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三十三章皇后的怒火(一)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01 2017-06-17 10:06:58

  慕婉鸢瞳孔一缩,但很快恢复,拿下了云墨的手,站起身拿东西给云墨包扎,像是漫不经心的调侃道,“云王爷您这是把我当成您的老情人了吗?”

云墨愣了愣,“是啊,刚刚被你搞得神志不清了,要不是你那毫无手感的身材我还以为是那个谁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云墨却始终觉得那里空了一块。

“是吗!那还真多亏了我这‘毫无手感’的身材!要不然可就被你这浪子玷污了!”

不知怎的,慕婉鸢无故的有些懊恼,也不顾云墨是个多可怕的人,一股脑就把话说出来,只是手上为云墨包扎的动作却并未停止,虽然话很重,但是她的动作却很轻柔。

云墨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慕婉鸢气鼓鼓的模样笑着,眼底是一抹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

“好了,我走了!”

慕婉鸢一把捞起自己的药包,转身就要走,却被云墨一把拉住。

“去哪儿?”

“回慕府!”

“还没到慕府呢!再说了,本王都因你受伤了难道你不该负责吗?”

云墨有些耍赖的语气,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挽留慕婉鸢,他只知道,面对她,他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

慕婉鸢一时语塞,吞吞吐吐无法反驳,二人就这么僵持着,马车一阵颠簸,慕婉鸢一个站不稳绊了一下,朝着云墨反方向倒去。

认命的闭上眼睛,只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鼻息间一阵莲花的清香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药香,冰冷的气息包裹着她,但此时她却觉得有一种安全感。

男子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后颈,慕婉鸢只觉得周围的温度急剧升高,虽是神经大条,但是这么近距离的和一个男子这么接触她还是有些紧张的,一动也不敢动。

云墨轻轻放开慕婉鸢,但是随后又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看吧,让你不好好坐着!”

后者不再言语,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

天色渐暗,皇后在凤朝宫生了不小的气,宫女们都战战兢兢的看着皇后。

“这个慕若雅!本宫还真是小看她了!”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母女都是一个样!

老是用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现在居然还用到太子身上来了。

慕若雅的手段还真是高,太子府戒备那么森严她都能摸进去,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强迫太子娶她。

不过慕若雅小算盘就算打的再好,在她面前依然只是个黄毛丫头,只要有她在,慕若雅休想嫁进太子府!

“秋葵!”

皇后朝着那边一个黄衣宫女唤了一声,名叫秋葵的宫女恭敬的走上前,静待皇后开口。

“你去把太子和慕若雅一同给本宫传进宫来!”

今日她要是不给慕若雅好看,就枉费了她在这深宫摸圈打滚这么多年!

云帝自然也听说了太子要娶慕若雅的消息,为此他并没有多大表示,只是他最近越来越觉得柳如烟正在想办法逃离。

特地去了云烟宫,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柳如烟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坐着,头靠在一端的绳子上,轻轻摇晃着。

柳如烟本就很美,发丝被晚风轻轻吹起,更有着一种不是人间烟火的味道,只是眉间的愁容却是让人无法忽视的。

云帝远远的看着,眼中满满的心疼,和……愧疚……

柳如烟看到了云帝,尽力压抑住眼中的仇恨,双眸温柔的看着云帝,但这温柔却不达眼底。

“陛下……”

“怎么不进屋?”

云帝轻柔开口,语气中透着责怪。

“如烟想透透气。”

“如烟……你……”

“陛下,如烟有些乏了。”

柳如烟打断了云帝的话,云帝眼中有些失落,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累了就去休息吧,朕就不打扰你了。”

男人转身走了,背影有些凄凉,柳如烟站在原地,目光一直追随着云帝的背影,这种感觉……像父亲一样……

柳如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云帝怎么会像自己的父亲?

只是云帝刚刚的眼神,真的和父亲的眼神很像,很像……

“娘娘,夜深了,早些休息吧!”

“嗯……”

还是第一次,柳如烟觉得自己误会了云帝。

怎么说她也和云帝相处一年了,一年之内她听到的很多,查到的很多。

云帝对她很好,但是她能感觉得到这不是爱人之间的感觉,虽然云帝口上叫着她爱妃,但是她始终感觉不到暧昧的情愫。

云帝甚至从未碰过她,立妃的时候云帝还喝的烂醉,刚进宫门就沉沉睡去,第二天也对那事只字不提。

后来云帝每次来她这里都只是批阅奏章,从不做什么出格的事,她曾几度怀疑云帝是不是身体不好,只是却有嫔妾怀孕。

当时她也没有细想,云帝这样她也乐意。

不过现在细想,云帝对自己似乎并没有男女之情,反而更像是对女儿的那种关怀。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云帝要立她为妃?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柳如烟摇摇脑袋,不再多想,她现在也不能轻举妄动,只能等慕婉鸢下次来再做商议了。

拢了拢衣服,虽然已是初夏,但是晚风还是很冷的,不再多做停留转身进了门。

夜幕降临,慕若雅被迫让皇后召进宫,此时的她依然还未从失身的伤痛中走出来。

但苏婕却是高兴的,被皇后召进宫岂不是意味着皇后同意了这门亲事?

精心未慕若雅打扮过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秋葵不耐烦了。

这个慕若雅真是看不清形式,这么晚叫她去还真以为娘娘要见媳妇,打扮的这么妖艳做什么?

心中对慕若雅的鄙夷更甚,不悦的开口,“慕大小姐,您还要多久?”

苏婕看出了秋葵的不耐烦,偷偷塞了一包银两给她,秋葵掂量掂量那包银两的重量,脸色这才有些好转。

“秋葵姑娘莫要生气,女儿家收拾自然要繁琐些,还请姑娘在娘娘面前替我家雅儿多美言几句,好处自是少不了姑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