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既见晚秋

不是你的终归不是你的(三)

既见晚秋 红庄夫人 3109 2017-04-30 22:40:00

  管葛清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的大学校友,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却不知如何言说。他和蒋景云是墓中之人最为信任的两个人,当初,也是他们两个人合力保全了林亚巧的爱情和她的女儿,虽天不遂人愿,两个人再怎么努力,终是无法斗过上一辈的权力和同一辈的背叛。

“大嫂也来京都了,有见过她吗?”管葛清先开口。

蒋景云没有理会他的提问,只是自己说着话:“好久不见,亚巧!我昨天住在你的房间,见了沈越鸣,你的这位大嫂,我们的昔日同窗,可真的是把明哲保身做出了一个极致。当初你的事,她能做到不问不答不理三不管。如今晚秋的事,依然只是表面客套不落下,其余一概不理。她不理,我得理呀!”管葛清见蒋景云一边用帕子擦拭着墓碑,一边唠叨着,便拿出了一根烟,刚要点起,便听见蒋景云的话顿住了,“我得为我们的晚秋谋一个好亲事。”

蒋景云笑着看着愣住的管葛清:“你想什么呢?”

管葛清的表情一脸凝重:“什么亲事?”

蒋景云只是挑了挑眉。

是啊!还能有什么亲事?不就是云堃和晚秋的亲事吗?管葛清抚了抚紧皱的眉头:“你会同意这门亲事?先不说你和我大嫂的关系?你那么疼爱晚秋,你会让她嫁给一个她不爱的人吗?”

蒋景云和杜棠之的关系破裂是在亚巧去世的那天,如果不是杜棠之向林家告密,亚巧的行踪不会泄露,亚巧也就不会死。从那以后,杜棠之于蒋景云而言与死人一般,这样的关系,能让两人坐下讨论婚事吗?管葛清实在想不明白。

“谁说谈婚事得要我和她见面了?不是有林家吗?晚秋现在可是姓林。”蒋景云无意地撩了撩头发,“这个男人,对于晚秋而言,不在乎其爱不爱,只要这个男人对于她有用就好。”

管葛清终于明白了,当初他听说蒋景云同意晚秋回京都林家就已心存疑虑,如今听蒋景云这么一说,答案清晰可见:“你还没有放弃?亚巧的死,我说过,我会查的。为什么要让晚秋插手进来。”

“因为她是林亚巧的女儿,她有权知道自己母亲去世的真相,这件事靠谁都不行,只能靠她自己。”

“你不信任我?”管葛清的声音冷冷的。

蒋景云走近了他,两只眼睛对上管葛清的双眼,管葛清看着眼前的这双秋水浓浓的双眼里透出的冷意,耳边响起她的声音,手不住地握成了拳:“我要怎么信任你?三年前我收到的那封匿名信里的证据可全都指向你们管家,作为管家最小的儿子,你敢笃定当你面对真相时,你会毫不手下留情吗?”蒋景云将前倾的身子收回,“所以,晚秋只能靠自己。”

管葛清想说什么,但是张开的口却不知从何说起。

蒋景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难处,所以不想让你继续为难。让林家接回晚秋,林家受难这些事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就差这一件,让晚秋入主管家,只要做完这一件,管葛清,就够了。剩下的我会看着办。”

管葛清转身看着林亚巧墓碑上的照片,沉默良久,终于松口道:“我爸妈那里你放心,我会说服的。”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蒋景云在他走后,站了一会儿,一个人从身后走上来,只听一记女声:“我见过了管葛泉了,他的情绪很不好,他似乎非常不同意晚秋嫁给管云堃,估计现在他正在想办法极力地阻止。能成功吗?就算管老夫妇同意,杜棠之呢?还有晚秋。”

“杜棠之巴不得晚秋嫁给管云堃,因为只有这样,他的丈夫管葛泉,我的老学长才会完全断了对我的念想。管葛泉对我的情意,是她心里永远的刺,这么多年,为了抜这根刺,她做了多少事?不惜毁自己的名誉,甚至害了亚巧。她怎么可能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就算她再爱她的儿子,可是这儿子却比不上她的爱情。”蒋景云上前蹲在林亚巧的墓前,手抚着照片说,“亚巧,不要心疼你的女儿,爱不爱这种事谁能想的到呢?再说了,她可是我一手带大的,她的心冷起来比任何事物都冷,做的事决绝起来不顾任何后果。”

