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羽散弦开

第一章明日时光

羽散弦开 清人风 6010 2017-05-12 18:14:00

  萧宛晴静静听着林弦说完,内心却是不自觉地想到:倘若不是经历着这样悲惨的人生,就算没有碰到神父,总有一天他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武器吧。虽然自己的人生似乎也没有多少心思去为别人的人生遗憾吧?萧宛晴不免苦笑着。

但是最让萧宛晴心疼的不是林弦多么凄惨的童年,而是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不论父亲如何惨死,神父如何惨死,这两个在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亲人死去,似乎已经不能成为触碰他心弦的东西,他的眼眸依旧如此冰冷,他的表情始终是默然。其实并不是不痛,而是已经痛到麻木了吧。这个看似冷漠的青年背后,到底承担了多少来自这个世界的丑恶?上天到底要给这个青年设下多少苦难,直至让他的心都已经冰冷?

林弦依旧一脸淡漠地对萧宛晴说:“以个体的渺小又怎么可能去改变整个世界,这种天真的梦想只有在做梦的年龄才有拥有,梦醒了才会知道这个世界到处都是黑暗。本以为找到传承之路就可以到达人生意义的终点,但是我却眼睁睁看着神父死在我面前,连传承的开始都没有,又谈何传承?”

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林弦微微顿了顿,随后继续说道:“世界上没有奇迹,有的只是偶然和必然,还有人的所作所为。人只有在一起才能创造奇迹,这种东西我早就不相信了,所以最后让我再和你强调一次吧。”林弦将眼神投向萧宛晴,那种彻骨地冰冷让萧宛晴心中一寒。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也不想要任何人的帮助,我不依赖任何人,也不相信任何人,所以不——要——靠——近——我!”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响彻在萧宛晴耳边,不再管萧宛晴明亮眼眸中那一闪而过的忧伤,不再管这具因为这句残忍的话而微微发震的躯体,林弦疯狂压抑那颗快要撕裂开的心,只是想要快点远离这里,不想让她知道自己那颗看似冰冷的心其实一直在发疼,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承诺过不再为世界流泪却依旧会伤心的面庞,更不想让她牵扯进自己的身世之中,父亲、神父亦或者教堂中的所有孩子们,所有和自己有关系的人都死了啊!所以自己才会一次又一次地远离啊。

“不要再逃避了。”身后响起的声音让林弦的脚步停下。

“不论前方都多艰难,不论身边的世界有多黑暗,你始终在坚持着自己的道义和梦想不是吗?其实你比谁都要温柔,但又都比谁都要脆弱,所以才会用这种冰冷的形式来保护别人和自己不是吗?”

萧宛晴踏前一步,眼眸中闪烁一丝暗淡:“其实谁都有想要逃避的过去啊,但是那残忍的一幕幕总是会一次又一次割伤本就鲜血淋漓的伤口。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更加勇敢地去面对啊,只为了别人而活是走不远的,为什么不尝试着为了自己活着呢?”

一段话确实让林弦的心潮涌动,自己伪装了那么久的外表却是被她一言识破吗?不想别人被自己所害,所以才会选择独自一人,为了他人而活,到底是对是错?

见林弦并没有说话,萧宛晴接着说道:“不论赶走我多少次,我都不会走的。因为……”

上课的铃声陡然响起,午休的时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结束,林弦眼眸陡然睁大,压抑不住自己心跳,那几个字清清楚楚地响彻在耳边。

林弦再次压抑自己快要流泪的心绪,深呼吸几口气后,头也不回地走下天台。

我可以不顾所有人的生死,但是我不能看着你因为我的身世而死啊!

看着林弦远去的背影,萧宛晴嘴角边却不免涌现出一丝微笑,林弦的内心并不是全然冰冷,他依旧是那么温柔,只是他将自己冰封起来,只为了能离别人更远一点。春天到了,再坚韧的冰块也会融化,不是吗?

萧宛晴看着远方慢慢聚集起来的乌云,看似和平的校园背后实际上是风起云涌,不知道明天还会有那么美好的时光吗?

