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吻过深海鱼

第二章 稚于最初

时光吻过深海鱼 十三月新娘 4579 2017-05-18 15:38:57

  好好记住你曾经想要占有的一切,因为这样,到你无法占有的时候才会痛苦不堪一辈子,当你夜深人静拿起来回忆的时候才发现那才是最真诚的东西。

而我的痛苦,源于最初的五年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当然,我也有。

只不过她们故事讲的都是后来,而我的则是从前,从前有个人很爱很爱你,后来呢?我们没有后来。

是的,五年了。

那一年我十六岁,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而改变了我后来的人生,如果当初听爸爸的安排不至于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太多的事情这辈子都没办法回头。

五年前

七月,大西北G市的盛夏非常炎热,整个城市变得热气腾腾,虽然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是个不大不小的县城,但我还是依然热爱着我的家乡,喜欢着这里的空气。

因为这里的天气不怎么下雨,特别是每到下午我可以舒舒服服的窝在家里抱着大半个西瓜坐在沙发上看都市剧。

“青媛,听话,就去师大附中上高中,爸爸也是为你好阿。”

和往常一样,我一本正经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个熟悉的声音从卧室传到客厅,让我连忙放下手中的大西瓜,看着那个西装革履正在大镜子面前打着领结的高大男人,整个体型壮实的如一座靠山。

他紧皱的眉头和青色的胡渣却显得那么疲惫不堪,我明白他最近为了我能上重点高中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已经没有好好睡过觉了,搞定一件事情哪有吃饭那么简单,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

我顺手拿起桌子上的纸巾将嘴角的西瓜水擦去,跑到他跟前对他说:“好了,爸爸,别再说了……您用不着给师大附中大广告,我想上哪所学校都有选择的权利吧。”整个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只有我们两个人,对话不外乎就是学习。

妈妈去了乡下外婆家,而我却不得不和这个讨厌的男人相处很多天,当然和他生活的这些天里,我至少可以天天下馆子和他在老街处的面馆里吃上一顿热乎乎的炒面。

他永远一副绰绰有余的样子,随时可以将两百块的红色大钞眼睛不眨的放在桌子上。

“你这孩子,长大了?……不听爸爸的话了是吗?你能选择什么呀?师大附中可是G市最好的高中,有多少人都为了这个学校努力,你知道我花了多大代价才说服那些老领导吗?”

我们的对话永远是这样的枯燥无味,永远张口闭口的为我好,上个高中能让他花多大的代价,真不知道跟他该聊些什么好。

我觉得有些不耐烦,一心固执地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就搞不懂三中有什么不好?怎么就入不了你的眼了?很多同学都去那所学校的。”

他又一次皱紧眉头,额头上的青筋一根一根让我顿时有些害怕。

他说:“三中会改变你的,那里的学风一点都不好,你看看每年高考完考上大学的没几个,你去了只会浪费你的时间,教育局的局长都安排好了,就一句话的事情,上师大附中根本不是问题,好好考个大学,以后帮爸爸忙,接手房地产公司,你怎么就是不理解爸爸的心意呢?”

他口中所说的三中,正是大人眼中影响极其恶劣的三流高中,大人们都会通俗的认为只要在那所高中上学的孩子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出路,不注重文化课,倒是一所专业的艺术学校,落得没有好口碑。

而我的爸爸名叫顾辰儒,是这个小城镇里一所前景发展还不错房地产公司董事长,继承了我爷爷的经商头脑,白手起家,这些年经历了无数风霜在有了今天的辉煌。

那时候我们家不是很富裕,又生活在乡下,妈妈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去了新疆打工,奶奶上了年纪腿脚又不利落,爷爷卧病在床,而最苦的时候,他大半夜四点起来,赶着驴车去距离好几公里的县城买菜,还要帮人干重活帮人卸货,还要去工地上搬砖头搞建筑,自己吃糠咽菜,一天下来工钱也只能将就着维持家里的基本生活,爷爷奶奶吃药看病又是一大笔开销,我上学也需要花很多的钱,他高中辍学没什么文化,却有着大智慧,凭借他天生聪颖,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建了一家房地产公司,他所遭受的一切可想而知。

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励志的爸爸才给我做了表率,为了我上学的事情钱就能解决的事情他却用尽了他的面子,也就是这样一个在我眼中完美的爸爸,因为平时他工作忙,对我关心极少,几年内给我买过的衣服用十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现如今让我讨厌和他相处。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他望着我这个任性的女儿,眼神中带有一种教女无方的愧疚感,我也直勾勾的望着他,态度更坚决,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似的,看着自己脏兮兮的白球鞋说:“我对你的房地产一点都不感兴趣,以后会有我喜欢做的事情!”

