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羽散弦开

第八章传承

羽散弦开 清人风 5112 2017-05-06 15:46:54

  第八节:传承

人为什么活着?

这个可以探究一生的哲学问题此刻在林弦的脑海中挥散不去。

林弦清楚自己并不能如同神父一般那么伟大,用爱去包容身边的一切,但无论神父再如何伟大,却也不得不受限于现实的条件。林弦在教堂里呆了一段时间自然十分清楚,神父为了维持现状付出了多少努力,但无论神父能力有多强,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有限资源不能支付接近于无限的需求,神父不可能兼顾到每一个流浪的孩子,还有千千万万的孩子如同林弦从前一般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这也是林弦为什么想要尽快找到自己的武器,不仅是要去拯救更多如同林弦一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孩子们,也是为了能够为神父分忧。

但是现在想来,自己所做的一切真的还有意义吗?

古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前赴后继倒在追求正道的路上,虽心有执念,但终究只会化作尘埃消失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他们或许有人凭借着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但是也有众多飞蛾扑火般的行为消散在茫茫业火中。既然如此,为何依旧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无论是神父的善心也好,林弦现在努力练习钢琴,能够提供的力量依旧是十分有限,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既然如此艰难,是否还有必要穷尽一生为这个世界作出微不足道的一点贡献?

林弦抬头望天,依旧回归到了开始的问题:人为什么活着?

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坟场,简简单单的布局,空空荡荡的广场,听神父说逝去的老奶奶生前十分有钱,但是却爱上了一个穷小子,她不顾家里人的阻碍,选择了这份轰轰烈烈的爱情。穷小子虽穷,但是志气不穷。

他想要改变这个世界。

或许许多人不能明白,在那个艰难的时代,女方过着那么好的生活,为什么还要自贬身份和男方私奔?女方没有想太多,只是当男方拿着传家的手环向自己求婚的时候,那真挚的眼神和他对于梦想的执着,让女方毫不犹豫地就接受了。

自从两人奔逃之后,日子便过得十分清苦,但是以前过着娇气生活的女方从来没有对男方的无能抱怨,而是默默忍受着艰难的生活,这是她的选择方式,选择相信对方,选择相信两人纯真的爱情。男方也明白女方能够忍受生活的艰难是出于对他的信任,所以他才会更加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那是他送给女方最好的礼物。

只是还没等两人能够真正起步,女方的母亲却传来噩耗,不久便会离开人世。无论女方再怎么叛逆,母女之间血脉相连的亲情始终不曾断开。当女方匆匆忙忙赶回家的时候才知道当初如果不是有母亲的帮助,她连家门都出不去,她在外面吃的苦,她在外面受的累,母亲全都一清二楚,甚至在好几次两人实在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默默送来帮助。若不是母亲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动态,恐怕连母亲要去世的消息都送不过来。

虽然当初很反对,但是母亲内心还是尊重女儿的想法,在这个艰难的时代能够坚持着自己内心真正向往的,而不是被时代的主流想法限制住,母亲始终为女儿感到骄傲。但是母亲也即将要离开人世,手上还放心不下的就是女儿和家族遗留下来的基业,所以母亲在去世前恳求女儿,一定要把家族的基业好好发展下去。

女儿答应了,母亲便安然离开人世。

从此不需要再去过清苦的日子,女方有了雄厚的资金力量,她有足够的力量去实现两人的梦想。男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两人身份的差距一直让他心里有份疙瘩,但是为了实现自己理想,这种差距他可以忍受。

但世事难料,两人身份差距并不是可以轻易跨越的鸿沟,更何况两人的价值观并不一定完全相同。女方从前肯和男方一同吃苦,只是因为年轻的激情让她选择爱情,但是接手了家里的企业之后,必须要以扩大产业,竞争盈利作为核心目标,而男方无私的捐助正是和这些相违背。

女方越来越不满男方,男方却越发对自己的地位感到自卑。当矛盾累计到一定层次后爆发,男方明白从前那个善解人意的女方再也回不来了,当他看到女方眼眸中只剩下赚钱,只剩下扩大家族基业的时候,他只能选择黯然离开。

因为他依旧深爱着女方。

许多年之后,当女方获得了无数的金钱,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时,她却迷茫了,到头来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他们狡诈,他们阿谀奉承,看中的不是自己多么高尚的人格,而是自己手头上的基业。女方开始迷茫了,赚了那么多钱,将家族基业发扬光大,到头来到底获得了什么?

