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梅花颂

第三十节 入宫

梅花颂 上官颐冰 5321 2017-05-18 21:53:29

  “莲儿,这几日本官没回到这延春阁,可有什么异样吗?”紫萱由莲儿为自己梳洗打扮,闲散地问着。

“回姑娘的话,小魏子近日发现老佛爷似乎有重用荣禄大人的意思。”莲儿还瞧了瞧门外,又回过头儿说,“给他连胜好几级呢,似乎还要,还要。。。。。。”

“还要什么?你倒是说呀。”紫萱见镜中的莲儿有畏惧色,“本官会保守这件事儿的,不会说出去的,你说吧。”

“老佛爷似乎有意撤了翁同龢的中堂之位取而代之的是荣禄。”莲儿低下头儿小声儿地说着。

“老佛爷这是依旧要控制朝堂呀。”紫萱听了托着额头沉思着,“对了,皇上和太后有没有因为选秀之事伤了母子和气呀?宫里可有什么这方面儿的闲言闲语吗?”

“这倒是没听说。”莲儿想了想回答着,“不过倒是有别的方面儿的闲言闲语,说是‘当今皇后的位子是老佛爷强迫皇上给了静芬格格,而不是皇上自己愿意的’。”

“告诉底下的人别给本官生事儿,如今离皇上大婚不远了,这节骨眼儿上出现这样的闲言闲语岂不是不想活了吗?”紫萱严厉地说着,“眼下最要紧的是大婚能顺利举行,谁若是在这期间给本官生事儿,本官定不轻饶!”

“是,奴婢知道了。”莲儿平静地说着,“这刚选秀结束,姑娘又得忙着去迎新入选的妃嫔入宫,之后的几天还得忙着张罗皇上大婚的事宜,奴婢真是担心姑娘会吃不消。”

“我累些倒是没什么。”紫萱微笑着拉过莲儿的一只手,“以前在家里,本官也是得这样操劳家中的大小琐事,早就习惯了。”

“原来是这样呀。”莲儿笑着回答,“难怪姑娘刚做了女官的时候就如此谙熟操劳琐事的一切,当真是当家的好手。”

“你呀是越发的油嘴滑舌了。”紫萱笑着说,“莲儿,头梳好了?”

“嗯,姑娘你看如何?”莲儿向紫萱介绍着,“记得姑娘说过‘以后都要美美哒’可是姑娘今日是去迎入选妃嫔入宫,怎么说也不能太过招摇,还要彰显喜庆,所以奴婢就给您梳了一个这样清新脱俗且不失宫廷女官风范的头型,姑娘可还喜欢?”

“嗯,挺好。”紫萱望着镜中的自己,笑着说,“当真是越来越长进了,还应继续努力呀。”

“是,多谢姑娘夸奖。”莲儿笑着行礼。

“莲儿,本官命人特地给两位嫔位娘娘打制的簪子可准备好了?”紫萱平静地问着莲儿。

“姑娘您看都在这儿了。”莲儿从梳妆台旁边儿的小抽屉里拿出一个描金盒子,并打开给紫萱过目,“您瞧瞧,照您的意思:一枚碧玉上面儿镶着珍珠,一枚是十足赤金的,可还满意?”

“不错。”紫萱看着两枚精致的簪子,微笑着对莲儿说,“莲儿,收好了吧,咱们也该启程了。”

“是。”

“哟,紫萱姑娘来了,我家老爷和夫人正等着您呢,里面儿请。”侍郎府门口儿,一名小厮,客气地招呼着紫萱。

“小哥儿辛苦,麻烦你带路。”紫萱掏出一锭银子,塞进那小厮手中,“一点儿心意,不成敬意,还望小哥儿笑纳。”

“紫萱姑娘当真是客气,那,小的就带您进去吧。”那小厮收起银两客气地给紫萱带路。

“皇甫紫萱,给长叙大人请安,给夫人请安。”紫萱朝着客厅里上座的长叙以及夫人行礼,紫萱身后的莲儿亦是如此。

“紫萱姑娘快快免礼。”长叙见状,将紫萱扶了起来,“姑娘是太后和皇上身边儿的红人儿,怎么能给老夫行礼呢?”