“你这又是何必呢?事情还不到最坏的程度,没有必要对自己和晚秋这么的残忍。”那女人把手放在蒋景云的肩上宽慰道。她很清楚,蒋景云和管葛泉的初恋是蒋景云一生的痛,用这痛去袭击敌人,自己会是痛上百倍的。蒋景云让自己去找管葛泉,以保护管云堃的爱情为由加以劝说,刺激管葛泉阻扰婚事,恰恰会让杜棠之起疑,一旦杜棠之认定管葛泉还挂念着蒋景云,那杜棠之便会疯了一般地想尽一切让晚秋入主管家。

不得不说,蒋景云狠列起来果真无情至极,无人能比。

“来不及了,现在不对自己残忍,之后哭的就会是自己。十九年前用亚巧的死得来的教训,我不想再吃一次。”蒋景云将眼角的眼泪拭去,盖上了肩上的手,冷冷的声音在墓前飘荡,在整个墓园飘,肃冷至极。

“至于晚秋,只要我说结,她就算千百般不愿意,也会吞下万般委屈地结。只要我说离,她哪怕噬血心痛,也会咬牙忍下地离。”

杜棠之看着窗外的夜景,浑身发凉,双手环抱着身体。室内一片黑暗,没有开着灯,窗外的亮光透进窗内,将她的影子照在了地上,地上一片狼藉,都是碎玻璃片,还有被摔坏的电话也躺在地上。

儿子管云堃刚刚跟自己吵了一架,看着那破碎的玻璃和云堃沾满血的手,作为母亲,怎么会不心疼?认真讲来,杜棠之真的心软了,自己的儿子那么爱那个程家的姑娘,若是硬娶了晚秋,无论对于晚秋还是云堃,或许都是折磨,到时候,林家、管家都会很难堪,加上杜家实力日趋壮大,若拆散了云堃和程七七,程家是个隐患。当杜棠之真心软,欲对云堃松口时,丈夫管葛泉的电话让自己的这些想法瞬间烟消云散。

管葛泉那寥寥的几句,虽是为了儿子着想,但是杜棠之的心里笃定,他是为了那个女人,那个放置于他丈夫心上十几年的女人——蒋景云。

杜棠之和管葛泉相识于儿时,原以为自己家与管家的特殊关系,管葛泉对自己会是不一样的。但是,直到遇到蒋景云,杜棠之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不一样,原来之前自己觉得的那些特殊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杜棠之舍不得蒋景云这个朋友,同时,从小骄傲的自己,让自己为了坚持所谓的高傲,假装放弃,假装不在意。可是却让自己在见着蒋景云和管葛泉一次次的约会、欢笑、幸福后,她终于明白,管葛泉,她放不下。结婚这么多年,杜棠之很明白,丈夫管葛泉的心里有一个角落是给蒋景云的。她想,只要自己不去想,不去理,没有关系,终有一天,会好的。可是,今天的这通电话,却把这可笑的自欺欺人再次给打破了,这么多年,同床共枕的身边人心里依旧只有蒋景云。

杜棠之将地上的碎片慢慢拾起扔到垃圾桶里,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很快对方接起:“越群,明天我去林家,谈谈我们云堃和你们家晚秋的婚事。”

儿子,妈妈不怕这世间的一切,唯独怕你爸的心,我付出了那么多才在你爸的心里留下了位置,我决不允许那个女人再回来夺走这一切。尽管妈妈爱你,但是,妈妈不能失去你爸爸。云堃,相信妈妈,去晚秋,你不会后悔的,妈妈也不会后悔。

杜棠之拿着手机的手无力地垂下,整个人颓废地置于整个沙发内,隐于黑暗之中。

吴韵将电话放下,出去接电话的大儿媳正好也进屋了,吴韵缓缓地坐回到了摇椅上。房间内还有大儿子林亚东,二儿子林亚景。

“棠之打来电话,说明天来家谈论晚秋和云堃的婚事。”沈越鸣说到。

林亚东听了,皱了皱眉头:“这么说,真让晚秋嫁给云堃?晚秋才回林家多久?就让她做这样的牺牲?”

没有人回答林亚东的问题,大家心知肚明,在这个家里,最没有责任和义务联这个姻,管这个事的就是晚秋,可是,林家自己却是束手无措。

吴韵闭着眼,摇着摇椅:“管家老夫人的电话里说,她和你们管伯父是同意这门婚事的,明天棠之来,应该是来下婚书的。”

“我们在这里说的都没用,只要晚秋不同意,我们总不可能拿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吧!你们可别忘了,她是亚巧的女儿,别让悲剧再演。”林亚景的这话一讲完,吴韵睁开了眼,椅子也停了。

“那就让那个女人去劝,当初她已经毁了我一个女儿,这个女儿既是她带大的,她就给我负责好,若是再毁了我一个外孙女,那就别怪我对她无情。”吴韵的眼神冷冷地看着门外的蒋景云,其他人并没有注意,蒋景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吴韵重新闭上了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