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既见晚秋

细雨蒙蒙,此故里非彼故里(一)

既见晚秋 红庄夫人 2061 2017-04-23 18:02:54

  窗外的海棠在下过雨之后愈发的红,晚秋见着那红,分外的刺眼,几个小时前,晚秋对着这红得惹人欢喜的海棠还是满心的喜悦,如今这花跟一切的事物一样,在晚秋的眼里只是可笑的灰暗。

景云送走林亚东和沈越鸣夫妻俩刚转身,便看见晚秋站在廊下看着海棠花,想着沈越鸣走之前的一再嘱托,现在看晚秋的态度,景云多年的头疼病又犯了。丈夫江陵作势向晚秋走去,却被景云拉住,江陵见景云朝自己摇了摇头,明白妻子的意思。晚秋的性子比谁都犟,这个时候去劝说反而会火上浇油。江南的梅雨季节一到,气候一潮湿,景云的肩膀就不舒服,加上今天亚东和越鸣的突然造访,景云整个人昏昏的。江陵见景云不舒服的样子,忙扶着她进了屋。

晚秋看见父母回了自己的房间后,只是慢慢低下头,看着地上下过雨之后落下的残叶,晚秋用脚踩了踩,绿的发亮的叶子瞬间跟泥土融在了一起,晚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梅雨季节独有的味道。“啪”一声,晚秋的额头一凉,原来是刚刚的那海棠落了下来,掉在了地上。看着这朵海棠,晚秋的心思越发沉重。对自己18年视如己出的父母有一日竟会成为自己的“养”父母,就在今天,自己的18岁生日这一天,会突然跑来两个陌生人,自称自己是她的“舅舅舅妈”。她从来没有想到,电视里狗血的情节竟然有一天回落在自己的身上。

入夜,丝丝凉风拂面。

景云端着饭菜走进了晚秋的房间,将饭菜放好之后,景云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景云是柳塘人,大学考上的是全国著名的Q大,这在当时柳塘还是掀起了巨大的反响,在父母的鞭炮声中,景云坐上了通往京都的火车。第一次见到林亚巧时,蒋景云被大包小包的行李弄得浑身疲惫,望着诺大的校园不知如何是好,而林亚巧就像一个公主一样,从容地走下车子,身后跟着一群拿着行李的佣人,此时的蒋景云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是自己的室友,更是成为了自己日后的挚友。

403寝是在当时的Q大,是出名的,因为403的四位美女不仅因为她们的容貌学识过人,还有就是家境也过硬。林亚巧的林家在京都的军事背景不容小觑,自己8岁成名,到了上大学时,她的画作就以每幅上万售出,他最擅长的是画虾,师承国派大师纪承恩。沈越鸣,全国棉花大亨的女儿,主攻经济学,入学前就已经掌握了英、法、德三门语言。杜棠之,其父是大名鼎鼎的最高检察院的检察长,母亲又是全国最大律师事务所的所长,本人子承父业,专修Q大法律专业。蒋景云,没有人知道她的具体背景,但是,蒋景云是四人中长得最美的,而且蒋景云的古文修复技能高超,刚入学就被文物院聘请修护古籍文物。

四年的时光充满了快乐,尽管有过冲突,到了最后,四个人都视对方为知己。可是一切都被林亚巧的出国被打乱了。大三,林亚巧作为交换生去美国留学后,便再也没见过她,头一年还有联系,但是到了后来就失去了联系,怎么也联系不到她。

景云再见她时是在京都,她已怀了8个月的身孕。要知道,当时,在那样显赫的大家族里,未婚先孕是有多避讳和无法允许的,更甚的是,孩子的父亲是谁竟然也不知道。当亚巧最后一身狼狈的来找景云时,景云明白连越鸣和棠之都不管她了。景云看着这个曾经如此闪耀的人,为了爱情和孩子而变成这幅田地,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亚巧带回了家。就在18年前的今天,亚巧还是被家里人找到了。她很恐惧,抢夺了景云的车钥匙,不顾怀孕的风险,开快车躲避她两个哥哥的追捕。就在高速上发生了车祸,送进医院时亚巧的呼吸已经很微弱了,医生是剖腹将孩子取出,而她也去世了。

因为当时亚巧的父亲十分的决绝,不肯让孩子进家门,亚东他们也无可奈何。景云看着怀里的孩子,默默下个决心。第二天,切断了一切与京都的联系,回到了柳塘,将孩子抚养长大。

景云将手里的杯子放下,看向了晚秋:“晚秋,吃点饭吧!”说完,便开门离开。

“如果他们今天不来,你会把我的身世告诉我吗?”

景云听着晚秋的声音,放在门把上的手停着了,没说话,她在等着。

晚秋细碎的声音随着门外的雨滴声想起:“如果我不去,可以吗?我不想姓林,我想姓江,可以吗?我只想要你一个妈妈,不行吗?”

门外的雨滴声越来越大,门把上渐渐湿了,景云拉开门走了出去:“不行。”

景云的反应在晚秋的意料之中,晚秋没有再说什么,翻身上床,桌上的饭菜未曾动过。

“你在担心什么?”雨下得越来越大,把电话的声音都给淹没。

“你确定你能让晚秋回林家吗?听说你们的感情不是很亲密。”

“你对我没信心吗?”

“景云,我和你四年的大学同学不是白做的。我知道你有多冷淡。但你现在还那么淡定,淡定得让我以为你根本不爱她。”女子焦急的声音如同窗外的雨声一般,顿顿得打在人的心上。

“越鸣,相信我,只要是我的要求,她一定会听。”接着便挂了手机,窗外的雨似乎没有要听戏来的意思,雨滴打在窗上,也打在蒋景云由始至终冷淡的脸上。

江陵的脸也出现在了窗户上:“为什么一定要逼晚秋?晚秋在我们这里生活了18年,让她突然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那不是陌生的地方,是她亲生母亲的家,那里有她的姥姥、舅舅。”蒋景云看着窗户上的江陵的脸严肃地打断。

“可是......”蒋景云没有再听下去,转身离开。

“没有可是,江陵。她是亚巧的女儿,她有责任查清自己母亲死亡的真相。我不会让亚巧死得不明不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