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羽散弦开

第一章过往

羽散弦开 清人风 4368 2017-04-30 11:35:31

  平静的流年里其实不需要太多深思熟虑,只要这样简简单单地学习,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哪怕是自己一个人,也能稳稳当当地前行。

在和萧宛晴说了分别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里没有再见过那个靓丽的身影。每次当自己经过那张戏剧节的海报,脑海中总是会闪过那个挥之不去的身影,会不自觉地想起海伦之衣,会不自觉地想起萧宛晴的点点滴滴。但是每当至此林弦都会强制自己掐灭这个念头,然后投入到更加疯狂的学习之中,只有这样才能将那些挥之不去的想法淡化。

远离了萧宛晴之后,生活又进入自己更加熟悉的节奏,上课听讲,下课自学,能够以机械般的思维去思考许多事情。但本该是自己最为享受的生活节奏,为什么内心却总是会涌现一丝烦躁。

刚刚上完实验课回来,林弦扶着栏杆望向广场,正是阳光灿烂,林弦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来缓解略微烦躁的心情。回到课室,收拾书本准备上课,却发现桌上多了一张纸片,纸片还带着一丝香气,清秀的字迹勾勒着行行句句,只见上面写道:“林黄疏叶下,中和纪月令。奏曲风嘶马,弦歌试宰日。

天涯共此时,台园赏岁阴。相思枫叶丹,见客不言心。”

越看越迷,林弦低声喃喃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再往下看,看到署名后,林弦微微愕然,只见上面写道:“风萧萧兮易水寒,杨柳青青宛地垂,晴川历历汉阳树。”

林弦微微沉默,再仔细看了一遍后沉沉叹了一口气,只要把上面两句诗的第一个字取出来,连接起来就是:“林中奏弦,天台相见。”

署名就是萧宛晴第一次介绍自己的时候说到的三句诗,应该是趁着自己上实验课偷偷放了上来吧。林弦虽然不常在年级中活跃,但是在杜庆风的死灌输下也知道有萧宛晴那么个大美女。

一个年级风云人物悄悄做了那么件事情,要是被人发现了又要被八卦多久?但是直接告诉林弦,萧宛晴并不关注年级中人对她的看法,她想要那么做所以就做了。林弦紧紧握着纸片,强迫自己把刚刚的纸片忘掉,但是手却不听话地把它放进抽屉里,他没有意识到内心已经涌现出一丝欢喜,因为理智正在告诉他要把情感压下去,却没有想到因此心情变得更加烦躁。

这种矛盾的心情,有多久没有出现了?

林弦强迫自己听课,但是无论闭目养神,下课洗脸还是功能性学习,上午的课就是听不见五分钟以上,这在自制力极强的林弦身上是难以见到的情况。浑浑噩噩度过了整个上午,上课的内容没有留下多少痕迹,虽然以林弦强大的自学能力,上课的内容都应该掌握好了。只有那张纸片,不论老师讲什么内容,ppt上是数字还是字母,“林黄疏叶下,中和纪月令。奏曲风嘶马,弦歌试宰日。天涯共此时,台园赏岁阴。相思枫叶丹,见客不言心。”几个字反反复复出现在眼前,反而是这几句本来不是很熟悉的诗,一个上午反倒是背得滚瓜烂熟,清秀的字迹和那靓丽的摄影在脑海中久久萦绕不去。

当上午放学的铃声打响时,林弦才回过神来,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已经过去,林弦再次拿起纸片,那淡淡的香气还在空中回荡,林弦心中自是百感交集,最终深吸一口气,起身向天台走去。

印象中天台的门应该是锁死的,但这次来到天台前门却是开了一条缝,阳光如同一个调皮的孩子顺着门缝溜了进来,林弦上前仔细看着门锁,只见到铁链上的锁头已经被打开了,林弦只是不知道萧宛晴哪里来的钥匙。手正扶上门把,在炎炎夏日触碰到那冰冷的把手时,林弦却犹豫了。

内心的渴望趋势着林弦来到门口,但是本该理智的林弦却从未想过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她。那个中午,林弦以最冰冷的语气对她说道:“不要靠近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将界限划开,但是萧宛晴为什么还会再次和自己联系?想想这几天,学习的时候总是静不下心,看着看着书就会想起她美丽的容颜,在自习室好几次将其他女生认成她的模样,甚至有时候会怀疑自己说出那句话是不是太过分了?转身离去的时候她又会是怎样暗淡的神情?

