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羽散弦开

第五章不要靠近我

羽散弦开 清人风 4228 2017-04-29 11:44:19

  中午放学了,和平常一样,林弦走在去往自修室的路上。顺着走廊望去,依旧是空空荡荡,林弦却是很享受这种空荡。人心都太复杂,本该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也总要绕几个圈子才能完成,人多的地方更是繁杂,喧嚣只会让这颗心显得更加寂寞,所以才习惯一个人走在路上。

只是今天的走廊和平常不太一样,走廊上的墙贴着一张靓丽的海报。

“戏剧节?”林弦喃喃道。

其实早就听杜庆风说过,戏剧节是E中一年一度的重大节日,每年夏季都会如约来临,高二每个班都要演出,从演员到服装,甚至道具都是由班级内部自己准备,可以说是E中的特色活动了。但是今年的戏剧节似乎比往年还要热闹,海报中写道:“今年获得第一名的戏剧还能代表学校参加比赛,比赛现场会有电视直播。”但是林弦的注意力却不在海报里的内容,而是海报中那片洁白的羽毛,以及那位捧着羽毛独自落泪的美丽女孩。

“海伦之衣。”林弦脱口而出。

海伦之衣,一个凄美的传说。默默无名的裁缝阿尔塞斯爱着贵族小姐海伦,梦想着成为最出色的裁缝,为海伦剪裁出世界上最美的衣服,表达自己多年来的爱意。但是当阿尔塞斯成为最出色的裁缝,被赋予了“魔法裁缝”称号时,海伦却将成为王妃,阿尔塞斯含着泪为海伦做出名为“海伦之衣”的世界最美的嫁衣,就算站在你身旁的人不是我,我也要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但是阿尔塞斯也因耗费精力而离开人世。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所以公主和骑士终究不能站在一起。

其实海报上画着的女孩到底是哪个故事林弦并不清楚,只是在记忆中她最喜欢的故事就是海伦之衣,所以她总是会在自己耳边不断讲述着这个悲伤的故事,然后悄然落泪,林弦总是会骂她傻,为这个并不存在的爱情故事落泪显得太不值得,但是她总是会执拗地坚持着自己的浪漫。

那是多么单纯的时光,不必背负沉重的过去,如同寻常孩子一般简简单单想象着童话世界,去追寻生命中的美好,但那都只如同蒙上烟尘的镜子,终究映照不出彼此记忆中稚嫩的脸庞。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林弦摇摇头,感慨着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敏感,戏剧节也好,过去也罢,都是自己应该要忘却的东西,又何苦还要苦苦纠缠。好不容易躲开喧嚣,此刻的宁静就应该再多加享受。

“林弦!”

只是总是有苍蝇在耳边嗡嗡叫。

林弦摇摇头,转身就走,这次连耳机都懒得戴上了,脚下却是十分明显地加快。

但这次来的速度比萧宛晴不知道要快多少,声音的分贝也不知道比之要大多少,恨不得喊得整栋教学楼都听得见。

听着身后传来地震般的脚步声,林弦只得叹口气,赶忙侧身躲过杜庆风招牌式的拦肩撞击,看着杜庆风直直撞到墙上,林弦赶忙继续走,杜庆风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就撞不死的小强,一个撞击反弹回到林弦身前,喘着粗气靠在墙边,顺手就把林弦手上的水抢了过来,毫不客气地全部喝完,再把空水瓶还了回来。

林弦一脸嫌弃把水瓶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然后没精打采地问道:“有话快说,有狗屁快放。”

杜庆风一脸不满地说道:“越叫你就走越快,哪有你这样对男孩子的。”

林弦差点没把垃圾桶打翻,怎么记得昨天萧宛晴对自己说了类似的话,这两个人是越好了一起来堵我的吗……

杜庆风却是继续说道:“昨天你害得我进了心理咨询室,多少美女穿泳衣的画面就见不到,一下就损失了好几百万,这笔账又怎么算?”

林弦果断忽略掉后半句反问道:“心理咨询室好玩吗?”

