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梅花颂

第五节 首遇载湉

梅花颂 上官颐冰 3486 2017-04-04 19:41:45

  “恭喜紫萱姑娘,荣封正五品女官!”杜莲儿带领着延春阁中所有的太监宫女齐刷刷地朝紫萱下跪,给她道喜。

“我得了这样的大喜事,咱们延春阁上上下下都同喜同喜。”紫萱将心中的不安和恐慌全都埋在心里,看了看桌子上自己为宫女太监准备的赏银说,“莲儿,将这些赏银全都如数发给大家吧。”

“谢紫萱姑娘赏。”那些宫女太监听了,满心欢喜地朝她谢恩。

见莲儿带领着一个端着赏银的小宫女为大家逐个发着赏银,紫萱又补充道:“本姑娘向来赏罚分明,尔等只需忠心耿耿地追随我,若是有哪个吃里扒外的,错了主意出卖陷害我,本姑娘决不轻饶,你们记住了吗?”紫萱平静地且面无表情地说着。

“奴才们听到了。”那些个宫女太监听了紫萱的话都瞬间小脸儿刷白瑟瑟发抖着回答着,就好像他们中间有谁早已做了别的主子的“眼线”被紫萱发现了一般。待领完赏银,宫女太监全都低着头退了出去,各自去做着自己还未完成的活计。

“姑娘方才为何说出那样的话?”莲儿方才见他们个个都吓得小脸儿刷白问着紫萱,“姑娘可是见谁不满意?”

“没有,他们都是皇上赏给我使唤的,若是对他们不满意岂不是对皇上不满意?”紫萱用手拖着额头若有所思,“只是,我现在是刚刚入宫,太后和皇上对我的新鲜劲儿还未过,自然对我‘宠爱有加’;若是哪日,两宫对我的新鲜劲儿一过,这些宫女太监见跟着我没什么‘前程’可想,便会弃旧主另择新主。我这是先给给他们个‘下马威’表明自己的立场。”

“姑娘这样想自然很好,不过,宫里向来都是瞬息万变‘防不胜防’。姑娘只做了这些是远远不够的,日后恐怕也得有所动作的。”莲儿听了紫萱的回答,点着头,深沉地对紫萱说。

“对了莲儿,做了女官之后都需要做什么‘功课’呢?”紫萱一本正经地问着,“我是皇上亲自带进宫里来的,我可不想事事怠慢,日后被人提起,削了皇上的面子。”

杜莲儿见她认真的样子,不免心生敬畏,回答着:“过几日呢,老佛爷会亲自指派宫里的教习姑姑来调教姑娘你的宫中礼节。”紫萱听了方才的积极便消减了半分,脸上由期待变成了懒散。

“姑娘这就厌烦了?”莲儿见她苦着脸笑着回答,“这才刚刚是做女官的基本功,后面还得有很多事儿,等着姑娘您去处理呢。”莲儿想了想,又说,“就比如,咱皇上还未大婚,这选秀呀,大婚啦,所使用的各种器具什么的都由女官负责准备。”

“莲儿,我出去走走,散散心。”紫萱听了她的回答,心中像是五味瓶,声音低沉且没有生机地说了句,“午膳不用准备了,我没什么胃口。”

“姑娘想去便去吧,奴婢会吩咐膳房给您做点儿开胃的。”莲儿见她像是没有心情,“姑娘说没有胃口,那多少也得吃点儿,不然身体吃不消。”

“好吧。”紫萱回答着,“等我回来再说吧。”紫萱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紫萱走在宫里的小路上,闲来无事般地看着周围的风景:无比晴朗的天空下,到处都是郁郁葱葱,伴着争相盛开的牡丹,芍药,百合,时不时的还有蝴蝶和蜜蜂在花朵上忙碌着,那景色当真是令人陶醉。紫萱实在是爱煞了大清的美景以及清新的空气,一时贪恋,竟将自己想回到21世纪的想法抛之脑后。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刮起了大风,紧接着乌云密布且越积越厚,最终巨大的雨点儿打在紫萱的身上。紫萱见状慌忙地用手当着雨并且开始跑起来想要一口气跑回到延春阁中,跑着跑着,见到一处小亭子,“算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进去躲雨再说。”紫萱心里想着。

紫萱跑了进去之后,打了个喷嚏,之后开始检查身上被雨水打湿的地方。这时,跑进来一个少年,身着红色长袍,那袍子像是绸缎的质地,左边挂着个香囊,右边挂着个和田玉佩,双手还抱着成套的《石头记》,在目不转睛地望着亭子外的雨满脸焦急,看样子他也是被雨困住了去路暂时在此避雨。

“喂,你也是来避雨的吗?”紫萱看了看他的侧脸,试探性地问着。

那少年转过头来,满脸疑惑地回答着:“是啊,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紫萱见道他的面孔,瞬间蒙圈了,心想:“他这样像梅梓琳,不会是他吧?”为了消除心中的疑惑,又开始了新一轮试探性的问着,“你,不认识我了吗?”

