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既见晚秋

得失得失,有得必有失(二)

既见晚秋 红庄夫人 3314 2017-04-23 20:28:07

  林家配两个个与晚秋年龄相差不大的人来照顾晚秋的起居,一个是李婶的孙女紫鸯,一个是林家抚养的丫头平鸢。紫鸯能文,擅长医术,性格沉稳温和;平鸢能武,擅长舞剑,为人活泼乐观。

坐在梳妆台前,紫鸯帮晚秋在梳头,平鸢在整理床铺。长到18岁,还从来没有这么被服侍过。晚秋有点不适应:“我自己来吧!”便伸手要拿梳子,却被紫鸯阻止到:“小姐,我知道你还不适应,但是这是我们的工作,你可不能把我们的饭碗给抢了。”“就是,小姐,你现在的身份也不同了,可得尽快适应,不然可得你烦的。”平鸢一边弹被子,一边俏皮地附和着。

晚秋从镜子里看着这两个忙碌的人,不曾想到这两个人从我进入林家的第二天开始,就跟了我一辈子。陪我进了管家,与我一同被放逐了瑞典,去了英国。荣辱与共了一生。

七月的京都并不似南方的酷暑炎热,反倒是会下雨。来到餐厅时,大家都已在用餐。吴韵一看见晚秋,就急忙将晚秋招到身边催她吃早饭。

“妈妈,下个月就是您的80大寿,我和亚景都希望能给你大办。”林亚东喝着粥说。

“是呀!趁此机会,亚景和林超也能回来。而且我和大嫂会好好操办的,也不需要您老担心。是吧!嫂子。”蓝文雯连忙接到。

沈越鸣笑着回答:“当然,这是必须的。”

林思思听了来了劲:“奶奶,办的热闹点嘛!家里好久没这样热闹了。好不好呀。”

吴韵的手被林思思撒娇地晃着,听着其他人想法说道:“好,那就大办。不过下个月的大寿,重点不在我而在于晚秋。”

听到这句话,晚秋看向吴韵,其他人则看着晚秋。

“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林家的小姐,你不比其他家的小姐差。你的母亲是林亚巧,你的姥姥是我林家主母。你并不会因为没有父亲,并不会因为你没有在林家18年而低人一等。”吴韵拍了拍我的手,陈恳地说:“我要在那一天向所有人表明,林家除了思思外,还有一个小姐,就是你,林素。越鸣,这次宴请的人不仅要家里的人要齐,还要将所有有身份地位的家族都请来。”

“妈,你放心,我会办好的。”沈越鸣灿然地答应。

晚秋并不想让自己如此高调忙开口阻止:“姥姥……”

吴韵插嘴到:“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这是姥姥以及整个林家对你以及你死去母亲的补偿和正名,所以,必须得办。”

晚秋听罢,看沈越鸣朝自己摇了摇头,也不再言语,低头吃着早饭。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林奇和林思思带晚秋在京都的各处玩,见识了很多的人。其中就有林奇口中的老八——童司彬,林思思的男朋友,是一个不被林亚东看好,却被林思思视为男神的人。林奇称林思思和童司彬在一起是疯子和傻子的绝配。

颜妍是晚秋的好友,两人从小到大,什么都干过,听说这次要来京都玩,晚秋跟吴韵说了一声便到机场接了颜妍的机。

两人在机场一见面就一路地打闹着。突然,一个声音朝她们说来:“你走路不长眼睛。”原来颜妍打闹过程中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戴着墨镜,拿着LV黑色手提,穿着红色细高跟鞋的短发女子的身上。

“对不起。”两人连忙向她道了歉。

可是她仍然不依不饶的:“是呀,你们也只能说对不起了。除了这个,你们还会干什么?”说完还用十分嫌弃地眼光打量了晚秋和颜妍。

颜妍从小到大只有她鄙夷别人,哪有被人鄙视的时候,受了这样的气候哪忍得了。于是,上前了一步说到:“我们会干的东西很多,而且有很多是你不知道的,但是我知道你都会干什么。看你这一身,价格不菲呀!是哪个客人送你的呀?”晚秋看到那女的脸色一变,便拉了拉颜妍。可颜妍却开始来劲了:“哎呀!我忘了,这么多奢侈品该接很多客人吧!你记不清也是情有可原的。”

那女地气地将眼镜拿了下来,是一个化浓妆的女子,年龄跟我们差不多大。指着颜妍说:“你......你......”

颜妍假装没看到,拍了双手,似作恍然大悟:“对呀!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被有妇之夫看上了吧!”

那女子的脸青级了,指向颜妍的手颤抖着:“你......你......”

