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羽散弦开

第五章转折点

羽散弦开 清人风 4821 2017-05-03 10:14:38

  “抓住那个小子,别让他跑了!”

屠夫紧追不舍,但明显臃肿的身材提高不了多少速度。

眼前这个瘦弱的身影却是无比熟练地在小巷子四处乱窜,时而钻进小巷,被逼进死胡同扔一块石头声东击西,趁着几人注意力一转移,飞快翻过眼前的墙,每每把他逼入绝境,他又总能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起死回生,只绕的身后追着的几个伙计头都快晕了。

刚刚几人还见到小偷跑进荒废的院子里,结果进来却连人影都不见。

屠夫气喘吁吁地跟上来,看着几个茫然的伙计,不耐烦地问道:“人呢?”

其中一个伙计摸着脑袋茫然道:“刚刚还在这里的啊,怎么一下子人就不……”

还没等伙计说完,屠夫“啪”的一下打在他脑袋上,暴躁地说道:“没用的东西,几个人连一个小孩子都追不上,平常都是白吃的啊!”

伙计眼泪汪汪摸了摸被打疼的脑袋喃喃道:“不看看谁吃得跟个肥猪样……”

屠夫又是“啪”的一下说道:“你刚刚说什么!”

“没……没有……”

屠夫看伙计实在不中用,举起胖乎乎的手说道:“那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找!”伙计走的时候,不忘往他屁股上揣上一脚。

天气实在是热,屠夫走到一块石头上坐下,随手就从怀里拿出一把扇子来,另一只手不断擦拭着流下来的汗水。突然眼睛滴溜溜一转,好像想到了什么办法,起身把几个伙计拉了过来。

一个伙计问道:“老板,干啥啊?”

屠夫伸出手指在嘴边,小声说道:“嘘!这样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这小贼子肯定是个惯犯,他真要躲在这里,咱们半天也找不到,既然不能硬来,那就只能智取。”

别看屠夫一脸横肉,心思却是细腻得很,不是他去午睡,让几个伙计看着摊位,预计也不会发生这起盗窃案。

只见屠夫沉声道:“小贼子,已经看到你在那个狗洞里了,看你身穿破烂生活也是不易,可怜是几天没吃东西了吧?别看我长得凶巴巴的,但平常做的慈善可不少,你既然想吃肉,就和我回去做一天工,我送你一些总该行了吧?”

见院子里一点回声都没有,别说人了,鸟都没一只,屠夫心里憋着一把火,不耐烦道:“小贼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都看到你在那里了,还要我拉你出来狠狠揍一顿吗!?”

这次院子里有回声了,回荡着的都是屠夫的声音,人是没有,鸟屎倒是有几滴,屠夫忍无可忍:“操你奶奶,话不会说,屁不会放一个吗?!”屠夫一个没忍住,连粗口都爆出来了。

旁边一个小伙实在没忍住,真一个臭屁放了出来,屠夫一瞪,那个小伙吓得剩下半个臭屁硬生生吸了回去。

院子除了屠夫的回声,几滴鸟屎和一点臭屁味,啥都没了,屠夫只能沉声叹一口气,挥了挥胖胖的手对几个伙计说道:“走了,走了,被盗了只能自认倒霉,这世道活得真不容易。”

其中一个伙计着急了,急忙拉着屠夫说道:“老板,就……就这么放过他了?”

屠夫拿起手又是“啪”的一下,对几个伙计吼道:“不然怎么办,还不是你们这几个废物,连点东西都看不住,指不定还是你们看错了!”

几个伙计噤了声,谁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触了老板的霉头。

几个人渐行渐远,屠夫的谩骂声也渐渐消去。

荒废的院子又恢复到一片寂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突然门口又探出一个身影,不是刚刚的屠夫还能是谁?

原来刚刚离开只是假象,为的就是把贼子骗出来,但见院子里还是空空荡荡,屠夫不由得沉沉叹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伙计们看错了吗?不久后,屠夫也转身离去。

过了两个小时,边上一个草丛才不断晃动,闪出一个身影来,只见他穿着破烂,面带灰尘,看上去瘦弱不堪,仿佛风一吹就倒,这人正是林弦。

只见林弦拍拍胸口,想着刚刚惊险的一幕,心有余悸。其实林弦正是躲在院子的狗洞里,没想到屠夫随口一说,差点真把林弦吓了出来。

但是林弦也有了经验,盗窃守则之一就是死不要出来,不少盗贼在偷了别人家的东西之后,只听得主人喊一句:“我看见你,你还不出来。”就吓得现了原形。林弦就吃过这个亏,曾经一次偷了一富贵人家的东西,被吓出来之后被打得那几天尿都带了血色,也是至此之后他在也不相信任何人的话语。

