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羽散弦开

第三章黑暗袭来

羽散弦开 清人风 5363 2017-04-30 18:47:11

  第三节:黑暗袭来

放学了,今天爸爸有事不能来接,林弦只能一个人回家。虽然说林弦还不到十岁,比起同龄孩子却显得更加早熟,独自一人回家早已成为艰难生活的必修课。

于是林弦按照以往做的那样,在喧嚣的街道边上快步走回家。原则一:不要走人少的地方,容易被人跟踪。一来不会被人跟踪,而来走得快也不会被人贩子顶上。于是林弦很顺利地来到广场,穿过便能到家。

由于这块地区的人家都比较贫穷,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因此孩子们小小年纪都会出去帮忙摆摊或者卖东西,这个时间一般孩子们都和父母一起在外面和城管部门打游击战,哪有时间到广场上来玩呢?因此广场的运动器材傍晚的时候都是空空荡荡。但是今天不同于以往,不仅是秋千上坐着一个妇人,而且这个妇人奢华的衣服和这块贫穷的地区怎么也显得格格不入,她在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这个地段没什么有钱人,有钱人来找丢失小孩这种掉馅饼的事情几乎不可能,既然衣着华丽想必可能是哪一家人欠债或者不长眼惹了大户人家,怎么想坏事的概率也比好事要高。林弦并不是不想帮助其他人家,但是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实在顾不上其他人,乱世之下只能选择明哲保身,林弦也很无奈。心念至此林弦赶忙匆匆走过,唯恐会被妇人发现。

但是根据墨菲定律: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妇人老早就看到林弦的身影了,看着林弦明显有加快脚步的趋势,妇人就来了点兴趣,马上跟着走了过去。林弦觉得不太对劲,赶忙加快脚步,妇人眼眸中闪烁过一丝玩味的味道。仿佛在看网里的鱼,不管如何挣扎就是逃不出来。妇人手展开来拦在林弦的面前问道:“小弟弟,阿姨刚来到这里不识路,能请你帮帮忙吗?”

林弦抬头望了一眼,妇人的装扮十分艳丽,又是珍珠项链又是金耳环的,不得不承认,这样打扮加上她本身的气质确实有几分姿色。但是林弦并没有理会妇人,眼神满是警惕。既然来者不善,就不应当帮忙,免得惹祸上身。于是林弦绕过她就准备离开,原则二:不要和陌生人打交道。

平常人碰到那么冷漠的陌生小孩,可能也就放过了,但是这个妇人却硬是拉住林弦,微笑着问道:“小弟弟不要害怕,阿姨不是坏人。”

越是那么说,林弦就越觉得这个妇人不是好人,赶忙用力想要挣脱被抓住的手。

但是林弦毕竟还小,哪怕是个女人力气也比他大不少。妇人仿佛没有注意到林弦正在用力的手,依旧微笑问道:“阿姨只是想问你,那里是不是有个姓萧的坟头?”

林弦顺着她指着的方向望去,心头却是微微一惊,那里确实有一个坟场,父亲在清明时节经常会带着自己到那个坟场去祭拜,听父亲说他最好的两个兄弟就埋在那里,一个是林弦在照片上见到的杜蘅,另外一个就姓萧。无论父亲怎么躲躲藏藏,只要有条件他就一定会带着林弦搬到这附近来,父亲是在不舍得离两个兄弟太远。

林弦不知道这个妇人有什么企图,她面带微笑的样子确实很好看,也会给人一种很亲和的感觉。如果是一般的孩子,甚至是成人,在不了解妇人的情况下确实会被她和善的微笑给欺骗过去。但是林弦在内心却不自觉地将她的微笑和母亲的微笑相比,妇人的微笑就显得太做作,甚至林弦有一种感觉,感觉到她眼眸深处闪烁着让人不舒服的狡诈。如果她的目标是那个父亲珍重的坟场,那林弦更不能让她如愿以偿,他绝不容许父亲重要的东西被别人乱碰。因此林弦还是保持冰冷的态度,甩开妇人的手就准备跑着离开。

这次妇人并没有再拦住林弦,而是对着逃跑的林弦自信地喊道:“小弟弟,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去坟场那里搞破坏!”林弦刚刚慌乱的眼神虽然只有一瞬,但是却被妇人敏锐地抓住了,那一丝慌乱就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加上林弦甩开妇人的手马上逃跑,久经人性战场考验的妇人自然能够通过这两个表现分析出一些东西来。但是妇人并不满足,她还想要确认另外一件事情,如果只是知情,那么明哲保身是没问题的,但是如果对于男孩来说坟场很重要的话,那么就可以推断出另外一件事情来了。

果不其然,林弦停下了脚步,妇人笑了,灿烂的笑容下是一颗冰冷的心。看来今天不只是能找到坟场,还能抓到一只隐藏了许久的大老鼠啊。她走上前对林弦微笑着说道:“阿姨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你不要紧张。”

虽然妇人还是在微笑着,但是林弦能够感受到,妇人的笑容连刚刚的和善都消失了,好像是在笑,但是是冷笑。让林弦恐惧的不仅仅是妇人眼眸中的狡诈,更让他害怕的是心中莫名泛起的阵阵寒意,但是想到妇人刚刚的威胁,林弦便不敢轻举妄动。

妇人先问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啊?”