颜妍似乎玩上瘾了,一把抓住那女伸出的手指:“别激动,虽然我没经历过,也不会经历你的生活。但绝对能理解你的。”

那女像瘟神一样地甩开了颜妍的手,尖叫到:“你才是坐台的呢?而且怕是从雏妓开始做吧。”引的周围的人再次将目光转向晚秋和颜妍。

晚秋一听这话,便淡淡地出声:“我们并没有说你是坐台小姐,只是猜测你被某肥肚大亨看上了,也还在为你担心会被人家的正妻找到被甩巴掌呢?你怎么这么心急要为自己正身啊!原来你是坐台小姐呀!很辛苦吧!又得陪酒又得献身。刚才我还奇怪这么漂亮的人怎么会没有人来“爱护”呢?原来是因为脾气不好,动不动就放声尖叫。脾气这么恶劣,哪敢呀?可你也不用随便泼脏水吧!小心人家当你是得了妄想症关进精神病医院。”

那女的脸黑得已是不能再黑了。

颜妍继续贴油加醋:“你现在等谁呢?是等你的妈妈桑吗?”

“她等的人是我。”一个穿着墨绿色包身短裙和黑色鱼嘴高跟鞋,留着大波浪长发的女子。她摘下墨镜,是一个长得极美的女子,她的美有一种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她十分干练地说:“我不是妈妈桑,而是她的姐姐。”

“姐,不是我先惹事的。是他们先撞到我的。”短发女子委屈地说到。长发女子一直看着晚秋和颜妍。

晚秋一看到女子就不再说话了,因为,在女子的旁边还有一个人是四哥,管云堃。

“你好,晚秋。”管云堃打招呼。

晚秋才淡淡地说:“四哥好。”

“你认识她?”长发女子向管云堃问到。

管云堃点点头说:“林家亚巧姑姑的女儿。一个月前才回来。”

那两姐妹听到后皆是一愣。长发女子首先反应过来,向晚秋伸出手:“你好晚秋,我是程七七。”

晚秋淡淡地出手握了一下,又马上放下了。

程七七的手还伸着那,有一点尴尬。

她收回了手说:“这是我妹妹,程龄儿。我相信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没有误会,是我们不小心先撞上你妹妹的,只是我们已经道了歉。”晚秋摇头说。

“哪有?”

“够了。”程龄儿还想解释是就被程七七拦住了。

“先走了。”没等那三个人多说,晚秋便告辞。

一路上,颜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晚秋知道她想问什么。只是什么也没说。“妈,客人来了。”蓝文雯看见晚秋带着颜妍走进家门立刻喊到。

吴韵和沈越鸣应声出来。

颜妍是一个很开然的人,没一会儿,就把吴韵等人逗乐了。

吃饭的时候,颜妍每夹一菜就夸争夸李婶,还不带一个重复。

让吴韵很是开心。

“下个星期是我的生日,你过来凑凑热闹吧!没来多少人的。”吃完饭后吴韵说了一句。

蓝文雯听了正想开口,却被沈越鸣抢先:“真好陪陪晚秋。”只能不再开口。

晚秋向吴韵道谢,吴韵则拍了拍晚秋的手,不再多说。

送走了颜妍已经很晚了。

晚秋回了蔷薇阁,在紫鸯和平鸢的服侍下,上了床。平鸢拿着晚秋的衣服先走。紫鸯留下拨弄房间的蜡烛。

晚秋看着书说到:“姥姥已经同意颜妍来寿宴。”

“这样小姐就不会在寿宴上孤立无援了。”紫鸯剪着蜡心说。

“感觉在利用她似的。”晚秋翻过一页书。

紫鸯收拾好后,走到床边说到:“这不是利用,而是帮助。要让您拥有像思思小姐有这么多圈子里的好友是不可能的。您唯一的保障就是将您的朋友带进这个圈子,成为这个圈子的一份子。这对她的前途也是很重要的不是吗?”

“你知道程七七和程龄儿吗?”晚秋淡淡地问道。

紫鸯点了点头:“是程家的两位小姐。程家的郅伟与管家的盛天是齐名的。涉及娱乐、电影、房地产、珠宝等多个产业。这还不是最厉害的,程家最大的宝贝可是大小姐程七七,擅长跳舞,曾经在美国林肯公园出演过;不仅如此,22岁以工商管理博士毕业于哈佛大学,同时还取得斯坦福的心理学博士以及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人又长的漂亮,所以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媛,现在是郅伟的总经理。不过她的妹妹却是一个惹祸精。姐姐经常给她处理破事。但姐妹的感情却很好。小姐,怎么突然对她俩感兴趣呢?”

“今天在飞机场,跟程龄儿发生了冲突。后来碰见了她姐姐和管云堃。”晚秋无所谓地说。

紫鸯一声不响地看着晚秋。晚秋不解地问:“怎么了?”

“小姐,以后离程家的小姐有多远就有多远。”紫鸯一脸认真地说。

晚秋看着紫鸯认真地表情,点了点头。

紫鸯正要离开时,晚秋问了她一句:“程七七和管云堃是什么关系?”

“是男女朋友。怎么了?”

晚秋摇了摇头。

紫鸯关上了门。

我走下床,来到烛台边,看着手工绘画的灯罩,在烛光下隐隐约约地闪烁着。

“晚秋,林家只有一个人能帮你,曾经服侍过你母亲的人的女儿——紫鸯。相信她,整个林家只有她是会一心一意对你。”

那天晚上蒋景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个。

晚秋看着一闪一闪的烛光,我真的能相信她吗?

晚秋吹了一口烛火。

一室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