看着手上来之不易的战利品,只是一份比较高级的烤肉,想着屠夫刚刚说的“这世道活得真不容易”,林弦心中也不是滋味。

这世界活得真不容易,对于林弦来说何尝不是这样,只是林弦早已不会早哭泣,父亲死后就不再会。

这个世界上能够相信的只有自己,林弦相信这句话一定没错。

好不容易得来的战利品自然要好好品尝,已经好久没有尝到烤肉的味道了,自然应当找个地方好好享用。走向集市的反方向,此处倒是冷清许多,广场上放着美人鱼的雕像,几丝清泉从美人鱼的身上缓缓喷出,倒是为炎热的夏日带来几丝清凉。林弦想要上喷泉洗一洗手,略带涟漪的水面倒映着林弦带着灰尘的脸庞,如果让林弦半年前来看这幅模样,林弦一定不会承认那是自己。头发杂乱不堪,脸上满是灰尘,衣衫破烂,但这些外在的东西都不是最大的变化,那双眼睛早已不再是从前清澈单纯的模样,仿佛有一层厚厚的隔膜阻挡在外,让人看不清里面的颜色,但是有闪烁着几丝冰冷和狡诈,这都是这些日子里,林弦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学会的——生存之道。

林弦每天都在为自己的明天而担心,今天拿到的食物,可能下一秒就被其他流浪汉抢走,今天乞讨到的钱,下一秒可能就被在旁的保安当做保护费收走,今天找到好人家收留工作,下一天可能就会被当做奴隶卖掉。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面对这样残酷的生存世界又如何能够承受?刚开始,死里逃生的林弦时常躲在垃圾桶中哭泣,哭累了,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生活还是要继续。世界从不为弱者落下哪怕一丝同情的眼泪,所以林弦明白,想要活下去,就不能再对人性抱有期望,能够相信的,只有自己。于是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林弦学会了唯一的法则:黑暗森林法则。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猎物,今天你是猎人,可能明天就变成了其他人的猎物,所以你要不断强大自己,让自己不断成为猎人。

对于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来说,这是一个多么荒唐的世界,没有遥控汽车,没有生日蛋糕,更没有肯德基和麦当劳。有的只是腐烂的食物,行人鄙夷的目光,有时候连一块在垃圾桶里发现的发霉面包都是上帝赐给的礼物。

卑微的生命。

洗干净手之后,林弦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虽然很想感慨,但是没有时间悲哀,每一秒都是为了下一秒的生存。

林弦洗完脸后稍微精神点,抬起头来才发现喷泉后有一座教堂,它并没有如同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那般华丽,甚至略显陈旧,但正是这种岁月的味道让他看起来少了几分庄严,多了几分朴素,就如同一个亲切的老爷爷,静静等待着儿孙回家。林弦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丝感动,这些天来到处流浪,虽然林弦已经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但对于一个本该天真的孩子来说,这种蜕变又是何其痛苦?林弦不愿意去欺骗、背叛甚至是偷窃,但是世界的残忍却让他不得不去那么做。流浪的心没有一个归处,短短半年已经让林弦的心疲惫不堪。

看到了眼前的教堂,林弦心中突然冒出了两个字眼:归宿。

所以他才会如此感动。

一滴调皮的水珠从喷泉中弹出,滴落在林弦脸上,如同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讲述着从前单纯的林弦,但也正是这滴水让林弦晃过神来。

林弦沉沉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刚刚那应该都只能算是错觉吧,第一次见面的教堂又怎么会是归宿,现在需要关注的应该是如何处理掉眼前这份烤肉。想着教堂在中午这个时间,就算是管理员也都去吃饭或者午休了吧?匆匆吃完烤肉就走应该没什么问题,顺便可以避避暑。做完这个决定之后,林弦压下心中涌起的莫名情绪,毫不犹豫地走向前去。

轻轻打开门,木门似乎也有些岁月,发出极小声的“吱呀”,林弦去过几户人家偷吃的,对于这种轻手轻脚的活自然在行。林弦小心翼翼地探进来,耳朵听了听里面没有其他人的声音,便快速从门缝中溜了进去。只见得这个教堂干干净净,虽然座椅已经有些陈旧了,但却是纤尘不染,不知道有多少信徒来到这里虔诚地膜拜,也可以看出教堂主人对于这里管理的用心。

林弦深深吸一口气,迅速悄然跑到一个位置下躲好,等待了十来分钟后发现没有人的踪迹,才深深叹一口气,拿出一张刚刚在外面捡来的报纸铺在位置上坐好。这里只是自己暂时的避风港,匆匆来匆匆去,自然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更重要的是,不忍心弄脏主人用心打扫的教堂。

