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情长不容岁月流

第十一章 把恨吃掉

情长不容岁月流 四月柳生 1624 2017-06-14 20:06:45

  很久,高磊都没再联系温婷。

人人都有自尊心,被伤了都要躲起来一阵子,温婷是,高磊也是。

直到大二夏天,暑假前一个月,温婷才接到高磊的电话。

“终于想起联系我了!”温婷酸溜溜地说,因为她想继续跟他做朋友。

高磊嘿嘿笑了两声:“女朋友管的严,不让跟其他女人走的近。这周六老同学聚会,要不要来?”

温婷松了口气,心里替他高兴,语气变得更轻松:“都有哪些老同学,如果个个都带家属,那我就不去了。”

“当然不是,你一定要来,保证有惊喜。”

惊喜?温婷开始胡思乱想,但又不愿意相信,已经过去三年,故事都被自己编烂了,她想不出关于他们的新故事,这时他又要出现?

惊喜出现的有点晚,出现时温婷正举着筷子夹一颗花生米。

“你终于来了!”高磊起身招呼。

“不好意思来迟了,火车晚点。”长途奔波后的疲惫声音,沙哑,磁性,带着点成熟的味道。

原来声音也会变。

“没事,来来来,这边坐。”高磊把温婷身边的人拖走,把覃至勇推过来,按下坐在她旁边。

一股陌生的气息霸道地围绕过来,冲进温婷的鼻腔里,让她的心砰砰直跳。那颗夹了几十次的花生米滑溜地又掉回盘子里。

覃至勇拿起勺子,盛了满满一勺放进她面前的碗里。动作熟练,自然,温婷抬头看他,他已经低头给自己倒酒了,然后站起来给大家赔罪。

连喝了三杯。

他不似以前,只跟高磊玩,他已经长成大人,掌控局面,能跟每个人谈笑风生。自罚三杯之后,又是每个人都单独喝了一杯。

温婷坐在旁边,专心吃着他盛给她的花生米,眼角只能看见他偶尔垂下来的手,白皙了许多,骨节突出了许多,也大了许多。

三年而已,外貌都已发生这么大变化。

那人心呢?

温婷不敢抬头看,怕心心念念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还有一个没赔罪呢!”大家起哄着地看着覃至勇和温婷。

温婷想起他俩曾经一起站在黑板上做题,一左一右,下面的学生也是这样起哄。时移势易,但当名字跟他连在一起,她就心神荡漾起来。女人真不争气,一点暧昧甜头就把过往的恼恨丢掉了,温婷掐自己的大腿,提醒自己不能轻易忘仇。

“温婷不喝酒。”覃至勇说到她的名字,亲昵含笑,熟练自然,不似已经过去了三年。

她在自己的腿上狠狠掐了一下。

“哈哈哈……”大家都笑起来,“温婷要是不会喝,这里就没人能喝了!”

刚说完,就有人开了两瓶,分别摆在覃至勇和温婷的前面,有个女生直接拿起温婷的手抓住酒瓶。

她被推着站起来,面对着他。

覃至勇似不可置信。

温婷理直气壮地抬眼,手里的瓶子举起来,看了眼满瓶的啤酒,再看回他那变得很大很深的眼睛。

从没赢过,这次一定不能输!

她一仰头,猛地灌自己,这口傻气一定要争,能气到他更好。

最后一口吞进去,胃疼得一抽,她用尽心神让自己站稳,小腹绞痛起来,姨妈还没走。

年轻时总爱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那时凭着一口热气,为了伤人三分,自伤七分也在所不惜。

覃至勇一瓶酒换了两口气才喝完,喝完之后才坐下就发呕,忍不住冲了出去,吐了半天才回来。

他刚下火车,胃里空空,许多啤酒装进去,吐得胆汁都出来了,重新进来时脸都煞白,他对着温婷笑,眼圈微红。

温婷低头,心里翻江倒海,所有委屈都渐渐远去,她猛掐大腿之时,他坐了回来,抓住她的手,她挣脱,他又握住,她动了动,无力地放了下来,任他紧紧握着。

十四个月后回忆到这里,温婷忍不住想:开始的那样容易,所以才不值得珍惜是吗?

覃至勇去买单,高磊带着所有人溜了,温婷独自面对着杯盘狼藉的桌子,心慢慢静下来。她成功地夹起一颗花生米,塞进嘴里。

覃至勇结完帐回来,坐回她身边,语气轻松:“没吃饱吗?”

“我还没原谅你。”冷静之后,她又记起仇来。

“我知道。”覃至勇给她夹花生米,“我等着惩罚,你现在说,或者将来说,我都愿意接受。”

“你在我最难的时候丢下我,你看不上我,你花了三年时间才做好心里准备来见我。”

“可我终究是来了,三年不见,我们之间却什么都没变,我上课时仍喜欢向右看,我常常在梦里听到你吃苹果的声音,你跟我说,‘你要一直买苹果给我吃,要一直一直买’。”

“那我的恨怎么办?”

“我把它吃了。”覃至勇抬起右手,猛地在手背上咬下去,等他松口,血牙印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