林弦冷静下来后也明白,今天萧宛晴将纸片送过来的之后,上课根本听不下去,满心都是萧宛晴的影子,林弦并不迟钝,他十分清楚萧宛晴已经在自己心里留下了影子。但是内心却告诉自己不要靠近萧宛晴,是因为不想回忆起曾经的伤痛,亦或者是和她实在太过相似?不,只是因为心头涌上的厌恶。脑海中那个穿着洁白连衣裙的影子又悄然浮现,只是那些曾经和她一起度过的遥远记忆都开始慢慢模糊,喜欢她的什么呢?不觉间才发现自己连喜欢她的理由都已经忘记了。

林弦苦笑着摇摇头,既然忘记了又何必再次纠缠,既然会想起她又何必再次和萧宛晴见面,不过是徒增烦恼。

心念至此,林弦转身便离开,忽略心头涌上的那一丝疼痛,还没走下一级台阶,身后便传来:“都已经到了这里了,怎么还不进来呢?”

林弦微微诧异到萧宛晴怎么会知道他要离开,刚回过头去就见到门被打开,瞬间万丈光芒涌现,林弦还没来得及适应,只能隐隐约约见到萧宛晴被阳光映照得影影绰绰,一条条金边勾勒出萧宛晴窈窕的身姿。一时间,林弦竟有一种天使迎着天国的光芒降临人间的错觉,这一刻只想多看几眼。

等林弦眼睛渐渐适应光芒了,只见到萧宛晴依旧是挂着略带调皮的笑容看着林弦,洁白的手指伸出来指着林弦说道:“到了门口了还犹豫不决着,那么拖拉可一点都不像是你冷静的思维会做出的判断啊。”说完话了转身就走了回去,好像吃定了林弦一定会跟进来。

她总是这样,十分清楚自己会做出怎样的行为。

林弦知道这时候再退缩就是软弱了,是逃避心中的另外一份渴望。

既来之,则安之。

林弦穿过打开的门,随手关上,只见天台上空空旷旷,顺着四周望去,拔高的国旗,庞大的小礼堂此刻全部在同一水平线,走在广场上的每一人,回到办公室休息的老师,涌向饭堂的人流全部都清清楚楚地印刻在视野之中,林弦从来不知道天台的视野原来是那么好。

萧宛晴见林弦一脸茫然的样子,赶忙对他喊道:“赶紧过来啊。”

林弦望去,只见萧宛晴躲在几个巨大的太阳能发电器下,正好成了整个天台唯一遮蔽阳光的地方。林弦应声过去,只见萧宛晴已经将报纸铺好在地上,一个饭盒、一个保温瓶和若干一次性工具已经放好,看来是和日本式的野餐无差。

林弦也不客气,就地坐下,萧宛晴先是给林弦倒了一杯冷茶,问道:“没来过天台吗,感觉你还挺诧异的。”

林弦没有接过倒好的茶,淡淡回应道:“学校好不容易给了这个免除学费的机会,所以从来不做出格的事情。”

“为了保持住成绩,挺不容易的吧?”萧宛晴柔声说道。

萧宛晴自然清楚想要免除学费必须长年保持学习成绩第一,但是在E中这种高手如云的地方,学习能力强的一抓一大把,想要保持住第一的位置谈何容易,想必林弦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吧。

“只不过是生活所迫,何况你的成绩也不差。”

林弦自然清楚萧宛晴的学习能力不比他差多少,同样长年占着年级前十的位置,好几次在语文和英语分数比他还高,只是从未和本人见过面。

林弦的语气始终很淡漠,倒好的茶林弦始终未曾喝过。萧宛晴还不够了解林弦,她不知道林弦最不需要的其实就是别人的同情,长年一个,加上要强的性格,强烈的自尊心要求林弦不能借助别人的帮助。

萧宛晴自然嗅到了林弦语气中的淡漠,转移话题道:“但是这里的风景很好吧。”

林弦虽然不想迎合她,但是这里的风景真的是棒得没话说,林弦同样转移话题问道:“你是怎么拿到天台门锁的钥匙的?”

萧宛晴谈谈一笑:“撬开就好了啊。”

林弦看着萧宛晴一脸平常的样子,自己却是微微一愣,看她的样子文文静静的,原来会做那么暴力的事情吗。

萧宛晴看林弦一脸古怪,不悦地问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没……没有。”林弦赶忙拿起冷茶喝起来。

萧宛晴这次倒是抓对了,林弦最不会和女孩子相处,只要耍小性子林弦就会招架不住,错漏百出。

萧宛晴这次却没有再作弄林弦,只是打开了放下地上的饭盒,林弦诧然道:“这是什么?”

