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梅花颂

第七节 湉体字

梅花颂 上官颐冰 3260 2017-04-04 19:43:10

  紫萱当差最初的几日不过是跟着宫中资历颇深的宫眷学习。正式伺候太后的差事都不敢让她插手,怕她是新手,不懂要领惹怒了老祖宗。只是先让她陪着老祖宗聊天,听戏,熟悉熟悉老祖宗的脾气秉性,跟老祖宗拉近关系,至于其他关于老祖宗日常起居所需要宫眷做的事情,则是让她在旁边看着学习。

“紫萱,今天你不用当差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荣寿公主见紫萱这几日一直勤奋刻苦地学习着当差的要领,老祖宗去听戏,紫萱也是没有缺席地陪着,“你这几日也够累的了,又是学习又是陪着老佛爷听戏的,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老祖宗特许你回去休息一天。”

“还请公主替紫萱谢过老佛爷。”紫萱听了满脸激动与欢喜,向荣寿公主福了福礼,之后回答说。

“你呀,当真还只是孩子,一听说是要放你的假让你休息,就难掩激动的心情。”荣寿公主见紫萱欣喜,微笑着说,“行了,快回去吧,别忘了后天准时来储秀宫给老祖宗请安。”

“是,奴婢知道了。”紫萱听了公主的提醒,又向她福了福礼,就转身走了。一路上,紫萱总是在想,这位荣寿公主确实是像历史上所说的那样贤良淑德,又不失威信。只可惜,额驸英年早逝,让她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让她看上去比同龄人显老,不然的话一定是个绝世美人。

“老佛爷现在给我放了一天假,干什么好呢?”紫萱心里想着,“对了,皇上借给我的书都看过若干遍了,现在也是物归原主的时候了,好,那就回延春阁取了书还给皇上吧。”紫萱又想,“不行,人家好歹也是皇上‘一国之君’呀,就这因为这理由去见他一面岂不是太唐突?要知道这可不是21世纪那样开放的时代。哎呀算了,还是先回延春阁取了书再说吧。”紫萱决定好了之后便一路上连跑再踮儿地往延春阁去。她早已征服了脚上的两只花盆儿,已经是穿着它也能健步如飞。

延春阁中,太监宫女都在忙着各自的活计,见紫萱回来,全都放下手中的活儿,向她请安见礼:“紫萱姑娘安。”紫萱只是回应性地说着:“免了。”自顾自地朝里面跑去想要快些取到想要还给皇上的书。

“姑娘在找什么?”莲儿见她在屋子里一通乱翻,“见姑娘这样着急,想必是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吧?”

“嗯。”紫萱继续找着,都没有回头看她,只是回应了一声。

“姑娘可是找这些?”莲儿问着,手里还抱着一摞书。紫萱回过头看,满脸欣喜与疑惑问道:“怎么,怎么会在你那里?”

“奴婢见姑娘把这些书宝贝的不得了,于是就帮姑娘小心的保管起来了。”莲儿见她满脸疑惑,微笑着回答,“奴婢还担心这些书被奴婢保管起来,姑娘若是一时间找不到是不是要担心死了,还好,姑娘最近一直忙着在老佛爷处当差,竟忘记了还有这些书。”

“你个小婢子,竟敢拿我打趣,看我不收拾你。”紫萱听了,假装生气,象征性地跑过去拍了她几下,伸出一只手来,“还不把书给我,我还等着去还给皇上呢。”

“姑娘怕是想见皇上,拿书当‘挡箭牌’吧?”莲儿见她假装生气,开玩笑似的跟她说。

“本姑娘是不是平时太惯着你们了?竟敢说出这样的话。”紫萱由假装生气变成了一本正经地说着,“我告诉你啊,没有的事儿,若是敢再胡乱猜测,小心你的屁股。”

“是。”莲儿听了,吓得跪在地上,低下头将书双手奉上,脸上也不再是方才的微笑,而是被训斥之后才有的不安和委屈。

“你在宫中的时日比我长,估计不会不知道‘隔墙有耳,人言可畏’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吧?”紫萱见她如此,将她扶起,平静地说,“你我都是这延春阁的人,又都生活在这深宫之中,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我方才那样讲便是在告诫你这些。”

“奴婢记住了,奴婢日后一定谨言慎行,决不给姑娘添乱子。”莲儿起来之后,依旧低着头,回答着。

“行了,我去还书了,你忙你的吧。”紫萱露出了微笑,松了口气儿,接过书对她说。走在前往养心殿的路上,紫萱看了看抱在手中的书,想着:“自己崇拜光绪帝的道路虽然经历过‘始于颜值,陷于才华’但终究是在‘忠于人品’站住了脚,自己本没有对光绪帝产生任何的非分之想,就连那次在小亭子里相遇也没有让她对偶像产生儿女之情,自己心里只是深深地爱着学长梅梓琳。对于光绪帝,顶多是自己的兄长,朋友再无其它。”

“紫萱,你今天怎么这样闲那?”这时,光绪帝叫住了她,打断了她的思绪。

紫萱闻声转过头去看,原来是皇上在花园设了个长桌,在画着什么。他本人呢,身着明黄色长袍,上面套了一件墨黑色且上面绣有金色云龙的坎肩。

“奴婢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紫萱福了福礼,“回皇上话,老佛爷给奴婢放了一天假,让奴婢休息休息。”

“哦,原来如此。”光绪帝听了点点头,然后带着喜悦说着,“紫萱,你来看看朕这画作如何?”

