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我有所念人

第二十一封信:聚少离多大龄夫妻的蜜月

我有所念人 半尺愁 3725 2017-08-23 21:39:16

  作农业研究的,就是和老天爷斗,这句话一点不假,春天还没消冻,我们就开始着手准备着跑基地,做预算,和各地的百姓做好沟通,我和子芮虽然都在一个政府大院,但我是树种研究,子芮是育种研究的,时间上总归是有些冲突,子芮更是忙得很,因为她专业能力强,为人又和善,和基层百姓打成一片,每天我们只是早上一起出门,晚上一起进门,父母们一直催着造人行动,根本没时间提上日程。

  三月份的时候,老侯把我和子芮一起叫到办公室,说实话我们两个同时出现在老侯的办公室,除了送请帖那次,这还真是第一次,“一可,子芮,来来来,坐下来谈。”“老侯,这是出什么事了吗?”“哎呀,出事也是好事,嗯,你们两个自结婚一直在工作吧,没时间度蜜月吧?”我和子芮相互看看,还真的有些不明所以“哎呀,侯哥,您这是要说什么啊?”“上面决定,要让你们两个一起去海南出差六个月!”老侯说的眉飞色舞,“啊?什么时候?”“就近几天,你们放心你们的吃喝住行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们都会安排好的。”“只有我们两个人,人生地不熟?这哪是喜讯!”“咱们省只有你们两个,其他的省也有其他年轻人的,一共是十个人,很荣幸的!我可是力荐你们夫妻俩的!”“可是......”“可是什么可是!赶快回家和子芮准备行李,工资照发,还有补助!”“侯哥......”“猴哥什么侯哥,我是八戒!“我和子芮不禁笑出了声“上级领导都批示了,你们只管准备就好了,这是工作,也是蜜月,长达六个月!我就没这好运气啊。”

  我和子芮被推搡着除了老侯的办公室,,站在初春的阳光下,我们对面而立,痴痴的笑了“回家?”“回家!”消息突如其来,在我们的忙乱生活中激起了幸福的水花。

  其实,我们都来不及准备些什么,也不清楚该准备什么,只是向父母说了一声,便拖着行李踏上了所谓的蜜月之旅,因为生在北方长在北方,所以对南方有着说不出的兴奋和担心。

  当时的交通并不像现在这般先进,我们坐着火车,又转轮船,再坐汽车,总之兜兜转转在路上就花了近十天,子芮晕船晕的厉害,所以我们基本上也没心情看沿途的风景,当时的三亚,也并不像现在的三亚这般繁华,漂亮,不夸张的说当年那些被流放至此的文人墨客的悲伤,我也能略懂一二了。当然自然风光让人心仪。

  我们和其他的八位青年被安置在当地的一处住宅中,因为院子极大,所以即使住着十个人也只觉得热闹,并非拥挤,因为我们是夫妻二人,大家也都是年轻人,所以把最好的房子留给了我们,其他人也都是两两搭伙住在一间房子中,除了子芮之外还有两个女同事,一个是湖南人,一个是武汉人,都是极热情的,子芮虽性子慢热,但也和大家慢慢熟络起来,一群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就这样热火朝天的在这里安顿下来。

  休整几日,我们便开始工作了,因为我们当中没有海南人,所以对当地的种植业,以及土壤的研究都不了解,我们只能去相关部门找资料,即使已经和当地部门打好招呼,可也还是遇到了问题,因为数据和资料没有人及时做整理,所以资料都较为老旧,能用到的并不多,并且当地人的方言真的是一大难关,我们连蒙带猜勉强能听懂一些日常的对话,但是,老百姓说的田地中的种植术语,真的是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这隔了“十万八千里”的距离,能听懂的真是侥幸。

  我们就这样每日出去,和当地的百姓闲聊,问种植的情况,然后大家回来互谈心得,其实你可以想想一下那个画面,一群年轻人,晚上坐在月光下,没有电视,没有风扇,只有薄扇,男的穿着白色的纯棉背心,粗布长裤挽的很高,子芮她们三个穿着女士的衬衫,大家更多是在谈论自己家乡的故事,巴不得把自己的家搬出来给你看,然后就是吐槽听不懂老乡们在说什么。所以对当地的认识基本上没什么进展了,当然除了子芮,她的语言学习能力真的是厉害,之前她自学日语,我还觉得不可思议,现在我相信了,再加上她的专业能力极强,所以老乡说的一些种植要领,她基本上也能对应到专业术语上,老乡说的病虫害问题,她也基本可以解决,所以又收获一片老乡心呀。

  又过几日,因为已经到四月份了,马上就要开始种植季了,所以大家也开始正经起来,每天去基地视察,观察土壤的湿度,早晚的温度,以及PH值的测算,三位女同志在留在住处做发芽率的测试和记录,因为品种较多,所以工作量并不比我们轻松。天气又潮又闷,子芮有些水土不服,可近几日却吐得厉害,基本上每天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我有些担心了,和其他同事打招呼,打算陪子芮去医院配些药,总这样也不是办法。

  “一可哥,子芮姐,怕是怀孕了吧!”那个湖南妹子叫方灵,看我今天没去基地,站在窗檐下拦着正取水回来的我问道,我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对于这些事却是一无所知,“哈?”我拿着水桶的手都有些轻颤了“不......不知道啊。”我把水桶放在身侧,看着屋里的子芮,静静的坐着,没有抬头,像是睡着了。“我今天带子芮去医院,我一直以为是水土不服的原因。”“一可哥,我也是胡乱猜的,你快带姐去医院吧。”“那,那我们回来可能晚些,吃饭就不用等我们了。”“嗯嗯,放心,你们早去早回。基地上的事也不着急。”“好好好!”

