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梅花颂

第二十三节 中秋节

梅花颂 上官颐冰 5114 2017-04-23 15:14:46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已经进入初秋,宫里树木的叶子变得枯黄,有的早已随着微微秋风飘落在宫里的每一条道路上,紫萱顾不得欣赏这样哀愁的景色,因为她要所有女官一起为宫里的中秋节忙碌。

“姑娘这几日竟是为宫里的中秋节忙碌奔波,也没得空好好休息,还总是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这是宫里新添的熏衣草制成香囊,姑娘闻闻中午小憩一会儿吧。”莲儿双手将香囊呈上。

“这香囊上的紫薇花绣的倒是精致。”紫萱接过来,用手指轻划着上面的紫薇花,“不过,见这手艺不像是咱们延春阁的人才有的呀。”

“姑娘好眼力,这个呀正是今日老佛爷新指给姑娘的小宫女方若的手艺。”莲儿笑着回应着她。

“那她人在哪儿?”紫萱听了突然认真起来,“把她找来,本官要见她。”

“是,奴婢这就去。”莲儿回应着。

“莲儿所说的方若,想必是慈禧太后安插在我这里的眼线。”紫萱寻思着,“最好的办法是给她个粗活儿让她做,这样就不会有太多的机会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她毕竟是太后指给我的人,若是让她做粗活儿岂不是对太后的不敬?”

“姑娘,方若来了。”正当紫萱寻思着,莲儿带着一位同样梳着一字头脑后垂着大辫子的小姑娘进来,平静地对紫萱说。

“奴婢方若,给紫萱姑娘见礼,姑娘万福。”那小姑娘向紫萱福了福礼,说着。

“起来吧。”紫萱微笑着将她扶起,“听莲儿说,你是老佛爷指给本官的,那么就是本官的人了。”紫萱平静地说着,“在本官手下当差,事情没那么多,规矩也没那么多,只要有一点,那就是手底下麻利,心里干净,你听明白了?”

“奴婢听明白了。”那小姑娘强忍心中的恐惧,回应着。

“莲儿,带她下去吧,以后就在这延春阁帮我收拾收拾延春阁里面的一切吧。”紫萱拖着额头说着,“本官累了,先小憩一会儿。”

“是,奴婢们告退。”莲儿给紫萱盖好毯子就带着方若退了出去。

紫萱拖着头,闭着眼睛小憩,脑子全是未来帝后党争时,帝党惨败的残忍画面,她自己也被太后安插了眼线,想必早已被太后列为防范的对象了,虽然这是一个政治老手的一贯做法,但终究是令紫萱闻之色变的。

“姑娘,姑娘。。。。。。”紫萱只是隐约听见莲儿唤着她。

“啊。”紫萱突然睁开眼来,见莲儿果然站在自己面前,“有什么事儿吗?”

“老佛爷说,您这几日辛苦了,今天就不用忙活了。”莲儿微笑着回应,“晚上只要按时去赴中秋晚宴便可。”

“哦,我知道了。”紫萱听了,回应着,“那这么说,本官就可以再小憩一会儿了。”

“何止是‘小憩’,姑娘呀,可以睡到晚上开宴了。”莲儿开着玩笑说着。

“那岂不是失礼?”紫萱撇撇嘴说,“总不能让太后皇上等着我吧?一个时辰后,叫我。”紫萱说着,顺便将毯子往上盖了盖,平静地睡去。莲儿见她如此,只好轻轻地退到门外。

“姑娘,姑娘,紫萱姑娘。”莲儿叫着她,“该起来了,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了。”

“哦,好。”紫萱睁开惺忪睡眼,打着哈欠,“这么快呀,本官都没睡够,算了,帮我去梳洗打扮一下。”

紫萱坐在梳妆台前,由慈禧指给自己的方若轻轻地梳着头,紫萱半睁着眼睛,且哈欠连天,看来这几日的忙碌当真是把她累坏了。

“紫萱姑娘,您今日当真是乏了,您看看,自打奴婢给您梳头到现在,您一刻也没有停止打哈欠。”方若见了,微笑着说,“待会儿见了老佛爷,可怎么好?”

