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梅花颂

第二十九节 选秀(下)

梅花颂 上官颐冰 5052 2017-05-16 22:05:57

  “明秀姐姐,你在绣什么呢?这样认真。”闲来无事的玲珑在乾西四所里到处逛,偶然见到明秀在绣着什么,好奇地问着。

明秀,本名郭络罗明秀,是江西巡抚德馨的次女,典型的大家闺秀形象,端庄秀美且温柔贤淑,是本届秀女中同玲珑最合得来的人。

“你自己看呀。”明秀细声细语微笑着依旧低头绣着。

“鸳鸯呀。”玲珑看了,坏笑着说,“姐姐可是送给皇上的?”

“讨厌,就你会瞎猜。”明秀听了,脸颊微微泛红,轻轻地打了玲珑一下,“所有秀女里,就数你总一味的浑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或者是再也不当你是好姐妹了。”

“好了,明秀姐姐。”玲珑撒娇着摇着她的衣袖,“妹妹是说着玩的。”玲珑脸上渐渐换上愁意,淡淡地说着,“不过话说回来,姐姐若是真被皇上看中,当了皇后什么的,那么妹妹若是想姐姐了,还不好见姐姐你呢。”

“瞧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明秀见她可爱的样子安慰着,“这离殿选还有一天时间呢,结果是什么谁都不知道,怎么说的跟姐姐我已经被选中一般?”

“姐姐你这样端庄秀美且温柔贤淑正是做皇后的不二人选呀。”玲珑笑着回应,然后又满脸失意,“哪像我,整天跟个男子一般,贪玩任性。”

“你也不错呀。”明秀平静地悉数玲珑身上的种种好处,“长得也是倾国倾城貌,活泼可爱活力四射的,还会写一手漂亮的双手梅花篆字,会下棋,还爱好诗词歌赋的。”

“可是话说回来,姐姐难道就不会吗?”玲珑依旧失意地说着,“在家里时,家里长辈总是说我没个女孩子的样子,在这儿,我那个亲姐姐还总是说要我跟你多学学,长这么大了,连个绣花什么的都不会,以后可怎么嫁人?”

“那,妹妹可愿学呀?”明秀微笑着问着。

“若是姐姐愿意教我。”玲珑想到额娘也曾经教过自己,可她总是觉得好难,最终就放弃了,顿了顿心中恐惧学习过程中的困难又说,“那,那我就愿意学。”

“那我就教你。”明秀开始耐心地给她讲解着绣花的每一个步骤要领,还手把手地教她绣每一个美丽精致的图样儿。

“两位格格在绣什么呢?好生认真。”紫萱这时走了进来笑着对她们说着。

“我在教玲珑绣图样儿呢。”明秀微笑着同紫萱说,“不知紫萱姑娘来有什么事儿吗?”

“奥,也没什么,就是来告诉各位格格,距离殿选就还有一天时间了,格格们的规矩什么的也都学习的差不多了。”紫萱平静地说着,“今日开始呢请各位格格牢记一件事儿,那就是‘多一句都不说,多一步都不做’,才能不失大家风范呀。”

“紫萱姑娘。”明秀微笑着说着,“这些你说过多次,我呀,都记得,只是不知道玲珑记不记得呢。”说完又开玩笑似的看着玲珑说着。

“玲珑格格呀虽然淘气贪玩了些,可是呢够聪明,自然是记得的。”紫萱微笑地回应着,“好了,时候不早了,两位格格早些休息吧,我不打扰了,若是有事儿,就到隔壁去找我就行了。”

“紫萱。”玲珑见她要走,紧走几步儿说,“我还要和你在一起睡。”

“你若是再和我一起睡的话,估计你明秀姐姐该生气了。”紫萱开玩笑似的说着,“以后呀,有的是机会跟我一起睡呢,不急于这会儿吧?”