杜庆风嘿嘿笑道:“那个心理老师倒是挺漂亮的,那个胸,那个腿,嘿嘿……”

见杜庆风又要进到幻想模式了,林弦脚底抹油正准备静悄悄走开,但是杜庆风显然吃过亏了,赶忙忍痛跳出幻想模式拦住林弦问道:“喂喂,刚刚你是不是在看那个戏剧节的海报啊?”显然那几百万的事情早已抛之脑后。

“不是。”林弦果断否定道。

“真~的~吗?”杜庆风脸上写着明明白白三个字:不相信。

林弦却是无语,怎么这三个字昨天也在萧宛晴脸上见到过,这两个真的是来堵自己的吧。

杜庆风拍拍林弦的肩膀,一脸老练的样子,说道:“刚刚就是看到你在那里傻不隆冬地看着海报我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了过来,你可不要怀疑我想要美女的……不不不,参加戏剧节的决心。”

林弦一个侧身,杜庆风没拍中肩膀,险些摔了个狗吃屎,林弦却是一脸无辜说道:“关我啥事。”

杜庆风却是不以为然,上来就是搂着林弦的肩膀说道:“你想想啊,你有文笔,我有长相,我们搞个组合就叫做‘一箭双雕’或者‘两个傻屌’,杀进戏剧节决赛,到时候隔壁班那几个美女还不是手到擒来,哈哈……”

林弦肩膀一个卸力,杜庆风这次就真的摔了个狗吃屎。

“你干什……么。”杜庆风气势一下子就虚了,只见到凶巴巴班主任在自己面前。

林弦在转角前玻璃看到了班主任的影子,所以赶忙和杜庆风撇开关系,率先问候道“老师好。”

老师点了点头,却是看着杜庆风问道:“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啊,我怎么好像听到了什么美女?”

杜庆风赶忙站起来摆手道:“不是,不是,老师你听错了,我们明明在聊戏剧节的事情,你说是吧,林弦。”杜庆风赶忙向林弦做眼势

林弦回应道:“老师,刚刚杜庆风只是在和我说这几天他去偷班里女生的内衣而已。”

杜庆风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林弦继续说道:“他总是在宿舍里藏着几条,我和他说偷别人的东西是不好的,他还说我迂腐不堪。”

班主任好像明知故问,还问道林弦:“那拥有先进思想的杜庆风同学偷了内衣去干什么啊?”

林弦疑惑看着老师反问道:“难道老师不知道一般内衣贼偷了衣服之后都喜欢戴在头上吗?”

“嘶,戴在头上是想干什么,去抢银行不是应该带丝袜吗?”

林弦走到老师耳边,用杜庆风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老师你不知道一般变态都喜欢收藏内衣内裤吗,更听说有些更加变态的还喜欢去收藏男性内衣呢。”

杜庆风听着实在忍无可忍,说自己偷内衣就算了,还要诋毁自己英俊潇洒,自命不凡的形象,只能连连喊道:“放你妈的屁,老子偷的什么时候是女性内衣,老子最多就偷男性内衣好吗?!”

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班主任一脸微笑看着杜庆风,杜庆风却是连喊妈妈的力气都没有了。

“杜庆风……”班主任摸摸杜庆风的脑袋。

杜庆风笑着哭丧脸回应:“诶……啊!”

班主任然后毫不客气地拧住了杜庆风的耳朵,柔声道:“上次你骚扰女班长的事情还没过,这次你连男同志都不放过了?说粗口还不和谐掉,看来咱们这次是要到办公室里好好交谈!交谈啊!”

“别别别,老师我错了,兄弟救命啊,救命啊。”

林弦却早已跑的不见踪影,只留得杜庆风的惨叫声在走廊里回荡。

林弦却是笑着摇摇头,有这个活宝在,生活倒是多了几分热闹。

在林弦进到自修室前却是忍不住回头往海报的方向望去,口中低声喃喃道:“海伦之衣……”

下午放学后,林弦习惯性走向自修室,脑海中闪烁着那张戏剧节的海报。不管是校运会,还是科技节,林弦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更别说是关注。人都是很麻烦的东西,一旦在公众场合冒了头,难保会扯上一些麻烦的事情。林弦在学校里只想安分守己,珍惜好不容易到来的学习机会。但是海报上的那片羽毛却是在林弦的心中荡起一圈圈的涟漪,记忆中的她总是因为悲伤的结局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如果换一个结局演绎是不是能够让她重露笑颜?