他清了清嗓子,情绪变得激动起来,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看看林叔叔的女儿,还有你王伯伯的儿子,她们都是师大附中考出去的,现在一个211一个北大,我也就不要图你考什么211,985了,你只要安安稳稳踏踏实实考个不错的大学我和你妈也就放心了。”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不要用别人的头脑来衡量我的人生,她们要是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就让她们做你的儿女好了,正好你也缺一个儿子!正好也不亏。”

“你……?顾青媛现在长大了会顶嘴了?我一天朝五晚九的为了谁呀!”他咬紧牙关,而我沉默不语,一天到晚为了我好,为了我好,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别任性了,师大附中你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否则你从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他的手指指向那棕色的防盗门,我看了一眼然后更理直气壮的说:“哪又怎样,为什么非要让我读一所我不喜欢的学校,您的骄傲感留给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就当是我给你丢人了。”

刚说完,突然巴掌般的烙印打在我的脸上,我咬着自己的嘴唇,恨不得把嘴皮扯烂,可是还是不肯让眼泪掉下来,泪水在清澈的眼眸里打转,像一个漩涡,更不能在这个讨厌的男人面前掉眼泪。

一个巴掌打的我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我捂着自己的脸去卫生间洗了个干净,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过了许久,隔着那扇门,我听到皮鞋的声音离我的门越来越近,我连忙转身故作睡着。

他悄悄地推开我的卧室门,为我细心地盖上了夏凉被,又听见那句话,他说:“青媛,你记住,你最好不要后悔今天选的路!爸爸是为了你好,爸爸又不会害你。”

他的脸上有我看不见的谨慎,两鬓斑白的头发,有我看不到的万分无奈,说完,他那老的掉牙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里传来一个老男人的声音:“老顾,你的女儿在三中你就会放一百个心吧,咱们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他附和着说着好,然后走出卧室门,轻轻地为我关上了门,而我又继续一头扎进被窝里呼呼大睡。

我根本没有想过无数的日子过后,我才明白那时的自己有多幼稚有多可笑,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但也深刻的知道,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却疼在爸爸的心里。

世界上这么多人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而我们的最初回到原点了吗。

临近开校,我被初中同学拉去参过三中的校园,我抱着一沓学姐给我的学校宣传册,上面写着:培养艺术中的精英,成就辉煌的未来,感觉笑话一样不由自主地笑起来,我正拉着同学笑的前仰后合,只是不想却遇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人。

她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还是我刚认识她的时候那样,扎着长长的马尾,看完第一眼还想看第二眼,永远有着吸引力。

可是想起初中那时候红过脸的事情,我身体的本能反应是想躲,但她已经好端端的站到我的面前,还叫了我的名字。

“青媛,青媛!”能这样不连名带姓的叫我的人除了家人也只有她了,我和她初二的时候都见过对方只不过不知道对方名字而已,后来加了QQ两个人便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渐渐的在学校里熟悉起来变得形影不离,关系好的基本上整个年级都知道,在校园里有我顾青媛的地方就有她闫愉欣。

后来的一段时间,快中考了,别人都忙着复习不停的刷题,而我却在这个节骨眼上交了男朋友,是外班的男生,认识没几天,虽然算不上什么初恋,但是真的被伤害过,因为偶然的一次三人吃饭,那个男生认识了闫愉欣,结果是选择和我分手,更可恶的是还骗我给他每天买水买零食。

不巧的是有天晚自习下后回家的路上,我正好撞见那个渣男搂着闫愉欣,好一个他的手搭在她肩膀,她的嘴贴近他的脸庞呐,以我的性格我当然会横冲直撞的上去给那个男生一巴掌,但是我并没有,当着渣男的面和闫愉欣闹翻了,狠狠地推了渣男一把还发誓要和闫愉欣老死不相往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第二天这件事却成为学校的重大新闻,某年级两学生妹昔日的好朋友却因为一个男生闹得不可开交。