“不嘛,我就要同你一起睡,听你给我讲笑话儿。”玲珑撅着嘴撒娇说。

“好了,好了,紫萱,你就依她的吧。”明秀见玲珑的样子,用帕子遮着嘴笑着说,“不然那,她若是使起小性儿来,咱们俩呀都没辙了。”

“好啦,那我就答应你总行了吧?玲珑小祖宗。”紫萱无奈且笑着对玲珑说。

“那走吧。”玲珑挎着紫萱一条胳膊就走,还回头对明秀,“姐姐,早些睡呀,不然熬夜的话,姐姐就不美了。”

“知道了。”明秀笑着回答她。

“玲珑,你得小心点儿那个明秀。”紫萱和玲珑回到紫萱的临时住所,紫萱一本正经地说着,“这个明秀表面看着温婉贤淑,但是总感觉像是个颇有心计的人呀。”

“紫萱,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呢?”玲珑不以为然地说着,“明秀姐姐人特别好,方才她还教我绣图样儿呢,你也看到了呀,再说了,她一定能中选,而我,不会中选也不想中选。我们俩以后能不能再见还说不定呢,你干嘛这样紧张呀?”

“玲珑,可是。”紫萱见她不以为意,焦急地说着。

“好了,紫萱,我要睡觉了。”玲珑有些不耐烦地说着,“你也快来睡吧,哎,好烦呐,距离殿选还有一天的时间,早早选完不得了吗,还得让我这样煎熬的等着。”

“玲珑,这话可不能浑说呀。”紫萱听了忙提醒她说,“我不是说过吗,多一句都不说,你怎么还是记不住?”

“好啦,睡觉啦!”玲珑不耐烦地将被子盖在头上,说着。

一天后。

秀女们期待已久地最后一轮殿选如期举行。这一天,紫萱按照祖制是不能见到秀女们描眉画眼的,只得同大公主一般侍立在太后和皇上御座两侧,而其他宫眷则是全都站在她们的对面儿,等待着选看秀女入场。

这一天,晴空万里,鸿雁当头,皇上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太后看着他微笑的样子心里自然也是顺畅了许多:这些个年头过来,皇上向来都是不苟言笑,令人不免心生忧虑。

“秀女入场。”李莲英清了清嗓子喊着。随之,是五位秀女按照阿玛官职大小一个接着一个地走了进来。

“奴才恭迎圣母皇太后金安,恭迎皇上盛安。”秀女们异口同声地轻声细语。光绪帝似乎看痴了,露出了微微羞涩地神情。

“平身。”慈禧太后和气地说着。

“一等承恩公桂祥之次女,叶赫那拉氏静芬,见驾!”光绪帝听到这声音,脸上先前的羞涩逐渐被失望所取代,满满地转过头去看着托盘里为准皇后准备的玉如意以及为准嫔妃准备好的绣花荷包。

“江西巡抚德馨之长女,郭络罗氏明玉,年十七,见驾!”光绪帝依旧是看着如意和荷包,没有看这位秀女的模样。

“江西巡抚德馨之次女,郭络罗氏明秀,年十六,见驾!”不知为何,光绪帝突然将头转了过来,见到明秀之后,双眼发直,嘴上露出了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紫萱正在此时偷偷瞄了他和明秀一眼,也许在旁人眼里,光绪帝这是对明秀一见钟情了,但在紫萱眼里,他这是将明秀当成了胡采儿的替代品,因为,她长得太像胡采儿了。

“礼部左侍郎长叙之长女,他他拉氏芙蓉,年十五,见驾!”此时,光绪帝已将完全被明秀俘获了,再也没了看其他秀女的心思。

“礼部左侍郎长叙之次女,他他拉氏玲珑,年十三,见驾!”紫萱已经完全被玲珑的打扮所震惊:整张脸被不知用什么东西点上了密密麻麻地小黑痣且未施一点儿脂粉,穿着的旗服也是衣不合体且上面的花色也是及其的不精致,不仅如此,头上的饰品也是以素净为主且是能少就少。

“玲珑呀玲珑,你这是不想被选中还是想被关进牢里呀?”紫萱见到她这样潦草的打扮还朝着自己傻笑着不免心中紧张,“你这不是添乱吗?”