-------------------------------------------------------------------------------

太阳高照,夏天的太阳从来不会顾虑同学们的感受,地面吸收热量后还不留情地蒸腾,只要弯下腰来仔细看着地板就能看到那扭曲的热浪。

古有张目对日,明察秋毫,今有张目被日,明察地表。

前几天还稍微降了一点温,谁都没能想到天气会热的那么快,游泳课自然是来不及准备,只能委屈学生们了。林弦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把自己为数不多的运动服带来上课,校服的材质并不是那么吸汗,如果要洗干净的话会减少校服的使用寿命,对于林弦来说,每一笔资源都是无比珍贵,每一笔钱都要花在点子上。

林弦换下来的校服叠整齐后放在阴凉的主席台上,抬眼就看到萧宛晴往自己这个方向靠过来,林弦眼神略有躲闪马上走进人群中。萧宛晴的眼神有些暗淡,两人自从那天在天台上谈过话之后中间就隔着一道厚厚的心墙,林弦不再如同以前一般忽视自己的存在,也不会再用冰冷的眼神看自己,但是就是躲着自己不见,隔着老远就会转过身去走另外一条路,平常的自修室也不去了,下课也不从课室出来,一放学马上就赶回宿舍,让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好不容易一起上体育课,结果还是让他快了一步走进人群中。萧宛晴默默不语,只是将自己手上的东西放在林弦的衣服旁,林弦看在眼中则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心绪。

体育课开始后,无论是热身还是其他运动项目,很明显林弦都是躲着萧宛晴,萧宛晴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要是更加主动地去靠近他,只会让他更加不知所措吧。

一个下午的时间,对于林弦来说却是无比的漫长,不仅要想方设法忽视来自萧宛晴的目光,更要装作不知情地远离萧宛晴。好不容易终于到了下课时间,老师今天心情还特别好,集合都省去了(九成是因为太热了),直接让学生们自由回去。

林弦沉沉呼出一口气,正准备迅速到主席台把自己的东西拿走,却远远看到萧宛晴已经静候在一旁等着自己过去。林弦看着萧宛晴的侧脸,头发还因为流下的汗水黏在脸上,却多了一种平常见不到的洒脱,一束马尾还在脑后微微荡漾,就如同她的性格一样调皮。只是最让林弦在意的是被萧宛晴抱在胸口的校服,这摆明了态度是要让自己和她见面吗?林弦紧紧握着拳头,内心是既欣喜又难受。

似乎是感受到来自林弦的目光,萧宛晴本能地望了过来,却一下子冲垮了林弦的防线,为什么平常冷静的自己现在面对她却再也无法抑制紧张的心跳?回想着这几天,哪一天不是在这样纠结的情怀中度过的?不想伤害她,不想靠近她,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地远离她,但是为什么她却一次又一次地靠过来?

强忍下心头丢失一件校服带来的痛处,林弦慌慌张张地离开了操场,也不管身后传来萧宛晴的阵阵呼声。

林弦径直跑回男生宿舍,重重关上门后,颓然靠着门坐到在地上,一脸失魂落魄。

隔天下午放学后林弦马上离开课室,不如同平常走向自习室,而是径直走回宿舍。望着远方的天空,不管什么时候E中的天都是那么蓝,四面环山,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让整个人焕然一新,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横穿在这天空之间来来往往的电缆吧。就像林弦此刻的心情,来来往往缠绕着数不尽的蚕丝,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复杂,其实许多东西说放就能放下,世界虽然残酷,但是选择了逃避的自己无法去面对沉重的过去。当自己每天醒来看着这个本该是一片安然的世界,现在却是布满蚕丝,这个世界就是一个茧,而自己从未真正活过。

所谓作茧自缚,大抵如此吧。

林突然想起下课的时候听到萧宛晴班里女生的一段对话:

“你知道宛晴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哦,好像从第二节课开始就不见了。”

“奇怪啊,宛晴从来都不旷课的”

……

想到这里,林弦心中泛起一丝不安,只想着快点加快脚步,回到宿舍,回到那个蚕茧里,至少那里可以给这颗不安的心一个真正能够埋藏自己的港湾。

“所以你打算躲我躲到什么时候?”

熟悉的声音从林弦身后响起,那魂牵梦绕的声音,让自己挂念着的声音,却也让自己慌乱不堪的声音。

林弦转过头去看着萧宛晴,依旧是温柔的目光,没有一丝责怪,同样是随风飘扬的长发,以及那淡淡的微笑。

“临时改了的习惯也不能摆脱原来习惯的惯性,不管你怎么想回到宿舍,第一时间都会选择走图书馆这条路吧,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整整一节课呢。”

原来旷课只是为了在这里等自己吗?