“哎,方若,你如今芳龄多少呀?”紫萱没有回答她的话,“还有多长时间出宫呀?”

“姑娘是嫌奴婢多嘴了,想要将奴婢赶出延春阁吗?”方若听了,吓得手中的梳子都掉到了地上,急忙跪下,“姑娘,奴婢以后再也不多嘴了,您千万别赶奴婢出延春阁呀。”说完一阵向她叩着头。

“起来吧。”紫萱平静地望着镜子里的她,“本官可没有说要赶你出延春阁,只是同你聊聊家常而已,看你紧张的样子。”紫萱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的样子,“还不赶紧起来给本官梳头?要不然误了去给老佛爷请安,本官可是真要罚你了。”

“是,奴婢遵命。”方若小心翼翼地起来,将梳子拾起,继续给紫萱梳着,“姑娘,梳好了。”方若小声儿地说着。

“好了,这么快?”紫萱看了看镜中自己的头型,“方若,你这梳头的本事是跟谁学的?梳的这样好,本官只听说老佛爷处有个‘梳头刘’。”

“那刘公公是何等尊贵的人物,他的本事怎么回轻易传给奴婢呢?”方若谦恭地低着头,“这是奴婢见刘公公每日给老佛爷梳头,然后自己偷着练习的。”

“姑娘,该去给老佛爷请安了。”莲儿这时进来,“若是再不去,恐怕就不好了。”

“那就走着吧。”紫萱微笑着回应,“莲儿还是你同本官去吧,方若留在延春阁。”说完,紫萱和莲儿一前一后的走了。

“紫萱姑娘来了,奴才给您见礼了。”储秀宫中的小太监见到紫萱,忙上前请安,“姑娘今儿个是中秋节,奴才愿姑娘中秋节吉祥。”

“莲儿。”紫萱看了眼莲儿,示意她拿赏银,“还望公公进去通报一声儿,就说紫萱来给老佛爷请安。”

“谢姑娘疼爱,奴才这就去。”那小太监接过赏银,笑着走进去通报,过了一会儿又出来,“紫萱姑娘,老佛爷让您进去呢。”

“奥,多谢公公。”紫萱又凑上前去,亲手往那小太监的手里塞了一个银锭子,“敢问公公,里面还有别的宫眷吗?”

“除了宫中的,外加醇亲王的嫡福晋。”那小太监小声儿地回应着。

“醇亲王嫡福晋?”紫萱心里想着,“这不是偶像的生母吗?老佛爷将她请进宫里是为什么呢?”

“奥,多谢公公提醒。”紫萱微笑着回应,“紫萱进去了。”

“紫萱给老佛爷请安,老佛爷万福金安。”紫萱行着礼。

“丫头呀,快起来。”慈禧亲切地同她说着,转过头儿对李莲英说,“小李子,还不让人给紫萱姑娘看座、看茶?”

“谢老佛爷赐座、赐茶。”紫萱谦恭地回应着。

“紫萱那,哀家给你介绍介绍。”慈禧太后见紫萱坐下,指着身边儿一位身着深蓝色补服,颈上佩戴着朝珠,且梳着大拉翅的中年妇人,“这位呀,是哀家的亲妹妹,现在是醇亲王的嫡福晋。”

“福晋万福,奴婢皇甫紫萱这厢有礼了。”紫萱听了,立马起身行礼。慈禧太后显然是不想提及眼前的这位醇亲王嫡福晋是当今皇上生母,紫萱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行礼。

“起吧。”醇亲王嫡福晋微笑着轻声回答,那声音同皇上的一样令人觉得温暖可亲,“本福晋在王府就时常地听旁人说起你,说‘老佛爷身边儿呀,多了一位女官唤作皇甫紫萱,人长得漂亮可人,而且还机灵能干,太后和皇上都很喜爱’呢。”

