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情长不容岁月流

第十三章 不分开

情长不容岁月流 四月柳生 2110 2017-07-10 20:12:02

  热恋中的女人总觉得世间最美好的爱情大抵也就是自己和他那样了。

  温婷也会这么想,即使覃至勇越来越忙,忙得有时候能连着几天都不联系她。

  非常想他又联系不上的时候,温婷就有点想不通了:一个本科生为什么急着发/论文出成果。但随之而来的必定是一番自我安慰:覃至勇对自己的要求总是高于一般人。

  她要支持他,绝不拖后腿。

  温婷的通情达理让覃至勇因为忙而忽略女朋友的做法变得理所当然,每晚的一通电话变成一周两次,所有假期他都有事要做,大三的整个下学期,他只来看过她一次,还是清明节。

  “就他最忙,就他日理万机!”日积月累的压抑,温婷终于忍不住跟任西西诉苦。

  “你有时间,你可以去看他啊。他去你们学校那么多次,也该你去他们学校看看他了。”

  “我去看他?”不知道为什么,她真没过有去看他的念头,总觉得应该是他来看她,“你去看过家扬吗?”

  “当然,有时间去,没时间逃课也去,就他那招蜂引蝶的狂浪性子,我不得常常去除除草示示威啊。你就知足吧,得亏是覃至勇了,你才能这么高枕无忧。”

  “他只对书感兴趣,让他跟书过一辈子好了。”

  西西嘿嘿笑道:“那可不成,书能让他亲让他抱让他……吗?”她有意不说完,还配合着两声贼笑。

  温婷知道她的意思,却故意不否认,别人误以为她跟覃至勇有多亲密她都无所谓,而事实上,覃至勇总留了最后一步不做。

  他说,他不舍得。

  想到他的克制,温婷怎么会不感动,西西说的对,他忙,她却有的是时间,既然压制不住想念,那她就去见他。

  挂了电话,温婷简单收拾了背包,说走就走去看覃至勇。她没提前打招呼,想给他一个惊喜。

  想来,他们到底是有缘的,温婷在他学校门口下车后正犹豫着去哪给他惊喜时,覃至勇正从对面马路的一家餐厅走出来。

  谈不上是茫茫人海,但也是人头攒动啊,他们却很快就看到了对方。

  覃至勇眉开眼笑,对她摆手让她别动,他在黄灯闪烁的瞬间就从斑马线上奔了过来,替她拿下背包,牵起她的手,激动地捏在手心里。

  “怎么没告诉我,我好去接你,这里离火车站太远了。”覃至勇还没压制住兴奋,刚才跑得又太急,此刻不停地喘息着。他眼里嘴上都是笑意,看起来像个惊喜万分的小孩子,她忍不住伸手摸去他额角的汗珠。

  “本来想给你惊喜的。”温婷朝覃至勇身后看去,跟他一起出餐厅的杜若已经等到绿灯走过来了,“幸亏不是只惊不喜。”

  覃至勇明了,为她的小醋意而开心,他并不解释,只一直抓着她的手,但笑不语。

  三四年没见,杜若出落得更加漂亮,仪态大方,淡妆抹得很得体,笑的也很得体。她主动寒暄,主动提出要请他俩吃饭,她的友好让温婷怀疑当年那个要跟她“老死不相往来”的人是不是眼前的这个杜若。

  “我就一天时间,明天就得走。”温婷拒绝得很委婉。

  “那机会更难得了,这饭是一定要请的。”杜若却很坚持。

  温婷正愁着怎么接着拒绝,没想到覃至勇理直气壮地对杜若说:“我俩都两个月没见了,你就别当电灯泡了,吃饭的事不知道该谁请谁呢,以后再说吧。”

  伪装的姣好面容终于露出一丝尴尬和失望,但很快恢复过来。

  等她走后,温婷戳着覃至勇的眉心责怪道:“怎么就两个月了,你的时间也跟我的不一样?”

  “不说久点怎么好让她别打扰我们。”

  “呦,你变坏了。”

  “近墨者黑啊。”

  “哼……你们俩什么时候混的这么熟了?以前同桌的时候不都不怎么说话的吗?”

  “也是最近的事。我们学校有个公费出国的培养计划,而且提供了两个名额给外校的学生,她大概想争取一下,所以找了我。”

  “她想出国?”

  “应该是吧。”

  “她的希望大吗?”

  “看她的学分表现还不错,不过英语有点差,她说她会报个班冲一把。希望还是有的,至于大不大,我就不好说了。”

  “以前高考都没见她这么努力,难道出国比高考还重要?”

  “都是机会,都很重要。”

  温婷突然觉得不适,心里突然一阵发凉。也许,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比覃至勇的决定还要来的早。

  “你也想出国?”

  “当然想。”覃至勇不假思索,也毫不避讳。

  温婷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她甩开他的手,气呼呼地说:“那我们还是趁早分了好,我是肯定不会出去的。”

  覃至勇一愣,没明白这突然的愤怒因何而来,可看见温婷眼圈发红,他的心就软了,耐心解释道:“我只是说想出国,又没说要出国。”

  她不理,他继续软语,责备中满是无奈:“分手怎么能随便说,你是想你断指还是想我断头呢?要是真有那一天,你那么怕疼,还是我断头好了。”

  “别胡说!”温婷一把捂住他的嘴,看见他胸有成竹的笑,她才知道上当了,立马想把手缩回来。哪那么容易,他趁机又亲了她的手,随后攥在手心里。温婷又恼又羞,却也只能干瞪着他。

  覃至勇的眼睛柔情似水,温婷不敢直视,偏过头去,他有些委屈:“只准你说话让我难受是吧?”

  “我说什么让你难受了?”

  “明知顾问。”

  温婷还就真明知故问了:“你不喜欢我说分手吗?”

  “是。”覃至勇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温婷知道玩笑不能再开下去了:“那我以后不说就是了。”见他还是没反应,她捏了捏他的手,“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覃至勇看着她:“说到做到。”

  温婷点头:“嗯……可是,不说分手的俩个人就真的不会分开吗?”

  覃至勇又板起了脸,温婷却不依不饶:“我只是客观地跟你聊这个话题,又不是说我们。”

  “不会发生的事有什么好聊的,我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哦。那你对什么话题感兴趣?”

  “我在想,今晚睡哪儿,是大床房好还是标准间好。”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