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青竹新月

第十四章:战事紧急,提前比试

青竹新月 竹月琴 2158 2017-05-30 23:04:53

  玄玑山上

玄玑子在慕容竹月弹琴的时候,看了一眼,便说:“徽位要准,否则就过逾了。每一次动作都要到位,但也不要做过了。剑走偏锋,可是不行的。”

“哦。”慕容竹月应了一声儿,又接着弹了起来。

玄玑了边品茶边听慕容竹月弹琴,又过了良久,玄玑子说:“古琴艺术变化莫测,你要学会去揣摩。”

“哦,我知道了。”慕容竹月回答。

就这样,琴声回荡在山谷里。茶烟千朵,白云万层……

如意楼

“来来来,都搭把手!”听风在如意楼裁剪的三楼吆喝着。

“风霸,暂停目前如意楼所有生产,行吗?”如意楼一人问。

“谁不知道我听风最看重朋友?再说了,我们把如意楼搬到最繁荣的金都大街上,就要做得更好!”听风对那个问他的人说,接着又对着正在忙活的人,说:“都利索点儿!”

“但是,最近定汉服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上至七老八十的太太,下至周岁胎儿。我们这,这……”刚才那人接着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不用担心,就暂停一天半。没关系的。”听风说。

“这,这……”那人还是有点顾虑。

“好了好了,你把店里,设计,裁剪,刺绣做得好的师傅留在三楼,再派剩下的人分别去一楼,二楼销售汉服,首饰。”听风开始分配任务。

“那好吧,我去安排。”那人说。

“行,我也去搭把手。”听风说,说完就去帮着搬东西了。

那人也去安排了。

“上次我来看,都还有。只是没带银两,就现在来。怎么,怎么,就没有了?”一位浓妆艳抹的臃肿老妇人说。

“您先不要急,这,这个款式太抢手了,买的人多了,供应不上。您就给体谅体谅。”刚才问听风的人说。

那妇人一个白眼,哼哼道:“哼!”

“对了,您身上这身衣裳穿着舒服吗?”那人突然问了一句。

谁知这一问,那妇人,便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说到:“哎呀!”说着还用手重重地拍着那人肩膀。

那人反被吓了一大跳。

“这衣服,面料舒服极了!……你看,这颜色也好看。主要啊,还是我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那妇人说。

“额,嗯!嗯!嗯……”那人尴尬地回答着那妇人。

于是,那妇人也没再找如意楼什么麻烦了。原因是那人眼尖,看出了这位妇人身上穿的也是如意楼的衣服。

迟青王府书房

林迟青正在伏案描绘女子丹青。

檀香青烟一缕一缕的。

林迟青时而仰头思索。

一副丹青完成,林迟青看着,眉毛不由一瞥。一股愤意油然而生,怎么不像她?唉,不过才两日未见,为何如此思念?为何她在我脑海中这么清晰,这么模糊?

不管,重来!

一个下午,林迟青的书房中便到处布满一幅幅女子丹青。

这些女子,身着不同颜色的衣衫,玩着不用样式的发髻。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没带什么首饰。

慕容竹月虽是大家闺秀,但却很少戴首饰,通常都是一副男儿装,头发挽起来便是。

玄玑山中

“师父,今天上午我在金都大街上遇到一位道长,玉瑛子。她教我了些兵法,可是我都不太懂。”慕容竹月说。

玄玑子说:“竹月,你知道的,我从不参涉这些。”

“哦,对不起啊。师父。”慕容竹月说。

“没事儿的,师父知道你求胜心切。好了,把你会的曲子都弹一遍,用心,用呼吸,注意力道和徽位。”玄玑子说。

“嗯!好。”慕容竹月说,说完,把自己会的曲子一首一首用心,用呼吸,注意力道和徽位地弹了出来。

慕容府荷塘

“美玉啊,你说,我们这个将门之家。真是进退两难啊?”慕容国背对着杨美玉说。

“有何之难?”杨美玉说。

慕容国说:“我们身上流淌着祖先英勇忠义的血脉,理应为国冲锋陷阵。可是,可是我实在不忍我们的宝贝女儿上战场啊!”

杨美玉她了一口气,接着说:“这有何难?上战场,为国杀敌,为慕容氏族增光。祖先都保佑着她呢。”

“可是,可是,沙场上刀剑无眼。”慕容国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这有什么?就算,竹月她马革裹尸。也是是死得其所。整个国家都引以为荣!她的功名永载史册,她慕容竹月永垂青史。”杨美玉说。

“天底下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母亲。遇到这种事儿,别人避之不及。你倒好,冲在最前面。”慕容国不仅被逗笑了,不过也是苦笑而已。

“也就是这样,我才能成为天下第一武将之门的夫人啊!”杨美玉笑着说。

“也是,也是。夫人所言极是。啊,哈哈哈哈哈哈……”慕容国也笑着说。

玄玑山上

当慕容竹月把自己所有会的曲子都弹奏了一遍后,玄玑子问“你觉得怎么样?”

“竹月不敢。”慕容竹月说。

“诶,不妨事。但说无妨。”玄玑子说。

“竹月认为,这是自己弹奏地最好的一次。”慕容竹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玄玑子轻轻一笑,问到:“真的吗?”

“师父你莫诈我,这是真的。”慕容竹月说。

“好,好。莫诈你,莫诈我。不过真的挺有进步的。”玄玑子说。

“谢谢师父!”慕容竹月说。

玄玑子接着说:“别高兴得太早,你自己仔细想想,刚才遗忘了哪些做得不好的细节。”

“啊?不好的细节?有吗?”慕容竹月说。

玄玑子一脸你相不相信也得相信的神态,说:“嗯哼。”

“那好吧,我想想,想想。嗯,想想……”慕容竹月说,说完便开始冥想起来了。

皇宫议政堂

“报,八百里加急报。”堂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

“快宣!”老皇帝说。

“报,前方战士节节败退!目前未受伤能打仗的战士不到五千。慕容家副将慕容辰请求后方支援!”刚才那人说。

什么!老皇帝暗想,怎么会这样?看来,对方这次,是早有准备!

两侧的大臣也是议论纷飞!

“传朕旨意!因边关战事紧急,令慕容府整顿所有兵力,即刻出发!现在天色已晚,为保我国两位军事天才,迟青王爷和慕容大小姐的比试,提前于明日清晨举行,决出胜负,即令迟青王爷率兵出发!”老皇帝接着说,“这次,这么多精英战士,我就不信,不能一锅端掉他们!”

竹月琴

原本以为红袖在假期会很慢,没想到这么快!没想到当天就过!有人说端午应该说安康,不能说快乐。我改一下,祝大家端午安康!最近又迷上一部电视剧叫《恶魔少爷别吻我》,好喜欢圆圆姐最开始给小初夏说的一句话“如果在追什么连载小说,想知道结局,就让阿大把作者请来给你剧透。”可惜我不是会员,看不了后面的了……我的同桌看了我的小说,说:“写得6。”我正准备回复他,他又说:“我是说题外话。”你们说,我遇到这样的同桌怎么办?但是,我自己也明白,我写小说的水平还没到那水准,我会更加努力的!本文只是以听风和他的如意楼作为行文线索之类的,如意楼具体从事哪方面,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毕竟是我在写他们,不喜勿喷!不喜勿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