“大人言重了。”紫萱客气地说,“您是朝堂上正经的礼部左侍郎,紫萱再是红人儿也不过是后宫的一个小小的女官,况且,府上两位千金双双被宫里留了牌子,封了妃嫔,您以后就是皇上的岳丈了,紫萱更应该以礼相待呀。”

“紫萱姑娘,老夫可不敢造次。”长叙大人听了,慌忙着说,“若论皇上的岳丈,那也得是副都统桂公爷(对桂祥的敬称),老夫怎么能称为岳丈呢?”

“怎么不能?”紫萱开完笑着辩解,“紫萱说的是‘岳丈’而非‘国丈’,难不成大人是不认皇上这女婿了?”

“岂敢岂敢,承蒙皇上太后垂青,瞧得上两位小女,老夫感激还来不及,怎么说是‘不认皇上作女婿’?”长叙大人更加焦急地解释着。

“紫萱放肆,跟大人您开起玩笑了,您别当真也别见怪才好呀。”紫萱笑着对长叙说着,“竟顾着跟大人开玩笑了,两位格格呢?怎么不见她们呀。”

“奥,她们呀这会儿都在房间里呢。”长叙大人淡淡地说着,“老夫派人带姑娘去找她们吧。”

“那多谢大人了。”紫萱客气地说着。

“秀岑,带紫萱姑娘去见两位格格。”长叙大人吩咐客厅内一位侍立一旁的小姑娘。

“是,老爷。”那小姑娘回应着,转身又对紫萱说,“紫萱姑娘请。”

紫萱和莲儿朝长叙福了福礼,紧随其后,一道去了两位格格的房间。

“两位格格吉祥。”秀岑行着礼,“紫萱来了。”

“紫萱给两位格格,奥不两位娘娘小主请安。”

“莲儿给两位娘娘小主请安。”

“快起来。”芙蓉和玲珑连忙将二人扶起,“这是在家中,不是在宫中,就不必多礼了吧?”

“那怎么行?”紫萱自谦地回应着,“两位如今都是正经的嫔位了,紫萱怎可造次,不分尊卑呢?”

“秀岑,这儿没你的事儿了,下去吧。”玲珑淡淡地说着。

“是,格格。”

“紫萱,你可别怎么多礼了。”芙蓉突然满脸无奈地对紫萱说着,“那日选秀回家,阿玛和额娘带着全家人都在门口儿迎接我们姐妹,还向我们行礼,一口一个‘娘娘吉祥’,我和玲珑心里都十分的不好受。”

“大人和夫人是在为你们姐妹打算呀。”紫萱轻拍着芙蓉的手,安慰着,“这选进宫里的女子,若是再还娘家,娘家人跪迎是规矩,就算是生身父母也不例外呀,当真是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呀。”

“紫萱,你今天是来接我和姐姐入宫的吗?”玲珑撅着嘴对紫萱说。

“是的呀。”紫萱笑着回答。

“可我还想再多陪陪阿玛和额娘。”玲珑失望着说,“从小到大,我总是让他们操碎了心,都没有好好孝顺他们,如今我终于懂得要孝顺他们了,只可惜又得入宫为妃为嫔了。”

“知道孝顺父母是好事。”紫萱安慰着玲珑说,“但是,孝顺又很多方式呀,就比如,进宫之后照顾好自己,讨得太后和皇上的欢心什么的。”

“那我似乎依旧是不孝了。”玲珑失望着说,“从小,我就不会也不想讨好权贵什么的。”

“好了,好了。”紫萱转移话题,说着,“时间不早了,你们姐妹俩也该梳妆打扮,准备着进宫了。”

“好吧。”玲珑勉强着说,“姐姐,今天咱们进宫去,进宫之前得听紫萱安排。”

“是了。”芙蓉回应着说,“允儿,云儿还不给我们姐妹俩梳妆?”

“是,格格。”

“格格当真是生得倾国倾城貌呢。”允儿给玲珑梳着妆,见镜中的玲珑依旧是满脸失望与不喜,“格格,格格?”

“啊,梳好了吗?”玲珑被她打乱了思绪,心不在焉地问着。

“小五,你怎么了?”一旁的芙蓉见她如此,关心地问着,“可是身体不舒服了?”

“姐姐,我没事儿。”玲珑撇了撇嘴说,“允儿,可梳好了?”

