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纨绔王爷俏神医

第四十五章你的未婚妻知道吗?

纨绔王爷俏神医 煜小染 2009 2017-06-28 14:04:09

  红药疑惑的看着慕婉鸢,等着她的下文。

“我听未央说慕修俊带了个姑娘回来,当时好像就把苏婕气的冒烟,师父派人了吗?”

未央的伤势为愈,也没办法打探的更清楚,但是她也隐约的觉得是千御阁的人。

红药细想了一会儿,脑中闪过一道白光。

……

慕府的一处院子里,一道黑影突然飞进女子的房中,女子警惕的看着来人,直到看到那人的脸时才放下戒备。

“何事?”

黑衣人没有言语,只是给那人递了一张纸条,看到上面的内容时,女子眼睛危险的眯起。

“知道了!”

黑衣人点头,就跟来时一样飞快的离开,女子将纸条扔进香炉中,一切秘密都随着缕缕青烟消失。

时的苏婕已经毫无耐性了,她也清楚的发现,慕婉鸢和白霜不同。

白霜聪明是聪明,不过很容易就相信别人,但慕婉鸢,她虽然一次没见过,但她却隐约觉得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角色。

可是就在苏婕烦躁的时候,慕修俊又急冲冲的跑来。

“娘!娘!”

苏婕本来心烦意乱,但听到慕修俊的声音后脸色便有了改观,可见她有多溺爱他。

“俊儿找娘有什么事?”

苏婕温柔的看着慕修俊,看着与那人神似的脸,或许是因为这张脸,让她总是不自觉的温柔。

所以不管慕修俊做了什么,她总是无止境的纵容。

“我要娶了熙儿!您快给我安排婚事吧!”

慕修俊拽着苏婕等我衣袖摇晃着,苏婕被他晃的头疼,神情很是无奈。

从慕修俊手中抽回自己的衣袖。

“俊儿,婚嫁是要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这位秦姑娘她的父母同不同意都是个问题,更何况娘也不清楚她的底细啊!”

尽管苏婕的语气再温和,但是她的话依然没有称慕修俊的意,慕修俊语气自然不是很好。

“您怎么这样啊!您已经为难过熙儿了,熙儿都不计较这些,您还这么针对她,孩儿还不容易遇到一个关心自己的人,您为什么总是不待见熙儿!”

“还是说,您觉得熙儿没您做得好?孩儿自小就不在你们身边,只有熙儿不在意孩儿恶劣的品行,死心塌地的留在孩儿身边,您却这样百般阻拦!”

慕修俊的话很实在,但句句打在苏婕心里都让她很不是滋味,双眸倏地瞪大,她对慕修俊亏欠的太多了。

“俊儿,你听我解释……”

只是慕修俊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再一次打断她的话。

“反正,我要在这个月之内娶了熙儿,娘你给我安排吧!”

说完慕修俊也不再停留,甩袖离去。

“俊儿……”

苏婕想要挽留,只是前者却头也不回,只留下她独自伤神。

十几年前,那人也是这般对自己的……

无奈叹口气,她这是欠他的!

“来人!”

“夫人什么事?”

“吩咐下去,少爷娶妻,好好给我准备!”

那侍女愣了一会儿,随即点头。

很快,慕家大少爷娶妻的消息在晋城立马传开。

慕婉鸢这几天也不知去了哪儿,此时的慕府忙的不可开交,也没人在意她做什么。

------三日后。

夜陵驿果然来找了慕婉鸢,好巧不巧此时的慕婉鸢刚好需要人手,所以她也打算答应夜陵驿,但是夜陵驿却刚好和云墨撞在了一起来找她,所以……

本来慕婉鸢是去了郊外,那些小蛇需要一种特殊的草药滋养,她这几天都在疯狂的寻觅草药。

只是不远处却传来打斗声,她被惊的手中的草药落地,呆滞了一会儿后立马反应过来,抓起药篮就跑。

开玩笑,她不会武功,一会儿被发现了被误伤了怎么办,要知道被打到可是很疼的!

本来准备偷偷摸摸的远离这里,但是她隐约好像听到了云墨的声音,本能的就停了下来。

冒着生命危险又偷偷靠近,透过灌木从的缝隙偷瞄了几眼。

两名男子大的不可开交,隐隐看得见是一名红衣男子和一名紫衣男子,可惜隔得太远,慕婉鸢又靠近了一些。

果然是云墨!

不过跟他打的人好像挺眼熟的,是谁呢?

慕婉鸢又靠近了一些,到底是谁呢?

随后,慕婉鸢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但是她自己却并没有察觉,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停手了,都很震惊的看着她。

“噗嗤!”

夜陵驿看着慕婉鸢那懵逼的表情忍不住笑出来,慕婉鸢一下反应过来。

天啊!她怎么跑出来了!

“咳咳!你们继续,我先走了!再见~”

慕婉鸢尴尬的咳了两声,准备离开,却被夜陵驿拉住。

夜陵驿略带挑衅的看向云墨,云墨挑眉。

“鸢儿,别走啊!”

慕婉鸢回头,抽出自己的手臂,一板一眼的说道。

“大哥我很忙的,麻烦您要玩儿回家玩儿好吗?”

说完就要走,但是夜陵驿此时却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手刚被慕婉鸢扒下来,又抓着她另一只手,云墨看着他的手眼神变得越来越冷。

脸上有着不明的笑意,看着渗人,夜陵驿虽然抓着慕婉鸢,但是余光却依然瞟着云墨,嘴角的笑意更甚。

他果然赌对了!

慕婉鸢是没有注意他们眼神中的刀光剑影,但是她却感觉到背脊一凉。

不用猜也知道,她背对着云墨,那目光自然是云墨的,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云墨会用这么恐怖的目光看她。

但是他们是怎么打起来的,莫不是用她打赌了?

对此只能默默说一句,慕婉鸢你罕见的真相了。

慕婉鸢转过头,探究的看向云墨,云墨同时也看着慕婉鸢,四目相对,目光在空气中交织。

云墨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慕婉鸢会转过头来看他,眼中有着一种不明的情愫。

也许云墨没有察觉,但慕婉鸢却清楚的看到看他眼中的……无助!?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云墨动了一下,唇瓣轻启,声音带着些沙哑。

“夜陵驿,你这么拉着一个姑娘,你的未婚妻知道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