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既见晚秋

得失得失,有得必有失(九)

既见晚秋 红庄夫人 4471 2017-04-24 18:52:19

  明天就是管老爷子的生日。

今天晚秋并没有出门,而是留在了管家帮忙做事。

晚秋和杜棠之、沈越群以及苏姑姑在厨房做事,管家的其他人则在客厅里聊天。

“晚秋,真不好意思,你是客人,还让你做这些事。“杜棠之将剩下的碗筷收拾干净放入消毒柜时说道。

晚秋摇了摇头,将抹布洗净放在一边:“棠姨,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在管家这几天,你们待我这么好,更别说是芸婆的厨艺这么好,让我享了这么多天的口福。而且爷爷明天就生日了,我要是再不做点事,我怕自己会受不了的。”

“林家的女儿就是跟别家的不一样。”芸婆将水果摆好盘,“比咱家小姐就强多了。”苏姑姑是管奶奶的陪嫁丫鬟,与管家一同荣辱与共走过来,哪怕是在管家受批斗受难时也对管家不离不弃,并且管家的四位老爷都是她抚养长大的,因此她在管家的地位是很高的,说话也有一定的分量。

沈越群将叉子拿出:“可不是,就瞧云锦那丫头吧!让她做这些事,可要了她的命了。”

“可别给我提那丫头,今天一大早就跑出去了,也不知道又去哪儿给我惹事了。她也就她大哥能管住她。”杜棠之端起茶水说:“晚秋,帮你苏姑姑把水果端出去。”

走到客厅时,正说着话的管葛泉和管葛明也停了下来。管奶奶好奇地问道:“听你们在厨房里聊得那么欢,聊什么呢?”

晚秋把水果放在了茶几上时苏姑姑说:“正说晚秋比咱家的女儿强多了。家务活什么的都会做,而且做得还很好。”接着苏姑姑就把我这几天在管家做得事都跟大家说了。

“是吗?”爷爷听了将扇子一收,“不愧是林家的女儿,就是不同于一般的大家闺秀。”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记女声:“谁这么厉害?能让老爷子称赞的了?”

是管葛志、程朵朵夫妇以及他们的独生女云咏回来了。

“爸、妈。”管葛志打完招呼后,程朵朵忙接上:“您俩的身体进来怎样?”

“还是老样子,不好不坏。”爷爷摇着扇子说道。

“那您俩得赶紧好呀!这样我们小的才能安心。”程朵朵坐在江慧心的身旁说。

“就算好啊!也不会比你好的。你啊!还像以前那样吵闹,你刚才的那一句话就要吓了我半条命。”江慧心抱怨地说。程朵朵听了忙依上去:“对不起,妈,我给您顺顺气。”说着,将手放在江慧心的胸前作势顺了顺。江慧心笑着打了一下:“别闹了。”

“对了,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管葛志将军帽放到茶几上说。管葛志与管葛明都为军区的首长,只不过管葛志是空军,管葛明是陆军,两人都身穿军服,一蓝一绿坐在一起。

苏姑姑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管葛志听了之后点点头:“不错呀!你们看看现在的那些高干家的女孩整天做些不着地的事儿,哪能跟我们当时比?”

“你这话说的,好像孩子们在干什么不入眼的事似的。”程朵朵似乎有些不大乐意,“难不成云咏也这样?”

晚秋喝着茶的手不由停了一下,吃着水果的云咏听见自己的名字后也一脸茫然。

“我倒是希望云咏云锦两个丫头能有晚秋这一半好就足够了。”江慧心将茶杯放到茶几上说。

“我也是这么想。”管爷爷顺口接上。

程朵朵似乎更有点不如意了:“在京城、沪上的名媛并不少。葛志你不能一竿子打死了一片人。就拿七七来讲,不错吧!”

程朵朵在提到七七时,杜棠之脸色一冷,沈越群随手拿了一水果并瞥了一眼她,而晚秋则将茶杯放到茶几上。

“七七是不错,这女孩把程家的事业做得如日中天,是个女强人。”管葛泉察觉到了妻子的反应后,又补充道:“就是她妹妹令人失望啊。”

程朵朵刚开始听着对七七的评价很开心,但后来听到程龄儿,整个脸就挂不住了咳了一声:“不过说真的,晚秋在待人处事方面,还真不像是从小镇上来的孩子。”

这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有点不知如何接话,晚秋似乎没听到,依旧喝着自己的茶。

杜棠之听了更不高兴:“你这说的是什么?小县城的怎么了?别忘了是谁抚养晚秋长大的?是蒋景云。景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她教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差。”

程朵朵笑着回应道:“我怎么可能会忘?景云的才气是你们四人中最高的,想当初那是多少人为她神魂颠倒?”程朵朵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管葛泉。

管葛泉低着头,杜棠之脸色越来越黑,沈越群按了按她的手。

云咏看这场面再一次被自己妈妈弄僵,便拉起我的手说:“晚秋,我看我得好好向你学习了,不然可要被他们给唠叨死了。”

江慧心听了:“这才对嘛!多跟素素处处,好好学学。”

晚秋是真的有点坐不住了,忙辩解道:“我并没有那么好......”

