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三十八章皇宫的水很深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1996 2017-06-21 10:20:13

  “唉!事到如今咱们也只能辅佐太子上位了!”

“我当是什么难事,老爷难道忘了我们苏家在东烬的地位?”

苏婕这话倒是提醒了慕清逸,要不是苏婕说,他还忘了苏家……

“对了老爷,修俊他最近也要回来了,听说还带了个姑娘。”

苏婕脸上嗤着笑意,一提慕修俊她就特别自豪。

这么快就给她带了个媳妇回来。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那咱们丞相府还真是双喜临门!”

慕清逸哈哈大笑,暗处的慕婉鸢满头黑线。

那慕修俊才多大啊?这么小就娶妻,他们还真是把他溺爱到了极点。

想必这个慕修俊应该是个纨绔子弟。

当然,慕婉鸢只是刚刚才来的,并不知道刚刚来过黑衣人,也别多想,慕婉鸢不会武功,但是爬树却很厉害的,恰好慕府的树也多,所以她很容易就找到了一棵偷听的绝佳之处。

接下来无非就是些你侬我侬的,慕婉鸢也没这个心思看,麻利的下树准备回迎风阁。

也不知道慕婉鸢的脑回路是怎么长得,看到一株柳树就想起了柳如烟,一想起柳如烟她就想起了之前她带回来的燕窝残渣。

“天啊!”

她自从带回来就没有管过,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她也不知道,飞奔一般回到迎风阁,翻箱倒柜的找那碗燕窝残渣。

黎陌捣鼓着几只小蛊虫,面对慕婉鸢的行为她很是疑惑。

“鸢姐姐你在找什么?”

慕婉鸢也没空解释,只是念叨着“燕窝”,黎陌一听,放下了手中的蛊盅,拿出了一个小罐子。

“鸢姐姐,是上次你带回来的吗?在这儿呢!”

慕婉鸢一听立刻眼睛发亮,冲到黎陌身旁。

“吓死了吓死了!我还以为不见了!咦?这是什么?”

慕婉鸢摸了摸,透着些许凉意。

“这个是养一种特殊蛊虫的蛊盅,现在天气热,鸢姐姐带回来的燕窝很容易就变质了,所以我帮你装起来。”

慕婉鸢一听黎陌的解释,突然就觉得黎陌突然就高大上了起来,巫族的族人就是不一样,智商都比她高!

而黎陌接下来的话更让慕婉鸢泪流满面。

“还有,鸢姐姐,虽然不知道你带这个回来是干什么用的,那碗燕窝里面有大量的暮罂,你可别吃了!”

“暮罂?”

“对!鸢姐姐可能不知道,这是一种花,香味特殊,这种花在东烬是极其罕见的,而且功效也只有鲜少的人知晓。”

黎陌秀眉微颦,继续说道。

“这种花运用得当可以入药,但若是过度了就会无法传承后代,而且是查不出来的,而且只对女子有效!”

黎陌的语气很沉重,这么恐怖的药居然会出现在这儿!

只对女子有效?

那意思就是说,若是这碗燕窝让柳如烟吃下,那她这一生都会绝子,而且还查不出来。

这只会让人觉得她身体有问题,皇宫不可能留一个不能传宗接代的女人,更何况云帝那么多妃子嫔妾,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不多。

不过既然这药无色无味,那柳如烟是怎么察觉的?难道她是个天赋异禀的毒医?

不过很快黎陌就帮慕婉鸢回答了这个问题。

“虽然这药无色无味,但是下毒之人想必没什么脑子,燕窝和暮罂放在一起会产生另一种毒素,用银针一验便知。”

黎陌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不过只有在暮罂刚放进去没多久才能验出来,时间一久就查不出来了,可谓是杀人于无形。”

原来是这样……

“黎陌你好厉害,什么都知道!”

慕婉鸢竖起了大拇指,她一直以为黎陌用蛊虫厉害,没想到连用毒她也很清楚。

黎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其实也只是凑巧啦,我们巫族到处都是暮罂,所以我对这一方面相对比较了解而已。”

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慕婉鸢却发现了重点。

“你说什么?暮罂是只有巫族才有的?”

“巫族相对比较多,因为要养活暮罂很难,这种花很挑环境,稍有不慎就会死掉。”

“那你知道还有哪儿有这种花吗?”

黎陌手指点了点下巴,想了想,说,“当年皇后和巫族的一个商人交情甚好,所以松送过几株干的慕罂花给她……”

皇后吗?

“那干的暮罂花效果也是一样的吗?”

“不,放的时间越久,毒性越强,虽不会致命,但足以毁掉一个女子的一生。”

居然这么狠毒!慕婉鸢越想越气,若不是现在还不到时机,她一定要帮柳如烟出头!

同时她也明白了深宫的险恶,现实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你不吃人就只能等着被人吃。

她一定要想办法帮柳如烟逃离。

---------

书房里,香炉中的熏香飘着缕缕青烟,男子阖着双眸闭目养神,眼前的暗卫向他报告着消息。

“王爷,查到了,刺杀慕姑娘的是忘川阁的人。”

云墨修长的食指有节拍的敲打着桌面,淡淡的神色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忘川阁?”

“是的!”

“最近他们是挺猖狂的,警告一下吧!”

幻影点头,准备离去,却想起了一件事,又停了下来。

“还有什么事?”

“王爷,慕姑娘现在是虚居刺杀榜的榜首……”

云墨脸色变了变,睁开双眼,“金主是谁?”

“晋城苏家。”

苏家?苏婕……

“有人接吗?”

“目前没有。”

“就放哪儿吧,有人接了告诉本王。”

幻影虽然想不通为什么云墨不直接撤了这条刺杀令,要等着人去接下这个差事。

慕姑娘不是王爷的合作伙伴吗?而且他也隐约感觉的到王爷对慕姑娘的特殊。

“你有什么问题吗?”

云墨犀利的眼神看向幻影,幻影一个哆嗦。

“没有,王爷,如果没什么事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受不了自家王爷的威压,幻影现在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刚转身又被叫住。

“等等……”

“王爷还有什么事吗?”

无奈幻影只得停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