噩耗再次传来,公司为了赚钱不择手段,却最终造成了意外,女方还在想办法竭力隐瞒死亡的消失,却看到了死亡名单中出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男方死了……

女方崩溃了。

男方依旧用他微弱的力量实现当年自己立下的梦想,他志愿来到山区支援,却没有想到最终死在了女方的屠刀下。

命运作人。

在无数忙碌的日子里,在无数数钱的日子里,女方总是会不自觉想起当初那疯狂却又美好的青春时光,只是她却再也回不来头,只能将这些内心最柔软的回忆放下。但是当最惨痛的结局发生时,女方才会知道自己那么多年来一直享受着荣华富贵,全是虚幻的泡沫。回忆自己看似豪华的一生,其实最快乐的时候不过是和男方在阴暗的小屋里共同谈论美好未来的时候,两人含情脉脉相望,现在却只能阴阳相隔。

耗尽了一生,却苍白了灵魂,当自己在意外现场找到那个装着手环的盒子时,自己才明白这一生所追求的只是不真实的虚荣,只有深深牵挂着男方的那个爱情之心,才是自己最想要的存在。

只是现在白发苍苍的自己,两眼浑浊的自己,再也没有机会握紧那双曾经温暖过自己无数次的手。

两情相悦,却终究因为心之所向不同分道扬镳。回首再去看看这人生过往,两人到头来到底获得了什么?一人是抱着如水晶般脆弱的理想莫名死去,另外一人则是怀着迷茫与无奈的心境郁郁而终,最终想要对这个世界作出改变,都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那么如此下来真的值得吗?

不,还留着一件东西,那些维系着两人羁绊的手环,从闪耀到现在的支离破碎,是不是也意味着两人终究不可能为了正道而共存的爱情?历史上无数地勾心斗角,最终都是正道的覆灭,真的是邪不胜正吗?

林弦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个问题无论自己认真思虑多少次,永远都得不到一个正确的答案,正和邪的辩证问题,同样是需要用一生的时间去探讨的问题。

“爸爸,他是谁啊?”耳边传来的稚嫩声音将林弦的思绪打断。

林弦随着声音望去,只见到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孩子在问着他的父亲。

高大的男子穿着一身警服,显得威风凛凛,加上他一双犀利的双眼,怎么看都是一个恪尽职守的警察。

警察摸了摸男孩子的脑袋说道:“他是爸爸最敬重的对手。”

对手?能被警察称之为对手的人,想必也是违反了法律的人吧。

林弦经历过世界的黑暗,自然不会天真地以为警察就是好人,罪犯就是坏人,警察可能会贪污,罪犯可能会救人,好人与坏人的评判标准并不是一局好人坏人就可以囊括的。

林弦知道社会的评判标准在于一条规矩,逾越过去了就会被称作坏人,即便林弦不知道那条规矩叫做法律。

“那爸爸,为什么他会躺在这里呢?”

孩子还小,还不懂得什么叫做死亡。

警察深深叹口气说道:“他输给了爸爸,所以他要躺在这里。”

林弦从他的言语中感受到了一丝落寞,虽然林弦不知道警察和他的对手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从警察高大的身躯,强壮的身体,炯炯有神的双眼都能推断出他应该是一个资深刑警。再加上他手指间和手掌间多个老茧可以判断出这双手经常持枪,所以是一个走在前线的刑警。林弦可以想象到,他和他的对手在一次次枪击中相识,又一次次在枪林弹雨中游走,两人踩着钢丝,一次次惊险地躲过死神的镰刀,正是这种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刺激让两人惺惺相惜,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两人不得不分出一个胜负来,这场宿命之战终究只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

最终警察战胜了罪犯,多了一份放松,却又多了一份落寞。

孩子继续问道:“爸爸抓的不都是坏人吗,那这个叔叔是坏人吗?”

警察看着孩子纯净的双眼,他并不明白什么是罪恶,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同样存在的许多穿着警服的“坏人”,但至少他应当知道真相。

警察蹲下身来,语重心长地对孩子说道:“孩子,世界上不是所有警察都是好人,爸爸抓的也都不一定是坏人。很多时候坏人们也不想当坏人,但是这个世界却一次又一次逼着他们去当坏人,他们没有饭吃,没有衣服穿,没有钱花,却又一次次被其他人抛弃,造就这些坏人的,其实正是我们。”

孩子似懂非懂,警察同样明白,如此深奥的话孩子也不一定明白,但是他继续说道:“但是爸爸有时候也很无奈,为了保护更多的人,哪怕这些坏人再可怜,爸爸也要把他们抓住。但是同样的,爸爸在抓坏人的同时,也在帮助那些被其他人抛弃的人,这样才能让更少的坏人出现。”警察指着坟墓说道,“虽然他是一个坏人,但是他值得爸爸尊重。”

“那以后我也要和爸爸一样。”孩子突然说道,“这样就可以去尊重更多坏人了。”

警察的身躯微微一震,眼角的轻微的皱纹展开来。

是啊,多么简单的道理,要是所有人都像孩子一样看清楚这个世界的本质那该多好。

孩子很认真地站直身子,对着坟墓做了一个歪歪扭扭的敬礼。

警察欣慰地摸了摸孩子的脑袋,同样对坟墓做了一个标准的敬礼。

这是他对死去的他最好的尊重。

白色的雏菊还零落着晶莹的水滴,映射着金色的阳光,倒映在父子两人远去的背影上,只留下林弦一人,神色复杂看着二人离去。

警察的话语他听得一清二楚,林弦从警察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警察这些年来坚守着怎样艰难的底线。不是所有好人都应该善终,也不是所有坏人都应当恶报,但是警察没有自己的标准,只有是违反法律的人,就是他们的敌人,哪怕他们再可怜,再值得同情也没有用。

但是刚刚的警察不同,他能够给予对手尊重,他能够去帮助那些同样被世界抛弃的其他人,但是为了坚守这条底线他又付出了多少代价?

