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情长不容岁月流

第三章 初相识

情长不容岁月流 四月柳生 1654 2017-05-01 09:10:49

  有些话,要等到分开了之后才会变得格外清晰。

覃至勇不是个会煽情的人,不会说感性的话,也不会安慰人,可许多时候,只要看着他的眼睛,温婷就能感受得到他的情绪和他想传递给她的感受:他快乐,他生气,他伤心。

还有,他喜欢她。

“温婷,你知不知道,你常常一句话就能让我的心像被针扎了一样。”大三那一年,不记得是因为什么事情争吵过后,彼此冷静了几分钟,他突然在电话那头说了这句话。

其实,关于覃至勇,温婷说过很多甜言蜜语,可惜从来不是当着他的面说的。记得有一年回家,她妈一天给她安排了三场相亲,晚上回来她给西西打电话抱怨,说这个长相不正,那个看着阴郁,这个文化不够,那个学历太高。

“那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西西一直说她要求高。

“我要求不高啊,我不要车,有房就行,看着顺眼,谈得来就成。”

“说的容易,你看所有男人都不顺眼,你只看的惯姓覃的。”有一段时间,温婷不想提覃至勇三个字,可她又忍不住想说起他,姓覃的三个字正合她意。

“嗯,如果是他,我什么要求都没有……”

有时候,要求就是借口,就是用来拒绝的。

是,如果是覃至勇,她可以什么都不要。

温婷常常忍不住想,如果这话让覃至勇知道了,他会怎么样。

想象不出来,也不敢想,那不是自己,也不是他。

分开之后,从埋怨到憎恨,到怀疑,到后悔,再到客观分析,这些花了温婷很多时间,等到她以为自己想通了释怀了放下了的时候,那些感受又重新绕成一个圈,在她的世界里转动起来。

她以为自己会筋疲力尽,事实上她乐此不疲,因为每一次的回忆和审视,都让温婷有一种缘分很奇妙的感觉。

高二的那年夏天,温婷第一次在学校公示栏的红纸上看见了覃至勇的名字,排在岑家扬的前面,温婷和任西西就在第二排,四个人的名字凑在一个田字格里,那张红纸是高二理科班六班的学生名单。

在这个成绩就等同于身份的势力学校里,任何的名单都是按照成绩先后排名。

岑家扬的脸色有些难看,专属于他的第一的位置被别人占了。

正式上课的那天,温婷起晚了,凑巧的是,西西也起晚了,两个姑娘急匆匆跑到三号教学楼的六楼时,上课铃在十五分钟前就已经响过。班主任梁老师正在说班规鼓舞士气,两个短头发的女学生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喊报告。

都是各班分来的学生,相熟的都三五成群地坐在了一起,好位置也被抢光,只剩最后一排孤零零的两张桌子。温婷有点近视,而且她很讨厌后面那个垃圾框。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卯足了劲,一鼓作气就把桌子搬到了第一排,另起一行。西西跟着就搬起另一张桌子,踉跄着搬到了温婷的后面。

刚才脸色还很难看的梁老师,此时却忍不住笑了。岑家扬说,是她们搬桌子的样子太滑稽,很多人都偷偷地笑。

温婷问过覃至勇,问他笑了吗。

覃至勇摇头:“你太瘦了,搬得很辛苦的样子,想上去搭把手。”

认识覃至勇,是在开学的第二天,正式上课的第一天的第一节物理课上。

物理老师也姓梁,为了跟班主任区别开,他让大家叫他小梁老师。

小梁老师不太像老师,他没有老师的干净利落和正经威严,说话总是一副“造作”的样子,像是在表演。

小梁老师留着厚重的刘海,视线从黑板转向讲台下或者从课本转向学生的时候,他一般都会甩刘海,配合的面部表情必是一个“我很帅”的自以为是的微笑。他的理想据说是当歌星,他还去北京尝试过,可惜没成功,他会写词,也会作曲,但都不出众。

才华、个性、颜值和人脉,他都没有,混娱乐圈,失败是注定的。

覃至勇是小梁老师的得意学生,他在高一时就参加过省里的物理竞赛,还拿了奖。小梁老师常用一种看杰作的表情看着覃至勇。

开场甩了好几次他的刘海之后,小梁老师把话题引向了覃至勇,用了许多华丽的词,最后右手转了个圈才伸出去,指向覃至勇。温婷那时只顾着笑,觉得这个老师果然跟传说中一样爱演,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扭头看向后面。

只是惊鸿一瞥,因为太不起眼。他很瘦,背部佝偻,身子微微倾斜,校服松松垮垮,低着的头恨不得压到桌面上。

看着这样普通的覃至勇,再看看另一边意气奋发的岑家扬,温婷转过身跟西西说:“我敢打赌,这个覃至勇肯定不是家扬的对手。”

温婷输了,高中后两年,岑家扬没赢过覃至勇,在学业上。

半个月后,覃至勇成了温婷的同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