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念无减

念无减

无上士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6上架
  • 14527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念无减 无上士 3225 2017-04-26 18:16:15

  入夜黑云笼罩,山里狂风呼啸不止,庙外逐渐下起大雨,瑟瑟寒风吹打着半掩的庙门,一群黑衣人正与庙里的人刀剑摩擦,狂风卷着数千银剑簌簌向庙里射去,一名佩戴青色昆仑玉的男子用剑挡着银箭,哗哗雨声掩盖着庙里呼救的声音、刀剑摩擦的声音、还有在那百里之外赶来的马蹄的声音。打斗声逐渐消去,角落里脸色苍白,身体遍布伤痕的锦衣女子从地上爬起,体力不支的她不得已靠在柱子上,回想当初从宫里带来随从现在早已死的死伤的伤,偏偏自己万般不能行动,宁王啊宁王,你竟这般赶尽杀绝!

“燕妃娘娘,好久不见”门外走进一个穿着蓝色衣衫长相清秀的少年公子

地上的女子一脸不屑:“宁王,我以前倒是小看了你,本想你是天昭送到大元的一枚棋子,现在看来居然是引狼入室,也罢,多说无用,要杀要剐随你便”

“娘娘好生风趣,你是天昭的人,我怎会杀你,我这样做也不过是为了永除后患罢了”

“后患?哈哈哈,为了皇位你弑父杀兄,为了引我大元上钩假扮质子偷取情报,最后收买叛賊里应外合,现在对我又夏侯家赶尽杀绝!!”

宁王见燕妃怒红了双眼,想当年她也是德才兼备蕙质兰心的美人,大元帝夏侯铭还没当上皇帝时曾三次去侯爷府拜访,却三次被拒,不得已翻墙而观之,最后见到美人嘴里还不停打趣自己:转眄**,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令我忘餐耶!后面夏侯铭当上皇帝后,和亲之事自然是后话了。

宁王眼光还在燕妃身上打转,此时一名黑衣人匆匆踏进庙内“王爷,已清点尸体,不见前大元御前侍卫宋珂”宁王眉头微皱,昏暗灯火下女子望向那少年公子,突然不知哪来的力气用袖子里的匕首起身向前刺去,少年公子身子微微一侧,捏住女子手腕反刺之

天昭114年,冬

帝京的冬天愈发冷了,银霜在青瓷瓦盖了厚厚的一层,小人跪在书院门口,时不时呼气给冻的双红的小手传递热量,膝盖下侵湿的雪水更是让他冷的发抖,冻青的嘴唇依然鼓足底气:“恳请书院收下学生”长流四岁入学堂,七岁写诗,八岁作赋,天资聪慧不说,家境却十分贫寒,为了读书不惜走百里路去上课,为了借书宁可不揭锅,此时长流长跪在应天书院门前。应天书院早年是因杨太傅乐于教育,在皇上公孙宁扶助下创办而成,聚众讲学,是为了给国家输入大量人才,长流要进入此书院何其的难,没钱没势,即使再有才华也没有推荐之人,除此之外便无他法。小人冻得受不住,意识模模糊糊只见眼前出现一个白衣孩童,孩童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长得十分标致,长流打了一个喷嚏,自己才慢慢回过神来白衣孩童看他许久方才开口:“你可知你眼前是什么地方?”长流听后,咬咬牙说道:“应天书院,从里面选拔出来的都是朝廷重臣”

“重臣?所谓的重臣不过是个虚名,里面全是高官贵族孩子,决定这个人能否进入仕途,主要是门第、族望、血统这些与生俱来的东西,所谓“德行”和能力,无非两个门户血统相当者之间分出高下的小筹码,我所说的你可明白?”

长流苦笑不已,奈何白衣孩童说的是实话罢了

“你可知我没有选择,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我知道”

“你既然知道,我也无需多言”

“许长流!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父母下跪天地,如今朝廷腐败不堪,进入仕途者又是高官贵族里的绣花枕头,即使让你进入这书院又如何!你能改变这层层推举的制度?你能让有才华有能力者在朝中占一席之地?为何你就是不懂变通,倘若你真进去了,书院里都是势利眼的人,连同那些门第的公子少爷必少不了愚弄你”长流在这书院门前跪了三天三夜,与书院的老师还没有打过照面,只见出入的学生把他当作笑料一般,现在天才微亮,寒风十分刺骨,年仅十二岁的他双眼含泪望着苍劲有力的应天书院四个大字,俯身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白衣孩童见罢随即在长流身边跪下,也重重磕了一个响头“谢书院不收之恩”

之后便把长流扶起,长流因跪的太久,双腿麻木不堪,又加上长期借书买书灶上揭不开锅,两眼发黑,便昏死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