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二十八章 宸王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02 2017-06-11 20:22:55

  慕婉鸢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知道不该说你还找我来干嘛?

但是皇后都这样了,慕婉鸢也不能让别人再尴尬,是该配合一下的。

酝酿了一下,一副贴心小棉袄的模样看着皇后,

“没事,娘娘您说吧!婉鸢听着。”

“婉鸢你这么懂事真好,”皇后拍拍慕婉鸢的双手,随后面露难色,“本宫是在烦恼啸儿对这慕若雅的感情……”

皇后停顿了一下,瞟了一眼慕婉鸢的表情,只是却让她失望了,慕婉鸢面如止水,很是平淡。

皇后就纳闷了,这慕婉鸢对啸儿莫不是一点好感也没有?不,她不信!

要说着儿子在母亲眼中总是优秀的,皇后对云严啸不是一般的自信,虽说云严啸有貌有才,只是却无谋无脑,只有那些个花痴脑残粉才能看上吧?

不懂尊重女性,有眼无珠,皇后凭什么认为慕婉鸢会喜欢他?

“说起这慕若雅,婉鸢你觉得她怎样?”

“回娘娘,臣女刚回慕家几天,与姐姐接触甚少,不敢妄下定论。”

皇后点点头,这慕婉鸢还真是聪明,不在她面前论人是非,这一点可是比那些小姐好的多了。

“这样啊,那婉鸢觉得太子这个人怎么样?”

慕婉鸢无语了,这皇后是不是神经病?慕若雅她都不知道云严啸她怎么会知道?

“娘娘,臣女连姐姐都接触的那么少,更何况是只见过几次的太子殿下呢?”

皇后有些尴尬,她刚刚那个问题确实有些愚蠢了。

“是本宫糊涂了,婉鸢啊,你可曾想过入宫?”

这女人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她得说的多直接她才会懂啊!

“娘娘,婉鸢现在还无心想这些,只想把师傅传授的医术发扬下去,更何况,婉鸢心中早有了他人。”

这下总该放弃了吧?

“是……是吗?婉鸢看上的是哪家的公子啊?能有啸儿那么优秀?”

皇后面上有些怪异,眼中闪过一丝狠意。

慕婉鸢又怎不知皇后想的什么,那不过是她随便搪塞的一个理由罢了,看样子这皇后还真是够执着,只是为什么偏偏要找她?

这让慕婉鸢更疑惑了,晋城比她有背景的小姐多的是,什么郡主公主的比比皆是,而皇后找上她莫不是知道了什么?

想到这,慕婉鸢的目光变得冰冷。

“娘娘,不管那人是否比太子优秀,只要我喜欢就好了,背景家世这些并不重要。”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皇后也不好再说什么,和慕婉鸢扯了几句后终于说不下去了,就让慕婉鸢回去了。

慕婉鸢走后,皇后一直眉头紧锁。

看来这慕婉鸢……不好对付啊……

这么劝说她都不愿意,那就只有用谢下三滥的办法逼她就范了!

慕婉鸢出了皇宫又被幻影拦住了,不用想也知道,云墨肯定又有事儿找她了。

只是刚刚被皇后叫去,现在又要去见那个祖宗,还真忙。

不过云墨也算贴心的,还让人为慕婉鸢准备了马车,慕婉鸢当然不傻,放这马车不做走过去啦,所以很不客气的就上了马车,没多久就到了云墨的府邸,那也是慕婉鸢第一次来云墨的家。

她还一直以为云墨是住皇宫的呢。

下了马车,宸王府三个霸气的打字就映入眼帘。

慕婉鸢有些惊愕,云墨居然还有封号?宸王……

“慕姑娘,快走吧,别让王爷等急了。”

幻影提醒道,慕婉鸢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咳咳!麻烦大人带路了。”

幻影不在做声,径直往前走去。

慕婉鸢紧随其后,一路上,宸王府到我摆设吸引了。

看起来虽然毫无章法,但是仔细看却又透露着规律,而幻影带着自己走的线路,也是有规律的,看样子是什么机关。

不得不说云墨戒心还真强,在家里都要部下机关,生怕别人就来刺杀他了不成?

“慕姑娘,王爷身份特殊,想要他死的人不占少数,所以才会部下机关。”

幻影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慕婉鸢一愣。

想想云墨也是可怜的,生在吃人的皇宫,听说还自幼丧母,帝王本就冷漠,云墨那么小的时候就要承受着这些也够可怜的。

皇族孩子本就短命,不是夭折就是生不下来,别的皇子多少有母亲在身边,但是云墨……

这么多年,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慕婉鸢捂住胸口的位置,有些心疼。

“你在干嘛?”

突然一道魅惑的嗓音响起,慕婉鸢回过神来,幻影早已不见了踪影,眼前是妖孽般的男子正嗤笑的看着她。

慕婉鸢皱着眉头,想去摸摸云墨的脸,但是手还没伸出去就很快收回来。

天啊!她中邪了吗?

云墨更加疑惑了,这小丫头怎么回事?他怎么在她眼中看到了……心疼?

异样的情愫在他心中蔓延开来,只是他并未察觉,不动声色等着慕婉鸢开口。

“王爷叫我来有事吗?”

云墨没有说话,直直盯着慕婉鸢,这一动作让她双颊有些发烫。

暗骂了一声自己没出息,慕婉鸢也盯着云墨看。

“你看本王干嘛?”

“那你看我干嘛?”

慕婉鸢学着云墨的语气,哼!小样儿!

“……”

“王爷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不再贫嘴,慕婉鸢把话题拉回了正轨。

“跟我来。”

云墨带着慕婉鸢来到书房,走到位置上坐了下来,示意慕婉鸢也坐下,但慕婉鸢却觉得有些不对劲,杵在哪一动也不动。

“怎么了?”

“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这预感不正确,本王只是想跟你‘闲聊’几句。”

慕婉鸢看着云墨那阴森森的笑容咽了一口唾沫,她刚刚心疼他个什么劲儿,现在应该心疼她自己了!

“嘿嘿……那个啥……宸王爷?”

她只是看了那块匾额一眼,应该是这个字吧?

“嗯?”

这小丫头搞什么鬼?

“到底什么事儿您老快点说吧!您这么拖的我心痒痒。”

看着慕婉鸢这副焦急的模样云墨心情甚好,突发奇想的想要逗逗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