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山

三十、护短

望山 苏雷白 2419 2017-07-19 20:13:54

  其实手一直在抖的韩柳气的都要晕过去了,脾气不好的人本来气性就大,多年平心静气的养气功夫,一夕破功。她觉得也许就要气犯病了,她更气的是自己的一无是处,遇到事能靠的只有亲爹,和上一辈子一样没有长进。当年谁说她干啥啥不行,就仗着个好爹来着。好吧,这没什么可反驳的。

  那几个混混看情况不对,互相看了看,就有要缩头跑路的架势。

  金俊九一直抓着韩柳不让她动,就怕她再干点啥让人措手不及的。韩柳干脆就直接扯着嗓子喊话,50万把人给她留下,要不是觉得喊多了怕没人信,她都喊500万了,败家子她当起来真是驾轻就熟,一点负担都没有。一旦学会破罐子破摔,人真的会觉得一切都豁然开朗。

  看她那个样子,金俊九都不知道该怎么劝了,搂怀里胡噜脑袋,念叨着:“好了,好了,咱不气了。”性格本来就精分,平时人五人六,疯起来就不是人的样子,旁人真的是无从下手。

  “你等你爸来了,抽死你。”蓝德敏在一边嘲她。

  “不能,怎么也得留条命,50万哪够给韩大小姐买棺材的。”场面控制住了,蒋琬继续没心没肺了。

  韩柳的脑袋还在金俊九怀里,不想出来,就干哼哼不理他们。

  金俊九无奈望天,搂着人,手在对方背上安抚的拍打着。

  僵持的时候有店里的人过来给保安递了话,那看场子的保安对几个混混说,都别想走了,等着挨收拾吧。

  随后有人来带韩柳他们离开,临走的时候韩柳还对留下的处理事情的人说,那个被她削在地上装死的,一定要特别招待。

  金俊九觉得自己脑袋疼,他想找找今天给韩柳看脑子的医生谈谈。

  韩家父母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见闺女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们。本来还想骂人的心思,刺啦一下就熄火了。

  转头看见旁边脑袋打着绷带的金俊九忙问,这都是为了啥。

  韩柳抢着说,有人调戏自己,然后金俊九就护着她来着。

  “好孩子,长这么大为了咱家柳,这都挨了几次揍了?放心,老姨夫都记着呢,咱爷们这么做没错。”韩父拍着金俊九的小肩膀对其表示肯定。

  金俊九只能干笑,然后想着回去找个小本本,把这些年为了韩柳受的罪挨的打全写上。

  靠,要不要这么明显的向着你姑娘啊。一旁的敏姑娘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

  “妈,我都受伤了,你看我手。”韩柳举起自己包的和粽子一样的手博同情。

  她娘嘴上说着,该!活该!看见她白裙子上的血点子,眼睛就糊了,就围着姑娘转圈了:“儿子,疼不疼啊?还有哪不舒服,咱做个全身检查吧。本来脑子就不好使,这要是再破了相啥的谁要啊。”

  得,一家子都是护短的。

  韩有发来之前已经和处理问题的人沟通过了,大概搞清了具体情况,但是人嘛,那有不护短的。看着装可怜的女儿,没忍住刺了一句:“你刚才在店里,说给人家50万。”

  ……“呃,那家黑店还真敢要啊?我这不是缓兵之计吗,我都怀疑那几个无赖和他们是一伙的。”

  “行了,你别管了,已经报案了。钱花也得花在该花的地方上,你爹我就是想说你处事方法能不能早点跟上岁数。”韩爹说着话的时候,一边捧着闺女的粽子手端详。

  韩柳沉默了下,抬头看他爹,诚恳的说:“爹,我觉得智商这东西好像和遗传关系更大。”

  韩爸嫌弃的扔下猪手:“你该感谢你是个丫头,我要是生了你这么样个儿子,我还是早点掐死的好。”

  “丫头咋了,重男轻女啊。”

  “丫头挺好的,以后我把你嫁出去,你就可以去祸害别人家了。”

  “哼哼,那也得有人要啊。”韩妈凉凉的在一边总结。

  一家三口说相声的时候,金俊九就在旁边缩小存在感,他觉得吧,他老姨和老姨夫要是知道先出手的人是自己,估计他也好不了。

  让人去办手续的功夫,韩家夫妇出了病房,两人互看叹气。

  “怎么就这么不省心,不能消停点。”

  “消停了还是你闺女吗?”

  “我看她平时也不惹事啊,比起别人家的败家子儿强多了,可这一碰见事的处事方法,可还真是不用教的纨绔范儿。”

  韩爸叹气:“咱家柳啊不是败家子,也不是纨绔,她啊就还是孩子,你看有了事就找家里大人,就好像小孩子摔了都会大哭,就怕别人看不到,但是一旦长大了,摔了都是怕别人看到,自己就赶紧起来了。我觉得比起受了委屈自己忍着,现在挺好。”

  “你觉得这是好事?”韩妈对于老公宠闺女的程度有了新的认知。

  “没啥不好的,总比感觉家里供着个菩萨有成就感。我是个当爹的,我自己的孩子我护得住,咱家柳也不是无事生非的人,只希望以后也有人能帮我护得住。”

  “刚才也都查清楚了,今天这事还真不怪咱闺女,就是那些混混调戏她惹的事。”

  “那也是小九先动的手,就不会息事宁人。”自己家孩子舍不得埋怨,韩爸抱怨别人家孩子倒是痛快。

  “你拉倒吧,要不是小九在还不定出啥事呢。不说别的,要是当你面调戏你姑娘你能干啊?”

  韩爸瞬间激动了:“我弄不死他我!……嗯,小九还是好孩子。”韩爸想想这些年金俊九为了自家闺女受的罪,功劳还是值得肯定的。

  “主要还是闺女长的太漂亮了,红颜祸水啊,这点随我。”韩妈总结自己的错误。

  ……“要不咱给闺女开个夜店酒吧啥的,愿意玩去自己家玩比较安全。”韩爸的心思都在闺女身上。

  “你是不是有点宠大劲儿了?要上天啊?家里喝的还不够,还开店。”

  “你宠的少,买的那些个破石头都够开好几家店了。然后也没看她戴几次,怎么都是花钱,还不如花在她喜欢的上面呢。”

  “她喜欢作妖,你就让她作吧,败家子当的都能出名。上学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宿舍住了一天就跑回来,一点亏不吃,出事还得家长给擦屁股。毕业了不去自家公司,搞个破杂志社也不上班,天天跟着个无名小子后面跑,关系不清不楚的。”

  “不是说了,就这一个闺女,想咋宠就咋宠,作就作,随便作!她爹撑得住。败家咋了,早晚也都是她的,爱咋败就咋败。”

  韩妈冷笑:“你知道你们公司那几个老鬼在背后怎么说你吗?说你公司不上市,无后来接班,外号韩独资,韩犊子!完犊子!”

  韩爸梗着脖子:“让他们说吧,我早晚让他们全都给我滚犊子!”

  “我可警告你,别总让闺女给你出主意。钱该赚多少就多少,别到时候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就像算命的都怕伤天和,到时候倒霉的是咱闺女,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哼哼,我也没都问她,咱闺女有分寸着呢。再说她也不是啥都知道,你看前些天股票跌成那样,她也没提前说啊。”

  韩妈:“……其实……她说了,我忘记告诉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