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情长不容岁月流

第四章 同桌

情长不容岁月流 四月柳生 1653 2017-05-05 09:53:19

  在期中考试的成绩出来之前,覃至勇的存在感都很低。

他不高冷,但也不算合群,他几乎与全班人都保持着距离和礼貌。每每有人主动跟他说话,他的脸上总是会闪过“你为什么要找我”的神色,但仅仅是一晃而过,之后他会很客气地回应别人。

同桌了一段时间,覃至勇和温婷都没有过交流,他下课都不在座位上,跟他唯一的玩伴高磊跑出教室,大概因为周围都是女生,他不自在。

温婷后面坐着西西,西西的同桌是杜若。

杜若考试的时候眼睛喜欢往西西那边瞟,被发现了还会吐吐舌头卖萌,她长得挺好看,小巧玲珑那种,声音也很嫩。温婷和西西都没想过,就是这个用“被石兰兮带杜衡,山中人兮仿杜若”介绍自己的小女生让她们后来的日子变得那么难过。

西西和杜若曾经打过一架,至于原因,温婷不记得了。那时动手的女孩子不多,所以她俩这一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尤其是打赢了的西西,一时名声大噪。

可惜,不久后的某天早上,还没睡醒的西西遭到做好了充足准备的杜若的有意挑衅,轻敌加上毫无防范,西西的脖子被杜若抓出了一道血痕。

很久之后,温婷才发觉,西西说的对,杜若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而且是那种真的能做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人。

杜若跟西西动过手,跟温婷吵过嘴。以快嘴出了名的温婷怎么会输给性格温吞说话缓慢的杜若,她自然能帮西西出一口恶气。

那时候的小女孩,耍起嘴皮子来什么话都敢讲,事实上在骂的时候她们根本不会细想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杜若骂温婷不男不女,这么大了还没有大姨妈,温婷回她:要是跟你一样,我宁愿不来,姨妈那么多,脏了裤子和凳子,还得你妈送裤子来换,真丢人。

杜若和打了一架的西西之后还常说话,但是对温婷,她一直都是恨恨的。

就这样,下课铃声一响,不光覃至勇逃走,杜若也跟着逃走了。

岑家扬常常过来玩,一开始是趴在西西的桌子上,后来直接坐到杜若的位置上,三个人胡吹乱侃十分钟。

有一次正聊到兴头上,上课铃却突然响了,杜若快速往位置上跑,岑家扬直接从里面跳了出来给她腾位置,温婷只顾着看着耍帅的岑家扬摔了一跤的狼狈样子大笑,却忘了自己此时正坐在覃至勇的座位上。

等她转过身去时,老师已经走了进来,她向右边看去,覃至勇若无其事地坐在她的位置上,他们的书已经被他调换过来,他把笔递给她。

她接过来时,他对着她轻轻一笑,然后抬头看黑板。

对于覃至勇的长相,还有他的表情,温婷总是很难描述出来,就像那种抑制不住的喜悦总是无法用言语表达一样。

客观的说,覃至勇真的是其貌不扬,而且性格内敛,除了成绩,他整个人散发出来的都是平凡的气息。西西说过:“比起覃至勇,你说你喜欢岑家扬,比较容易让人信服。”

无论是容易,还是复杂,但事情就是发生了,而且很长。

从那个笑容之后,温婷和覃至勇之间的结界像是被打破了一样,他们突然变得有许多话可以说,有许多玩笑可以开,无论是上课,还是下课。

覃至勇再不像以前那样下课就往外跑。

许多故事走向的改变都没有那么明显的起承转合。在温婷的回忆里,他们之间的转变也是潜移默化的,她记不清节点。或者是那时的他们没能力发现,也可能是,每一段情谊都是一个这么模糊的开始。

唯一能清晰记得的,是关于覃至勇的好感,发生在一个早上。

怕迟到的温婷在疯跑的过程中摔坏了她妈刚买给她的学习机。确切的说不是摔坏了,是摔散架了,电池和各种零件都摔了出来,按键都一颗颗地掉在地上。

温婷用外套把残肢抱起来带到教室,吓得差点哭起来,因为简兰芝每周都会检查这个花了几千块的学习机。

覃至勇说让他试试,温婷不抱希望,但还是把东西给了他。一节早读课,覃至勇都埋首在那一小堆东西里,头都没抬,细心地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往上安。

眼看着小东西越来越少。

眼看着朝阳从门口爬过来爬到他身上再爬到他脸上。

眼看着他额头细密的汗珠冒出来。

眼看着他皱起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过。

眼看着周围起来的朗朗读书声在铃声后消失。

眼看着满满的教室突然空荡荡的只剩他们……

覃至勇按下开机键,操作了一遍,确认后才对温婷说:“已经好了,你不用怕被你妈骂了。”

那天捡掉在地上的一个按键时,覃至勇的新衣服被勾出了一个大窟窿。

后来高磊告诉温婷,因为这个,覃至勇被他妈骂了一个晚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