“福晋这是折煞奴婢了,太后和皇上喜爱奴婢全都是抬举紫萱,哪里是紫萱机灵能干呀。”紫萱听了羞愧难当地谦虚着回应。

“妹妹你瞧,这小嘴儿才最甜呢。”慈禧太后听了紫萱的话,笑着对福晋说,这话儿也引得众人全都笑了起来。

“启禀老佛爷,皇上来了。”突然进来一个小太监。

一下子再也没有笑声了,整个储秀宫全都像是被冰封了一般,福晋脸上的笑容逐渐被悲伤所取代。是呀,自从十二年前,自己亲姐姐的一道懿旨,让自己与亲生骨肉相分离,恐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这十二年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让皇上进来吧。”慈禧太后见场面尴尬,微笑着回应。

“儿臣给亲爸爸请安,亲爸爸万福金安。”皇上走了进来,单膝跪地朝慈禧请安。这时,宫眷们也向皇上行礼。

这是当年离开自己的湉儿吗?福晋看着眼前的这位身着黄色长袍且上面绣着云龙的男子,记得当年他还是个只有四岁的小孩子,而如今长成了一位天庭饱满、气宇轩昂的偏偏美少年,她多想唤他“湉儿”,可终究是“君臣之礼”限制她们母子。

“皇上快起来。”慈禧太后微笑着回应着,待皇上起来,“皇上呀,今天是中秋节,哀家把醇亲王的嫡福晋也请进宫来,你们许久没见过了。”

这对在紫萱心里最遥远的母子,在充满久别后的重逢、强迫自己抑制住泪水的深情对视之后,只听见皇上强做出微笑:“福晋万福。”那声音中充满了无可奈何与略微僵硬。

“皇上言重了,我不过是个亲王福晋,怎么当得起您这样问安呢。”福晋也是礼节性地回应着,字里行间充满了为了不为难亲儿的无奈。

“皇上,坐吧。”慈禧太后平静地示意他坐下。

“听闻福晋近些日子病了,不知可否康复?”皇上坐下之后,眼神里充满担心地说着。

“奥,多谢皇上关怀,我早已康复了,现在很好。”福晋笑着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皇上强颜欢笑着回答,他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对自己这位亲额娘说,但终究见面之后,就只能说这些了。

“启禀老佛爷,晚宴都备好了,是不是现在起驾呀?”这时,崔玉贵走了进来,回禀说。

“那好。”慈禧太后站了起来,对周围人说,“那咱们走着吧。”众宫眷都随着慈禧太后逐渐走出了储秀宫。

“皇上,福晋,长话短说,长话短说。”紫萱见众人离去,只剩下皇上和福晋,自己上前一步,小声儿地提醒着,然后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一般也走了出去。

晚宴上,大家围坐在一张大圆桌面前,圆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

“今天是中秋节。”慈禧太后微笑着举着酒杯说着,“我们只在这儿摆家宴,自家人热闹一下就可以了。”说完,大家全都举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这时,千万个焰火,齐刷刷地全都被打上天空,然后炸开花,最后落下来。众人只顾着观看天空中的焰火,都忘记了用膳。

膳后,大家齐聚一处,或观看着天空中的焰火,或在御花园的千里池中放着自己做好的花灯,当真是热闹极了。然而这样的热闹,皇上似乎视而不见,他只是靠在池边儿的白玉栏杆上,时而抬头静静地望着天空中的星星或是焰火;时而偷偷地看着自己的额娘;时而两眼发直若有所思。

“爷,您在想什么呢?”紫萱见他如此,拿着一盏叠好的孔明灯走上前去,轻声问着。

“奥,没什么。”皇上被紫萱打断了思绪,微笑着回应她,“朕谢谢你今日在储秀宫给了朕同额娘单独聊天的机会。”

