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既见晚秋

得失得失,有得必有失(八)

既见晚秋 红庄夫人 2571 2017-04-24 18:50:12

  因为是星期天,淮京路上的人有点多,晚秋和云锦、云伟是从民族公园绕了过去,晚秋有点惊奇在这么热闹的市中心,竟还有这么一出清净的地方。穿过民族公园,便看见淮京路步行街拥挤的人群,因为介意到晚秋不喜欢这吵闹的场景,众人便在咖啡店里坐下休息了会。

坐在露天下的位子上,喝着浓浓的卡布奇诺,看着云锦指着周围的建筑物以及地图上的一些路线,虽然有些闹,但总归还是挺舒畅的。

云伟则是四处打量着周围,突然他的眼光稍微停顿了一下,正想转移却不想被晚秋察觉,晚秋顺着望了过去——是程龄儿。

晚秋一声不响地转过了身,云锦见到正想要和她一起离开,但程龄儿却走上前来:“云锦、云伟,好久不见了。”

云锦、云伟碍于自己的三婶程朵朵是程龄儿的姑姑,只能尴尬地打招呼。而晚秋则是自己喝着咖啡。

“这麽巧,你什么时候来的上海?”云锦客气地说道。

程龄儿拂了拂头发,满脸笑容地说:“我跟姐姐来的,姐姐来上海出差。”

“哦!七七姐也过来了。”云锦似乎有点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看了晚秋一眼。

而晚秋见这场面令人难以呼吸,便拿起了包站起来:“我先去别处逛逛。”

云锦听了正想跟上来,却被程龄儿拦截道:“云锦,你也不跟我说说......“

云锦不好推脱,只能向云伟使眼色,云伟见此情景急得急跺脚,也就不管云锦向晚秋的方向跑去,可惜一个绿灯,大批的行人走过将云伟拦了下来,等行人走完时,晚秋早已消失在了云伟的视线中。

云伟着急地扶额:“完了,我要被妈给骂死了。去哪了?”

晚秋一个人在历史与现实相交汇的大都市中心,随着人群不断地向前走着。离开前,晚秋顺手那了云锦的地图,翻着地图,去参观了各历史名人的故居。

走着走着,晚秋便来到了一条安静地街道,一条单行道孤寂地隔着两边的法国梧桐树。这些经历了百年岁月洗礼的梧桐树枝繁叶茂到能相互触及到对方,有的甚至延伸到两边居民屋的院内,触碰到二楼的窗户,这些居民屋都是上世纪所保留下来的建筑物,颜色独特,环境安静。晚秋慢慢地走着,时而停下,深吸一口,听听空气的声音,然后继续走着,四处观望地走着,捡起罗曼道路的落叶中的一片,把握在手中玩弄,此时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偷得浮生闲的“小偷”,为这难得的安详而阵阵窃喜。

这是家非常古典的茶艺室。

程七七茗了一口茶,看着面前的男人。管云堃笑着也放下杯子说:“你的男人是很帅,我知道的。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

程七七并没有被这句玩笑话而开心,仍旧十分严肃地看着管云堃。管云堃见这场景,问到:“怎么了?”

程七七轻声地说:“你爷爷的生日真不用我去吗?”

管云堃一听,脸色有了点变化,只是低头,没有回答。

“云堃,我不明白,我们交往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到我出席管家的宴会?”

“七七,爷爷只是想要低调一点。”管云堃松了松手表。

程七七将脸转过一边,看着窗外说:“那不说爷爷,伯母呢?我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够好,就是得不到你妈的认可。为什么伯母对我的意见会这么大?前几年说是因为伯母没有准备好当婆婆。好,我理解。现在你二弟都结婚了,还没有做好准备吗?”

