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二十六章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1992 2017-06-08 20:44:55

  历年的桃花会本来都是高兴收场,但今年,却因为慕若雅让大家都扫兴了。

这一晚,慕若雅的名声算是烂透了,皇后的做法,慕婉鸢却觉得是在帮慕若雅,亦或者是在帮慕府。

禁足慕若雅半年,这半年会发生什么谁都不清楚,但慕婉鸢却能清楚,半年发生的事情肯定会压下慕若雅这一晚发生的事,皇后这么做,看似在处罚慕若雅,但实际却在帮她。

桃花会已经慕若雅的事故匆匆收场,云严啸一直没有回来,云墨从头到尾也没有看慕婉鸢,而慕婉鸢却发现,云墨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恐怖,不管他刚刚是不是出于自己是他棋子的原因帮她还是什么,但至少,他信守诺言,真的护她了……

回到慕府,慕婉鸢随便梳洗一下就上床入睡了,明天她都还要进宫找柳如烟的,玩了这么久,也该行动了。

---------翌日。

慕婉鸢从迎风院出来到丞相府门口,发现一路上那些家丁丫鬟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有些怪异,但又说不上哪里怪,就连看到慕若雅她也不想之前那样趾高气昂的嘲讽自己什么,只是很低调的就走了,慕婉鸢更奇怪了。

莫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轻皱眉头没有过多思考继续往皇宫走去,那侍卫认的慕婉鸢,所以很快就放行了。

慕婉鸢刚进宫门就看到了柳如烟皱眉看着眼前的一碗燕窝,面色甚是严肃。

“怎么了?”

慕婉鸢奇怪的看着这碗燕窝,一碗燕窝不拿来吃看什么?难道里面还有金大门的钥匙不成?要真有那可就发了!

“皇后眼里还真是容不下一粒沙子!”

柳如烟挥手愤怒的将这碗燕窝摔在地上,看着价值不菲的玉碗四分五裂,熬的香稠的燕窝也随之流出。

皇后?

“皇后送来的?”

慕婉鸢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皇后虽是后宫之主,但是要害死一个贵妃的方法有很多,不可能这么简单的直接投毒,这样不是直接告诉别人她就是凶手吗?

“除了她还有谁?”

柳如烟此时正在气头上,语气特别冲。

“柳如烟,你怕是在皇宫待了一年智商退化了吧?皇后害你会给人留这么明显的把柄?”

“……什么意思?”

柳如烟想不通,她怎么智商退化了?

“这不是摆明了借刀杀人吗?”

柳如烟一愣,她刚刚只顾着生气,完全没有多做思考,现在仔细一想,确实有些不对劲。

“不过……”

慕婉鸢想起昨天皇后的那副模样,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不过?”

“燕窝可能是皇后自己送来的,故意在里面下了毒,稍微和你接触过的人都知道你脾气直,性格冲动,所以你一旦知道了是皇后做的,肯定会去找她。”

柳如烟双眸倏地瞪大,震惊的望着慕婉鸢。

慕婉鸢轻抿了一口茶,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是第一步,你去了之后皇后一定不会承认,更何况论心计,你根本斗不过她,这事这么大,一定会惊扰皇上,到时候你觉得皇上是选择保皇后还是你?”

“可是皇上他……”

柳如烟不相信云帝会这么对他,下意识的想要替他开脱。

“自古帝王多薄情,柳如烟……你别动真情。”

慕婉鸢难得一次严肃,柳如烟被她这副模样惊到了,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空气突然安静,慕婉鸢依然自顾自的喝着茶,但余光却瞥着地上已经冷掉的燕窝,不知在想着什么。

“慕婉鸢……”

柳如烟淡淡的开口,眼中有一种不明的情愫。

“嗯?”

“云帝是我的杀父仇人。”

“!”

慕婉鸢惊愕了,嗓子就跟被堵住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柳如烟看出来慕婉鸢的惊愕,但面上依然毫无波澜,红唇轻启,淡淡的语气好像说的是别人的故事一般。

“从小我就被父亲送到千御阁,记得我们初见时吗?”

慕婉鸢愣了一下,木讷的点点头,“记得,那时候是柳堂主带你来的。”

慕婉鸢那时候很羡慕柳如烟,有一个这样出色的父亲,武功盖世,正气凛然,对柳如烟和她都特别好,这样一个和蔼的父亲却在不久之后失踪,待白尘找到他尸体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

万箭穿心,死相极惨!

“十年前的三月底,是我最后一次见父亲……”

当年白尘得到消息白霜还活着,而柳如烟的父亲柳崇鸣又和白霜是同门师兄妹,而柳崇鸣本就是和柳如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性格都是一样的冲动,所以柳崇鸣当时就带着人去找白霜。

只是想不到,这却是一个陷阱,柳如烟在哪儿没人知道,柳崇鸣这一去完全是自投罗网,云帝不知从哪儿的来消息柳崇鸣想要谋反,直接下令乱剑射死。

柳崇鸣就这么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含冤而死。

“!”

慕婉鸢彻底震惊了,柳如烟现在莫不是背负着深仇大恨嫁进皇宫的?

只是她怎么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云帝这么昏庸无道?

“所以,我并不会对云帝动情。”

慕婉鸢一脸懵逼,她刚刚怎么就嘴贱说了那么一句打脑壳的话?

“更何况!他还比我大那么多!”

柳如烟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人死不能复生她看的很开,更何况她们这么在刀口上舔血的人,她说这些,只是不想慕婉鸢误会,更何况皇家水这么深,她并不愿意跟皇家扯上关系,之所以进宫,完全只是为了帮慕婉鸢而已。

慕婉鸢此时心中很不是滋味,她知道柳如烟最后一句是不想让她歉疚,既然这样,那她也就继续装作不知道吧……

只是那碗燕窝,着实有问题!

“燕窝的事儿先放一放,我一会儿带回去看看,到时间再做定夺,你先别急着去找皇后。”

“嗯,不过经过你的分析,我突然发现一件事……”

“啊?”

“你才十六岁,心思居然这么慎密,深藏不露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