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有所念人

第十九封信:你不知道的事

我有所念人 半尺愁 2201 2017-08-19 18:09:30

  我回家已有几日,因为家里没有电话,所以想要和子芮联系,我每天都要到村委会借着要和市里的领导汇报工作为由蹭着打电话。虽然只是听听声音,但依旧觉得幸福

  “你在干嘛?”“在家呀,刚陪我爸下棋来着,你说他赢了这么多次,还不尽兴吗?”子芮在电话里跟我苦苦抱怨“那等我去解救你,怎么样?”“得了吧,天高皇帝远的!我不跟你说了,要陪我妈去买些东西了。”“嗯,多穿些衣服,天气阴晴不定的。”“嗯。”“等一下!”“嗯。”“一定要多穿件衣服!”“好,我现在就去穿。”我们这一代人,不像现在的年轻人,知之她们是被智能化的一代,习惯了煲电话粥,我们当年却总是习惯草草收场。

  ......

  给唐青打了电话,问问他的近况如何,“你小子!还记得我啊!““唉,怎么样啊?”“还好,我打算创业了!”“什么,什么,我说唐青,你别说风就是雨啊。”“嗯,我本来也不像你们,专业那么精通,何况沈悠说不想我们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什么意思啊?”“我想让沈悠继续做她喜欢的工作,但是如果我们都做这个工作,以我们的能力,肯定很难在A市发展起来,更何况,现在创业机遇好,国家政府也支持,我还有几个要好的朋友,我们打算一起做,怎么样一可,有没有兴趣啊?”“你们是要做什么啊”“设计室,建筑,装潢什么的,毕竟我当年上学的时候学的就是建筑,要不是子承父业我也不会认识你。一可,你也是学设计的,要不一起试试?”“我学的是画画,不算设计。”“一起试试嘛,以你的学习能力肯定没有问题,你就当加个副业,行吗?”“哈哈,你们是缺人吗?我这种不专业的你都要用?”“哎呀,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了面说。”“唐青,你再冷静冷静,想清楚了在和我说。”我知道唐青是个行动派,而且是不计后果的行动派。“我真没开玩笑,你别不相信!”“好了,以后再说!我现在正在和领导说调往A市的事,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一两个月就可以去A市了。”“好小子,你真行,你真的是做什么都果断又有条不紊。”“不说了,见面说。”“好!”

  其实爸妈并不支持我去A市,“你是长子,怎么说都应该在这边发展啊,房子都给你盖好了。““妈,爸,A市也不远,我随时都可以回来的,我是长子所以更应该更好的发展呀,这样您们二老也可以早点享享清福。”可我扪心自问,三十年即使只有四十里的路,我每年也仅仅回去一到两次,一辈子忙忙碌碌,到头来竟也违背了初衷,到底是锦衣玉食好,还是留在身边尽孝好,谁又说得清楚呢,现在看来无论选哪一种到头来都是让你后悔的那种。“结婚都是女方随男方,怎么到你这就不行了呢!”“妈,不是子芮要求的,我去A市是因为工作,您别什么事都怪人家!”“这还没结婚,就说不得了!以后还了得!”“好啦,随儿子吧,还有老二老三留在身边,总要放手的。”爸爸在炕边磕磕烟斗,起身向外走“干什么去啊!老头子!”“妈,您别劝了,我肯定会去A市的。”“随你!”妈追着爸出去了

  ......

  “你干嘛顺着他,老大啊!““难得他真心喜欢,你说他从小到大,所有的事都因为他是老大,所以什么都以家为重,学了五年的画画,你一个不准,他犹豫都没犹豫就回来了,马上就可以留校了,硬是什么都没说。”“他那时候都26了,我当娘的不应该着急嘛!”“你说庄稼人就该搞搞农业,他这四年就日日夜夜干这个,现在又有了些成绩,你又要这样!”“他去A市是因为那个女的!”“什么那个女的,人家叫季子芮!A市确实要比这里好很多,这件事你别在挑唆了!““还是我的错了,过几天我和一可去见见人家父母,毕竟都不小了,差不多就定下来吧!”“我不去,要去你和你儿子去!”爸爸显然生气了“你是分不清楚事理吗?儿子的婚姻大事,你就永远只看得见你自己!”“我不分事理,你们这些大老爷们有本事!还要我当家做什么!”“不去也好,省的添乱!”我站在屋里听着外面忽高忽低的声音,虽不清楚说了些什么,但爸妈每次吵架的时候都是这样,避开我们做儿女的。

  “一可,你看看能不能跟子芮商量一下,咱们去登门见见人家父母,都老大不小了,能定就定下来吧!”“那,妈呢?”“我还能说什么,你们决定就好了!”妈也从外面走进来,虽脸色难看,但仍算是默许了。

  老侯在半个月后来到家里,亲自把我的人事调动的通知带过来,“伯父伯母,一可优秀的很,是市里早就想要了,他不肯走,这回竟然主动来找我说想来A市,我真是捡了个香饽饽啊!”“侯主任,真的是麻烦您了,留在家里吃饭,我这就去做。”“不了,伯母,我呀正好是到县里开会,马上还得赶回去,下午还有会!”“把不差一顿饭,留下来,快得很”“老侯,又不会给你什么国宴待遇,粗茶淡饭,吃了再走。”“咳咳,好,那麻烦伯母了。”妈手脚利索的做好饭,吃过饭,我和老侯一人骑一辆二八往县城里去“想通了?”“嗯,算是吧!”“我还以为你清心寡欲呢,没想到遇到子芮,整个人都变了!”“男人嘛,不想让子芮和父母去谈这些为难她,再说A市更好一些。”“哈哈,这么护着她,不过子芮确实是女性中的佼佼者。”“她在业内也同样是。”

  我一路和鸵鸟来到县城“那我去开会了,以后到了A市,见面的机会有的是!”“每天都要看见你,真的是不幸。快进去吧。”“哈哈哈,你小子,调侃上司!”老侯推着车子走进县政府,我一路骑回家,想了很多,我这三十年,其实过得顺风顺水,虽然放弃了最爱的绘画,阴差阳错的在农业方面搞得风生水起,但遇见子芮,我觉得什么都值得,我从未恋爱过,相亲的经历倒是不少,但大多数情况下,我都成功的搞砸了,所以可能三十年就是为了等一个对的人出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