云咏连忙插话:“你有这么好。”

江慧心站了起来,看了看院子:“走吧!跟我去院子看看。”

晚秋笑着点了点头,起身。云咏也紧随其后来到院子里,忙拉住我的手道歉:“对不起,晚秋,我妈就那么一个人,她......”

晚秋摇了摇头:“没关系,我没放在心上。”

江慧心已经套上了手套在花丛中照顾起花了,见我们还在那里说这话,忙催促到:“你俩儿在那儿磨蹭什么?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俩人应声过去套上手套,拿起铲子帮忙。因为花园哟重新装修,所以这些花就需要移位或者是植入盆中。

在江南的那个小镇的家里也种着花,从小跟着妈妈学习花艺,晚秋干起活来,很是熟练,而云咏却很生涩,由于力道没有掌握得当,一个下午下来,不知摧残了多少花,当云咏自己都已不忍干下去时,奶奶无奈道:“你呀!说你什么好?”叹了一口气,“你还是进屋歇着吧!”云咏可怜地看着晚秋,晚秋笑着示意她进屋后,放下铲子,将云咏的“佳作”收拾一堆拿到大门外处理。刚出门,由于树枝残花的遮挡,晚秋一时忽略了前方走来的人,一撞,花全散落在地,没来的及看清人,忙一边低头道歉,一边蹲下将花重新收拾,这时头上一暗,然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你就是林晚秋吧?”

晚秋一看,是一位穿着白色海军装的中年男子,对她笑着。虽然人到中年,但那从里向外发散出的儒雅之气完全能想象到这人年轻时的帅气风度。晚秋似乎有些呆滞住了,男子笑着用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晚秋忙点了点头。

“葛清,她就是亚巧的女儿吧!”一个美貌惊人,气质优雅的女子出现在了男子的身旁。

晚秋知道了,他们就是管家的四老爷和四夫人,管爷爷的小儿子管葛清,儿媳赵玉玲。晚秋回过神忙向她们问好。

管葛清见晚秋两只手都抱着花,忙接过:“我帮你。”

“谢谢叔叔。”

管葛清夫妇的到来无疑是这家最高兴的事。刚进屋,管葛泉、管葛明、管葛志就像小孩子一样的开心,管老爷子也止不住地咧嘴笑,听说这是管家爷爷奶奶最疼爱的小儿子,如今见这情形,果真如此。江慧心听见声音,也进了客厅,看见管葛清,忙上前抱住:“你可真够狠心的,一待那儿就是十几年,也不中途回来见妈一面。”管葛清喊了一声:“妈。”让江慧心的眼眶充满了泪水。

也难怪管葛清十几年前就去了东海上的岛,赵玉玲也随军一同去了,这十几年来,管葛清从没有回过家,只有赵玉玲独自一人回来过几次。今天看着=这场景,觉得管葛清似乎与家中的关系很是亲密,可令人纳闷的是为何他能一去岛上十几年不回家,更甚的是他和妻子赵玉玲竟无子嗣,这是让人最奇怪的地方。

快要到晚间吃饭时,管葛泉与杜棠之的在香港的二儿子管云豪二儿媳贾丹丹,以及管葛明与沈越群的在南京军区任职的大儿子管云斌大儿媳蓝婧婧、小儿子管云嘉都已到达。

“怎么不见云堃、云锦、云伟?”管葛清在坐到餐桌边时问到:“这一家人可就差他们了?”

