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青竹新月

第十五章:皇帝自负,全然不知

青竹新月 竹月琴 2126 2017-06-08 21:41:10

  第十五章

金都大街上

很快,慕容竹月和林迟青提前比试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都城。

某茶摊

“诶诶诶,听说了吗?”某喝茶的路人甲在茶摊一角大声说着。

“是不是那个慕容家大小姐,还有……还有迟青王爷提前比试的事情?”某喝茶的路人乙把自己的茶移到路人甲的桌上,说着。

“对对对!就是就是!就是那件事儿!”某喝茶的路人丙也移过去说到。

路人甲说:“哎哎哎,这些贵族一天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

路人丙说:“事呀,他们到不用赚钱养家糊口。一天净做些无聊的事情。

路人乙说:“这些贵族一天能干什么啊?也就除了那慕容家稍微好点,但武将也只是武将,哪里斗得过那些久经官场的的文臣啊?就算他们再为民着想,也怕是由其心,无其力了。”

路人丙说:“也对,要不是皇上现在还在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指不定我们得多苦呢。”

路人甲说:“可能连现在喝盏茶,唠个嗑的时间也没有了。”

路人乙说:“莫说是喝盏茶,我们能吃上饭就不错了!”

路人丙说:“好了好了。赶紧的,喝完这一盅,多干点儿活儿,多攒点钱吧。老皇帝老了,他的皇子们,哪个不是心肠黑得想杀自己老爹的。到时候,我们可真就……”

三人草草喝完了剩下的茶水,结伴去干活儿干……

如意楼

“听风,听风!”有一个人跑到如意楼找听风。

“我在三楼呢!”听风吼叫着。

那人哀叹一口气,心想:还得爬到三楼。但没办法,还是得爬。

“听风,竹月姑娘和迟青王爷要提前比试了。”那人说。

听风先是很开心地忙着自己的事情,但听见这话后,不由一愣,问到:“什么?!”

那人无语,提高分贝,重复说到:“竹月姑娘和迟青王爷要提前比试了!”

“哦。”听风很淡定地回答道。

那人很疑惑,说到:“嘿!是你要我去打探消息的,怎么?我第一时间赶回来把消息告诉你,连一口水都没喝。你这样回答我啊。”

“出去。”听风再次淡定地说。

那人气得青面獠牙的,恨不得将听风捏成渣!

听风见他站在那儿不动,只是表情和手很奇怪,便说到:“怎么?不想出去?嗯……”听风思考片刻,说:“那好吧,你通知如意楼所有缝制师傅,不管是什么级别的,都叫来。”

“啊?”那人很奇怪。

“啊!”听风和那人开着玩笑,说:“快去啊,顺便买一点蜡烛回来。”

那人正在思考着。

听风见那个人还没动,便心急叫道:“哎呀!还磨蹭什么啊?快去!”

“哦!”那人边跑边喊。

听风放下手中的活儿,转身把挂在房梁上的鸽子笼取了下来。

再伏案写字:

皇帝下令,提前比试。

写完,便把纸条让信鸽带去了。

玄玑山上

玄玑子看见飞来的信鸽,便伸手去接。拿出纸条后,看了看,说:“竹月你得回去了。”

“怎么了?师父?”慕容竹月不知道玄玑子何出此言。

玄玑子没有说话,只是把纸条递给了慕容竹月。

皇帝下令,提前比试。

“啊?提前!那我得赶紧回去了。师父,我先走了啊。”慕容竹月看见纸条后说。

玄玑子说:“嗯好,慢走,路上注意安全。”

“知道啦!师父再见。”慕容竹月说。

看着慕容竹月远去的身影,玄玑子心想:真希望能再见到你……

慕容府大厅

又是一道圣旨的莅临。一位公公念完了圣旨。

“臣领旨。”慕容国说。

“慕容将军快快请起吧。这国之安危,可就交给慕容家了。”那位公公说。

“啊,这是自然。定不辱使命。”慕容国站起来后说。

那位公公说:“嗯,那就先行告辞了。您可一定要凯旋归来啊。皇上可等着你的喜讯呢。”

慕容国说:“臣,一定带上陛下的吉言。凯旋归来。”

“行,那最后还烦请慕容将军将令媛与迟青王爷提前比试的消息转告给慕容小姐。我就先行告辞了。”那位公公说。

慕容国说:“公公慢走。”

慕容府偏院

慕容家让杨美玉坐在石凳上,双手挽起袖子放在石桌上,再脱掉鞋袜。自己也取出十几根银针。

先用四根银针分别扎向杨美玉头顶的四神聪,再六根银针分别扎向杨美玉左右双手的血海,内关,通理,最后再用四根银针分别扎向杨美玉足上的三阴交,足三里。

“好了,大功告成!大嫂,你现在可别动啊。千万别动。”慕容家说。

杨美玉说:“知道了。”

“那行,我去把你和大哥的药煎上,一会儿过来给你取针。”慕容家说。

杨美玉闭着眼睛享受着针扎的舒服,说:“嗯,好。去吧。”

慕容府大厅

“爹娘,我回来了!噫?人呢?”慕容竹月说。

慕容国不动声色地从后面走出来,说:“月儿啊,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皇帝下令,你和迟青王爷得提前比武。”

“知道啊,师父已经给我说了。”慕容竹月说。

“你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啊。”慕容国焦急地说。

慕容竹月疑惑问到:“爹爹这话,什么意思?”

慕容国的这句话,令慕容竹月内心一虚。

“你表哥让人捎话来说,他已经秘密被调去边关战场。而皇上又命我们明日出发去战场。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慕容国一五一十地说到。

“难道是表弟出师不利?这样的话,不仅我国土地不保,连表弟,姑姑,姑父,四叔父,四婶儿,还有四婶儿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和那千千万万的将士。恐怕都是性命不保!”慕容竹月说出自己的看法。

“可不是吗?皇上老了,当了一辈子皇上,所有人都臣服于他。也难免会让他刚愎自负,低估敌人。所以,皇上便给了你一次机会。这次,你方可放手一搏。无论成败与否,父亲都尊重你的选自。”慕容国说。

“多谢父亲。”慕容竹月说。

“好了,你去看看北淮怎么样了吧。她一整天都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你是她唯一信任的人,去看看吧。”慕容国说。

“嗯,好。”慕容竹月说。

慕容竹月说完,便走向了苏北淮的房间。大厅里只留下慕容国一人苦苦寻思……

竹月琴

我承认,第十四章我是赶出来的,好多地方都有错!由于我在准备期末考试,就粗略看了一遍,揪出三个错。一是玄玑子在对竹月说“莫诈你”是应是两个莫诈你,我把后面那一个打成“莫诈我”了。二是慕容家副将不是“慕容辰”而是“慕容宸”,多加一个宝盖头。三是“玩着不用样式的发髻”应该是“挽着不一样的发髻”。 最后一节武侠小说选修课是考试,有五道题,还要写一个作文。我真不知道我自己答的什么?写的什么?唉,我还得在多积累积累……反正这些都是我喜欢的,积累起来不算太累。最后也就是要感谢选修课老师这一个学期以来对我的培养,谢谢您,张老师! 此章涉及中医针灸,请遵照医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