“嗯,格格梳好了。”允儿的双手侍弄着玲珑的衣服和头饰,“格格生得真好看,只是不是正室,衣服只能穿偏红而不是正红,若是正红就更好看了。”

“荷包呀,你成了我与他的信物。”玲珑掏出了选秀那日紫萱亲手交给自己象征妃嫔的荷包,失神的说着,“不知道你是不是乱点鸳鸯谱呢。”

众人看着失神的玲珑,久久不语。

“两位格格。”紫萱打破这静静的场面,笑着说,“奴婢皇甫紫萱为贺两位娘娘进宫之喜,特命人为两位娘娘打造了两枚簪子,当作是紫萱送给两位的贺礼。”转身对莲儿,“莲儿,拿上来。”

“是,姑娘。”莲儿双手捧着描金走上前去,“姑娘,给。”

“这簪子真是漂亮呀。”芙蓉看着盒子里两枚精致的簪子,赞道,“真不愧是宫里东西,就是好得没法说呀。”随手就将十足赤金的那枚戴在了自己的头上,“有劳紫萱姑娘费心了。”

“娘娘客气。”紫萱微笑着平静地说。

“玲珑,我来亲自为你戴上这枚碧玉簪子吧。”紫萱走到依旧坐在梳妆台前失神的玲珑,为她戴上簪子,“真是我见犹怜,绝世佳人呀。”

“两位娘娘,入宫的时辰到了。”莲儿突然跑进房间说着。

“知道了。”紫萱回应着她,“两位娘娘该走了,启程吧。”

“好。”玲珑和芙蓉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阿玛,额娘。”玲珑和芙蓉走到客厅,发现二老已经并肩站在她们面前。

“阿玛,额娘。”玲珑突然说,“请阿玛和额娘上座。”玲珑与芙蓉对视一下,将二老扶到座位上坐下。

“阿玛,额娘。”她们姐妹双双跪下,每人手捧一杯热茶,“出嫁的女子,在出嫁前都要为父母奉上一杯茶,请阿玛和额娘喝茶。”

“好好。”长叙同夫人满含泪水地接过茶,“女儿们那,在宫里不比在家中,凡是都要中规中矩,千万不可大意,芙蓉还好,玲珑最容易惹是生非,芙蓉呀,你是姐姐,你得时刻提醒她,维护她呀。”

“是,女儿记住了。”芙蓉和玲珑也满含泪水的回应着且朝父母磕了三个头。

“娘娘们,这次真的该走了。”莲儿再次提醒着说。

“好了,女儿们,起来吧。”长叙同夫人一起将两个女儿扶起,“该上轿了,路上小心呀。”

“阿玛,额娘保重。”

“保重。”

经过了一路上颠簸,玲珑和芙蓉进入到紫禁城门口儿已经是黄昏时分。

“两位娘娘,请从这边儿侧门进去。”紫萱见玲珑欲要走正门儿,平静地制止她说。

“为何不能走正门儿?”玲珑挑衅且不解地问着。

“回珍嫔娘娘的话,因为您不是正宫皇后呀。”紫萱无可奈何地解释说,“宫里规矩,只有皇后才能走正门儿呢”

“好吧。”玲珑失望且尴尬地说着,“紫萱,我和姐姐都分在哪个宫里了?可是同一个宫呀?”玲珑平静地问着紫萱。

“当然不是同一个宫了。”紫萱微笑着回答,“不过呢,距离不远。”

“那都在哪儿呀?”芙蓉平静地问着。

“瑾嫔娘娘在永和宫,珍嫔娘娘在景仁宫。”紫萱依旧微笑着回答,“我带两位娘娘去吧。”

“好。”众人虽紫萱前往两位娘娘的住处。

“这里就是永和宫了。”紫萱带着众人走到一座宫殿,“瑾嫔娘娘,这儿呀,以后就是您居住的宫殿了,给您配备好的宫女太监全在里面等着呢,总共是宫女四人,太监五人。”

“姑娘辛苦,云儿赏。”瑾嫔娘娘转身看了看云儿,示意她赏给紫萱红包。

“紫萱姑娘,这是我们娘娘赏您的。”

“谢娘娘赏,奴婢还得领珍嫔娘娘去景仁宫呢,就不打搅娘娘休息了,您若是宫里缺什么就差人告诉奴婢一声儿,奴婢好差人去给您送去。”

“舍妹就有劳姑娘了,多谢姑娘惦记,本宫知道了。”

“紫萱告退。”