而自从那件事情后严重的影响了的学习和考重点高中的心情,并且成功的阻碍了我辉煌的人生,成绩一落千丈,好几次老师找我谈话给我做思想工作,而闫愉欣永远是家长口中的别人的孩子,发生再大的事情依然有着学霸的光环,自然明白谣言止于智者的道理。

我有几分好奇,像闫愉欣这种学霸级的人物不考师大附中都可惜了,怎么会来我们学校,于是问她:“你怎么在这?”

她说:“我去你家找过你,你爸爸说你坚持要上三中,还跟他吵了一架,所……”话说到一半,我觉得语气不对,瞪大眼睛对着闫愉欣,平生最讨厌别人管着我。

“打住!如果你是当我爸说客的,那就别费这个力气了,闫愉欣同学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然后低头自嘲道:我爸真是费尽心思阿,劝我不成还打我脸,现在又派你来说服我,可我偏不。

她看着我,或许觉得有几分委屈,来来往往忙着参观的同学看着我们大眼瞪着小眼,空气中夹杂着格外的亲近感,倒像是情侣吵架。

她激动地将手在我的肩上,我像个僵尸一样站在她面前,一想到当初我被渣男甩还流言四起,心里一阵一阵不爽,我甚至不明白,以前好到要穿同一条裤子的人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熟悉又陌生。

“青媛,你还在为当初的那件事闹脾气吗?我们说好一起考师大附中一起考大学的,顾青媛,我们说好的你听到了吗?”

我突然回过神来,她提到那件事,我的脾气顿时爆发,像极了一头得不到食物的狮子,用锋利的爪子抓向闫愉欣让她觉得从未有过的疼痛。

“我听到了!我听到了!可我不想了,你听清楚我不想了,我他妈的不想考了,你本来就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爸妈眼中的好孩子,算了。”不提那件事还好,一提不就冒火,小小年纪就瞎勾引人,并且因为在我心里,友情容不得一点瑕丝。

“青媛,你是不是还为当初的事情恼火。”

“不用惺惺作态了,当初什么事?要我再往事重提吗?现在你又来当我爸的间谍是不是,我就是不想上师大附中怎么了。”

吵闹声越来越大,同学们都看着众人之中的我们两人,一旁的同学有眼色的说在足球场等我,给了我足够多的时间,让我和闫愉欣吵个够。

可是接下来她说的话,让我思量了很久。

“顾青媛,我告诉你,别以为在家你爸妈宠着你,你就可以随便任性,你不是公主,你才十六岁,就因为这么点屁大的事情就要和我闹,你要是真有本事就遵守承诺,好好考师大附中,爱情又不是你的全部。”

她一直以为凭借我的努力我就会和她考上同一所高中,继续像以前一样,谁都没有想过我们会因为一个男生,一个渣子都不是的男生闹得不可开交,我很理智的甩开她的手,严肃的告诉她:“好了闫愉欣,以后我的事用不着你管,都跟你没关系,祝你在新的学校考个好大学。”

她的声音变得从未有过的低落,阳光突然被云彩遮住,一片阴暗,夏末的八月,落叶像归家的蝴蝶漫无目的飞向我和她的心里,急躁不安。

她第一次放下高傲,却又像个小丑一样被我丢弃在陌生的校园里,她心里和爸爸一样满载的希望和所有期待都被我践踏的一塌糊涂。

“顾青媛……”

“顾青媛……”我没有一点回头的意思,因为一些不值得的人和事,选择扬长而去,她说的对爱情不是我的全部,也不是每个人都围绕我转,可那时,我偏偏就是一个生来喊着金汤匙长大,养尊处优被人宠爱的小公主。

那个最初的姑娘早已在她心中变得顽固霸道,一味任性,不是当初那个她被人欺负,我就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她满口以为的好姑娘,从那一刻起我再也不是她认识的顾青媛,树枝投下了最初的落叶,空气像是冰镇过的果汁,而我已不是最初的我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