  “子芮!走吧,我们去医院看看!”子芮慢慢抬起头,冲着我微微一笑,便起身“好,可能是住不惯,其实不要紧的。”“刚,刚才方灵说,可能是怀孕。”我的头抵着子芮的头,轻轻地说,显然她也是一怔,有些惊讶,却又好像不算意外“我好像这个月确实没来例假了!”“那是不是就是怀孕啊,是不是呀!”我双手搂着子芮,让她更近的贴向我“哎呀!我怎么知道!”子芮推开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往外走。我紧跟在她身后,急冲冲的牵起她的手“去证实!”

  当地并没有汽车通往医院,路也并不好走,我骑着自行车带着子芮往医院走,虽然还没有确定是不是怀孕,但我心里美的,连孩子以后要在哪里上大学,什么时候结婚都快要想到了“子芮,你喜欢男孩女孩呀。”“我不太喜欢小孩。”我手一紧,车子顿时停住“子芮,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承认我着急了,我怕如果真的怀孕了,子芮不愿意要孩子“但我会好好的爱我自己的孩子。”“季子芮,你吓死我了!不带你这样的,我这怎么也算是驾驶过程中好吧,你这样说话,驾驶员很容易失控的的!”我又惊又喜“看来你比较在意孩子,而不是我的感受喽!”“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在乎你的意思,可我也很喜欢孩子啊,但是第一次和你说起这个话题,说实话,你这么说,我有些没有准备。”子芮跳下车“不远了,走走吧,这路不好走,我又该吐了。““好,你不会觉得累吗?”我一手推着车子,一手牵着子芮“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要是怀孕了,我不想要,你会怎么做。”“我......我没想过这个问题,可能我会劝你生下来吧!““可是我们在海南,不是A市。”“我们在这只待六个月。”“你没听那天大家说吗,如果做得好,是可以留在这的,你不想留下来吗?”“我想,可离家太远,爸妈会舍不得的你留在这么远的地方,我也听说了,但我觉得,你不适应这边的生活,我们做完项目,还是回A市的好。”“一可,以你的能力,我们在海南完全可以发展的更好。”“可你不见得更快乐,你来了这虽然和大家相处的很好,但你有你看起来那么开心吗?你没有,你是我老婆,我比谁都清楚,你想爸妈了,想子林,沈悠哥和嫂子了。这里对于我们的未来是千好万好,可你过的好,我们才能有那些想象的千好万好。”“一可,抱歉。”我把子芮一把搂进怀里“没有抱歉,我们回A市,照样也会过得很好。”

  “来,上车”我拍拍车座“走过去吧!不远了。”子芮指着不远处的医院,还是满脸愁容。“好啦,我也不想呆在这里,唐青还等着我回去给他带椰子干呢!”子芮泪眼巴巴的看着我“可是,我还是想哭。”说着,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出来,我赶忙捧住子芮的脸,车子被摔在路边,轻轻地吻干她脸上的泪痕,一遍一遍,“我觉得难受,想回去又不想回去。想爸妈,可是我们明明在这里一定会几年就站稳脚跟,发展起来。”“老婆!赚钱养家的事,你操什么心,你还担心我没能力养你和孩子啊!”“咳咳......咳咳......”“这哭还把自己给呛着了,我老婆果然厉害!”“那要是怀孕,我可不要呆在家里的全职太太!”“好,我们子芮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做全职太太。”“嗯!”子芮窝在我的怀里,一抽一吸的稳定着情绪,“还哭吗?肩膀在这,眼泪鼻涕随便擦!”我拍拍肩膀,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子芮破涕为笑。

  到了医院,做了检查,真的!真的是怀孕了,怀孕六周!我们按耐着情绪听着医生絮絮叨叨的嘱咐,以及下次产检的时间,平时的注意事项。终于出来了,我紧紧的抓着子芮的手,“子芮,我要当爸爸了!你听见没,医生说你怀孕了!哈哈哈,我要当爸爸了!”我在医院的走廊里开心的像个吃到糖的孩子“小点声啦,医院!不长记性!”子芮一说,我反想起来我们确定关系的那天,也是在医院碰到的。“走,我们去买些衣服和用的东西,以后你这些衣服,你肯定穿着不舒服。”“还早着呢,不急!”“小不点,你要好好听话,不能挑食,妈妈这些天可被你折腾坏了!要是再不好好吃饭,等你出来,看我不好好教育教育你!”我手抚上子芮的肚子,和里面的小不点说着“好啦,听不到的,才六周!”子芮拍开我的手“那也要警告他,臭小子!敢欺负我老婆!”“要是女孩呢,怎么会是臭小子啊?”“女儿,我也爱啊,长得和你一样漂亮,多好!”“走啦!”子芮拦着我的胳膊,往外走,这一刻像是一辈子,像是我们可以一辈子这样掺扶着,直到白发苍苍,我还能看到她的明眸浅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