紫萱听了,听话得绕过长桌,来欣赏偶像的画作。她基本上被纸上的内容所惊呆:上面画的是开满桃花的树枝上,停着一只红色羽毛的鸟,那鸟的尾羽很长,鸟头的正上方的位置还盖着玉玺。紫萱早就在21世纪看过这幅画,只是不识真伪,今日见到皇上的画作才算弄明白确实为光绪所画。

“你怎么了?”光绪帝见她傻傻的样子,疑惑的问,“觉得朕的画作如何呀?”

“很好啊,只是奴婢才疏学浅,不知道这是什么鸟。”紫萱回过神儿来,羞愧地说着。

“奥,这是绶带鸟。”光绪听了,耐心地为她讲解着,“又名练鹊﹑长尾鹟﹑一枝花等异名。雄鸟有两种色形,头﹑颈和羽冠均具深蓝辉光,身体其馀部分白色而具黑色羽干纹。中央两根尾羽要比身体长很多,形似绶带,故名。雌鸟较雄鸟短小。它的体态美丽,体型似麻雀大小,最主要特征是雄性有着非常长的两条中央尾羽,像绶带一样。它体色带有金属闪光的蓝黑色,头顶伸出一簇冠羽;鸣叫时可耸起,体羽为背栗腹白,翅亦为栗色。到了老年,鸟的全身羽毛成为白色,拖着白色的长尾,飞翔于林间,因而又称之为一枝花。”

“多谢皇上指点,奴婢受教了。”紫萱微笑着回答,“要说什么历史啦,诗词歌赋啦,奴婢倒还能同皇上说上几句,关于鸟类什么的,奴婢还真是‘一窍不通’,皇上当真是‘博学多才’。”

“没关系,韩愈说‘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光绪帝听了微笑的回答着,“你能这样不懂就问,很是难得。”皇上又面无表情地感叹着,“若是满朝文武都向你这样不懂就问该多好,朝中大臣多是‘不懂装懂,不会装会’还时常的在朝堂上谈论什么‘儒家经典’,朕看他们早就把孔夫子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忘了一干二净了。”

“紫萱只是后宫一个女官,不懂朝堂之事,只知道凡事都要‘虚怀纳谏’。”紫萱听了皇上的感叹,平静且微笑地回答着,“皇上,现在是在内廷,您跟奴婢说这些怕是不太好。对了,奴婢差点儿忘记了,奴婢今天出来是想一来将之前皇上借给奴婢的书归还给皇上;二来是想向皇上请教一件事。”

“哦,何事?”光绪帝看她将书双手奉上,奇怪地问着。

“回皇上话,奴婢见每本书的扉页上都有您的名讳,想来这书本就是皇上您的倒也无妨,只是好奇,皇上用什么字体书写的。”紫萱平静且好奇地问着,“奴婢也曾练习过书法,见过很多字体,唯独没见过这字体。”

“哦,这是朕幼年时期,翁师傅教朕写字的时候,朕练着练着偶然发现自己的字写得具有所有字体的一部分特点却又不是。”光绪帝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于是乎,久而久之就有了你所看到的那种字体了。”

“那就是说,这是皇上自己造的字体了?”紫萱满脸疑惑且略带兴奋地回答着,“那斗胆敢问皇上,这字体有名字吗?”

“朕幼年一时高兴昏了头,竟忘记了给它取名字。”光绪帝平静地说着,“这样吧,你给取个名字吧。”

“奴婢不敢。”紫萱听了低下了头。

“这是朕给你的特权,怎么,敢抗旨啊?”光绪帝听了装作愤怒地说着。

“那,就叫‘湉体字’?”紫萱结结巴巴且小声地试探性地说着。

“好,就叫‘湉体字’!”光绪帝听了龙颜大悦地回答着,“紫萱,朕要赏你,你想要什么赏赐呢?”

“奴婢这次没想好,先记下行吗?”紫萱大着胆子说着。

“可以,随时等你想好了。”光绪帝笑着说,“朕能赏给你的,便赏给你。”

“谢主隆恩。”紫萱高兴地跪下磕头,叩谢。

“行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去好好歇着吧。”光绪帝将她扶起,“一天后,还得去亲爸爸那里当差,又的是一阵子辛苦了。”

“是,奴婢遵旨。”紫萱福了福礼,退了几步,转身回去了。她想着自己这位可爱的偶像,不免笑了出来:“仓颉造字,载湉造字体,有趣儿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