“就是,妈,就我们家没来齐,而且差这么多,这可不行。”管云豪也在一旁附和着。

我扶着江慧心坐下时,江慧心同时说:“云锦云伟住在沪城,云堃也常来沪城跑,这三人都有事,我天天见都烦了,他们只要明天人都能到齐就行了。”

“云锦云伟学校里都有事,云堃公司里忙着呢?”杜棠之将筷子递于管葛泉时补充道。

晚秋正要往餐桌的末端坐时,却被管奶奶拉住:“坐我旁边吧!晚秋。”

这话一出,餐桌上的人神色各异,沈越群与杜棠之面露喜色,程朵朵脸色一冷,其他人更多的是吃惊。

管爷爷见晚秋稍有迟疑,也催促到:“快坐吧!老二,你退一位。”

管葛明听了忙应声和沈越群推了一位,于是,晚秋便坐在了管奶奶的旁边。

“四叔,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呀?”管云豪夹着菜问到。

赵玉玲装了一碗汤递给管葛清,笑着说:“这会儿妈应该会很开心的。”管葛清喝了一口汤,看着家里人看着自己,缓缓地说道:“我将着十几年来的探亲假一起算,能呆上几个月。”

众人一听皆是大喜,江慧心更是激动地问道:“真的?”

管葛清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赵玉玲见管爷爷和管奶奶都如此开心,连忙问:“爸妈,这样你们开心吗?”

“开心。”管爷爷喝了一口酒说。

管葛泉举杯说:“为了这常年不回家的儿子肯回家落户几月干杯。”

众人都开心地举酒祝贺后,管葛志问向杜棠之:“今年爸过生日,真不请人了?”

杜棠之咽下一口饭回到:“爸不想铺张,只想一家人聚一聚安静点过。”

赵玉玲听了插了一句:“连挚友也不请会不会不好?”

“你爸怕请了一个,就来了一群,倒是又要闹出一些事来。干脆就都不请了。”江慧心一边喝着汤一边解释。

赵玉玲领悟地点了点头,可是程朵朵有点不大乐意,放下碗筷,笑着说:“可是有一人怕是一定得要请的。”

赵玉玲回过头来问:“什么人?会让三嫂惦记着?”

程朵朵见众人都挺好奇的,便更来了劲:“云堃的女朋友呀?”

杜棠之一听,连忙将碗筷放下,一脸不悦地看向程朵朵。其他人都是一愣纷纷将视线投向杜棠之和程朵朵,唯有管葛清和赵玉玲一脸茫然,管葛清问到:“怎么?云堃有对象了?”

程朵朵不顾杜棠之的注视,继续说:“是我的侄女七七。”

“是吗?”赵玉玲也插话,“能被云堃看上的人应该很不错吧!”

“那可不?”程朵朵听了赵玉玲的话更开心了。

“大哥大嫂,什么时候能见见这位......”管云清转向管葛泉,还没说完却被杜棠之打断:“八字还没一撇儿的事,云堃的心野着呢?他的心很难容下一个女子的,全装着他的工作。”

程朵朵听了正想反驳时却被杜棠之抢了一步:“爸说了只是家人聚一聚。程七七是你的侄女,但还算不上我的儿媳,算不上管家的人。”沈越群一听,忙向杜棠之使眼色,杜棠之置之不理。

“那为什么要请林家的人?还请一个半路出来的野孩子?”

“程朵朵。”

程朵朵见杜棠之如此不给自己面子,着急地出声。却不想被杜棠之、沈越群、管葛泉等人喝声制住。

晚秋正吃着饭,一听这句话,便僵在了那里。江慧心看了看我,严肃地说:“你这像什么样子?”

程朵朵还要讲话,却让管爷爷放下酒杯的重声给止住:“晚秋是代表林家来的,林家主母是你妈的姐姐,怎么?不能来?晚秋是我例外请来的特意给我过生日的,我给自己找一个礼物庆祝自己的生日都不行吗?”

说完这句话,管葛志赔罪地说:“爸,当然行,朵朵就这一个人,您别介意。”说完又使眼色给程朵朵,程朵朵负气地转过头。

管奶奶夹了一筷子的菜给晚秋,晚秋轻轻地微笑,继续吃饭。

“真不知道程家的人到底是怎么了?老是和我们林家过不去尤其是和小姐你。”平鸢铺着床说。

晚秋没有答话,紫鸯拿着几件衣服出来,见晚秋梳着头,有点担心地问道:“小姐没事吧?”

晚秋摇了摇头:“要是这几句话就能气到我,我还是蒋景云养大的女儿吗?”晚秋放下梳子,拿了一本书,“比这更难听的我都听过,我压根没放在心上。”

紫鸯听了点了点头,又将手里的几件衣服提起问:“明天小姐想穿哪件?”

晚秋低头看着书只回了一句:“大方一点即可。”

过了一会,紫鸯与平鸢都出去了,晚秋放下书转向窗户往外看去,看到管葛清一人在花园里坐着,似乎坐了有一会儿了,不过没多久便进了屋,之后我也熄灯睡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