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羽散弦开

第二章:不一样的人

羽散弦开 清人风 2333 2017-04-17 21:23:51

  已经六点半了,从下午五点放学开始林弦就一直坐在自修室,每天都是这样。

按照学校的时间安排,七点就要开始晚自修。而按照林弦的时间安排,五分钟就足够吃饭。

一边是今天上课的内容,笔记圈圈点点说明早就已经温习过,另外一边是《微观经济学》,《市场经济学导论》等专业书籍。林弦很清楚自己的目标不能只是局限在成绩优秀,无依无靠的他能够指望的只有他自己,所以他没有给自己安排娱乐的时间,他走在了许多人的前头。

但这也意味着,他没有什么朋友。

其他学霸陆陆续续走出自修室,不是去吃饭的就是准备回课室,只有林弦依旧静静坐在原位。不久夕阳便染红了半边天,如同执拗的小姑娘憋红了脸,即便是流出了眼泪,也不会让别人轻易看见。

执拗的一丝残光映照在林弦的半边脸上,只是他早已忘记怎么哭泣了吧。

一声轻微的开门声打破了这寂静,但很快就被头顶上嗡嗡转着的风扇盖了过去。

林弦微微抬起头来,随后继续低头看书。

进来的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亦或者是这个细节对于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他踮起脚尖,如同专业的芭蕾舞者(其实丑到不行),九分有效地掩盖了他原本沉重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如同老鼠偷吃一般小心翼翼。正准备踏出下一步,俨然发现地下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人随手扔了一个塑料瓶,简直是比香蕉皮还要致命。关键时刻临场换脚踏了个回旋步,险些扭伤脚腕。

来者赶忙按了按胸口压压惊,心里默念三声吓死宝宝了。

只见林弦依旧稳如泰山坐在位置上,四周发生的一切似乎都与他无关。

这时候他笑得更加贱了,想着等会能够看到林弦万年不变的那张脸变得比屎还难看,没有比这件事更让人开心的了。

想着如此,赶忙加快脚步,正准备把手上的布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套到林弦头上的时候。林弦微微叹了口气:“杜庆风!”

吓得杜庆风原本是芭蕾的舞蹈瞬间化作不知是哪个非洲部落的民族舞蹈,急急忙忙把手里的布袋藏到背后。

“嘿嘿,干嘛。”杜庆风不惊不怕,其实一切破绽都写在脸上了。

“你是三岁小孩吗?”林弦依旧背对着他。

“你背后长眼睛啊,我一点声音没发出来你都知道我来了。”

“你的呼吸急且快,脚步浮躁,内分泌失调还是肾虚,一听就知道。”

杜庆风暗暗心惊道:“这狗……”

“耳朵。”林弦帮他回答了出来。

“卧槽,心声都听得见?”

林弦这时候才转过身来,质问道:“背后拿着什么。”

杜庆风眼望八方,耳听六海,继续装疯卖傻道:“什么什么什么鬼,色鬼懒鬼倒霉鬼……”

林弦指着他背后说道:“美女。”

“哪里哪里!”随即眼前一片黑,只闷得杜庆风撞得东倒西歪。

坐在地上的杜庆风好不容易挣脱开自己设计好的奇难解开的布袋,林弦已经收拾好书本到了自习室门口,不忘对杜庆风说道:“记得收拾好桌椅,关灯关风扇,谢谢!”

“特么的!就那么对兄弟的吗?”

林弦好不容易停下脚步摇摇头,叹息道:“谁和你当兄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对兄弟都那么冷淡,难怪找不到女朋友。”杜庆风赶忙想要闭嘴,话却已经从口中说出。

这句话仿佛刺到了林弦心中的某一块,眼眸中本来还闪烁着最后的一丝阳光也熄灭掉,用最冰冷的语气回应道:“我和你,是不一样的人。”

头也不回就离开,孤独的身影没入黑夜之中,只留下杜庆风一个人坐在地上苦笑。

初入春天,饭堂的剩菜早已冰凉,饭已经失去水分,干瘪瘪的嚼起来干硬难以下咽,青菜居多,难见荤腥。整个饭堂座位上空空荡荡,只剩下几个饭堂阿姨在收拾桌子上学生们遗留下来的盘子。林弦习惯性地坐在靠近窗口的边缘角落,出现在本该空荡的饭堂的他显得尤为格格不入。饭堂上该关的灯基本上也关干净了,却只有林弦上方的一盏灯还在苦苦支撑,一闪一闪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熄灭。林弦十分清楚,是其中一位饭堂阿姨见他可怜,也就总在这个时候留着一盏灯给他,如果不是阿姨随手多舀了两勺,饭菜中的一点荤腥都没有。

林弦不想欠别人太多,所以每次他都只要一些青菜来吃,连脑袋上方那一闪一闪的灯也是自己专门选的,因为这里没人会坐。这世界没有别人的帮助难以后下去,哪怕现在依旧需要依靠别人仅存的那一丝施舍才能苦苦存活。林弦却从来不对脑袋上这一盏灯和盘中的饭菜心存感激,在他看来这是未来一定要还的一笔债,哪怕心存善念的阿姨从来没有想过要有回报。

习惯了一个人,也就只相信自己一人。

人本质上就是自私的生物,为了生存,大鱼大肉随口就吃,又有谁会认真思虑过自己盘中的美餐本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呢?人类无穷无尽的欲望如同蛀虫一般侵蚀整片大地,整个地球才会因此千疮百孔。林弦并不是环保主义者,更不是佛学的信徒,所以不会去考虑这些危及生灵涂炭的事情。莫说是对于整个世界,人与人之间每时每刻都是在做心理的战争,一言一行,莫不是以自己为中心出发。哪怕是那位心存一丝善念的饭堂阿姨,也是为了内心的一丝安稳才会出手帮助别人。

人的本质就是欲望,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这点绝对没错。

五分钟匆匆吃完饭的林弦,走出饭堂,看着急急忙忙走向课室的人流,虽然繁杂,却只会让自己感到无比孤独。他们和自己是不一样的人,有些人还在谈论着今天早上NBA津津乐道的绝杀,另外一边则是一群时尚女孩又不知道在谈论那个明星的八卦,亦或者是几个学霸还在考虑着怎样才能买到好的参考书。无论他们谈话的是什么内容,这个年龄该有单纯和青春一点不少,而不像是林弦一样默然地走进人堆。

所以哪怕人再多,林弦依旧是一个人。

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是被自己扔在自修室的杜庆风,他是自己在这间学校唯一的朋友。

或许只是因为自己能够感受到两人身上有相似的气息,他的眼眸中同样隐藏着和自己相似的另外一面——不愿为人所知的另一面。

林弦狠狠摇摇脑袋,将杂七杂八的想法抛之脑后,专心走向课室。

与此同时,刚刚整理好自修室的杜庆风,走向门口,在林弦刚刚停下的地方回头望去,背后是一片黑暗,中间仅隔着的一丝光明也正在被慢慢侵蚀。杜庆风沉沉叹了一口,苦笑道:“不一样的人……吗?”

清人风

整个第一卷很短,都处于树立人物特点的阶段,但是相信我一件事,这本书绝对不是校园,绝对不是校园,绝对不是校园(重要的事情说三次),看到第二卷就明白了,希望大家给点耐心,多多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