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羽散弦开

第二章不能埋葬的梦想

羽散弦开 清人风 4781 2017-04-30 18:42:10

  第二节:不能埋葬的梦想

“爸爸,为什么别人都有妈妈,就我没有?”

“谁说你没有妈妈的,妈妈不就在那里吗?”男人指着那边说道。

林弦顺着父亲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台上放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前的香炉还点着三只烟,轻烟模糊了照片上的笑颜。边上永远都放着一盆风信子,风信子的花语是:燃生命之火,享丰富人生。父亲说那是母亲爱花的美丽,更爱花的内涵,那始终是母亲这一生都追寻的人生。

林弦上前,细细看着母亲的照片,相框中的照片已经微微发黄,但是相框却永远都是纤尘不染。林弦清楚那是因为父亲每天都在反复擦拭,粗糙的手拿着细绢,浑浊的双眼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充满爱慕。母亲长得十分漂亮,白皙的皮肤搭配着一头长发,柔顺的秀发下是一双水灵的眼睛,就算隔着照片看着,那双灵动的眼睛仿佛也在对你说话。林弦虽然还小,但是他能读出母亲眼中满是笑意,证明了她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不是做作的微笑。

林弦不解地喃喃低问道:“那妈妈去哪里了呢?”

男人的大手摸上林弦的脑袋,温暖的气息顺着手掌传过来,林弦很喜欢父亲摸他脑袋,那样会让他很安心。男人低声回复道:“妈妈走了。”

林弦看着男人问道:“再也不回来了吗?”

男人读到了林弦眼眸中的一丝哀伤,转过头去回复道:“再也不回来了。”

林弦看着男人多避开的眼睛,里面满是沧桑的痕迹,那是林弦不喜欢的浑浊,因为里面充斥着太多林弦看不明白的色彩。林弦虽小,但也明白其实母亲已经去世了。虽然从小没有见过母亲,但是骨肉相连让林弦内心总是会有一丝伤感。但只要看着母亲的照片,看着她那灵动的双眼,仿佛就能够感受到母亲那双温柔的手,轻轻抚平着内心的哀伤。

林弦拿起照片再问道:“那妈妈是笑得很幸福吗?”

男人看着照片,嘴角边难得划过一丝温柔的微笑,回应道:“是,她一直都很幸福。”

哪怕她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是啊,她已经离开了,男人不由得心痛地想到。

“那我们也要很幸福才行。”

男人的身躯一震,他望向林弦,林弦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同样抬起头来相望,眼神却是无比坚定。

男人不曾想过,林弦只是不到十岁的孩子,却已经拥有了如此坚定的眼神,但是这十年来生不如死的时光质问着男人,到底这坚定是好还是坏呢?

林弦继续说道:“这样妈妈就会更幸福了。”

男人双眼有些发酸,看着林弦纯洁的脸庞,眼眸中满是幸福的笑意,眼前的林弦和记忆中的他慢慢重叠,明明是两张完全不同的面庞,却拥有如此相似的眼神,就如同当年的她,至死不曾后悔这一生的所作所为。两人血液相连,她是通过这种方式,跨越了十年的时光再次唤醒自己沉寂已久的记忆吗,那是幸福的味道啊!

男人伸出双手轻轻抱住林弦,眼含泪花说道:“是……我们都要过得很幸福,妈妈也会幸福的……”

要永远幸福。

-------------------------------------------------------------------------------

半夜,男人一个人静静坐在客厅,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失眠的夜晚了。男人静静看着手上的几张照片,照片也显得陈旧,甚至比林弦母亲的照片还要黄,边角已经不齐,甚至连照片本身都开始掉色,上面照的人都慢慢模糊起来,就如同拿着照片的男人,经历了十年的沧桑。这张从未给林弦看过的照片,男人不知凝望了多久,随后沉沉叹了一口气,满心疲惫。

男人起身来到房间,借着穿进来的微弱灯光看着林弦熟睡的样子。林弦还小,不明白世界的艰难之处,但对于林弦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他又承担了太多。为了躲避追杀,男人不得不带着林弦躲在这个阴暗的角落,这意味着林弦的童年没有玩具,没有糖果,没有游戏,更何况林弦还从未有母亲温厚的陪伴,所以导致了林弦现在孤僻的性格。虽然小小的林弦没有快乐的童年,没有温暖的母爱,但是他却十分听从的父亲的话语,不管事情有多艰难,从来没有问过父亲原因,只是默默地承受着,理解着,然后独自一人在无数个白天隔着窗户看着小伙伴们在外头开心地玩耍,然后一个人默默走开。

男人伸出宽大的手,皮肤已经起皱,指节也微微凸起,从指间到手掌指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老茧。沧桑的老手摸在林弦柔软的头发上,熟睡的林弦只是皱了皱眉,随后继续熟睡。男人看着林弦稚嫩的脸庞,再想想每天镜中逐渐苍老的自己,心头总是感叹万分。

为了实现年轻立下的誓言,这些年来到底付出了多少代价。内心越来越老,两鬓头发越来越白,眼窝越凹越深,眉头是越皱越紧,男人太累了。再看看林弦,对他来说又是何等不公平,先是没了母亲,还要陪着自己一起承担这沉痛的代价,每日都在刀尖口上小心翼翼地走着,但是林弦却从来没有怨言,依旧无怨无悔地相信着自己能带着他走出这个阴暗的角落。

但是自己真的还能做到吗?

