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情长不容岁月流

第十章 他喜欢她

情长不容岁月流 四月柳生 1411 2017-06-04 10:45:53

  回忆和岑家扬分手的那段日子,西西跟温婷说:

许多事情经历的时候万分痛苦,若干年后回头去看,会觉得那时的辗转反侧彷徨绝望多么的不值一提。

绝大部分确实如此,可关于覃至勇,无论后来结果如何,那段日子都是温婷心中的一根刺,扎进血管,与心上肉长在一起,不管多久,碰到都会痛。

那种痛苦,只有同样经历过被爱人嫌弃过的人才有可能明白。

傅雅曾经很喜欢一部韩剧——《想你》。那时傅雅和温婷的关系还算可以,她像许多小姑娘一样爱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推荐给别人。

她俩为这剧大吵了一架,温婷说她要是那个女人,就绝对不会原谅男主。女主小时候为了救他被带走,而男主眼看着女主被强bao倒在地上孤立无援,却自己一个人跑掉。

“这么懦弱窝囊的男人,无论他后来做了什么,都不能被原谅!”

“你这么小气自私又记仇,所以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女主,你不配得到爱!”

傅雅无心的一句话,却被温婷记在了心里。

一个长久不快乐的人总有一天会开始找原因,从环境从周边人身上找起,最后才能找到自己头上。

她终于想到,也许真的是因为她小气自私又记仇,所以得不到不离不弃的真爱。

她还撒谎,编造了很多覃至勇对她不起的事情,而真正藏在心里的那件,她从没说过。

突然之间,温婷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连最基本的善良都没有。

她的青春期来得晚了点,她到大一才玩叛逆和讨厌自己。

她逃课,喜欢上喝酒,耐不住寂寞,就和高磊走的越来越近。俩人时常约了老同学组局,每周末至少一场。

那天,温婷还叫上了室友,她在她们面前撒谎撒习惯了,那些她说的半真半假的事情,喝了点酒她都当真的。高磊像变魔术似的从桌子底下抽出11朵玫瑰,大家都鼓掌凑兴,温婷站起来,变了脸。

“朋友妻不可欺,你不知道吗!”说完她心里一惊,连在老同学面前都开始撒谎了,她已经毫无底线。温婷逃似的跑出去,丢下一桌尴尬的人。

走了许多冤枉路,高磊才在学校里的一棵大树下找到温婷,她就抱膝坐在水泥地上,路灯昏暗,树下漆黑一片,幸亏她那件白外套够显眼。

高磊走过去,坐在她旁边。

“她们都告诉你了吧,知道我有多坏了吧,还不离我这个撒谎精远点!”有些人越没底气越爱大声说话,好似生气了能壮胆。

高磊靠在树干上,偏过头看向温婷:“你没撒谎啊,他确实很喜欢你。”

“切!”温婷嗤之以鼻,但心情却因此好了许多。想起高中时也是他传的覃至勇喜欢她,“他跟你说过?”

“嗯。”

“他为什么不跟我说?”

“因为他有更喜欢的。”

“杜若?”听西西说,杜若也去了北京,他们在一个城市,近水楼台。

高磊摇头,轻笑:“至勇不是一般的男人,不一般的男人都不会把女人放在第一位。”

“嗯,我配不上他那不一般的野心。”温婷像是认清现实,语气里却充斥着鄙夷。

“每次跟我联系,他都会主动提起你,许多你不记得的事情他都还记得,他因为那段日子得到许多快乐。”

温婷嗤笑:“明明是他看不上我,你还把他说得跟情圣一样。”

不顾她的嘲笑,高磊自顾自替他抒情:“相信我,他记你肯定会比你记他更多更久。”

温婷站起来拍拍屁股:“我要给他打电话。”

“干什么?”

“表白啊。”

“不要。”

“为什么?”

“打完之后你会更恨他。”

温婷怔住,她只是开个玩笑,她没想过要主动表白,她有来自传统女人的自尊:女人只能被表白。

可如果高磊支持,这个电话她会打。

温婷晕乎乎地想着高磊的那些话,直到回到宿舍,室友们笑嘻嘻地追问追出去的高磊和她怎么样了,发生了什么,怎么到现在才回,她才想起来今晚是高磊在向她示爱。

温婷板着脸,把她们吓走。

有人有意说了一句给她听:“你自以为是痴情,其实就是傻。”

四月柳生

最近忙成狗 还有点孤单 可不妨碍我快乐 希望所有的人都快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