“皇帝。”慈禧太后转过头对旁边坐着的光绪帝说着,见他如痴如醉地望着明秀,“皇帝!”

“亲爸爸吩咐。”光绪帝回过神儿来,低着头对她说。

“皇帝呀,皇后的职责是统理后宫,母仪天下的典范,地位尤其重要。”慈禧太后笑着对他说。

“终身大事,儿臣不敢擅专,还望亲爸爸裁夺。”光绪帝谦恭地说着。

“皇帝呀,我还是那句话‘娶妻娶德’你自己放开眼光去挑吧。”慈禧太后笑着对他说,“亲爸爸信你,你心中的皇后人选,比定也合我的心意。”

“是。”光绪帝起身回答着,走到托盘前拿起玉如意,一步一步走到明秀面前,欲想将如意交给她。

“皇帝!”慈禧太后大喊了一声,这一声,将光绪帝从梦幻拉回到现实;也将时间定格在这一刻。

光绪帝无奈地回过头儿,望着坐在远处的慈禧太后,而太后示意他将如意交给自己的表姐,静芬。

光绪帝无奈,只好照做,然后又满脸失望地走到御座前,停顿了会儿,拂袖而去,光绪帝身上所带起的风从紫萱身边儿拂过,紫萱只觉得好凉且透露着剑拔弩张的硝烟味儿。

“叶赫那拉氏品貌贤淑端庄,着册封为皇后。”慈禧太后强压心中的怒意,平静地说着。

“谢皇太后。”静芬跪下谢恩。

“老佛爷,还得挑选两位嫔妃呢。”李莲英为调解尴尬的场面,突然说着。

“紫萱,你去把这两个荷包交给长叙的两个女儿。”慈禧太后淡淡地说着。

“是。”紫萱从托盘里取来荷包,交给芙蓉和玲珑。

“他他拉氏两姊妹,着封为瑾嫔,珍嫔。”慈禧太后露出些许笑意地说着。

“谢皇太后。”两姐妹也跪下谢恩。

“瞧瞧,长叙家的小女儿玲珑,当真是可爱呀,这小脸儿画的,哎呦,紫萱还不带她去洗洗。”慈禧太后似乎才注意到玲珑的妆容,打趣似的说着。

“是,奴婢这就带玲珑格格去洗洗。”紫萱尴尬地回应着。

“紫萱,我还是被选中了。”紫萱带玲珑洗着脸,满脸失望地说着,“难道这就是命吗?我终究得和皇上尽夫妇人伦,相伴一生?”

“尽夫妇人伦,相伴一生呀还得看你能不能拢住皇上的心呢。”紫萱抬头望望天花板,“不过呀,同他做夫妻都是肯定的了。”

“啊?”玲珑更加失望的说着,“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能有什么办法?”紫萱反问着,“难道像你当初同我说得那样‘求皇上将你废弃’?”紫萱突然话锋一转,“哎对了,玲珑,你在选秀大典上怎么把自己化成这样?”

“怎么样?我的创意如何?”玲珑笑了一声儿,“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还是被选中了,还封了个‘珍嫔’。”

“看来我得称呼你‘珍嫔娘娘’了。”紫萱开玩笑似的说着。

“你敢?”玲珑生气地说着,“不许你这样称呼我。”

“那怎么行,现在估计封嫔的圣旨都到侍郎府了,我看你呀还是认命吧。”紫萱平静地说着,见她撇嘴,“好了,时候不早了,我派人送你回家吧。”

“姐姐,你怎么还没回家呀?”玲珑见到芙蓉在午门口站着,满脸焦急地样子,好奇地问着。

“我在等你呀。”芙蓉平静地回答,“你一个人出来的,紫萱怎么没跟来?”