十年时光,不仅白了两鬓,苍老了内心,年轻时的激情在苟延残喘中逐渐丧失,剩下的只是对于人生无穷无尽的迷茫,所谓梦想,不过是埋葬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坟墓,但是他就是那么真诚闪耀地立在那里,等着所有有心人穿越重重苦海来到它身边。

只是这片苦海,实在太苦了。

自己已经花了十年追逐来一片空白,又是否应该让林弦承接着这份沉重?

看着林弦安稳无忧的样子,男人内心动摇了。已经葬送了自己和其他两人的青春,甚至付出了两条生命,还要再次让林弦走上这条残酷的不归路吗?难道这惨淡的童年对于林弦来说还不够吗?男人深深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何必让林弦再次体会这惨痛的人生,这十年来的折磨,已经足够了。

男人起身,灯光为他高大的身影镀上一层光边,只是他宽大的肩膀承受了太多生活的重量,他的脊椎早已被压弯。男人最后再看了一眼林弦,听着林弦沉稳的呼吸声,欣慰一笑,随后慢慢把门关上。

林弦眼眸中的坚定,就让它走向更加幸福的人生吧。

随着门缝里最后一丝灯光消失,林弦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眼眸中倒映的是父亲沧桑的脸庞,和眼角闪烁着的一丝泪光。

男人来到客厅,拿出一个小酒杯,从桌下拿出一瓶酒来,小心翼翼地倒了一丝酒。每次不到苦闷难耐,不到彻夜难眠,男人一定不会沾酒,但哪怕真的情难自禁,男人也只会喝一点点酒。

躲躲藏藏的生活,一点酒都来之不易。

女人是羊,男人是狼。所以女人可以用尽情用眼泪去释放内心苦闷的情感,但男人大部分受伤的时候,只能独自一人躲在黑夜之中里静静舔着伤口。男人也是人,情感又怎么能一直压抑?所以在无尽黑夜中才会有那一丝香烟的火光和一杯浑浊的老酒相伴,度过那漫漫长夜。

只要能够短暂忘记现实的残酷,就算是逃避又如何?

举杯消愁,是愁更愁,不喝到烂醉又怎么短暂逃避这残酷的世间。男人再次拿出照片,眼睛是静静盯着,手却是越来越颤抖,直到最后,抖得连照片都快看不清。男人没有注意到模糊的不只是因为抖动的照片,更是因为自己湿润的双眼。

为什么,为什么!

我们做的难道是错的吗?无私奉献,只为了能让更多人幸福地活下去,但为什么这样简单的愿望都会被掐断。

十年了,你们都死了,只有我还活着。这十年里,每一天我都在想,每一夜我都在想,时时刻刻我都在想,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为了所谓大义,是否就应该牺牲一切?

如果知道面前就是一条死路,为了所谓大义是否还是应该义无反顾地冲上去?

是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亦或是轰轰烈烈地死在大义的路途上?

人又为什么要活着?

男人每天都在想,却永远都得不到答案,有的只是更加茫然的前方,和越发孤独的心灵。友人一个又一个倒在大义的路上,却只有自己龟缩在这个阴暗的角落日日夜夜质问着自己的内心。

男人不想死,不想莫名其妙地就死在这条歪曲的道路上。为什么正义永远都会埋没在歪道之中,为什么梦想永远会埋葬在残酷的现实之中,为什么善心永远凋零在黑暗之中。男人抓着头发,却是越想越不明白,浑浊的泪水流下,滴落在浑浊的酒杯之中,阵阵涟漪泛起,却依旧荡漾不开男人迷茫痛苦的脸庞。

老瞎子小时候得到师傅的嘱托,弹断一千根琴弦才能获得治好双眼的药方,茫茫几十年过来,凭借着的就是一股对于光明的渴望,从年少轻狂到白发苍苍,这中间的坚韧和困难又岂是他人能够想象的,但是到头来,一千根弦断了,得到的不过是白纸一张。

人生,是多么荒唐的人生啊。

如果老瞎子在一开始就知道结局,他是否依旧会毫不犹豫地走下去?

如果男人在十年前就知道结局,他又是否会毫不犹豫地走下去?

到头来,人的性命在残酷的世界面前是那么脆弱,如同琴弦一样一弹就断,在轰轰烈烈地战死在使命的道路之后,又能够改变多少世界洪流的轨迹?

