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有所念人

第九封信:“我不吃鸡蛋,谢谢”

我有所念人 半尺愁 2037 2017-04-27 21:30:32

  “唐青,我说真的,其实我觉得今天这是个机会,被子芮听见了我反而觉得很庆幸,这反而让我有了个和她接触的开始。”我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汗,“唐青,我跟你说话呢。”我扭头看向唐青的床,这小子傻了一样两眼放空,我把毛巾丢到他身上,“怎么啦,热傻了?”唐青从床上坐起来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我一下只觉得出什么事了“怎么了?”我拉过凳子坐在他对面“你知道,沈悠头发为什么那样吗?”“剪头发没剪好?”我试探性的给了个答案,当然我知道一定不是这样,“她把她的头发剪了去卖钱,为了给她妈妈买止疼药,你知道她为什么住宿舍吗?”“不知道。”我坦诚的回答,“她妈妈还是离开了,她说回去,看到什么都是泪,眼前全是泪。”“你怎么知道的?”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刚才回来路过医院,她告诉我,最后一面没有见到,从C市接到通知,赶了一千里路,却是要来接受最不愿看到的结果。”唐青叹了口气“一可,我想娶她,我不想和她谈恋爱,我只想娶她。”这个消息真的像个炸弹一样,轰一下炸在我脑子里,“唐青,结婚不是开玩笑,你这是同情,这不是爱,是可怜!”我试图劝唐青清醒些“一可,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我太理解沈悠现在的状态了,她会是个好妻子,我也不是可怜,更多的我反而觉得她的坚强和倔强,让我觉得心疼。”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没有这样的经历,我又怎么敢妄加断论“一可,我知道你的担心,但她是个好姑娘,你看她浑身带刺的样子不觉得让人心疼吗?”认识唐青这段时间,从没见他这样忧郁的和我交谈。

这一夜,发生了太多事,让人觉得不真实,可是这就是生活呀,它远比小说复杂,也远比电视剧戏剧性,我们两个一夜无眠......“唐青,我支持你,但是你一定要想清楚,你们认识只有半个月,甚至不到半个月,彼此什么都不了解,更何况......”我欲言又止“何况什么?”唐青在对面的床铺上,翻身冲着我“人家沈悠好像还没答应不是吗?”“我天,你怎么不早说,我忘了这茬儿了!”唐青啊唐青,你这迷迷糊糊的样子,我不替你担心,我替沈悠担心。“一可,你别睡了,你得给我出出主意,我得通知她一声,你说什么时候告诉她合适”“你骑着自行车带她骑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合适!”“好,太棒了,我的户口本在柜子里,我明天就去!”唐青兴奋地计划着“唉,我说,我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我瞬间一脸懵了,唐青竟然还真要去,我真的是一口老血卡死自己了要“这个计划不好吗?我觉得可行啊!”我抬手蒙上被子,不想理他“一可,这个不行吗?”唐青这个榆木脑袋啊“当然不行!你莫名其妙的带她去民政局,你是要贩卖人口吗?”我撤下被子,坐起身来,真是八卦的时候比谁都行,到自己了怎么跟个傻子似的。“那明天吃饭的时候,我跟沈悠说一下。没事你睡吧。”这是让我睡的语气嘛?“唐青,咱能先规划一下吗?我觉得你直接和她说结婚太唐突了,所以能不能循序渐进呢?”“那明天咱一块吃饭,你在旁边知道我。”得,我自己还没理清楚,又卷入了另外一个感情漩涡。硬着头皮上呗,谁叫我是他麾下唯一的兵呢!

“累死老子了,这鸵鸟一开就是一上午,那嘴是借来的吗,说个没完!”唐青出了会议室,立刻开始了吐槽模式。“不是借来的!”鸵鸟在身后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可唐青完全没注意到,还以为是我说的“那还那么着急,下午说不行啊!你看他那样,一看就是妻管严,来这还要嫁祸给咱是吧!”“我老婆在产房,我下午没时间和你说话”唐青脖子一僵,足足停了一分钟才扭过头,“老侯啊,那恭喜恭喜,我先走了,替我问嫂子好!”我们俩个真的是踩着风火轮跑回宿舍,一路上笑到肚子疼,“唐青,叫你昨天不提醒我,怎么样现世报了!哈哈哈......”唐青只顾着笑了,根本来不及揍我。“哎呀,一可,快拿着饭盒,快走!”唐青把我的饭盒抛给我,就冲了出去“哦,想起来了!等我一下!”

子芮还是吃子林送来的家庭餐,沈悠坐在食堂里,低头嚼着馒头。“悠悠,给你这个。”这小子今天额外要了一颗鸡蛋,原来是要给悠悠啊,悠悠像是看见瘟神一样盯着鸡蛋“我不吃鸡蛋,谢谢。”很显然她还保留着应有的淡定“为啥呀,多有营养,我给你剥开。”唐青说着拿起鸡蛋往饭盒沿上磕“我说了不吃,看见就恶心。”唐青握着鸡蛋的手停在饭盒沿上,“我爱吃,唐青你真不够哥们儿,给我呀。”我从唐青手里抠出鸡蛋,揣在兜里,“下午再吃,现在先吃饭。”“那个,沈悠我有个事跟你商量,我打算跟你......”“咳咳,唐青给我喝口水,噎着了。”“我哪有水啊。”“那你去帮我打点儿。”沈悠把筷子扔下,空气都安静了,“你们有事吗?没事赶快走,坐在我对面挡光!”“我是说我打算跟你结婚,你挑个时间吧!”“噗......”沈悠把伴着酱豆腐的咀嚼了数十口的白馒头,喷的那都是,得我的饭也是她的了,唐青倒是很淡定的继续吃馒头,就着土豆鸡块。“怎么样,考虑一下,下午,算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告诉我时间吧!”“等我入土的时候,你抱着我的骨灰盒去民政局领证吧。”沈悠端着饭盒走了,我走在一旁,饭不能吃,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讲才好,“还好,她没有明确拒绝我,只不顾时间有点久。”我扭头看看唐青,面不改色,无语!我端着饭盒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