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四十章得不到,就算了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00 2017-06-23 21:42:48

  慕婉鸢从红药哪里了解道了许多,脑中的思绪更乱了。

照红药所说,当年她的父母还是有着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的,只是现在慕清逸变成这样实在可疑。

“姑姑,您知道我娘当年是怎么失踪的吗?”

红药有点为难,“鸢儿……阁主让我来也是查这事的,等有了头绪我一定告诉你好吗?”

慕婉鸢眼中一闪而过到我失落,但是却也懂事的点点头。

红药把她的失落看在眼里,有点心疼,轻轻的将她揽入怀里,安慰道,“放心吧,既然鸢儿叫我一声姑姑,那姑姑一定会帮你的!”

“谢谢姑姑……”

“傻姑娘,一家人客气什么……”

说着红药眼眶有点红,但还是轻拍着慕婉鸢的后背以示安慰。

良久,慕婉鸢调整了一下情绪,抬起头看着红药,“姑姑,您最近住哪儿?”

红药神秘笑笑,指着酒楼对面的烟花之地----清风楼。

“哪儿!”

“哇!好厉害!”

慕婉鸢看到对面装饰的优雅清幽的阁楼,完全看不出那是烟花之地。

“姑姑!带我去看看吧!”

慕婉鸢兴奋的摇着红药,红药无奈的摇摇头,温柔的摸着慕婉鸢的脑袋,“走吧小丫头!”

刚进去,慕婉鸢就觉得耳目一新,这里不同于其他。

没有酒池肉林的糜烂气息,没有喧哗嘈杂的下。流之声。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耳畔是清新淡雅的琴声,四周挂着名人书画家的作品,俨然不是那挥霍虚度的地方。

慕婉鸢的嘴巴从进来就没合上过,红药好笑的看着她这副模样,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脑门。

“傻丫头,怎么惊讶成这样!”

慕婉鸢合上下巴,但眼中的震惊溢于言表。

“姑姑……这也太厉害了吧……”

红药只是遗憾的遥遥头,“不,这还不算厉害的,你的母亲,才能叫真正的厉害。”

慕婉鸢发现,红药每逢提起她母亲是,眼中总会有中不明的情愫,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很微妙。

“姑姑,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十六年,慕婉鸢第一次想了解她那个陌生母亲。

红药看着慕婉鸢,但又好像看到是另一个人。

良久,红药轻叹口气,语气带着些许伤感。

“跟我来吧!”

说完就带着慕婉鸢上了二楼,一直走,走到尽头的一个房间,红药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推开门。

“进去吧!”

慕婉鸢看着眼前的房间,与外面的布局不同,家具摆设杂乱无章,但是看着却很温馨。

淡粉色的珠帘,轻轻的摇曳着,木色的梳妆台上摆放一堆脂粉,精致的首饰盒中放置着一些样式漂亮的小饰品。

一面铜镜静置在上面,透过它慕婉鸢放佛能看到白霜在前梳妆打扮的模样。

不远处放这一轴画,慕婉鸢走过去,将它拿起来,本来是只手可得的,只是慕婉鸢却觉得很沉重。

轻轻将轴拉开,一副美人图就这么展示在她面前。

慕婉鸢瞳孔一缩,手指不自觉的颤抖。

画中女子笑靥如花,素色衣裙透着不可侵犯的感觉。

细长的眉下双眸慵懒微睁,三千青丝随意的挽起,秀庭的鼻梁下绝美的唇,素手轻抚。

慕婉鸢看着画中美人,心里五味杂陈。

那人和她几乎一样的面貌,只是那人比起她来略微妩媚些。

“姑姑,给我讲讲我娘的故事好吗?”

……

白霜原本是千御阁前阁主收养的女儿,从小就在千御阁长大。

虽然年纪小,但是却很懂事,看着大大咧咧的,但是却比任何人都要仔细。

时而迷糊,时而犯傻,古灵精怪的,跟慕婉鸢几乎是一个性格。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慕婉鸢是继承了白霜的所有优点,甚至有白霜都没有的天赋,两母女都是一个性子,横冲直撞,却总是被幸运眷顾。

所以当时有很多人不服气她,没什么本事,还是靠着前阁主才能进千御阁的野丫头,因此经常会有人挑她事儿。

白霜的鬼点子总是很多,当她第一次拿针缝别人伤口时,真的吓到了所有人,虽然这种方法闻所未闻,但是却格外的有效。

那时候起有些人对她的看法为此有所改观了,只是依然会有嫉妒她的人,三番两次想要除掉她,却被她反捉弄了。

白霜的心态总是很好,面对一切逆境都能笑的很开心,她问她,为什么总是可以笑的跟傻子一样。

她说,因为傻子不知道伤心啊!

当时红药就对白霜就有了新的看法,她不是傻子,只是不愿意把伤心表现出来,所以她又问了她。

伤心的话干嘛要藏着?

白霜说,不是藏着,只是伤心解决不了问题,所以还不如笑一笑,反正也不会有人看着别人的脸色。

红药清楚的记得,当时的白霜说这句话时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

伤心了,难过一会儿就好了,站起来,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世上那么多人,不会有人因为你的伤心而改变,不是吗?

那时候红药就觉得,白霜不简单,可是她又是简单的。

每天只想着好好学习医术,温顺的跟小猫一样,只是有时候却会炸毛。

比如,初见慕清逸的时候,二人因为发生了摩擦大打出手。

白霜当时完全像是炸毛的母猫,慕清逸温文尔雅的形象也因为白霜毁于一旦,二人就这么结下了渊源。

只是后来的一段日子里,慕清逸在面对白霜时却不同于以往,惹得那些喜欢他的姑娘们一阵嫉妒。

也是,就算是慕清逸,在面对白霜时也会被她吸引,就像白尘为她疯狂一样。尽管如此,红药再喜欢白尘,对白霜,她依然恨不起来。

慕婉鸢也有这样一种魔力,就和白霜一样,与她接触的人都会被她乐天的性格所吸引,同样会为她的懂事而心疼。

相较于那些梨花带雨哭哭啼啼的姑娘,只要哭闹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慕婉鸢跟白霜都是一样的:得不到,就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