“云堃,我们结婚吧!”程七七似乎越说越激动,两只手抓住管云堃的左手。

管云堃看着程七七,见程七七含着眼泪,伸手捧着她的脸说:“七七,你知道的,我爱你,很爱你。”

程七七听了这句话,将一只手放到管云堃捧着她脸的手上:“我们可以先订婚。”

管云堃只说了一句:“你得对我们的感情有信心。”

程七七有了一点明白,无力地说:“我是对你妈没有信心,我只是不相信你的孝。”

管云堃将放于程七七脸上的手收回,没再说话。

程七七也收回了抓握在管云堃手上的手,弱弱地说:“你说,会不会有一天我们的感情会败给你的孝?”

管云堃面无表情,只是淡淡地看着程七七。

程七七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只觉得很陌生,似乎从来不认识他。

慢慢地,晚秋来到了一个公园,在一个复古铁质的亭子里坐了下来,亭子从顶到周围栏杆全攀爬着不知名的花,缠绕着,依附着,使得整个亭子都充实着淡淡的花香。

晚秋呆呆地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向四周看了看,一片茫然,晚秋似乎忘了自己是怎么走到这的。似乎有一段时间,晚秋停止了思考,慌了神,心里多了些许的凄凉。

刚才在茶艺室不小心将程七七和管云堃的对话听到,晚秋不知道自己是幸运的还是不幸。到现在晚秋还能记得当时听见程七七说要结婚时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晚秋又在坐了一会儿,思绪渐渐都回来了,我再看看这凉亭,只觉得想笑,拍了拍脸,站了起来离开。

管家。

管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摇着扇子,眉头紧蹙。

江慧心则焦急地打电话。

“一个大活人,你们俩也能看丢了?”杜棠之坐在沙发上看着云锦和云伟发火到。

“程龄儿一直拉着我,再加上路上有那么多的人。”云锦低着头十分愧疚地说。

“程龄儿。”杜棠之提高了嗓门说:“平常也不见得你跟她有多好呀!今天怎么就这么好心了?”

云锦嘟囔道:“还不是因为大哥。她姐都要成为我嫂子了,我能怎样呢?”

云伟一听忙向云锦使眼色,杜棠之皱了皱眉头:“你说什么?”云伟马上发话:“妈,我和云锦找了一下午,云锦已经很抱歉了,您就别说了。”

杜棠之还要发话,在一旁打电话的管老太太,将话筒放下:“好了,棠之,这两孩子都已经认错了,就被再说了。”

“妈,晚秋要是有什么事,我怎么向越鸣交代?”

“大哥。”云伟出声时便见到管云堃进来。

“素素回来了吗?”管云堃问到。

杜棠之看见自己的大儿子回来,忙站起来:“还没。”

“我出去找找。”管云堃正要出去时,便听到紫鸯说:“小姐回来了。”

晚秋刚下出租车便看见紫鸯和平鸢迎上来,满脸的着急。

没等她们发话,晚秋便说道:“我知道,是我的错,别再担心我了,我没事的。快进去吧!”

平鸢拿过晚秋的包:“小姐,管家人都急死了,打你手机,你也不接了。”

“我手机不是没电了吗?”晚秋一边解释一边往里走。

等晚秋进去时,便看见一家人急成一团的现象。

杜棠之见我进来,忙迎上来:“晚秋,你还好吧?”

“我没事。”

江慧心拉着晚秋坐下:“怎么打你的手机,你也不接?”

晚秋顺势坐下:“手机没电了。”

晚秋看了看委屈地云锦,忙拉过云锦的手说:“不怪他们,是我自己爱玩。”

“回来就好。”管爷爷收了摇扇,“吃饭了吗?”见我摇了摇头,忙说:“快,去吃点。”

杜棠之也站了起来:“棠姨给你弄,等着。”

晚秋笑着点了点头。视线正好与管云堃对上,一双黑得深不见底的眸子就在这一瞬间,把晚秋的思绪给吸走了,想到下午的事,挖你去刻意地将视线移开。

这一刻,晚秋知道最起码的一点,对于这个男人,她动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