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花开的岁月

3讲鬼故事1

花开的岁月 逸古城 2294 2017-04-23 17:03:27

  在回家的路上,都谈论着今天看见的东西。山里傍晚温度不太高了,很多人都出门站在广场上聊天。山村里夏天的傍晚大家很少呆在家。往往都是在一起聊天。吴天他们吃完晚饭后,也没事端着小板凳在院子里打扑克牌。

王昔正无聊呆在房间,听见他们在院子里打牌声,高兴的跑出来。说:“带我一个,就拿起扑克牌四个人斗地主。”乡下蚊子多,不一会儿大家被咬好几个包。大家被咬的受不了,于是都不玩牌了,回去又无聊,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

于是,张原提议说鬼故事。王昔高兴的说:“我来说第一个。”说完王昔想了想,又神秘的笑了笑。大家看这架势,都围了过来。王昔说:“这是我以前听说过的,现在告诉你们。”张原说:“好啊!快点吧!”

王昔想了想道:“在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在一个小山村里南边住着一个老农,老农今年42岁了,还没结婚。当然,老农十分想找一个老婆,但是家里很穷,所以一直娶不到老婆。于是老农就整天琢磨怎么才能搞到很多钱,以前听说过这个地方有个墓,墓里有很多黄金。老农整天想怎么才能得到这些黄金。雷声很大,老农睡不着,便又胡思乱想起来。慢慢地,雷声渐渐的变小。

老农正在迷糊时候听见有人叫他,老农就寻着声音出处了,找了半天。终于在小山丘找到声音的源头。看着像土里发出的,老农犹豫一下,在旁边找了个木棍挖了起来,刚下过雨土很软,不一会儿就挖出了个1米来深的坑,老农用木棍戳了戳,感觉下面有东西,敢紧用手扒开。等到完全扒开时老农就看见了一个血红般的棺材,棺材表面感觉像血一般在流动,声音就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老农壮着胆子翘开了棺材,只见里面躺着一个美丽女孩,穿着火红的衣服。突然女孩睁开了双眼,老农看见了一双血红的眼睛,嘴角露出微笑,看着老农,道:“我漂亮吗?”老农呆呆看着,咽了口吐沫,没说话。女孩站了起来,注视着老农。

慢慢的老农靠的愈来愈近,老农闻着那个女孩身上的香味,心跳也愈来愈快,等到靠近的差不多的时候,突然那个女孩咬住了老农的脖子,边咬边说:“喜欢我就让我吃,好吗?”说完,老农猛的惊醒了,摸了摸脖子,然后松了一口气,看了看逐渐变亮的天空,老农知道自己在做梦,傻笑一会,穿上衣服准备到田里劳动,推开门。刚下过雨的泥土有这一股清新的味道,老农猛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想忘记昨天晚上的梦,但越想忘记,就老是想起。

就这样老农迷糊过了一天,到了晚上,老农又梦到了穿红衣服的女的,刚梦到,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老农十分生气,边穿衣服,边说:“谁啊!大半夜不睡觉。”门外没人回话,但敲门声道是越来越大,老农拿个木棍就打开了门。

门外是个小伙子,是村子里的叫周永,平日里没事喜欢和老农在一起开玩笑。但今天来却没开玩笑,神秘兮兮说:“王大爷,让我进去,我有一个好事情要告诉你。”

“你能有屁事。”虽然是这样说但后来还是让他进来了。周永进门后,小心关上门。神秘的道:“王大爷,我刚才睡不着,于是到山里放笼子,想装一些野味吃。我刚到山里,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我哪知道,快说吧!”老农看着周永说。“我看见乱坟岗那边发出金黄色的光,好像是黄金。有可能前几天下雨,山里的陪藏品被冲了出来。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得到一人一半好吗?”周永急迫看着老农。老农想了想,说:“是真的吗?”

“骗你不是人。”年轻的小伙子举着手说。老农看着周永,然后选择相信了他。拿着祖上传下来的土枪一起出发了。”

于是周永和老农带着手电筒出发了,到了地方,果然,老农看见了那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的东西。老农激动着用手扒着,不一会儿,老农就看见了整个发光的源头。是一整个长方形的黄金,老农笑着说:“你小子没骗我,这下我们发财了。”周永也笑了笑。说:“我们将这东西带回去吧!不然被别人发现就不好了。”老农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与周永将这东西从两边扒开,老农扒时,发现土下面还有。高兴的笑着露出了发黄的门牙,然后吐了口吐沫,更用力扒了。不一会儿,就扒了一小半。“等等......。”

周永看着说,“怎么了”,老农看着周永奇怪的眼神说道。“你站起来看看,像不像个棺材”,周永说道。老农退步看了看,“他妈的,真是个棺材,”老农说道。“也不知道谁这么有钱,用黄金作棺材。”周永道。

“哈哈,若这全部是黄金那我们真发财了”,老农笑道。

周永趴下来着用嘴巴咬了咬,点了点头,笑着对老农说:“我们先将这盖带回去看看。”

“好。”老农笑道。

于是周永拿着根铁棍翘开了盖子。打开电灯,只见里面躺着一副早以干扁白骨,旁边还有一些金银首饰。那个白骨看来像个女尸,

突然一滴露水滴到周永脖子上,周永感觉冰凉直冲脑门。打着哆嗦,于是周永对老农说:“快点走吧!”老农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到骷髅旁拿了些首饰,埋下剩下部分,就和周永将棺盖带回了家。

回到家,周永就找来工具,想将棺盖翘一块下来,到城里问下价钱,刚一撬一下就发现棺盖是渡金的。“靠,忙了半天原来是个木头。”周永道。老农也用手摸了摸,说:“虽然是渡金,但全部剥下来,也挺值钱的,小伙子不要太谈心嘛!”

周永没说话,剥下了其余的黄金。剥完后发现棺盖竟然呈现一种奇怪的暗红色彩,老农在旁边看了看,感觉似曾相识,但就是突然想不起在哪见过。

周永用黑袋子装着剥下来的黄金,对老农道:“我将这些黄金带到市里去卖掉,顺便问下这个棺盖值不值钱。你将这盖看好,还有那些首饰,回来后我们再卖那些首饰。放心我不会拿钱跑的,首饰远比这黄金值钱。”老农笑了笑道:“好”。于是,周永带着黄金走了。

老农忙了一晚上,身上出了很多汗。于是到院子里洗了个冷水澡。洗完澡,老农回到房间眯了会儿。转眼间天就亮了。老农吃了点东西就看着这棺盖,突然就像起了昨天晚上梦里梦到

棺材不就这样吗?不一样的是梦里的棺材颜色是血红的,而这是暗红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