林弦清楚和自己一样被抛弃的人不在少数,警察这种行为不过是杯水车薪,就如同一叶扁舟行驶在惊涛骇浪之下,一个浪花就会覆灭。或许在那一天,倒在坟头里的不再是他的对手,而是他自己,但是却没有对手会为他送花。

因为他们早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

下一秒就可以葬送掉自己生命的警察,又要如何去拯救更多人,这样做挣得有意义吗?

可惜那个孩子已经被这种精神感染,或许他未来同样会走向这条道路,同样会面临着和警察一样的困惑。

究竟这个世界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孩子将要继承警察的衣钵,走向一条坎坷难行的不归路。这个身影为何如此熟悉呢?

林弦苦笑着摇摇头,曾经的自己同样要继承父亲的衣钵,但却在追逐正道的路上遭到了世界的背叛,隐没在那阴霾的天空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一份绝望。

不知道。

林弦真的不知道,但却从那两父子身上看到另外一样东西,那个东西呼之欲出,可惜林弦就是体悟不到。

林弦深深叹了口气,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这些问题实在太过于复杂,或许如同神父所说,不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答案究竟在何方。

林弦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坟墓,老奶奶一干二净的坟墓。即便林弦同样质疑两人荒唐的爱情,但是他们两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存在。虽然男方没有对世界作出质的改变,但是他终究是为了自己的信念活着。老奶奶虽然历经沧桑,但在晚年却依旧寻回自己,为了对方的理想付出仅存不多的时间。能为两位做的不多,就怀着一个尊敬的心为他们两位献上一束花朵吧!

林弦来到老奶奶的坟前,干干净净,似乎是神父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过来打扫一番,也是为了老奶奶死前最后的遗愿:干干净净地来,干干净净地走。

林弦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为两位埋葬在一起的死者祈祷,祈祷他们来生能够再次相爱,弥补此生未能完结的爱情。生时两岸相离,死后便永远拥抱在一起吧!

林弦缓缓睁开双眼,思考着老奶奶又会留下怎样的墓志铭呢?当林弦目光移到墓志铭上时,一切的一切,都如同潮水一般从脑海中涌过。

人为什么活着?

是为了苟延残喘,亦或是为了活得精彩?

为了正道飞蛾扑火般向前,是愚蠢,亦或是为了信念?

自古以来,无数正道之士都死在满腹黑水的小人手上,该说他们是愚忠于正道,亦或是该称赞他们不畏死亡的气节?历史没有最准确的答案,但是却有为大家所认可的真理。

无论黑暗势力当时如何嚣张,无论历史在掌权者手上被如何篡改,人类终究有一颗真情之心,它能带领我们去看清楚什么是正,什么是反。所以才会在无数先人倒在的正道面前树立下永恒不变的真理:邪不胜正。

他们的成就或许微不足道,他们的行为或许迂腐不堪,但是他们的生命并不是毫无意义,他们所坚守着的正道,终将在时间的长河下闪耀着永垂不朽的光芒,而他们的牺牲,只是为了那颗不对自己说谎的心,只是为了拥有能够对千秋万代诉说的勇气,他们只是为了能让正道……

传承。

这就是墓志铭上仅有的两个字,但只是两个简简单单的字,却让林弦茫然的前方,豁然开朗。

人只有在一起才能创造奇迹。

我一直记得,却始终未能明白。

谢谢你们,用自己走过的曲折人生告诫后人应该走的道路。

我已不再迷茫。

沐浴着阳光,林弦微笑着看着墓碑上简简单单的两个人,再次对坟墓深鞠一躬,随后头也不回走向阳光大道,此时林弦的背影无比坚定。

墓志铭上的雏菊似乎还存留着不知道何时洒下的露水,倒映着林弦渐行渐远却有无比坚定的背影,那随风飘荡的花瓣仿佛老人欣慰的微笑。

清人风

,我并不会写得人生多美好,也不会给主角多少好的结局。曾经再把稿子给我几个十分要好的朋友时,其中一位兄弟给了我一个评价:结局很美好,过程太揪心。这是这本书写得好的地方,也是让读者看的难受的地方。书写得好不好,这个我不敢下判断,要交给大家来判断,但是我希望看得难受的读者能够坚持下去,或许你能够找到一点能够触动你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