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既见晚秋

得失得失,有得必有失(一)

既见晚秋 红庄夫人 3283 2017-04-23 20:26:55

  飞机到达了京都,晚秋跟着亚东和越鸣出了机舱,在机场里走着。

“你大哥林亮刚好从军队里回来。”舅妈沈越鸣挂了手机,笑着说,“他一直在部队,你正好见见。”

晚秋淡淡地点了点头。

“咦!那不是云堃吗?云堃”舅舅林亚东指着前面说道。

晚秋抬眼望去,看到一个高个子,身材伟岸,小麦色的皮肤,高挺的鼻子以及有着一双凤眼的男子走上前来:“亚东叔好,越鸣姨好。”

“你可真是大忙人,这是又去出差的节奏吧!”沈越鸣开着玩笑。

“鸣姨说笑了。去沪城看看奶奶。这位应该是亚巧姑姑的孩子吧!”管云堃注意到他们身边的晚秋。管云堃见过林亚巧的照片,说实话,长得虽美却并不像林亚巧,一身素色的衣服,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麻花辫放于一边肩上,静静地站在那里,冷冷的就像梅花一般宁静。

“对呀!叫林晚秋。”说着,林亚东转过头来看着晚秋,“晚秋,这是管家的大公子管云堃,他和你的三位哥哥可都是好朋友。叫一声。”

晚秋还没有从“林晚秋”这个称呼中反应过来,亚东跟她说话时,她正呆呆打量着管云堃,不曾理会。亚东略显尴尬,管云堃即使抬手:“就叫我四哥吧!”

“四哥好”晚秋回过神来点点头说道。

“叔,我赶飞机就先走了。”他看了看手表跟亚东越鸣说道。

越鸣接到:“你忙吧!记得代我向你奶奶问好。”

他越过晚秋,往前走。

晚秋回过头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一丝颤。

好熟悉。

进入了所谓的机关大院,便是一户户京都风味的建筑,以及站立的警卫。车子停在了其中的一家,同样有警卫。他们上前打开车门下去,抬头便看见“林府”两字的门匾。

晚秋看着这道门匾,知道从此以后自己的一生势必与这牌匾共享。但是,至于如何共存,就不是他们说的算了,晚秋仍记得景云最后跟她说的话。她不会让这门匾后的人对自己想干嘛就干嘛,她不会让自己白白来这里。

门匾的下方是一红色的花雕大门,门两边分别是两根石雕柱。柱上刻着“作善之百祥,作恶之百殃。”

“你好,晚秋。”晚秋的旁边出现一非常温柔的声音,那声音有着能让人心情舒缓的魔力,如同高山中的流水一般。果然,晚秋视线里声音的主人正是一个长得如其声音一般透彻明净的男人。

“这是你二哥林奇,是大舅的第二个儿子。”林亚东走过来解释道。

“二哥好。”晚秋愣愣地叫到。

“欢迎回家,爸妈,还有最重要的你,秋子。”二哥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秋子”这个称呼让晚秋一愣,看到那笑容,终于明白二哥像什么了,像一尊佛。

走进大门,穿过一个庭院,看到的就是大厅。

“妈,我把素素带回来了。”还没有走进大厅,林亚东便高声叫起。接着便看见一个与大舅母年龄相仿的妇女和一个有一定年纪的老妇扶着一位老夫人走了过来。就近一看,那老夫人和晚秋有着一样远山眉的。她就是林亚巧兄妹的母亲,晚秋的姥姥——吴韵。

“快让我看看,我可怜的秋秋,姥姥终于见到你了。”姥姥眼含泪水地看着晚秋,布满老年斑的双手抚摸着晚秋的身体、脸不停地说,“真像,真像我的巧妞。”

那双手即时有了岁月的侵蚀,但是却意外地温暖,暖地让晚秋的心无比安定的同时又没来由的心慌和不自然,晚秋低声地喊道:“姥姥。”吴韵激动地将她抱住。

“妈先坐下吧!晚秋回来是喜事,您老哭什么呢?”刚才的妇女安慰着吴韵。

吴韵放开了晚秋笑着说:“对对。你瞧姥姥。”

“来,姥姥给你简绍这是你的二舅母。”吴韵指着刚才说话的二舅妈跟晚秋介绍。这是一个极其干练的女人,尤其是那三角翘眉,愈发将其的强势和聪慧展露出来。如果说大舅母沈越鸣是一朵幽静的玉兰,那么二舅母蓝文雯便是一朵盛开牡丹。

晚秋礼貌的叫到:“二舅母。”

“这是李婶。是我从娘家带过来的。”吴韵指着那老妇。

林亚东一旁补充道:“她可是我们家的大功臣,不仅抚育了我和你的二舅,你的母亲,还抚育了你的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大老爷说笑了。秋小姐好。”李婶向晚秋问好。

晚秋连忙接到:“李婶好。”

就在这时,一声俏皮的声音冲入耳帘:“听说妹妹已经到了,我得看看这个妹妹长什么样?”是一个穿着时尚,身形俏丽,长相别致的女子。晚秋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她拉着转着圈。“一回来就捣乱,你妹妹才刚回来,也不拍累着她。”吴韵作似打了一下她说道,“这是你二舅母的小女儿思思,你的姐姐。”