“爷可知当初在苏州,您发热时说了胡话。”紫萱看着他,平静地说着,“您说‘额娘,额娘,十二年不相见,你把湉儿忘了吗?湉儿时时刻刻都在思念你,记得幼年初登基,我总是在向师父讲‘让额娘过来瞧瞧湉儿又长高了没有。。。。。。”紫萱继续说着,“那日您好了之后,说要吃黑芝麻糊,还向紫萱道出儿时福晋要您多食芝麻糊的往事,紫萱就知道您想要见她,所以今日便制造了这样的机会。”

“以后可不许这样冒险了。”光绪帝带着感激的笑容提醒她说,“你朕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朕可不想失去这份友谊。”

“是,奴婢知道了。”紫萱听了笑着行礼说,“爷,今日是中秋节,人们都在放河灯,奴婢也没做,只做了这个孔明灯,咱们一起放呀。”

“好啊。”光绪帝颇有兴趣地回应着,“只是,你这盏孔明灯为何是叠着的?”

“方便拿呗。”紫萱轻松地回答着,然后双手拿着铁丝地部分,将它轻甩几下,“您看,这不就展开了吗?”然后从自己身上挂着的香囊里拿出一块儿方形的蜡烛,“爷,把这块儿蜡烛放在铁丝上,然后点燃就可以了。”

“朕小时候也放过孔明灯的,这些都知道的。”光绪帝笑着回应她,“你自己一个人能放上去吗?用朕帮忙吗?”

“用。”紫萱回应着,“爷,您这样举着它,然后我点燃蜡烛。”

“好。”光绪帝双手将孔明灯举起,紫萱则是拿出火石点着蜡烛。然后两个人都用双手举着孔明灯。

“可以放手了。”光绪帝见越来越吃力,平静地朝紫萱说着。两人放开手,孔明灯便满满地朝空中飞去。

“爷,快许愿那!”紫萱看着飞上天空的孔明灯,朝光绪帝说着。光绪帝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开始许愿。

“快看那,有孔明灯呀!”紫萱和光绪帝听见有人激动地喊着。紫萱和光绪帝笑着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孔明灯。

“紫萱,你说它会飞到天庭里去吗?”光绪帝问着,若有所思。

“爷,是怕您方才许的愿,神仙们看不到吗?”紫萱笑着回应他。

“算是吧。”光绪帝依旧若有所思,“朕方才许的全是朕毕生最想实现的愿望,所以朕十分重视这些。”

“爷,这不过人们在精神上的寄托而已。”紫萱平静地看着他,“要是真想实现自己的愿望,不脚踏实地地努力争取,怕是谁都不会实现自己的愿望的。”

“你说得没错。”光绪帝微笑着看着她,“对了,朕差点儿忘了,朕一直想问你,为何你总是唤朕作‘爷’呢?”

“这个,是因为,因为。。。。。。。”紫萱结结巴巴地说着,心里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实话实说“是因为,您是我偶像呀,这是对偶像十分敬重的表现。”最终依旧还是怎么想的便怎么说。

“偶像?”光绪帝疑惑不解地问着,“是什么?”

“偶像就是心里崇拜和敬佩的人。”紫萱解释着说,“爷,您明白了吗?”

“朕明白了。”光绪帝回应着,“你,崇拜朕哪里呀?”

“好学,向上。”紫萱说着,“那,敢问偶像可也有偶像吗?”

“当然有。”光绪帝笑着回应着,“朕的偶像是,本朝圣祖爷康熙帝。他八岁即位,十四岁亲政,智除鳌拜,平等三藩,远征准格尔,收复台湾,还又平复沙俄侵犯,是朕最佩服的人。”

“奴婢当初在苏州时写下的那首《卜算子。咏梅》的作者,也曾经写下过这样一句话。”紫萱见他如此,“叫‘数英雄人物,还看今朝。’”

“你倒是会安慰朕。”光绪帝笑着说。

“这不是安慰。”紫萱解释说,“康熙爷再有作为,也终究是历史了,而您则是正在创造历史,奴婢想康熙爷在九泉之下也是很希望您能重震大清国威的。”

“嗯。”光绪帝微笑着看着她,然后又望着天上的星星,憧憬着自己勤擦大政时指点江山的场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