“紫萱,这宫里当真是大呀。”紫萱带领着玲珑一行人往景仁宫走着,玲珑突然感叹起来,“红墙黄瓦间,似乎锁尽了我一生的欢心。”

“娘娘如今都进宫来了,人前人后要自称‘本宫’可不能再称‘我’了。”紫萱提醒着她说,“娘娘仔细别人抓了把柄。”

“现在这里全都是咱们俩的人,难不成还有旁人偷听?”玲珑不以为意地问着,“我知道你是在为我着想。可我本身并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这样吧,以后人前我会自称‘本宫’,你可叫我‘娘娘’人后你还是似从前一样叫我‘玲珑’不然,我会觉得同你陌生了。”

“好,紫萱记住了。”紫萱见她如此珍视她们之间的友谊,便从了她的要求。

“你们也要同紫萱一般才好。”玲珑又对身边儿陪嫁丫头以及莲儿说。

“是,奴婢遵命。”

“珍嫔娘娘,给您配备的宫女太监数量同您姐姐瑾嫔的一样。”紫萱微笑着说,“姐妹俩同时入宫,位分也一样。”

“紫萱,你告诉我,是不是除了不能走正门儿,嫔妃黄昏时分入宫也是宫里的规矩呀?”玲珑并不在意紫萱所说的嫔位配置,失神儿地望着天上夕阳落山的情景。

“不是的,娘娘。”紫萱平静地说着,“皇上和皇后大婚也是黄昏时分举行的。”

“哼,是吗?”玲珑轻蔑着回了句,“好了,走了这么久的路,我也累了,想要进去休息了,你回去吧。”玲珑淡淡地说着。

“那,奴婢告退了。”紫萱欲要转身离开。

“紫萱,等等。”玲珑叫住了她,紧走几步,掏出了自己贴身的羊脂玉玉环,“这是我最爱的贴身之物,送给你了,就当是酬谢你带我来到景仁宫的礼物,你可得好生保管呀,这是我们俩友谊的象征。”玲珑调皮且笑着说。

“多谢娘娘厚爱。”紫萱笑着朝她行礼。

“都说了人后叫我玲珑的。”珍嫔假装生气地说着,“你若再这样称呼我‘娘娘’,我就当作不认识你,从来都没有你这位好友了。”

“是是是,紫萱知错,还望玲珑莫怪。”紫萱亦是调皮地说着。

“这才对嘛,咱们俩呀要永远都做好朋友。”玲珑笑着说,然后又感伤地说着,“紫萱,在这重重宫门之中,除了我姐姐和我的陪嫁丫头允儿以外,我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

“玲珑切不可这样讲。”紫萱立马用食指止住她的嘴,“什么只有我们三个亲人?在这个宫里,皇太后和皇上也是你的亲人呀,特别是皇上可是你的夫君呢。”

“夫君,又如何?”玲珑淡淡地说着,“他心里不是有明秀吗?将来还会有很多妃嫔呢,我想要的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怎么会是‘坐拥天下,拥有三宫六院的皇帝‘呢?”

“这,大约是人各有命吧。”紫萱沉思着回应着。

“紫萱,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咱们遇到皇上的时候,瞧他那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样子。”玲珑气氛地说着,“还说阿玛给我取了个这样的名字是‘用心良苦’不就是让他难忘吗?我和他一辈子不见面儿不就得了吗?”

“好了,好了,玲珑。”紫萱实在忍不了她了,“今天是你入宫的日子,说这些不堵心呀?对了,你方才不是说累了要休息吗,我看你这不是很累呀,还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么一大堆。”

“这回是真的累了。”玲珑生气地说着,“紫萱也回去吧,我要去休息了。”

“好吧,紫萱告退。”紫萱朝她行了礼。

“姑娘,您说这位珍嫔娘娘跟皇上不会真的一辈子不见面儿吧?”回延春阁的路上,莲儿担心着说,“奴婢可是听说,历朝历代都有一辈子没见过皇帝模样的妃子呀。”

“不能。”紫萱自信地说着,“他们俩呀会很恩爱。”

“您怎么知道的?”莲儿疑惑着问着。

“天机不可泄漏。”紫萱依旧自信着回答。

紫萱和莲儿一前一后走在回到延春阁的路上,她心里正巴望着见证历史上的那场“温暖又实在”的倾城绝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