其实林弦完全可以不用顾忌有没有其他人在这里,就算被人发现了,一来不一定会管事,二来林弦经过半年来的逃生,想要逃跑已经是很轻松的事情。

只是林弦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是个小偷,那是他为了生存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他还想给自己留点尊严,因为他是一个人。

林弦小心翼翼地拆开烤肉的包装,用洗干净的手拿起一块来吃,入口就能体验到烤肉上的香料,无论是味道还是口感都是一级棒。其实这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烤肉,只是林弦平常吃的食物过于凄惨。

林弦慢慢吃着烤肉,眼前却是凝望着教堂台上的蜡烛,那飘渺的火光在阴暗的教堂里多了几分明亮的色彩,林弦凝望着他就仿佛凝望着自己,同样是飘荡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

教堂里的温度怡人,加上这里整洁的环境和温馨的打扮,林弦紧绷着的心慢慢放松下来,眼眸上的焦点渐渐失准,火焰一明一暗,渐渐或作模糊的红点,与那场业火的红是多么相似。林弦又回忆起父亲浑身浴血倒在家门前的身影,那个刚正不阿的身影,当时的他还不能明白为什么父亲在死前能够释怀却又在一个又一个深夜里失声痛哭。

但是现在林弦明白了,这个世界很荒唐。

正如同父亲说的那样:“梦想不一定都是最美好的东西,他或许会如同水晶一般闪闪发亮,但一碰即碎,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它显得太过脆弱,所以他才会埋葬了一代又一代人。或许哪一天你在无数先人的引路下终究能够找到梦,但你会发现原来一直珍视着的水晶,或许只是毫不起眼的玻璃。世界有时候就是那么荒谬,你会发狂,你会怒吼,你会问上天为什么,但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有一个答案,你会迷茫,你也会历经沧桑……”

父亲追逐了一生,结果却只是落得惨死的下场吗?

林弦红着眼睛,紧握双拳,牙关狠咬,坚决不让眼泪流下来。

人为什么活着?是为了轰轰烈烈地死去,还是苟延残喘般存活?林弦不明白,死了不就什么都没了,那为什么父亲死之前依旧能够高呼着“正道”?

正道,正道,为了一个正字要打倒多少邪,又要付出多少血和泪的代价,葬送掉多少代人的青春。林弦不明白,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人心是如此险恶,为了一己私欲可以不顾他人性命,乱世之下究竟何处才是出路?林弦也不想成为这个样子,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世界就是要将他逼入这个阴暗的角落。

林弦想要发狂,想要怒吼,将眼前的一切全部烧毁,让一切折磨自己的人都见鬼去吧!

眼前失焦的业火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旺清泉,它如流水一般洗刷着身上千疮百孔的伤口,如一丝丝冰泉褪去全身上下仿佛要焚烧殆尽的魔火,它就是那么清澈见底,世界上所有的污秽在这里仿佛都能洗干净。

内心那感动再次涌出,林弦身体开始不自觉地颤抖,什么时候,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可怕,短短半年时间居然将曾经的自己遗失了?林弦释然了,魔火下的父亲不惧死亡,只怕自己丢掉了追逐一生的初心,那便意味着此生白活。所以无论别人如何冷嘲热讽,现实如何无情打压,迷茫也好,苍老也罢,都不能动摇内心那块最坚定不移的磐石。父亲在死之前救赎了自己的灵魂,所以他的眼眸才能洗刷掉往日挥之不去的浑浊,就如同一旺清水,清澈见底,直达内心。他是战士,他是勇者,不畏惧艰难,不畏惧迷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找到了人生的最终方向在何方,又怎么会有悔意?

林弦并不明白那么深刻的道理,只是父亲临死前那双眼眸,分明是说不出的幸福。

“世界有时候就是那么荒谬,你会发狂,你会怒吼,你会问上天为什么,但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有一个答案,你会迷茫,你也会历经沧桑……”

这段话还有后半句:“但是不要丢掉最初保留在内心的那份真挚,无论现实怎么打压,无论现实如何荒谬,不要迷茫,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保留一份清明,这可谓之……

正道!”

林弦泪流满面。

一只手轻轻拂过,拭去林弦的泪,抚平林弦内心的伤痛。林弦只感觉到好温柔,好像就这样,永远沉陷下去。

内心一惊,失焦的双眼迅速回过神来,这时候林弦才发现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带着慈祥的微笑看着自己,那双眼眸,就如同一旺清水,清澈见底。

林弦满心戒备,却还不知道,这个人将是自己生命的另一个转折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