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四十二章这样就可以对你负责了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15 2017-06-25 21:02:36

  黑夜里,一道身影如鬼魅般穿梭,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突然那人在迎风阁屋顶停下,看着那人还未回来又继续寻找一番,果然,在花园里找到了她。

此时慕婉鸢正和慕若雅唇枪舌战,但是慕婉鸢明显占上风,不是慕婉鸢能舌灿莲花,只是因为她能比任何人都不要脸,更何况,对方是慕若雅。

“哼!你自己还不是个没娘的野丫头,我怎么就没资格说你了?”

慕若雅比慕婉鸢高半个头,所以看着慕婉鸢有这居高临下的气势,但是慕婉鸢却毫不示弱。

“总比你这个有娘生没教养的强吧?至少我不会像你那样……爬男人的床……”

慕婉鸢似笑非笑,却让慕若雅觉得不甘心,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在云严啸的床上,莫不是……

“是你对不对!”

慕婉鸢觉得慕若雅突如其来的质问有些莫名其妙,无辜的望着慕若雅。

“你在说些什么啊?”

“别给我装!一定是你让我失策的!”

慕婉鸢觉得好笑,拍开慕若雅指着自己的手。

“慕若雅,你抽什么羊癫疯?失策说明你没本事,别什么锅都往我头上扣!”

但慕若雅却觉得慕婉鸢这么说是心虚,此时的她想到是因为慕婉鸢才让她没能嫁给云墨更加气愤。

“都是因为你,我才没能嫁给宸王!”

慕若雅说着就要向慕婉鸢扑过来,慕婉鸢当然不会傻傻的等着她打自己,本来她反应就挺快的,更何况慕若雅又不会武功,所以慕婉鸢轻易的就抓住了她。

“慕若雅,你自己瞅瞅你这副模样,你那点配得上云墨?”

慕婉鸢也不知是怎的,本能的就说出了这句话,更是激怒了慕若雅。

“我配不上?你配得上吗?我是东烬第一美人第一才女,你是什么?”

慕婉鸢愣了会儿,放开慕若雅,语气中透着寒月里的冰冷。

“不管我是什么,至少,云墨,不是你可以染指的!”

暗处人影一动,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喜欢云墨是吗?

此时慕婉鸢犹如来自地狱的罗刹,慕若雅被她的眼神吓住了,一时间不敢动作。

慕婉鸢说完后便离去了,谁曾想她刚刚反常的模样她自己都无法控制,什么原因,她更不知道。

疲惫的回到迎风阁,黎陌和未央都已经睡下,因为她嘱咐过不用等她。

进房间慕婉鸢就看到桌前坐着一个人影,慢慢靠近,昏暗的灯光下依稀看得见模样。

“怎么又是你?尾行痴汉做不成,要当登徒子吗?”

慕婉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灯光下,男子绝美的面容变得柔和,目光柔和的看着眼前冷着脸的少女。

“你喜欢云墨。”

本该是疑问句但男子的语气却很肯定,慕婉鸢好笑的看着他,不明所以。

“证据呢?”

其实夜陵驿在说出那句话是慕婉鸢明显的觉得心头一颤,但是本能却反驳了夜陵驿。

夜陵驿自然知道慕婉鸢的心思,但是他要的就是这样。

修长的手指拿过慕婉鸢手中的茶杯,伸出舌尖在她喝过的地方舔了一下。

慕婉鸢一阵恶寒,夜陵驿却不以为然。

“既然如此,何不跟我在一起?”

“我们很熟吗?”

“你怎么知道我们不熟?”

夜陵驿反问,眼底泛起一抹柔情。

“开玩笑,我们今天才见的面,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熟了?”

慕婉鸢此时心烦意乱,这个人还一直在这儿说些奇怪的话。

“我叫夜陵驿,南离的太子,忘川的阁主,你的未来夫君。”

夜陵驿是忘川阁主这事鲜少人知道,但他却毫不犹疑的告诉了慕婉鸢,最后却还不忘调。戏她。

“害不害臊?”

“你本来就是我的太子妃啊!”

夜陵驿说的理所当然,只是面前的女子依然不为所动,甚至有些厌烦。

“你好烦啊,刚刚还死不承认,现在你又说我是你的太子妃了,你这人是不是人格分裂啊!”

“你这人才奇怪,刚刚你说我爱慕你现在我承认了你又嫌我烦了,你知不知道少男的心很脆弱的!”

夜陵驿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放佛慕婉鸢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般。

“哇!你这个人怎么脸皮这么厚,你怎么不说你随便进了我的闺房,我的少女心也是很脆弱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可以对你负责了啊!”

“……”

慕婉鸢认输了,一直她以为没人脸皮能比她厚,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来一个夜陵驿,无力的挥挥手,她已经说不出反驳的话了。

“行了大哥,你厉害行吧?说不过你,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就只说找我干嘛!快点说完我要睡了!”

慕婉鸢说着就开始脱衣服,夜陵驿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立马转过头去。

“你干什么!?”

“大惊小怪,你洗澡不脱衣服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只是当着一个男子的面脱衣服,实在是有点……

“你转过去干嘛?”

慕婉鸢奇怪的看着夜陵驿,难道南离的人都喜欢背着人说话?

“你不是脱衣服了吗?难道你愿意我把你看光?”

夜陵驿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只是耳根却通红。

慕婉鸢好笑的看着夜陵驿。

“我可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能在一个男子面前脱衣服呢?”

你也知道,那你刚刚还脱!

夜陵驿依然没有回头,他玩过的女人不少,只是他此时却不敢转过头看慕婉鸢。

“那你现在有穿衣服吗?”

“你这么就是喜欢说废话呢?快点,到底要说什么就快说,我要洗澡了!”

夜陵驿小心翼翼的转过头,莫名的带着萌点,刚刚还像个老手现在却害羞的像个少男,慕婉鸢突然觉得夜陵驿这个人很可爱。

慕婉鸢走向床边准备坐下,夜陵驿尴尬的开口。

“咳咳!那个……”

“哇呀呀呀!”

夜陵驿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婉鸢的一阵怪叫打断。

慕婉鸢刚坐下就从床上弹跳起来,激动的指着被褥。

夜陵驿奇怪的看着慕婉鸢的动作,“怎么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