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三十五章你见过我吗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15 2017-06-18 20:54:26

  慕婉鸢看着马车快到了慕府是完全没有停下的趋势,皱着眉看着云墨。

“云王爷这是不打算让我回家了?”

“你不是还要报答我嘛!”云墨理所当然的答道。

“所以,宸王爷,您是想让小女子怎么报答您呢?”

“你这么不情愿,怎么好像是本王在强迫你一样?”

“王爷这说的是什么话,王爷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报答你也是应该的,只是现在天色已晚,我也应该回去了,免得有人说了闲话。”

只是某人却并不在意,说出来的话差点让慕婉鸢吐血。

“宸王府又不是没地方给你住!”

“王爷,话虽如此,但我可是黄花闺女,在一个‘陌生男子’家里过夜总归是不好的。”

慕婉鸢特地将陌生男子四个字咬重,只是云墨却跟假装没听到一样。

“有什么不好的?东烬那条律令规定了女子不能在男子家过夜?更何况,本王是你的恩人,哪是陌生男子?”

某男说的理直气壮,慕婉鸢突然觉得她好像只要跟云墨一起脑子就会短路,一时居然找不到说辞。

“再者说了,本王身上还有伤呢!你要是不在本王身边,万一本王死了怎么办?”

“宸王府不是有大夫嘛!”

“宸王府是有大夫,可是本王不想让别人看我的身体。”

云墨突然靠近慕婉鸢,语气十分暧昧,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慕婉鸢的颈脖。

她只觉得一阵酥麻,立刻推开云墨。

除去云墨之前黑化的性格,果然跟传闻的一样轻浮,她现在宁愿云墨黑化也不愿他这么无赖。

虽然知道云墨是故意的,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脸红,怎么说她也是没有经历过红尘的黄毛丫头,在云墨这个老黑心狐狸面前当然只有吃亏的份了。

“行了!我跟你回去还不行嘛!”

无奈她根本斗不过云墨,只得妥协。

云墨勾唇一笑,“好啊~”

奸计得逞了云墨一路上心情都很好,余光瞥了瞥一旁气鼓鼓的小丫头。

不是云墨吃饱了撑得不让慕婉鸢回去,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今天的那些杀手摆明了就是冲着慕婉鸢来的,没有得逞他们一定会继续追杀到底。

她这个时候回去夜黑风高,岂不是自投罗网?

只是这些他并不打算告诉慕婉鸢,不是他不想让她担心,而是我们的宸王爷觉得,以慕婉鸢的智商,说了她也不会懂的。

何况他也懒得解释,索性不说。

而事情正如云墨所料,幻影带着宸王府的暗卫赶到慕婉鸢的院子时,已然是一片狼藉,未央和那群杀手打斗着,刀剑相交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黎陌趁着空隙往那些杀手声色扔了几只蛊虫,奈何蛊虫数量不多,并不能起多大的作用,人数虽然减少了一半,但是未央很快就体力不支,一把长剑就要朝着她砍下。

“未央姐姐小心!”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幻影带着暗卫立刻加入了打斗,在刀口下救下了未央。

黎陌赶紧将未央拉到安全地方,检查她的伤口。

幻影带的都是云墨亲自调教的杀手,所以跟那些人比很快便占了上风。

“都留活口,带回去审问!”

等幻影将他们都活捉之后,却不曾想那些人都是些死士,一咬后槽牙的毒药便自尽了。

“幻影大人,他们都自尽了!”

幻影皱眉,这下就不好向王爷交代了。

看到一旁的未央,幻影走过去。

“未央姑娘,很抱歉我们来迟了,今日慕姑娘在宸王府留宿,王爷让在下来说一声。”

未央狐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你是谁?”

幻影一阵尴尬,“咳咳!在下是宸王的贴身暗卫幻影。”

“我凭什么相信你?”

“未央姐姐……”黎陌扯了扯未央的衣袖,别人救了她们,未央姐姐这么问似乎有些不礼貌。

但是幻影也算是有风度,未央这么问也算理所应当。

毕竟他突然闯进来救她们也略显唐突。

从怀中拿出一块临牌,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宸”字,“未央姑娘,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未央仔细看了看,微微福身,“原来真的是宸王爷的暗卫,刚刚未央多有得罪,还请大人谅解。”

幻影笑笑,“不碍事,未央姑娘如此警戒未免不是好事,既然如此,那在下告辞!”

幻影拱手就要离开,但是却被黎陌叫住。

“幻影大人请等一等!”

幻影疑惑的转过头,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小姑娘有什么事吗?”

“虽然这个要求很无礼,但是还请幻影大人一定要答应!”

黎陌可怜兮兮的望着幻影,大眼睛扑闪着。

“但说无妨!”

“幻影大人可否帮我们把这里清理一下,迎风阁就只有我和未央姐姐两个人,现在未央姐姐也受伤了,所以……”

未央满头黑线,是谁刚刚觉得自己无礼的,现在居然还使唤别人帮我们做事。

幻影一愣,随即爽快答应。

“你们帮着把这里清理一下,之后再走,然后再把这些尸体清理掉。”

“是!”

---------翌日。

慕婉鸢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一觉醒来舒服了伸了伸懒腰,穿好衣服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侍女端着一盆水。

“慕姑娘,您醒了,奴婢给您端了水,您先洗漱,奴婢去给您拿早餐。”

那侍女带着得体的微笑,让慕婉鸢有些不太适应,愣了一下开口,“啊?哦,好,谢谢。”

吃碗早饭,慕婉鸢问了云墨的住处便往那边走去,不知道云墨现在的伤势怎么样了。

毫无顾忌的推开门,慕婉鸢就看到了羞耻的一幕。

云墨香肩半露,略微吃力的解着绷带。

慕婉鸢看到立刻跑上去帮他扶着,嗔怪道,“你是不是傻?一只手本来就不方便你还要强撑着伤口裂开怎么办?”

虽然是责怪,但是慕婉鸢手上的动作却很轻柔,生怕就把云墨弄疼了。

“慕婉鸢,你见过我吗?”云墨冷不防的问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让她摸不着头脑。

“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