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既见晚秋

得失得失,有得必有失(七)

既见晚秋 红庄夫人 3370 2017-04-24 18:49:14

  一个暑假很快就过去了,几个人在暑假里游了黄山,去了古镇,访了名园,虽说没有什么刺激惊险,但也不失许多的惊喜欢笑。唯一的遗憾是晚秋不能和颜妍等人一起回去。蒋景云透过颜妍无需回柳塘看望。晚秋明白她的用心,虽然很贴心却也很狠心,为了断绝晚秋的念头,一年没有和晚秋有过任何方式的联系。

快开学了,他们也快从家里赶过来了。晚秋轻倚着石栏坐着,蔷薇花开的正是最盛的季节,各色的蔷薇都开得甚是耀眼绚丽,迷了人的眼睛。

平鸢从围栏那边急匆匆地过来,穿过了廊亭来到我的身后。

“小姐,来了。”平鸢说道。

紫鸯将倒给我的茶放到我的面前,退居一边不说话,只是看着我。晚秋仍旧不做声地看着蔷薇,似是过了很久。才缓缓地拿起那杯水喝了一口,有点凉了,晚秋顿了顿。紫鸯见到:“要不再沏一杯。”

晚秋摇了摇头,放下杯子,然后起身:“走吧。”

晚秋和紫鸯、平鸢向前院走去。

还在门口时就听到了蓝文雯独特的声音:“云堃这次待在沪城多长时间啊?”

“一个月吧!”云堃独有的嗓音毫无波澜地响起。

晚秋走了进去,吴韵看到后笑着说:“晚秋,午觉醒了?”

“我没睡。”晚秋笑着回答道,“四哥好。”管云堃默不作声点了点头。晚秋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了茶杯。

“什么时候去沪城?”沈越鸣问到。

“就明天。”

吴韵看了晚秋一眼向管云堃说:“我不能去沪城祝你爷爷生日快乐,就让晚秋代替我去吧!”

吴韵这话一讲,让厅内的人都一顿,晚秋将视线从茶杯移开看向吴韵,吴韵则不管其他人的看法,笑吟吟地看着管云堃。管云堃非常镇定地点了点头:“那好。”

“那明天让晚秋和你一起出发去沪城吧!”

吴韵的这一句又一次激起了刚平息下的激流,蓝文雯有一点坐不住叫了一声:“妈。”而吴韵却当什么也没听到,依旧笑吟吟地看着管云堃,管云堃也依旧沉稳地答应了下来。

晚秋将视线收回到手中的茶杯,看着杯中上好的大红袍,这是管云堃喜爱的,不由自主地抬高了唇角,茗了一口,不错。

晚间,沈越鸣过来蔷薇阁。

“晚秋,不用弄了,我待会就走。”沈越鸣见我要端茶忙拒绝到。沈越鸣拉着晚秋的手,让晚秋坐在了一旁:“晚秋,管家,不比我们林家,管家的分支很多很复杂,你这次去是代表林家,应该明白姥姥为什么要这么做吧?”

“你的一举一动都将显示林家的家教和你自身的修养。晚秋,你应该明白姥姥为什么会派你去向管家道贺吧?”

晚秋过了一会儿缓缓地回答:“为了巩固我在社交圈的位置,为了让我在南方的圈子里能打出一片,就像思思和程家的姐妹。”

沈越鸣欣慰地说:“你明白就好。晚秋,虽说这次不是管老爷子的大寿,但管家的亲戚和一些军政商三界很有影响力的家族都会派代表来祝贺,你必须把他们之间的利益关系了解详细。”沈越鸣转向紫鸯和平鸢,十分严肃地看着,“你们两个这次随行一定要照顾好她。”

晚秋温和地笑着:“我没事的。相信我,大舅妈。”

沈越鸣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要是有问题,你越群阿姨和棠之阿姨都会帮你的。”

晚秋笑着点了点头。

“醒了?”

晚秋随着声音看过去,是管云堃。

揉了揉眼睛,木木地点点头。

管云堃见了笑着说:“到沪城了,你可真准。快下飞机吧!”说完见晚秋依旧一副迷糊之态,笑着揉了揉晚秋的头发,顿时晚秋就被镇住了。但是掩饰地很好,晚秋看着他笑着离开座位,木讷地摸了一下刚才被他抚摸过的地方,心里有一丝异样划过,很神奇,晚秋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她很开心。

晚秋没想到的是二舅舅林亚景会在机场接机。

“我过来沪城公干,知道你今天要来,便来接你了,走,坐二舅舅的车去管家吧!”林亚景笑着抚摸着晚秋的头发,又转向管云堃,“不介意屈尊坐我的车吧!”

管云堃礼貌回应:“怎么会?”