茫然着摇摇头,理智告诉自己不应该和这些是非扯上关系,内心却又涌动着创作的激情,只是再次去确认,确认自己真实的内心。

还没走到海报前,远远就看到了那个靓丽的身影。

她就是那么静静站在海报前,却能和海报中的女孩重合在一块,仿佛她才是那个舞台的天使。

林弦静静看着,看着那件海伦之衣披在萧宛晴身上,想必那会是比世界上任何事物都要美丽的嫁衣。

学校音响突然发出的下午音乐将这唯美的画面活活震散开来,林弦赶忙回过神来,看着那个背影,又回忆起那惨淡的回忆,熟悉的厌恶感再次涌上心头。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和她产生交集,自从遇上她以后,思维不再清晰,头脑不再冷静,很多事情都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很讨厌这种失控。

趁着萧宛晴没有因为铃声回过头来,林弦赶忙趁此离开。

“和平常的脚步声不一样哦,”萧宛晴轻笑着回头道,“还专门降低脚步声的声音,是想装作不认识吗?”

林弦倒是没有想到她那双藏在长发后面的耳朵是那么灵敏,想必十分好看吧,但此刻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林弦回应道:“只是看你那么专注,不敢打扰罢了。”

萧宛晴说道:“这样啊,那你有打算参加戏剧节吗?”

林弦果断否定道:“没有。”

萧宛晴却是轻笑着举起手中拿着的杂志,无比熟悉地翻开其中一篇文章,问着林弦:“但是你的文章写得很好啊,这篇的海伦之衣虽然和原文相比改动很大,却也多了和原文十分不相同的味道。”

林弦看着萧宛晴手中的杂志,眼眸闪烁的情感却是十分复杂。林弦的生活十分之艰难,连最基本的吃饭都要节省着来,也就造成了林弦较为消瘦的体型。因此林弦为了赚取一些生活费,曾经向杂志投过稿,海伦之衣是一篇,也是唯一的一篇。在他投稿之后他便后悔了,虽然获得的稿费还算满意,但打印在书本上也就意味着这篇文章再也无法消失,那会一次又一次提醒着林弦那不堪回首的过往。

在杂志社几次联系他再次写稿的时候,都被林弦果断拒绝掉了。

因为他不配拥有那个美丽的故事。

林弦以萧宛晴注意不到的方式吐出一口浊气,反问道:“你也看过海伦之衣?”

萧宛晴清水般的眼眸多了几份暗淡,说道:“那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也是我最喜欢的故事。”

相似的神情,相似的哀伤,相似的两人,明明想要忘记,这个世界却总是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回忆起来。林弦闭上双眼,那张令人爱恋的面庞再次涌现,却又和眼前的她重叠,明明是惹人爱怜的一张脸,明明是那么美好的画面,内心却压抑不住再次涌现出那份熟悉的厌恶感,将面前美好的画面打得支离破碎,林弦睁开双眼,又恢复到那张冰冷无比的面庞:“我还要去自习,再见。”

在萧宛晴眼中,却是林弦突然变化的气质,直到林弦说出话来才回过神,急忙对林弦的背影说道:“我也打算去自修室,能一起吗?”

林弦的脚步停滞,那种厌恶感却是越发浓烈,他只得深深叹了一口气,将内心那不快的情绪稍稍发泄,用最冰冷的语气回应道:“如果这样能够明白我就直接点吧,看到你会让我想到不愉快的过去,所以”林弦一字一句强调道:“不要靠近我!”

随后头也不回离开,又是留下萧宛晴一人茫然看着他渐行渐远。

只有那句“不要靠近我”还在耳朵久久回荡。

第一章到此全部结束了,非常短的一章,还处于塑造几个人物的基本形象和埋简单线索的阶段,剧情感较弱,下一章节奏很快很多了,剧情会展开来讲,不会像第一章一样那么慢热,希望大家还能够耐心等几节。

清人风

基本人物塑造已经结束,第二章将会迎来真正的大情节,看完就明白为什么我说《羽散弦开》不是校园了,准备好接受新内容的了吗? 同时我希望大家给我一些意见,作人新人需要知道我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提升,麻烦大家动动鼠标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