拿一袋可可奶喝,应该更有说服力。

韩柳叹:“长的好看的人是不是特别容易自恋,然后只记得长脸,脸后面忘了长脑子就。”

萧洛举手:“不是,我脑子就挺好的,全班第一。”

韩柳默。

蒋瑜乐呵的找了椅子坐下,理发师终于再次找到存在感。

“你觉不觉得咱俩聊天,一点都不像是男女朋友?”蒋瑜偏头看韩柳。

韩柳头也不抬:“咱俩本来就不是男女朋友,我讨厌男人东张西望,同样讨厌女人三心二意,所以我会很慎重选择自己的另一半。”

“那咱们是什么关系?我记得你可是说过纯洁的男女关系无非两种,一种是男生很娘们,一种是女生很爷们。”

“好巧,我就是那个很爷们的。”韩柳抬头冲他假假的笑了笑。

蒋瑜伸出大拇指,点赞,然后再掉转向下,鄙视之。

蒋瑜理发的时候,韩柳都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这是什么审美啊?靠!美人面大光头!这个视觉冲击有点大。

“最近拍清宫戏,小角色也得剃,谁让咱不是腕,没人肯花时间伺候。”

韩柳吞口口水,没忍住,伸手摸了摸那个光溜溜的脑壳……手感很销魂,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身体自发抖上三抖。

“唐长老,你家悟空近来可好?”韩柳嘴贱。

“女施主,我刚洗完澡,可以直接下锅,你喜欢吃蒸的还是煮的?”

……

萧洛那个与众不同的头果然难弄,他们走的时候他还有一大半的程序没开始。韩柳交款的时候把三个人的一起都结了,说是感谢人家刚才帮忙带她找到地方,小孩也没客气,只说下次请她吃饭。

韩柳付完钱,看见柜台上的招财猫,就问蒋瑜:“你看见招财猫的手势感觉它在说什么没有?”

“什么?”蒋瑜从善如流。

“我每次看见店门口的招财猫,都觉得他在说:客官,常来玩啊。”

“你想的可真多,不过还挺贴切。”

……

走出理发店,外面起了风,气温明显降了几度。韩柳瑟缩了一下,紧了紧衣服。

蒋瑜夸张的抖了抖,头上戴了帽子,但突然没了头发的天然保暖层,还是感觉凉飕飕。然后看向韩柳问:“你冷吗?”

韩柳瞪大眼睛,感慨这难道是难得的良心发现?然后就放下抱紧的膀子,冻死迎风站,饿死不说没吃饭,很爷们的回答:“不冷。”

蒋瑜点点头,指了指韩柳身上的外套说:“你要是不冷,那可不可以把你的外套脱下来给我穿?我好冷……”

……

你不愿意种花。你说,我不愿看见它,一点点凋落;是的,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顾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