“我与姑娘从未谋面,姑娘你怎么问起我‘不认识姑娘了吗’?”那少年更加疑惑且微露笑容地问着。

“我啊。”紫萱开始像是提醒着他说,“皇甫紫萱,你女朋友。”

“女朋友?”那少年依旧是疑惑不解,谁知紫萱伸出手来掐着他的耳朵不放。

“疼,疼。”那少年用手捂着被紫萱掐的那只耳朵,“没想到你个小姑娘,手劲儿居然这样大,耳朵都快被你掐掉了,赶紧放开我的耳朵,我不是梅梓琳。”紫萱听了这话,放开了他的耳朵。

“你真不是梅梓琳?”紫萱怕他耍赖,充满疑惑地问道,“那你为何不早说,还害得你被我掐了耳朵,你看,都红了。”

“谁知道你会掐我的耳朵?我这儿还疑惑‘女朋友’是什么呢,你就开始掐了。”那少年揉着耳朵回答说。

“对不起,对不起。”紫萱惭愧地向他道着歉,“我把你当成梅梓琳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跟他真的好像,就是看我的眼神儿不像。”

这雨虽说挺大,但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一盏茶的功夫就停了。雨后的景色,一切都像是新生的一样,紫萱看着这里的美景,感觉比电视机里的高清频道还要美丽清晰。

“你喜欢这里的景色?”那少年见紫萱如痴如醉的欣赏着美景,问道。

“是啊。”紫萱回答着,“我记得,我和梅梓琳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学校里也是下着这样的大雨,我没带伞,就在学校图书馆的门口,正焦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梅梓琳突然出现了,见到我满脸焦急,就把他自己的伞借给了我,然后他自己就被雨淋着跑回去了。”紫萱接着说,“我们俩那次是首次见面,我也不知道他是哪个专业的,所以之后,我就每天都带着他的伞去图书馆,好当面言谢并把伞还给他。”

“那后来等到了吗?”紫萱话的大概意思,那少年似乎是听懂了,颇有兴趣地问着。

“后来,我们学校举办运动会的时候见到他了。”紫萱平静地叙述着,“可是,那天我没带着那伞。”紫萱脸上突然装满了喜悦,“他说‘那伞不用还了’,就是在那天,我们俩聊着天,都觉得跟对方特投缘,于是经过几次相处就互生情愫了。”

“我真羡慕你。”那少年听了紫萱的话,仰天感叹道,“你还有这样的经历,哪像我,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这时,紫萱见到寇连材带领着几个小太监朝这边跑来,跑到了紫萱跟那少年所在的小亭子的入口处,齐刷刷地跪下来。

“原来皇上在这儿了,让奴才们好找。”寇连材顺了顺气对那少年说。紫萱听了寇连材的话,吓得瘫跪在地上。满脸的恐惧,不知所措。

“朕不是说过了吗?”那少年见紫萱的样子,憋住了笑,对寇连材说,“朕自己来藏书阁找书而已,午膳时候自然会回去,叫你们不要来找朕。”

“奴才,奴才只是见外面突然大雨倾盆,怕万岁爷淋了雨,所以就带着伞来寻找万岁爷。”寇连材听出那少年似乎有些怒意便解释说,“奴才们,也是为万岁爷的龙体考虑呀。”

“好了好了,每次都说是为了朕的身体。朕难道是纸糊的不成,禁不住风吹雨打。”那少年似乎更加愤怒地说着,“行了,行了,都退下吧。”寇连材听了之后,回应了句:“嗻。”之后,起身向那些小太监做了个手势,就都走开了。

那少年见紫萱还跪在地上,于是笑着俯身将她扶起:“这回知道朕不是梅梓琳了吧?”

“是,都是紫萱有眼无珠,不认识皇上,才,出了方才的事情。”紫萱早已不敢看光绪帝的眼睛,“紫萱若是知道您是皇上,就算是借紫萱几个胆子,紫萱也不敢在皇上面前那样嚣张,还。。。。。。”

“还怎么着?”光绪帝笑着问她,“还掐朕的耳朵,对吧?”

“紫萱真的是不知道您是皇上!”紫萱被光绪帝说得面红耳赤,“皇上救过紫萱的命,还赐给紫萱这么多的宫女太监供紫萱使唤,皇恩浩荡,紫萱当皇上是恩公。。。。。。”

“结果,你就这么对恩公?”光绪帝笑着问紫萱,他见紫萱一时羞愧得回答不上来,又说,“你胸口上的伤口是为朕受的,咱们两不亏欠。对了,伤口可好了?”光绪帝关心着问道。

“回皇上话,紫萱早就好了,劳皇上挂心了。”紫萱见光绪帝面带微笑,这才放松了绷紧的心弦,回答着,“皇上方才说‘咱们两不亏欠’,明明皇上对紫萱的恩情(指紫萱自从当上帝党之后,光绪帝带给她的不可磨灭的正面影响以及下令创办北京大学)是紫萱这辈子都还不完的,怎么说是‘两不不亏欠’。”

“朕何时受恩于你?从何说起呀?”光绪帝听了,满脸疑惑地问着。“您以后就知道了。”紫萱自信地微笑着回答着。

“对了,听说亲爸爸封你为正五品女官,你以后便能长久住在宫里了。”光绪帝听到了紫萱这样的回答,脸上带着自信地说着,“既然你说,朕有恩于你,你就慢慢报答朕吧。”说完,便一阵大笑地迈开强有力地步伐往养心殿走去。

那笑声在紫萱的耳边回荡好久,她在想:这样年轻可爱且活力十足的皇帝,变成了经历过甲午战败、变法失败、爱人惨死、庚子国变之后的那个眼睛中除了失望和迷茫没有一丝活力可言的中年人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