林弦强硬克制内心对于妇人的恐惧,倔强地别过头去,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原则三:不要自报家门。

妇人微微诧异,没想到这个孩子居然能够抵抗自己发出的寒冷气息,但她依旧自信地笑道:“你姓林,对吗?”

林弦不由得浑身一震,无论林弦比平常孩子要早熟多少,但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怎么能够瞒得过攻于心计的妇人,光是看林弦的反应妇人就能知道答案了。

看着林弦依旧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但是眼眸中震惊和恐惧的感情已经隐藏不住了,妇人内心满是欣喜,但是表面上却是沉沉叹一口气,仿佛十分无奈地说道:“小弟弟,你再这样不配合,就别怪阿姨等会真的去把坟头破坏掉了。”

林弦这次却不如同第一次听到那般那么凌乱,只是心里却是十分纠结,这个妇人就如同狐狸一般,狡诈恶毒,如果告诉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来,但是如果不告诉她,父亲最重要的东西可能就会被破坏掉。想起父亲那晚流下的眼泪,林弦犹豫了。

妇人接着说道:“难道小弟弟你就舍得你父亲为此伤心吗?”

林弦被一语击中要害,之前的顾虑也就没有了,只得沉沉叹口气回应道:“好吧,有什么问题你就问。”

妇人问道:“你的父亲和那位萧叔叔那位可是好朋友?”

“是。”

妇人接着问道:“那你有没有听你父亲说过关于那位萧叔叔的一些事情。”

林弦没有注意到妇人眼眸中闪烁过的一丝期望,回忆起父亲平常和自己是说的故事,杜蘅的事情听说得比较多,但是很少听说另外一位姓萧的,只能沉声回应道:“有,但是不多。”

意外之喜!

妇人苦苦压抑着内心里的欣喜问道:“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

林弦仔细回忆道:“父亲说那位萧叔叔平常为人虽然话不多,但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他们以前共事的时候,萧叔叔总是默默地在背后帮忙,受苦受累也不会和其他人说。”

“对,他总是那么傻,即便是让自己遍体鳞伤也会做下去。”妇人阴沉的脸难得露出一丝温柔。

林弦却是疑惑道:“你认识他?”

妇人定了定心神说道:“没……没有,你继续说。”

林弦没有心思顾虑那么多,接着说道:“父亲说曾经有一次在野外,他们迷失了方向,荒郊野岭的什么也没有,几人两三天没吃东西,又渴又饿,但是入夜了荒郊野岭的可能还会有野兽,所以三个人只能到山洞上凑合一晚。半夜我的爸爸饿得实在睡不着了,起来却发现萧叔叔不见了,想着在荒郊野岭的实在危险,正准备出去找萧叔叔的时候,萧叔叔却带着一些野果回来了。看着他风尘仆仆的样子,爸爸说不知道他是冒了多大的险才把果子再回来。接下来的几天里依旧找不到出路,父亲说如果不是萧叔叔找了些野果回来,几个人指不定已经饿死在那里了。但就在几天都找不到出路的情况下,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事,什么事?”妇女急切地催促道。

林弦只得继续说道:“萧叔叔找到了重要的野果,但是却从未和其他两人说过他的脚已经受了伤,这几天的拖延下终于化了脓。”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妇女的语气中满是关怀。

林弦虽然对妇女的反应很疑惑,但在父亲没有回家之前,她刚刚的威胁都算数,只能继续说道:“在大山里面也找不到合适的药材,父亲和另外一位叔叔带着萧叔叔在山中寻找出路,几次萧叔叔要两人把他弃下两人都没答应,后来终于找到了村庄。父亲说要不是萧叔叔那几天吃的东西是最少的,要不是他身体够硬朗,只要再晚一个晚上找到村庄,萧叔叔的命就保不下来了。”

妇人作为第三者听着都能够体会到其中的惊险,眼眸中满是爱慕之色,赶忙催着林弦说道:“你还知道多少,快说!”

林弦摇摇头道:“关于萧叔叔之前的事情父亲也少说,后来他也就是和我说关于萧叔叔和他妻子的事情了。”

“妻子?”妇人的目光沉了下来。

林弦点点头道:“父亲说萧叔叔和他妻子是他见过最般配的两人,两人似乎总是有一种默契,无论萧叔叔想要做什么事情,他的妻子总是能够第一时间出现在他身边支持他,帮助他,有一个成语好像叫做:心有……”

“心有灵犀?”妇人冷声道。

“对,就是心有灵犀,所以很多时候父亲说有了他们这对默契的夫妻,很多事情都能够迎刃而解。但萧叔叔却先死了,听说当时他的妻子十分之伤心。”

妇人的脸阴沉得可怕。

林弦接着说道:“萧叔叔和她的妻子十分相爱,爸爸哪怕死的现实萧叔叔的妻子,萧叔叔也只会更伤心,我还听父亲说……”

“够了!”