我的过去,我的人生,我的那些彻头彻尾的黑暗,明明不想席卷向任何人,为什么你总是来靠近,为什么你总是让我不知所措,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明白。

我不想伤害你啊!

林弦不知道啊该怎样去面对这样美好的萧宛晴,她就像是美丽的水晶,闪烁着世界上最美好的光芒,却是一摔即碎,所以自己才会想方设法地去保护这脆弱的水晶不是吗?这些天来林弦每天都在想,每天都在思考,但是终究没有答案。

所以他只能选择一次又一次地逃避。

林弦强忍着心里的疼痛,也不管眼前萧宛晴的双眸有多温柔,只想着快点离开,只要快点离开,就可以不再去面对这些让自己无法回答的问题,以及那遥不可及却又痛彻心扉的答案。

林弦转身就跑,萧宛晴赶忙喊着:“等等!”

还没等林弦跑多远,只听到身后传来萧宛晴一声惊呼。林弦的脑海才霎时一愣,几乎是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林弦转身回到摔倒在地的萧宛晴身边。急切地问道:“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

萧宛晴面色痛苦抱着膝盖,只见那里已经撑破出血,想来是追自己的时候摔着了。那么漂亮的一双腿,要是因为摔倒了留下了疤痕又该怎么办。林弦此刻自然没有那么多想法,只想快点消减她的痛苦。

萧宛晴却是略为俏皮地说道:“要是受伤了就能让你理我的话,那受什么伤都没关系啊。”

林弦愣住了,听着这句三分玩笑,七分认真的话语,内心却不免自责起来。其实这段时间她也十分不好过吧,因为自己的不断躲避,总是一次又一次的空等,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内心起起伏伏不知道失落了多少次。直到现在她依旧用温柔目光和俏皮的表情包容着自己的无理,只是眉头间那紧皱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说明膝盖上的伤口是真的痛,但是如此小心翼翼的她似乎不是那么简单会摔倒的啊。

林弦这时候才将目光转向萧宛晴手里的东西,无论是摔倒了,还是用手抱着膝盖,另外一只手却始终没有放开那样东西,是那件陈旧却又洁白的校服。从昨天体育课拿走之后,林弦甚至抱着再也拿不回来的念头也不要靠近萧宛晴。由于生活上的拮据,林弦只有几件上衣,每一件都会格外珍惜。

似乎注意到了林弦的目光,萧宛晴适时地把衣服送到林弦面前说道:“本来昨天想要和你说帮你修修补补的,明明就破了一个小洞也没有补上,哪知道你话都不说就跑开,我有那么可怕吗?今天也是这样……”

看着萧宛晴气鼓鼓的小嘴,林弦知道其实她也并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其实内心总是会有一丝伤心吧。想着她总是为了自己去做着这些傻事,自己则毫不领情地一把将她推开,这种逃避的方式真的叫做保护吗?自己那些昏暗的过去,甚至可能还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可怕家族,什么时候有会将那锋利的獠牙毫不客气地咬上自己的脖子呢?软弱无力的自己又能保护身边多少人?

我可以不顾别人的生死,但是我在乎你的心情。

“你真的不怕死吗?”林弦突然就那么问道。

萧宛晴愣了愣,只是浅浅一笑回应道:“谁都怕死吧,只是比起生命,有些东西更加重要不是吗?那种沉重的负担,可不只是你才有啊,所以才需要一起承担不是吗?人只有在一起才能创造奇迹啊。”

人只有在一起才能创造奇迹啊,这句让多少人为之奋斗的话语,却是流淌着血淋淋的过去,一条又一条的人命倒在了这句话前面,这时候又是否应该在一起握紧曾经的武器呢?

似乎看出了林弦疑惑,萧宛晴说道:“别忘了,只为了你自己而活着啊,奇迹,是为了让自己的人生更加美好才存在。放下身上那些沉重的负担吧,只是这一次,为自己活一次。”

其实答案从未走远,只是自己一次又一次地逃避开来。

为了自己而活,就是这些天怎么也想不通的答案。

明明幸福就在身边时刻向着自己招手,为什么总是害怕着笼罩在脑袋上的阴影会剥夺着来之不易的希望呢?看向萧宛晴清澈的双眸,林弦明白那双眼睛背后其实也有自己看不清的伤痕,眼前的这个女子并不脆弱,或许她有着比自己更为沉重的过去,所以才能抵抗住来自那个家族的压力吧。连女方都那么勇敢地踏出了这一步,那自己又何必在这里犹犹豫豫呢?