“你可别见怪,晚秋,你姐是个疯丫头。”蓝文雯疼溺地看着林思思。

坐在凳子上的二哥林奇放下茶杯,悠悠地说道:“估计是在外面惹事了,唉!这老八可真累,到处给你擦屁股......哎!你干嘛喝我茶。”还没说完,林思思便冲上去一口喝了林奇的茶:“得了吧!别不识好人心,我是因为要迎晚秋,连口水都没喝就急忙赶回来。”说着便要冲上去作弄林奇。一片打闹,看着亚东吴韵的笑声,晚秋心中刚刚的温暖很快便消失不尽了,更多的是难以言喻的味道。

似乎只有沈越鸣察觉到了晚秋的变化,出声打了圆场:“我们在机场碰见云堃,他去上海了。”

“对!上海有一个大项目,云堃的盛天打算接手。”林奇接话。

......

晚秋的姥爷林亮是战功赫赫的将军,姥姥吴韵则是京都的大家闺秀,两人认识于抗战年代。两人育有两子一女,分别是晚秋的两位舅舅和其母亲。大舅林亚东娶的妻子沈越鸣是有名的纺织大亨的女儿,也是晚秋两位母亲以及管云堃母亲的大学同学外加极品闺蜜。她们四人在当初被人称为“四小花旦”:如玉兰幽静的沈越鸣,似雪梅孤傲的蒋景云,仿海棠美丽的杜棠之,像蔷薇耀眼的林亚巧可是京城各大名门争先相娶的对象。最后杜棠之嫁给了政商实力难以与其匹敌的管家大公子子管葛泉,沈越鸣成了世代从军的林家大少林亚东的妻子,方景云屈从嫁了一个平凡的男子,林亚巧则是未婚先孕,难产而死。

林亚东现为陆军司令,二舅亚景则为海军上将长年待在海上。林亚东的长子林亮是某特种部队的队长,二子林奇则为军队密码破译组的第一人。林亚景的长子林超则是海军上尉,幺女思思则是著名的琴提家,能谈钢琴和拉小提琴。

对于这些,来之前蒋景云就已经告知了晚秋,虽已对他们有了解,真正见到还是不同。

大厅分为前厅和后厅,中间是一道木雕作装饰的墙隔着。后厅主用作吃饭。大家围着一张圆桌坐下,晚秋坐在了吴韵的旁边,另一侧则是刚从部队回来的大哥林亮。

晚秋不说话,安静地吃着饭,继续不插嘴地听着其他人继续聊天。

“晚秋,还不习惯吧!平常还好就这唠话精一回来才这样。”林奇看我一直默不作声说道。

晚秋抬起头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晚秋的性格跟亚巧可真不像,反倒跟像是景云几分。”蓝文雯的这话让整个氛围静了下来,晚秋不在意的吃着饭,吴韵听了则将碗放了下来。

沈越鸣夹了菜放到晚秋的碗里:“耳濡目染总是有的,况且又刚来,生疏难免的,是吧。”

吴韵侧过来说:“别管他们,待会咱俩自己说悄悄话。”

晚秋笑着仍旧淡淡地说:“好。”

大家继续吃饭。

这时有一个盛着汤的碗放在了晚秋的面前,抬头是林亮盛的:“看你瘦的,多吃点。”晚秋拿起汤说了声:“谢谢大哥。”

晚饭后,大家聊了一会天便各自回房了。林思思则带晚秋去晚秋的房间。走在沿栏上,几乎只听见林思思的声音。“那边是我爸妈的流云轩,隔个花园的是大舅的竹净院。再过去是奶奶的轻殿。我们兄妹四个的在后面。啊!到了。左边的两间分别是大哥二哥的,右边的是我和我哥哥的。你住的是巧姑姑的闺房蔷薇阁。可是最大的一间。看,很大吧!”林思思推开门说道。一眼入目的是客厅,左边是书房,右边是卧室。这是一间全以古代装饰为主的房间。小到杯具,用笔,蜡烛,大到床、梳妆台无一不是精致古典的。晚秋不由地赞叹道:“好精致!”林思思看着晚秋,顿了顿说道:“你也喜欢精致的物品。”“恩!喜欢,只要是做工精致的,不管价格高低,我都喜欢收藏。”晚秋点点头说,一想林思思用了“也”,问到:“为什么是也?”

“因为巧姑姑也特喜欢精致的物品。”她看晚秋没有任何的表情,继续道:“这房间里的东西已经保持原样了18年。姥姥和大伯母一直照料着。只是你如今来了,给你添了像衣服一类的生活用品。”

“很好,我很喜欢。”晚秋淡定地说完后就不再出声。

林思思似乎有点尴尬,便回了房间。

晚秋从书房开始抚摸,摸了书桌,翻了书架,握了毛笔,抚摸了沙发茶几,抚摸了床、梳妆台和木质镂空吊灯。感觉曾经的气息就在自己的手里,自己的周围。来到阳台上,扶着木栏望去的是一片蔷薇花,吊灯在微风下摇摆着。

晚秋看着花看得出神,吊灯摇曳的影子在她的身上俏皮地跳着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