男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无尽地孤独包围了他整整十年,关于大义的正误思索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现在的男人只剩下一件事是明白的。

我只是想活下去啊!

男人放声痛哭。

活着,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这就是男人存在的意义。

只是他连这样都已经做不到了。

一根鲜嫩的手指帮自己拂去浑浊的泪,男人茫然地抬起头来,模模糊糊地看着眼前稚嫩的少年。林弦没有多说一语,虽然他不大,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到父亲作为男人的苦痛。

他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哭,他也不明白父亲的眼眸为什么总是浑浊着,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便没了母亲,这个世界上似乎存在了太多自己不明白的事情,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用去明白为什么他的童年没有玩具,为什么别的孩子可以一起玩,为什么他和父亲要过着这种苟且偷生的日子。

因为这一些,他都不想明白。

弄清楚眼前的事情,就是小小的林弦能够去做的事情。眼前茫然的父亲,和父亲手上紧抓着自己没有看过的照片是现在需要注意的地方。

林弦指着父亲手上第一张照片问道:“爸爸,他是谁?”

男人顺着林弦的手指望去,只见照片上印着一个男子,穿着略显邋遢,手上拿着一把铲子抗在肩上,脚下踏着一个小沙丘,另外一只手直指天空,倘若是第一眼看到的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给他加上两个字:白痴。

但是这个白痴背后却是无尽的沙漠,与这片荒凉格格不入的是男子脸上的灿烂的笑容,只要看着他仿佛就能有无穷无尽的希望,连身边几寸荒凉也多了几分色彩。男人看着照片说道:“他叫做杜蘅,是我最好的朋友。”

林弦不明白,照片中的人明明很阳光灿烂,父亲为何还会痛哭,于是林弦接着问道:“那杜蘅叔叔呢?”

男子沉默了一会,痛声说道:“和妈妈一样,走了……”

林弦沉默了,也便明白了父亲痛哭的原因,但是林弦也明白父亲不是那么脆弱的人,继续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男人回应道:“那里是我们年轻时候的梦想之地。”

明明是一片荒凉的土地,却被称作梦想。

林弦却指着杜蘅的脸说道:“他笑得很开心不是吗?”

“是啊。”男人再次看向照片,依旧是熟悉的面庞,依旧是灿烂的微笑,只要有他在身边,对于未来总是会有向往,只是……只是这张笑脸却再也看不到,看不到了……

“爸爸,你们的梦想是什么呢?”

梦想,梦想,多么亲切却又遥远的词汇,有多久没有提及过这个词了,为了梦想,葬送了多少青春,为了梦想,付出了多少年华,为了梦想,牺牲了多少人命。

梦想啊!

男人情不自禁,控制不住的浊泪再次从眼眶流出。

林弦抓紧了男人粗糙的手说道:“既然是梦想,就不该被埋葬,”林弦看着男人说道,“爸爸实现不了的梦想,就由我来实现。”

男人看着林弦单纯的眼眸,那清澈见底的目光,不知道人生的沧桑,不知道人心的丑恶,不知道现实的残酷,但是那一丝清明在和眼眸深处的坚韧却是不容置疑。林弦的脸庞渐渐模糊,时光穿梭,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个站在荒漠里的青年带着同样坚定的双眼,他对身后的另外两个青年说道:“要让所有活着的人都幸福。”

时光荏苒,林弦和十年前的自己慢慢重合,依旧是坚定的目光,依旧是单纯的梦想。男人苦笑着。命运弄人,命若琴弦。老瞎子弹断了一千根弦,到头来药方不过是白纸一张,历经沧桑到头一场空。老瞎子苍白了一生,现在却又要小瞎子去弹断一千二百根弦。一代接着一代,痛楚却在不断轮回,梦想却是遥遥无期。难道命运真的不可抗拒吗?

但是这个孩子有他母亲的坚强,有杜蘅的坚韧,有自己当年对于梦想的单纯,三者结合起来,是否又能走出这条曲折的路?

男人看着林弦,闭上双眼沉沉叹了口气。也罢,孩子的路就让他自己走吧。

男人的目光再次回到照片上,不错,那是不能埋葬的梦想。

清人风

林弦的故事开始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风信子的借用,其实是来自经典台剧《败犬女王》,我很喜欢卢卡斯和她第一任女朋友之间的爱情故事,连接着两人的就是风信子,卢卡斯种了几年,就为了替死去的她找到风信子真正的含义。风信子的花语是:燃生命之火,享丰富人生,我也不知道风信子的含义其实是这个,但冥冥中却和小说中林弦的父亲以及其他三人的故事想匹配,或许这就是宿命吧。 另外老瞎子和小瞎子的故事来自我一个非常喜欢的作家:史铁生,他写的著名的短篇小说《命若琴弦》讲述的就是文章中提及到的老瞎子和小瞎子的故事,反应的是人生轮回和宿命的故事,非常深刻,在此借用一下这个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