晚秋和管云堃坐在了后座,林亚景开的车,紫鸯和平鸢则坐了后面的一辆车。

渐渐地,车子进入了一条两边满是香樟树的小路上,最后在一个欧式建筑物前停了下来。

管云堃先下的车为晚秋开的车门,晚秋缓缓地下车打量这幢充满着历史沧桑感的房子。

“二舅舅还有事,就先走了。”林亚景从车窗里伸出头说,“晚秋,好好照顾自己。”

见晚秋如常地回应后,林亚景才开车离去。

“走吧!”管云堃说了一句,晚秋点了点头,随行跟了上去。

进门后首先入眼的是一片草地和那棵沧桑的松柏大树。大树很高,枝叶很是繁茂,延伸出的粗树干将二楼的窗户都给遮掩了。

进了屋子,来到了大厅,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复古布置使人重新回到了那个时代似得。家具有了一定的岁月,一些地方透着斑驳的痕迹,这只能使这个家族的历史更显的悠久。

还没来得及感受完这幢建筑,晚秋就被一个人影扑倒,与此同时也听见杜棠之的声音:“慢点,这丫头,仔细别摔着晚秋。”

是云锦。

“一家人尽是等着你呢!”云锦双手拉着我不停地叨唠着,没发现管家老爷子和老夫人下楼。

“你消停点吧!也没见你吃多少饭,哪来的力气讲这么多的话。”管老夫人假怒道。晚秋走到两位的前面,礼貌地打了招呼,江慧心向晚秋招了招手,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晚秋笑着走上去坐在了江慧心的旁边,喊道:“奶奶好!”

“上一次见你,你还只有12岁,那个时候我去柳塘的江家老宅避暑,你和我哥的孙子一起陪着我,现在想想那段时光可真开心。”江慧心拉着晚秋的手回忆着。

晚秋记得这位江奶奶,自己的爸爸江陵是她妹妹的孙子,这位江奶奶虽说早已嫁入了大城市,但是每当身子健朗,又赶上闲时,都会回柳塘住到晚秋家的江家老宅避暑。而且每一次避暑,还不到子女随从,就自己一个人回。晚秋再吴韵寿宴上就见到江奶奶了,只是想着母亲蒋景云的嘱托,不可想外透露江奶奶与自己的关系,晚秋才没有打招呼。如今,晚秋见江慧心主动提起,便也不再隐瞒,附着江慧心回忆。

由于住在上海的管家只有杜棠之和管老夫妇两家,而且管云堃的父母也是另住在外,因此晚饭较为简洁但又很温馨。晚饭吃完后,大家便在客厅吃着水果,聊着琐事。

“来上海可得好好玩,明天让云锦云伟带你出去玩玩。”管爷爷喝着大红袍跟晚秋说到。

“行啊!晚秋明天,我到你去淮京路去逛逛,还有……”云锦一听变来劲了。

说实话,晚秋着实被云锦的热情所给吓到了,一愣一愣的。管云堃也看不下去了:“你想累死林晚秋吗?吃东西也堵不住你的嘴,消停会吧!”云锦一听,不服气了,将吃过水果的手一把拂过管云堃的白衬衣,管云堃低头看了看,脸色变青,一家人都笑了。

晚秋是在云锦的拍门声中惊醒的。

在一脸惺忪地去开了门之后,便转身回躺到了床上,压根就没有看门外的人一脸。因此当晚秋意识到为何门口突然没有响声时,抬头一看,令晚秋尴尬的只想立刻钻到洞里。

管云堃一只手摁着云锦的后脑勺,一手捂着云锦的嘴巴,而云锦的两只手则与管云堃的一只大掌奋斗着。随着大门的打开,这一切都被暂停了,两个人都将视线转移到晚秋的身上,到晚秋躺回床上,两人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晚秋意识到不对劲,回头一看时,三人顿时清醒了,尤其是晚秋和管云堃,两个人都极其尴尬。只因晚秋穿着一件男式长款的衬衣,衣沿只过臀部,衣领因为睡觉的原因,纽扣扣的极低,而且晚秋又一头乱发。真是极其的......

管云堃咳嗽地别过脸去,在云锦肆意的笑声之下,晚秋马上冲到洗手间整理妆容。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只有云锦一人了。

“我哥一早可真是艳福不浅啊!”云锦坐在床上开着玩笑。

晚秋丢了一抱枕过去:“你这么早来劳人清梦,还好意思说?”晚秋在梳妆台前梳着头,“你哥怎么会在我房门口?”

“因为我太吵了。我哥想让你这位美人多睡会呀!可谁知......”云锦还没说完,剩下的话就在晚秋的“凌厉”的目光下给咽了回去。

晚秋和云锦下楼时,管老夫妇以及管云堃、管云伟已经在用餐了。

“昨晚睡得好吗?”江慧心一边递给晚秋豆浆一边问。

晚秋接过豆浆:“睡得不错。”

“可惜因为某个人,早上却醒的极不舒服。”管云伟突然在一旁补充到。一说完,晚秋的心便不由地跳了一下。

管爷爷有些疑惑地看着:“怎么了?”管云伟对着云锦使了个眼神,使得管爷爷继续追问道。晚秋只能将头越往下低。

管云锦对着管云伟怒视了一眼,顶嘴道:“可不是,为此有些人还难得眼福了一把。”

管云锦这句话,让晚秋的头低的更低,管云堃的脸一阵泛青。

江慧心似乎看出了什么,咬了一口饼说:“别太热情失了分寸,让人觉着不像个大家闺秀倒像是个人来疯。”

云锦一听了:“是三哥......”

“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管云堃终于发话了,云锦只能不服气地埋头吃饭。

管奶奶夹了一块饼给晚秋:“晚秋,多吃一点。”晚秋几乎埋在碗里的头才稍微抬起了一点。

餐桌上只剩下了吃饭的声音,还有的是管爷爷一脸茫然地打量着几个年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