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情长不容岁月流

情长不容岁月流

四月柳生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6上架
  • 22649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换脑传说

情长不容岁月流 四月柳生 1847 2017-04-26 19:48:16

  温婷上学上的晚,她的老家在一个小镇上,镇上只有几所质量不高还离她家很远的幼儿园,奶奶疼她,不舍得她被别人管,所以一直放在家里自己带着,教教数数,教教儿歌,这么一拖就拖到了六岁。

在市里做生意的简兰芝难得回来一趟,给女儿买了花裙子、小书包和卡通文具盒。

为了跟女儿亲近,简兰芝抱她在怀里,问她学了什么诗,同桌是谁,跳一支舞给妈妈看时,温婷呆子一般地看着她妈,奶奶这才支支吾吾地说温婷还没上学。

此时已经九月末,新生上课快一个月了,简兰芝牵着打扮得花蝴蝶一样的温婷坐车去了离她家最近的幼儿园。

试上课了半天,温婷又哭又闹要回家,说想奶奶,想家里的大狗,哭闹不止。温婷的嗓门遗传了她奶奶,叫起来,又尖又利,刺得人耳膜发疼。这噪音不光吵光了美女老师的耐心,还吓哭了不少孩子。

温婷从小就擅长哭,眼泪一下来,嗓子一扯开,她不愿意收,就没人能让她收的住,软硬不吃,油盐不进,除非满足她的要求,或者你有耐心等她哭够闹够睡过去。

最后还是校长赔笑着把学费和书本费双手奉上还给简兰芝,还不忘安慰她:“这孩子看着挺小,不像六岁,可以在家再呆个一两年再来上学也不迟。”

温婷的发育是比同龄的孩子晚些,个子长得慢,姨妈来得晚,当然,这是后话。

简兰芝不放心丈夫一个人打理生意,在老家留了一天就回了市里,温婷的上学问题就此搁置。直到第二年夏天,温婷已经七岁,早就过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奶奶做了主,直接将她上了小学一年级。

温婷像是被揠苗助长了的那根稻秧子,差点就“死”在了一年级上,也差点印证了妈妈的那句话:这孩子不是上学的料。一点底子都没有只会数数的温婷很快成了差生,然后垫底,稳居倒数第二的位置长达九个月之久。

至于倒数第一的小男孩是谁,温婷不记得了,也不想记得,五十步笑百步的事,她从小就不屑做。西西说,那肯定不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温婷想了想,觉得应该是,她承认,她对好看的东西一般能做到过目不忘。

例如,岑家扬。

现在回头看以前,虽然没经历多少大风大浪,但是她能从倒数第二的差生一跃成为老师喜欢的好学生还年年拿奖状这事,怎么着也带了那么点传奇色彩。

那年温婷的姑姑温蕊在老家坐月子,温婷觉得跟小妹妹玩远比跟自己的小同桌在上课的时候挤眉弄眼要有趣得多,一次无意识的晕倒被送回家休息了半天之后,温婷第一次发现了自己的聪明,并第一次开始跟家里人玩起了心机:装病。

学可以不上,但作业总得交,开始还有好心的小朋友打着关心同学的名义送作业去给温婷抄,后来只有她的同桌每次从她家门口跑过时大声把今天的作业喊一边。

温婷翻开书,找到课后习题,就傻眼了,又是一顿哭。

温蕊在温婷的记忆中占了很少的位置,在她的心里也谈不上地位,可就在这件事上,温婷得承认,她的姑姑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

人都说,知己可遇不可求,其实,贵人远比知己更难得。知己,可以让你的路变得温暖平坦,而贵人,能直接给你换一条路。

温蕊用她没有逻辑没有规划的方式,胡乱地将书上的知识一股脑地教给了温婷,至于循序渐进这东西,她一项是不管的。

也许是小学的知识点真的很简单,也许是温婷的脑子还算聪明,也许是温蕊很适合做老师,也许三点都有,反正结果就是温婷再也不怕做作业了,而且期末考试的那道附加题,她满分拿下了。

岑家扬很坦诚地跟温婷说过,自己之所以那么主动地跟她做朋友,就是因为温婷曾经有那么一段换脑的传说。

“据说你小时候是智障,做了个手术换了个脑袋才变聪明的,是真的吗?”他说的有理有据,“你老同学说的,说你做完手术回来上学,还得坚持吃药,书包里放了个这么大的药瓶子,里面都是五颜六色的药丸……”

那是钙片,温婷小时候缺钙。

她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不解释,也不否认,那时候的她已经爱上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了。

温婷以第一名的成绩一直嚣张了九年,在那个小镇上。

高一那年,温婷被简兰芝送到了市里上学,因为他们的生意有了起色赚了些钱,而且他们也逐渐意识到环境的重要性,还有就是,女儿,已经慢慢变成了他们的骄傲。

其实在此之前,温婷的生活一直就还不错,无论是穿衣打扮还是零食花费,在周围的孩子圈里,她都是小公主一般的存在。

印象深处的自己大都是美好的,也许是事实,但肯定不是事实的全部。

回顾整个上学生涯,温婷对高中之前的印象都不深。虽然有同学提醒她说那是她人生最风光的时候,走在路上回头率比校花还高,可是她自己却记不得了,连那个据说最喜欢她的老师的样子她都记不清了。

为什么?

因为她讨厌那时候的自己,傲慢无理,自以为是,眼里放不下任何人。

高四及大学的日子,她也记不清,因为她也讨厌那时候的自己,眼里只放得下一个人。

她恨覃至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