“给你做的午餐啊,每天都要花大量脑力学习,不多吃点怎么行。”说着萧宛晴就将手中的饭盒凑上前。

其实萧宛晴明白林弦是因为经济问题才吃不起午餐,但是林却弦不想收到别人的同情。正想拒绝的时候,林弦却看到了萧宛晴狡黠的眼神,直接告诉林弦如果拒绝不会有好事发生,赶忙拿起一次性筷子毫不犹豫地夹起肉丸吃下。让林弦诧异地是,肉丸不是传说中的黑暗料理,看不出萧宛晴一副大家小姐的样子,料理出来的食物却是如此美味,肉丸入口弹性极佳,味道也是棒到没发挑剔。

萧宛晴狡黠的目光瞬间变成一脸期待,看得林弦心慌慌,这女孩子变脸怎么比翻书还快?林弦被这目光瞧得也是有些不自然,轻咳一声说道:“挺好吃的。”

萧宛晴又开心笑着说道:“对吧对吧,尝试了一些新手法,就觉得会很好吃。”说着将盒饭再次凑上前去,这次林弦却没有接住。

感觉整个场面都被萧宛晴控制住了,这种被动的感觉林弦不喜欢,于是放下了手中的一次性筷子,问道:“找我来天台有什么事情吗?”

萧宛晴不以为然道:“做了午饭给你吃,总不能浪费吧。”

林弦冷言道:“我已经和你说过了吧,不要靠近我。”

萧宛晴忽略林弦语气中的冰冷继续说道:“那是你说的吧,我可没答应。”

林弦一脸愕然,嘴角微微抽搐。林弦正想狠狠拍自己的脑袋,怎么会忘记了,两人都应该是这种蛮不讲理的性格。无奈深深叹了一口,内心有一丝欣喜,有一丝无奈,百感交集。

林弦是一个更为理性的人,只是一旦牵扯各种情感的纠缠,平常的冷静反而会成为他做出决定的阻碍。感性当中没有绝对的对和错,没有绝对的定理,没有绝对的判断标准,需要通过感性的分析灵活做出判断,对于林弦来说,这便十分困难。

但只要想起她,林弦的心就会一阵阵抽疼,他抬头望向太阳,依旧如此刺眼。

场面突然就冷了下来。

萧宛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率先问道:“你很喜欢阳光?”

林弦摇摇头道:“有些讨厌。”

“为什么?”

“因为它太耀眼,容易将人灼伤。”目光慢慢变得悠远,像是在思念什么,还是在追逐什么。萧宛晴望着林弦,或许就是这样悠远的目光,才容易吸引人吧。

萧宛晴问道:“你的目光总是很遥远,是在眺望什么吗?”

林弦回应道:“只是不堪回首的回忆罢了。”

“能说给我听听吗?”

“但是我已经说过了,不要靠近我。”

萧宛晴微笑着说道:“我也说过了,我可没答应。”

林弦还想继续说,却被萧宛晴打断道:“我可没答应你擅自决定来保护我。”

林弦是一脸震惊看着萧宛晴。

萧宛晴忽略掉林弦震惊的表情继续说道:“林弦你并不是如同你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冰冷,其实你比谁都要温柔不是吗?就是因为你的过去,你的人生会给别人造成意想不到的伤害,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远离别人不是吗?”萧宛晴微笑着,那微笑是如此美丽。

“但是一人承担着沉重的过去是无法前行的,这只是一种变相的逃避,你需要其他人和你一同承担沉重的过去,只停留在过去是走不到未来的,人只有在一起才能创造奇迹,这些话我们第一天见面的时候不就和你说过了吗?”

林弦看着这双执拗的双眼,和记忆中的眼睛是何其相似啊,林弦清楚地知道,想要让她远离只会让她更加靠近,只是这份过去的沉重,她真的能够承担吗?

萧宛晴似乎看透了林弦的心事,继续说道:“不要担心我,我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加坚强哦。”

林弦轻叹一口气:“也罢,就让你听听吧。”林弦闭上双眼接着说道:“我那些尘封过往。”

清人风

小说写得比较慢热,但是我会确保每一章的字数都多一些,让大家看的也舒服些。到了这个时候总算是铺垫完成,这是最后一章过渡章节,下一章就是林弦的身世,很多东西都要展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