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青竹新月

第十二章:善恶一体,善恶一瞬

青竹新月 竹月琴 2177 2017-05-27 21:24:14

  慕容府大厅

“你那北淮,下午王爷在家的时候回来了。马着一张脸!像人家王爷欠她金山银山一样,啧啧啧……”慕容国说着,边说,还边在模仿苏北淮下午对林迟青说话的样子。

杨美玉默默地把已经冷了的菜端去让家丁热了热。

“哪儿有您说得那么夸张。”慕容竹月说,说完后,又用手偷偷地抓了一块儿肉,说:“爹娘慢慢吃,我去看北淮了。”说完便走了。

“这孩子!哎……”慕容国说,但也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便不再言语,准备坐下来吃饭。

杨美玉刚刚把热好的菜端了出来,却不见慕容竹月人影,便问:“竹月呢?转个身,便不见人影了。”

慕容国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嚼了嚼,勉强咽了下去后,才说:“去找北淮了。”

杨美玉看了看苏北淮房间,只是叹了一口气。

两人在烛火昏暗的大厅里吃着,没过多久,慕容说:“对了,美玉,去给我打二两陈年老酒来。”

“自己去。”杨美玉说。

慕容国也拿自己的夫人杨美玉没办法,叹了一口气。没办法,自己想喝,也得自己去到。谁叫,已经让家丁去吃饭了呢?让他们再来做事也不太好,这就是平民子女想来慕容府当家丁的原因。

苏北淮闺房

慕容竹月来到苏北淮的房间,看苏北淮的梳妆镜前坐着,便说:“北淮。”

苏北淮见镜子里有慕容竹月,先是有点吃惊,接着也就就平静了下来,说:“竹月,你来了。”说完便拉着慕容竹月的手,坐在了喝茶的圆凳上。

“你没事吧?”慕容竹月问。

苏北淮一脸措愣,仿佛在反问慕容竹月:我能有什么事儿?

慕容竹月自幼出自官府氏族,察言观色,必不可少!连忙解释道:“不不不……我就是那个……那个……你……表哥……”

慕容竹月说到后面,声音越小,竟情不自禁脸红了。

苏北淮从小和慕容竹月一起长大,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说:“没事儿,我和他不过只是朋友关系。”

苏北淮说这话时的坦然,坦然她自己都无法相信,不过事实就是这样的。那天,本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慕容竹月了解苏北淮,苏北淮是不会撒谎的,自然也就选择了相信。

“竹月,如果有一天我战场上有危险了怎么办?”苏北淮突然问了一句。

慕容竹月想都没想说:“我来救你啊!”

一句“我来救你啊”深深地激荡着苏北淮的内心,为什么自己当初这么想慕容竹月上战场?说高尚一点,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说直白了,不就是想要死也拉个垫背的吗?这些年在慕容家寄人篱下,苏北淮早已失去了童年,她慢慢地学会了伪装,隐藏,甚至自私。

也难怪,人生在世谁心里没有自私,邪恶的想法呢?善恶本一体,善恶在一瞬。对于人来说,不可或缺。只是有些时候人们会控制自己想法,知道哪些事情可为,哪些事情不可为。有时候控制不住了,便也就萌发了邪恶想法。这也就是一个人的心态了。

所以,老祖先便留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多年寄人篱下的苏北淮,虽是衣食无忧,吃喝不愁,但却有情不敢露,有怒不敢发,有话不敢说,有哀不敢哭。

自然,一些极端的想法也就出来了。

皓月当空,两姐妹正津津乐道着什么……

慕容竹月闺房

直到夜深了,慕容竹月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哎,累死了。不过还好,今天学到不少东西。‘天花落不尽,处处鸟衔飞‘啦,‘忽听喷惊风,连山若布逃‘啦,‘落泥招大姐,马命风小小‘啦,都是不错的剑招。可惜了,不曾听云这剑法的名字,也只偶的这零零散散的几招。”慕容竹月瘫在床上自言自语到。

说完,也便熟睡过去。

这些剑法招式都是听风在慕容竹月快输的时候念的,让慕容竹月暂时扭转败局用的。慕容竹月从小熟读兵书剑谱,自然也能领略到这其中要领一二。慕容竹月心觉这些剑法招式有趣,便刻意地记了记。

而此时,慕容国也正给杨美玉取着头中钗,发中簪。

镜花一水月,安稳一长眠……

金都大街上

次日清晨,慕容竹月早早起床,去了金都大街的如意楼。本想拜访听风,顺便问问那几招剑法是什么意思。却不曾想,听风不在。于是,慕容竹月就想到了玄玑山,正欲去玄玑山时,却又碰到了当日替她慕容竹月算命的老先生。

“老先生,又见面了。”慕容竹月先行问好。

“嗯……”那算命先生又想了想什么,接着说:“那日托与你同行的姑娘转于你的几句话可否收到?”

“什么?”慕容竹月一脸措愣。她从来没有收到过啊。

算命老先生看慕容竹月完全不知情,便也猜到了几分,说:“老夫子年纪大了,想必是记错了。姑娘你这是打算去哪儿啊?”

“去玄玑山,找一位武林高人。”慕容竹月答到。

算命老先生正准备说话,却有一位女道长来到算命摊子前。

“师兄,可算找到你了。”那位女道长说。

“师妹,我心意已决,你回去告诉师父吧。”算命先生说。

“这……那好吧。师兄,这位是?”女道长向算命先生询问慕容竹月。

“慕容府家大小姐慕容竹月。”算命先生说。

慕容竹月拿剑抱拳行礼,说:“慕容竹月,多多赐教。”

女道长回礼,说:“我说是谁呢?这么气宇不凡,原来是慕容家大小姐慕容竹月。赐教不敢,在下玉瑛子。”

慕容竹月见这位女道长眼角带着凌厉,却又不是凶神。语速极快,却又不失礼数。整个人从上到下,刚柔并存。

“慕容姑娘,听闻你要与迟青王爷比试三场,赢则从军?”玉瑛子问。

“是啊,正准备排兵布阵呢。可是也没有寻觅到什么有用的法子。”慕容竹月说。

玉瑛子想了想,说:“令兄的文韬武略可不在迟青王爷之下啊。”

“道长过奖,家兄虽是不输迟青王爷,可现在已是在军中暂替家父主持大局。竹月也不好打搅。”慕容竹月回答到。

玉瑛子略微思索,便说:“慕容姑娘如此深顾大局,玉瑛子钦佩。不过关于排兵布阵嘛,在下到是略懂一二,不知对慕容姑娘可否有用?”

“求之不得,定洗耳恭听。”

竹月琴

剑招都是在金庸老先生的书《连城诀》里看见的。百科知识竞赛最终拉下帷幕,由十四班和十班同学夺得桂冠,在这里,还是要由心恭贺一下的!“玉瑛子”这个名字是在阅读一篇文章时看见的,那篇文章的题目就是这个。要期末考试了,大家有没有努力复习呢?前几天和好朋友打趣,说:“我的小说更快更慢没影响。”她听后,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我们不约而同哈哈大笑了。原因就是除了我和她(目前已知的)没人看。其实有没有人看,收藏,好评等这些,我也不是特变看重,因为我热爱写小说,所以编制故事才是重中之重!再次申明:本小说的部分名字虽是来源于作者生活,但这些人物与他们无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