“姐姐,是我不让她来的。”玲珑调皮地说着,“姐姐咱们回家吧。”

“玲珑,姐姐知道你不想被选中。”芙蓉和玲珑并肩走着,“我也知道你心中一直仰慕着文三哥,可这终究不是咱们所能决定的呀,并且你是满人,他是汉人,你们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走在一起的。”

“姐姐!”玲珑不耐烦地说着,“你别说了,我都懂得,我从前仰慕文三哥只是因为他文采斐然又是咱们家的世交,根本没有想过要同他相守一生。不过现在,我只是一时难以接受自己已经是皇上的珍嫔娘娘。”她看了看手中的荷包,“仅仅一个荷包,就决定了我是他的妃嫔,我都没看清楚他长得什么模样,想必他也没看清我的样子吧。”玲珑仰头看着无比晴朗的天空,想让溢满眼睛的泪水不要流出来。

“玲珑,咱们的命向来都不是自己能做主的。”芙蓉感叹说着,“咱们生来就得参加选秀,入选的话,就要给母家带来无上荣耀;落选的话,还得被人指着脊梁骨说‘没能耐,不争气’。”

“姐姐回家吧。”玲珑擦了擦泪水,“趁着还没有正式入宫为嫔妃,咱们回去好好再孝顺阿玛额娘一次,就当是最后一次,行吗?”

“行。”芙蓉拉上玲珑的手,两姐妹继续走在前往母家的漫长的路上。

“两位格格走好。”紫萱偷偷地在午门的一角望着远去的两姐妹喃喃自语,“等你们再回到这重重宫门的时候,就是两位娘娘了,生死祸福全凭圣裁。”

“爷?”紫萱漫步着见到光绪帝正在御花园里闲逛着,急忙上前去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起吧。”光绪帝语气里满是无可奈何,“紫萱,秀女都送走了?”

“是。”紫萱平静地回答着。

“德馨家的两姐妹双双落选了吧?”光绪帝强忍悲伤地淡淡问着。

“是。”紫萱依旧是平静地回答着,但心中加上了开始没有的悲伤。

“朕同那他他拉玲珑到是缘分不浅呀。”光绪帝那早已被泪水洗刷过的眼睛发直,讽刺着说,“还说朕坏了她的兴致,不知道是谁坏谁的兴致呀。”

“皇上不要灰心,还有第二次,第三次选秀呢,到时候一定会有让您倾心的女子。”紫萱颤抖着安慰着他说。

“皇上?”光绪帝淡淡地说着,“朕难道不是你的偶像了吗?为何不称呼朕‘爷’呢?”光绪帝见她脸色有惊悚状,又说“朕说过‘多了也是无益,只一人相伴,足矣’,可是,朕心中那相伴的一人却被亲爸爸。。。。。。”光绪帝欲言又止。

“您当然是我偶像。”紫萱平静地说着,“只是,见你心情不佳,不敢造次,所以。。。。。。”

“这不是造次。”光绪帝突然微笑起来,像是雨后初晴,将她扶起,“朕很喜欢你的这种直白。至于这次选秀,也不是一点儿都没有给朕留下美好,这不还出采儿了吗?”

紫萱听了光绪帝这番话,更加确定了之前自己的猜想:郭络罗明秀不过是胡采儿的替身而已。即便是长得很像可终究不是同一个人,用不了多久,她在爷心中的地位就会逐渐降低。

“紫萱,早点儿回去休息吧。”光绪帝关心地说着,“最近把你忙得够呛,累了吧?之后朕大婚什么的还得由你张罗呢。”

“还好吧。”紫萱笑着回答,“只是比较‘追人’啦。”

“‘追人’是什么意思?”光绪帝疑惑地她。

“就是诸多事情赶到一起,比较忙不过来的意思。”紫萱笑着解释说。

“哦,原来是这样呀。”光绪帝微笑着点头说,“哎,那你就更应该好好休息了,养精蓄锐呀。”

“那,紫萱就告退了。”紫萱试探着说。

“去吧。”光绪帝平静地说着,见她还是不敢先回去,又说,“去吧去吧,莲儿呀估计都着急了。”

“紫萱告退。”紫萱退了几步,消失在御花园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