林弦倒是吓了一跳,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发那么大的脾气,但既然她说够了,林弦自然是闭上了嘴巴。只是不知不觉间天也已经全黑了,林弦正在努力想着办法离开,只是一个两个过路的行人看到妇人华丽的打扮都纷纷绕开了路,似乎都知道是惹不起,林弦看着是暗暗着急。

妇人深深吸口气,缓解一下不快的心情,然后露出那招牌的微笑对林弦说道:“小弟弟,谢谢你给我讲了那么多故事,现在天也已经黑了,阿姨回家请你吃饭好不好啊?”

虽然妇人面带微笑,语气温柔,但是林弦听来却是深入骨髓的寒冷,林弦不自觉地开始往后退,只想跑,离这个恶魔远一点,有多远跑多远。

原则四:绝对不要和陌生人离开。

“好~不~好~啊?”妇人却忽略了林弦的后退,继续逼上前来。

连平常的小孩子都知道不能随便和陌生人离开,更何况是林弦。

妇人柔声道:“别怕啊,小弟弟,阿姨不是坏人啊。”

“走……走开……”林弦颤声道,“走开啊!”林弦抓起一块石头就往妇人身上扔去,转身就跑。哪知道还没跑开几步路就撞到一堵墙,摔倒在地的林弦抬头看去,这哪里是墙,分明是个高大的人,穿着一身黑衣服冷冰冰看着林弦。只见他弯下腰来,轻轻松松把林弦抓了起来。

林弦这时候才发现,早在一开始自己周围就有好几个黑衣人,刚刚行人避开的根本就不是妇人,而是她四周这些黑衣人。

林弦听到身后传来高跟鞋的声音,一下一下踏在林弦心坎上,只见妇人一脸阴沉地说道:“胆子不小啊,不是我躲得快还真被你砸到了。本来看你讲了那么多故事还想温柔地把你带走的,杂种就是杂种,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妇人就从旁边一个黑衣人手里拿来一块手帕,直接往林弦嘴上按去。

林弦只能“唔唔”叫几声,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最后映入眼帘的是离林弦不足100米的家,以及妇人阴险的笑容。

-------------------------------------------------------------------------------

“哗!”

林弦只感觉到面上一寒,一桶冰冷刺骨的水从头流到脚,林弦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悠悠抬头望去,一下子全然清醒,内心却是无比冰凉。

刚刚那个妇人站在一边,面色不善看着自己,四周都站满了不少黑衣人,但最让林弦感到畏惧的不是这些,而是坐在正中间的一位老妇人。只见她两鬓斑白,眼角的皱纹都深深延展开去,嘴角便也或多或少起了皱纹,想必如果笑起来应该会是十分慈祥的老奶奶,但只要看到她的眼睛便不会再那么想了。那双冰冷刺骨的眼睛,林弦只是看了一眼,就如同坠入冰窖,不自觉地开始颤抖起来,冰冷的水和这眼神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

这位老妇人抚摸着她华丽椅子上的一个宝石,沉声问道:“赵婷,这就是萧水柔生下来的杂种?”

“不错,正巧被我撞着了,就抓了回来。”原来在公园里碰到的那个妇人叫做赵婷。

那个老妇人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来那么久了,那你说说,既然抓住了这个杂种应该怎么做。”

赵婷笑了,笑得无比残忍:“以这个臭杂种为要挟,引出那只躲藏了许久的臭老鼠,随带把这个杂种一起杀掉,最后一把火把两人的住处烧掉,毁尸灭迹,让他们的存在过的痕迹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就如同我们一贯遵循的原则……”

“斩草除根。”老妇人帮她说了出来。

“对了,我看他们那块区域也是乱七八糟的,生活一个比一个艰难,他们既然过得那么艰难,反正可能也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便一起清理了吧。”赵婷淡然地笑道。

林弦听了,内心却是无比冰凉,她们的谈论的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却是面不改色,毫无怜悯,仿佛每一条人命对于她们来说就如同畜生一般微不足道。如果只是两个人就算了,四周这些人难道也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四处都是冰冷的目光,他们又做了多少这样的事情?

怪物,全都是怪物,他们披着人的衣服,却不能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人的一点温度,比恶魔还要可怕。这里到底是哪里,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林弦这才开始挣扎,才发现自己被严严实实绑在柱子上,连嘴巴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住了,只能“唔唔”乱叫。

老妇人皱了皱眉头,向旁边一个黑衣大汉挥了挥手,黑衣大汉再拿起一桶冰冷的水,上面还在冒着丝丝冷气,比刚才那桶不知要冷上多少,毫不客气地再往林弦身上泼去。林弦只感觉到浑身都被冻得发疼,刚刚泼过去的冰水粘附在林弦身上毫不客气地吸收仅存不多的温度,一丝丝蒸汽从林弦身上散发而出,林弦只剩下微微发抖的力气,再也没有能力去思虑那么多。

老妇人看也不看林弦,继续说道:“那你准备得如何了?”

赵婷上前说道:“已经引出那只老鼠了,随意能消毒。”

老妇人话也不多说,对着四周的人挥一挥手,起身慢慢离去。

林弦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旁边一个黑衣大汉拿出一个大袋子,往自己头上一套,世界再度陷入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