林弦开口道:“对……”话还没说完就被萧宛晴堵住了嘴巴。

“刚刚才说过呢,要为自己活着,所以不要道歉,我一点也没有觉得你做错了,用这种远离的方式来保护我,这是林弦才特有的温柔呢。”

听着萧宛晴那么说道,林弦那古井不波的心再次被触动,或许只有眼前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子,才能真正明白自己那颗脆弱的心吧。

林弦还没有好好感动完,萧宛晴话锋一转:“但是不代表就可以那么算了!”那温柔的目光瞬间消失,一脸气鼓鼓的样子再次出现。

林弦不免苦笑着,这或许才是自己熟悉的萧宛晴吧。

“那……你想怎么样啊……”

“喏……”萧宛晴点了点林弦身后,林弦转头望去,依旧是那张熟悉的海报,一片羽毛,和一个伤心的女孩。

“只要你答应我参加那个,一切一笔勾销。”

“这个……”

“我从来都不旷课的!第一次都给你了!”

蜜汁尴尬。

林弦脸色有点发红。

萧宛晴反应过来,脸色羞红啐道:“色狼!”

林弦这才知道和萧宛晴在一块,苦笑永远是最多的表情,赶忙转移话题道:“但是你知道我不喜欢参加这种人多的活动……”

萧宛晴水汪汪的眼睛望了过来,却是看着林弦心头一颤,只见萧宛晴抓着林弦的手,摇来摇去腻声道:“嗯~~~~~~”

看着萧宛晴开启撒娇模式,林弦也只好举手投降。

“我去行了吧……”

可怜的表情立马消失,萧宛晴又变得眉开眼笑,一点也看不出刚刚是一脸落魄和害羞的样子。女人啊,真是善变,林弦不由得发出这样的感慨。

“对了,你的膝盖没事吧……”林弦这时候才想起萧宛晴的腿还是受伤的。

“那个不重要啦,校服还给你哦,那个小洞已经帮你补好了。”

林弦接过萧宛晴递过来的校服,还弥漫着淡淡的香皂味,整件衣服洁白如雪,看得出她很用心地洗过。林弦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度过,不管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做,多年没有体会过别人的热心和帮助,一时内心百感交集,或许这种满满的感动便是那么多人聚在一起的原因吧。感受着两颗心紧紧贴在一起,那种感觉真好。

但今天老天似乎就是不给林弦细细品尝感动的时间,萧宛晴的眼眸中突然闪过一丝俏皮,林弦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只见萧宛晴背后突然出现的教育部主任,雷大问道:“宛晴你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

林弦转了三圈,突然明白了萧宛晴刚刚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正准备开口说话,怎么也快不过早早准备好的萧宛晴,萧宛晴一脸楚楚可怜看着雷大大说道:“雷老师,我只是想回宿舍,林同学突然就说想亲抱我一下,我拒绝着,他就把我弄摔了,你看伤口都还在这……”

看着萧宛晴说变就变的表情,眼中还闪烁着泪花,让人不信都难,林弦心中狂喊道“你怎么不去当演员”。萧宛晴却适时转过来眨了一下眼睛,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仿佛在说:“祝君好运”。

林弦还准备说些什么,雷大大似乎没打算给这个机会,一脸微笑走上前,林弦却是听杜庆风说过,雷大大别号:“笑面杀手”,笑得越是和蔼,背后那把刀就越是锋利,林弦心里大喊着苦,刚说一句:“老师,你听我解释……”

“等我们到办公室慢慢解释吧。”抓着林弦就走,杜庆风的光荣战绩,终于也由林弦创造了一次,两个难兄难弟看来是命运共同体呢,还是说这是风水轮流转呢,那什么时候会到自己啊,萧宛晴不免这样想到。才不管呢,他们死不死关自己什么事啊,虽然死了可能真的会挺麻烦的。

只听着林弦说着类似灰太狼的话:“我还会回来的!”

萧宛晴不免抿着嘴笑起来,不知道这样的时光还会有多少呢,让人很期待明日时光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